第一百零一章 夜访皇宫窥隐秘

    许应坐在第二神都的郭府门前,怔证出神,刚才的愁容老者他并不陌生,白衣老翁和红裳女子,他也有过一面之缘。

    在他看来,这三人多半是一伙的,都是为了给自己灌孟婆汤。但是这三人,为何会在这个关头出手营救他?

    大钟也是颇为不解,猜测道:“莫非这三人没有恶意,他们其实是守护你的?蚖七摇头道:“若是要守护阿应,焉有给阿应灌孟婆汤的道理?”

    大钟思索道:“会不会灌阿应孟婆汤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阿应?

    它说到这里,也不禁觉得离谱,道:“没有这个可能。灌孟婆汤的目的,是洗去阿应的记忆,让阿应永远无法回忆起从前。可是,他们为何又要保护阿应,不让傩仙吃掉阿应?

    它当当撞墙:“想不明白!

    蚖七也嘭嘭撞墙,他也想不明白。

    许应振奋精神,笑道:不论如何,我的身世一定与这三人有关!只要有人知道我身世的秘密,那么这个秘密,一定有解开的那一天!最关键的是,咱们的难关不就这样渡过了吗?现在,那些傩仙不敢来吃我了吧?

    他双手叉腰,哈哈大笑。

    蚖七笑道:“我就说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吧?阿应果然吉人自有天相!

    许应笑声落下,想了想,总觉得这话哪里有矛盾。但他书读的不多,不好意思指正元七。

    郭跃走来,道:“李、石、朱、赵、柴、崔、高,各大世家的老祖今晚道受里创,包括我郭家的老祖宗也遭受重创了,都得消停一段时间。神都应该安全了。我和内子先出去打探消息,你们留在此地,不要随便走动,等我们回来带你们出去。”

    郭小蝶和许应对视一眼,连忙点头。

    郭跃、李樱珠等人返回神都,倘若没有人在外界祭祀郭家老祖,便无法打开第二神都的门户,许应和郭小蝶就无法离开。因此,他们必须要留在这里,等郭跃等人归来。

    郭小蝶眼珠子转了转,提议道:“这次各大世家的老祖宗受伤,各府一定热闹得很,咱们无法潜入神都各府之中,但是可以从第二神都过去!

    许应眼睛亮晶晶的:“这样做不太好吧?”

    话虽如此,他却迈开脚步,与郭小蝶一起向最近的崔府而去。蚖七从许应肩头下来,落在地上,现出二十余丈的真身。大钟也飞了出来,漂浮在空中,跟随他们走动。

    “小蝶,我刚到你家时,你家老祖说要吃我,是开玩笑的吧?“许应问道。郭小蝶摇头道:“当然不是。我觉得他真想吃你。他以前应该吃过人。”许应面色如土,失声道:“真的假的?”

    郭小蝶连忙道:“我骗你的啦,瞧把你吓的。许妖王也这么胆小吗?许应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他真要吃我。”

    当然不会!”

    郭小蝶安慰他一句,心道:“许妖王虽然邪性,但是耳根子却软,我骗他说不会,他就信了。”

    他们来到崔家外,便见崔家有一尊凌烟阁神圣守护,许应和郭小蝶向崔府走去,忽然只见看火之气化作重重迷露,越是往露中走,迷露越重,难辨方向。

    他们走了十多里,还是没能走入崔家,只好放弃。

    他们转身的一瞬间,便见看火迷露散去,自己就站在崔府门前。

    然而只要他们试图进入崔府,眼前还是会涌来迷雾,让他们无法进入。许应只好放弃,前往其他世家。

    除了崔家有凌烟阁神圣守护之外,还有柴家、高家、装家等世家,也都有凌烟阁神圣守护,无法进入。许应和郭小蝶放过这几家,来到石家。

    石家传说兴起于大汉时期,但名不见经传,直到这一代才算崛起,与周家一样,是新兴的世家。

    石家老祖这次遭到重创,石家上下忙成一片,有熬药的,有炼丹的,有祈神的,还有人去青楼勾栏,把周家的女子抓过来,让她们给石家老祖疗伤。

    许应和郭小蝶大模大样走在石家,只见一个个浅浅的身影从他们身边穿梭来去,却看不到他们。许应和郭小蝶虽然能看到石家众人,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这一家很是热闹。

    “石家老祖是第一个出手的,试图杀入我郭家,把你夺走。”

    许应和郭小蝶来看石家老祖,只见这个少年胸口被劈开一个大口子,险些被劈成两半!不仅如此,他的希夷之域也被劈开,裂开之处,电光乱窜!

    许应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小蝶,你家老祖这身本领实在太霸道。石家老祖伤,周家的人治不好!他的伤比钟爷的伤还要严重!郭小蝶道:“我家老祖宗一百年无敌,当然很厉害。”

    她见许应不解,道:“至道大圣皇帝昏聴之后,便是我家老祖无敌于世,绛言九重天,拥有仙人的伟力,难寻对手!后来周齐云起来,我我家老祖就不太行了,但九重天还在。”

    突然,石家老祖张开眼睛,向两人所立之处看来,目光如电,甚至让许应和郭小蝶周道的空间震荡了一下!两人心中一惊,许应悄声道:“比人修为极高,我们在这里说话,容易被他察觉,走吧。”

    郭小蝶点头,与他一起离开。

    就在此时,一个少年大步走进来,手中抓着一个朱红色大葫芦,身后跟着一群人,手中也抓着朱红大葫芦,闯入石家老祖石末勒养伤的地方.

    那少年一身黑青色衣裳,生得魁梧高大,大声说着什么,只见其张口,却不闻其声,说罢,便将朱红大葫芦立起来,拨开葫芦嘴。其他健师也纷纷拔开葫芦嘴,那一个个半人多高的葫芦中黑气涌出,从黑气中飞出一个个鬼魂,面容凄厉,极为痛苦。

    许应急忙道:“七爷!*

    元七会意,立刻张口,将一个半人多高的朱红大葫芦取出。

    许应对照葫芦,胸膛剧烈起伏,一股怒气涌出:“找了半天,原来是你!王家的人还说这种葫芦是捞偏门的,炼魂为老人增阳寿!这分明是吃人修炼!

    只见石家老祖石未勒催动不知什么功法,那些魂魄一个个破碎,化作股股黑烟,向他体内钻去。

    与此同时,石末勒身后浮现出九个漆黑的洞天,扎根在深深的黑暗大渊之中,不知在汲取什么力量!“石家老祖修炼的不知是什么邪功!

    郭小蝶脸色大变,忽然见到第二神都空间中,竟然也有丝丝缕缕的黑气渗透进来,触碰到她的肌肤,便见她手臂上血肉腐烂凋零!郭小蝶痛得眼泪流出,向后飘然退去,惊呼道:“小心!他的邪功,能够侵入第二神都!”

    那黑气竞像活物一般,触手般舞动,向许应和郭小蝶抓去,触碰之处,一切凋零,即便是凌烟阁诸圣的香火之气也在飞速腐烂腐朽!许应横身挡在郭小蝶面前,屈指一弹,一朵火焰飞出!

    那朵正是棺中少女青擘送他的纯阳异火,遇到黑气,突然火光大放,火焰暴涨,滋滋啦啦,将所有黑气烧得一干二净,涓滴不剩!神都石府中,石家老祖石未勒露出惊讶之色,显然没有料到自己修炼的黑气没能诛杀窥探者。

    许应右手剑指,点在自己眉心,将所有神识运用,集于剑指的指尖!“疾!”

    他的指尖点在纯阳异火上,纯阳异火的威能爆发,船能火焰,瞬间出现在神都石府的石末勒身旁,大火晶解,将石末勒淹没!熊能异火中,石末勒挣扎惨叫,面目狰狞,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到许应和郭小蝶的耳中,说不出的诡异。

    那个石家少年仓皇逃出,其他傩师则来不及躲避,被烧死在异火中!

    许应隔空放火,烧了片刻,只觉神识损耗剧烈,知道再催动异火,只怕神识耗尽,危害极大,当即收回剑指。石家的大火顿时消散,石家老祖石未勒被烧得全身如焦炭,还在张口惨叫,仿佛自己犹自在火海之中。

    郭小蝶、七和大钟注视着这一幕,心中骇然

    刚才事发突然,他们还未反应过来,郭小蝶便遭石家老祖石未勒的暗算,大钟也未曾来得及救援,许应便已经出手。没想到,许应出手如此果断狠辣,非但炼去侵入此地黑气,甚至运用异火差点把受了重伤的石末勒炼死!

    “七爷,阿应的情况有些不对。”

    大钟神识传音,悄声道,“他应该不知道纯阳异火可以克制那种黑气,也不知道如何把纯阳异火的威力,从第二神都运用到外界的神都中去。他却想都没想就用了出来!

    蚖七顿时醒悟:“你是说,他脑子里有什么记忆苏醒了?

    大钟道:“应该如此。他在极度愤怒之下,有一些记忆复苏了。它不觉有些忧心,默默道:“但愿是好事。”

    许应心里也怦怦乱跳,他刚才想都没想,直接动用纯阳异火,一连串动作,都是无意识之举,没想到竟然催动异火威力。直到现在,他才清醒过来,也不知自己刚才为何能把纯阳异火运用到这等程度。

    石家老祖石未勒被烧成这样,依旧未死,身后的九大洞天被烧得破破烂烂,强撑着向外走,刚出门口,噗通倒在地上,嘶声道:“有高手藏在附近害我!”

    那石姓黑衣少年已经带着石家一众高手赶来,又抓来周氏的十几个女子前来,为他治疗伤势,总算敦回他一命。石家高手不禁骇然,一位族老道:“这次多亏了敬瑭,否则我石家只怕也要如周家一般,从世上除名。”

    石家老祖石未勒苏醒过来,唤来那少年,道:“我被那位高手烧到了魂晚,希夷之城也被他烧了大半,性命被他断了,活不了几年了。你临危不乱,心性极佳,今后你得我真传。”

    那少年石敬瑭又惊又喜,急忙叩拜。

    石末勒大口咳血,嘶声道:“我得天之宠幸,获得了六秘中最神秘的涌泉秘藏,本以为将要独霸天下,成为不世之尊,没想到竟会被人烧断了生机!恨!我好恨!

    他口中血流不止,又昏死过去。

    石家众人惊骇欲绝,急忙鞭答周家的女子,令她们竭尽所能救治。这边,许应和郭小蝶去了赵家,只见赵家两位老祖也是受伤极重。

    这两位老祖与郭老祖以硬碰硬,他们开启的都是人体六秘中的绛言秘藏,主修力量,此番碰撞之下,赵氏二祖五脏六腑险些被震碎,希夷之域破裂。

    至于肉身,两人的背后都是断骨茬子,刺破了后背的皮肤。他们不知从哪里抓来了几个周家的人,帮他们治疗伤势。

    “赵家二祖,一时间是休想出来抓我吃了。”许应笑道。

    郭小蝶笑道:经过今晚的变故,哪个世家的老祖还敢出手对付你?许应哈哈大笑。

    他们不知不觉走到皇宫,许应兴致勃勃的便往里面问,郭小蝶连忙止住他,努努嘴道:“这里有凌烟阁的门神守护,谁也别想从正门进去!咱们走后门!

    许应看去,果然看到有两尊凌烟阁神圣,一个手持金鞭,一个手持金锏,立在皇宫左右。不过到了后宫,这里就没有神圣守护了。

    此地是冷宫,阴气颇重,怨气森森,许应等人一路走过来,须得把纯阳异火和火取出来,才能驱散冷宫里的怨气和阴气。带来到东宫,远远便听得圣神皇帝的一声怒吼:“连你姓郭的也要谋害朕?”

    许应和郭小蝶凑头看去,却见圣神皇帝的半截身子差点被斩断,气息枯败,修为有溃散之势。

    郭家老祖站在第四重霄,在那里催动青龙戟,虽然只是简单一击,却将他破功,功法被破,这身修为险些付诸东流!圣神皇帝心中之怒,可想而知。

    “朕只不过是要吃他郭家藏着的一个人,又不是吃他郭家的人!圣神皇帝怒骂,“他便要害朕!真是要造反了!”

    他的身旁,陈公公面色如土,道:“陛下,教坊司还有几个周家的官妓,奴婢已经让人抓来了,给陛下治病圣神皇帝抓起玉玺砸在他的脸上,喝道:“你让娼妓给朕治病?你反了天了!”

    陈公公血流满面,连忙跪下,道:“陛下,周家的男丁已经杀光了,找不到男丁了!”

    圣神皇帝摆摆手,让他起来,道:“让那些娼妓进来吧。治好朕的伤,不要走漏消息,把她们处理了,魂魄也不要留。”

    陈公公称是,正要离去,圣神皇帝又唤住他,道:“我总觉得九霄阳神玄坛功炼得有些不对,多半是那个许应暗算我,把功法曲解了。而今朕不能回到九疑,功法又被破,你去抓些活人来,朕要炼功。”

    陈公公打个冷战,低头离去。

    “不要走漏消息,你知道后果。”他的身后传来圣神皇帝的声音。

    许应、郭小蝶等人不知他们说些什么,郭小蝶来了兴致,跑到陈公公脖子后面,对着他的脖子吹气。陈公公又连打几个冷战,东张西望,口中念诵几句神灵保佑之类的话,裹着衣裳匆匆商去。

    “他不会觉得皇宫里真的闹鬼吧?”郭小蝶兴奋道。

    这丫头跑过去,骑在陈公公背上,掐着陈公公的脖子,左摇右晃,叫道:“还我命来!”陈公公突然噗通摔倒在地,连滚带爬,逃命般去了。

    (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