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来自第二神都的窥探

    “九霄阳神玄坛功有破绽,他因为无法统一绛宫和玉京两大秘藏,会在行功时,法力无法达到九霄。”

    许应破译《九霄阳神玄坛功》,对这门功法自然不会陌生,飞速道,“根据他的功法推断,他的第四霄是空的,虚有其表,只需要攻入第

    四重霄,立足在那里,便可以破他的功法。”

    郭小蝶正催促他赶快离开,听到这话,不禁怔住:“真的假的?”

    她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中雷云密布,隐约浮现出九重天,由九重厚厚的乌云组成,云雾间似有真龙游动,又仿佛有一道火柱藏于厚重的云

    层中,伴随着雷霆偶尔亮了那么一下。

    白发白须的郭家老祖正自奋力向那里杀去,然而却一次次败退下来!

    许应迟疑一下,道:“他的功法是我破译的,他若是聪明的话,为了统一绛宫和玉京两大秘藏,一定会这么炼。若是蠢一点的话,多半炼

    不到这一步……”

    郭小蝶心花怒放:“听老祖宗说,皇帝自幼聪明!”

    她连忙叫人:“四叔,四叔!你神识强大,去告诉老祖宗,第四重天是假的,让他站在那里砍皇帝!”

    郭跃闻言,慌忙去了。

    郭小蝶快速道:“就算老祖宗把皇帝砍了也不行,咱们还得走!老祖宗砍过皇帝就没有力气了!若是老祖巅峰时期,可以砍十个来回也不

    带喘的。”

    这是摊仙的悲哀,肉身衰老,气血大不如从前。当年郭家老祖是唯一一个可以压制

    住周齐云的,但年老之后就压不住了。

    就在此时,两人看到天空中雷电交加,郭家老祖青龙戟壁开重重需云天莫,杀入笆四重天,立足在那里,挥起青龙戟向中心斩去!

    那里火柱崩塌,血光乍现,火柱正是九霄阳神玄坛功的玄坛,是功法根本,若是九霄健全,根本不可能被斩断。

    哪怕是仙人般的力量,杀入核心的第九重霄,也没有了任何威力,但偏偏坏就坏在

    欢迎书友访问返回首页|登陆用户注册|我的书架|阅读记录

    请输入搜索词如:道君

    第四重霄空虚。

    天空中,血光瓢泼般浇了下来,染红了云。

    郭小蝶抹了把脸,脸上都是血,不由吓了一跳,失声道:“完了,难道老祖宗把皇帝杀了……许妖王,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漏洞?”

    许应挠了挠头。

    突然,天空中那白发老者轰隆一声降落下来,一把抓住许应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怒不可遏道:“你他娘的告诉我的是什么漏洞?”

    这老者正是郭家老祖,气急败坏道:“我他娘的用你说的漏洞,可能把皇帝杀了!”

    许应丝毫不挣扎,道:“当然是功法漏洞。你破了他的功。”

    郭家老祖把他放下来,脸色阴晴不定,道:“我这一戟,他就这么一挡,肯定挡不住,半个身子都被我切断了。倘若周齐云那老小子还活

    着,自然可救,但偏偏死了。周家的人,也都被皇帝砍得差不多了…·…”

    他面带难色,摇头走去,喃喃道:“我一世效忠朝廷,难道要在晚年杀了皇帝再换一个?我与那奸臣有何区别……”

    他嘀嘀咕咕,走得远了。

    郭小蝶连忙道:“老祖宗,我看你雄风尚在,还能再打三五个摊仙,还要把许妖王送出去吗?”

    “废话!”

    郭家老祖没有好气道,“我已经不行了,再打一个你便可以挖祖坟了!这小子形容讨厌,抓紧把他送走!”

    突然,他脸色微变,声音变得低沉:“只怕来不及送走,又有一位摊仙到。来者气息压得这么低沉,呵呵,是崔家老怪物吧?

    过来收好处。”

    他立起青龙戟,站在雨中,遥遥望向郭府大门。

    许应连忙道:“前辈,你没有必要为我耗尽自己的性命··…·…”

    郭家老祖突然放松下来,提着青龙戟便走,道:“你说得对。我去睡觉。”

    许应和郭小蝶呆住。

    郭家老祖声音传来:“今晚生死难料,小蝶,你将他送到另一个神都。是否能活命,过了今晚再说!”

    “另一个神都?”许应闻言一怔。

    难道除了这个神都之外,世上还有一个神都?

    郭小蝶拉着他向前走去,笑道:“老祖宗从至道大圣皇帝时期活到现在,帮至道大圣、文明武德大圣、睿文孝武、神武孝文等皇帝平定天

    下动乱,支撑神朝不倒。老祖宗还活着,就被供到凌烟阁去了,享受黎民百姓的香火供奉,是活着的神。”

    郭跃和李樱珠夫妇率领十几个郭家子弟赶来,与他们汇合,一起来到郭府的武功殿。夫妇二人与那些郭家子弟一起布下香坛,点燃一株株

    香烛。

    阳神玄小声道:“神都之所以叫神都,

    是因为这里香火浓郁,香火之气形成一个与神都重叠的世界,自成一界,不归阳间管,也不归阴间管,因此叫做第二神都。别说你不知道

    第二神都,就连很多世家,都不知道神都中还有第二神都!”

    李樱珠催促道:“事态紧急,快,一起给老祖宗上香磕头!”

    香坛上,一炷炷胳膊粗的檀香点燃,一众郭家子弟纷纷叩首下拜,口中默诵郭家老祖之名。

    突然,香烛冒出无数火星,火星攒动,形成一道门户。

    那门户中香熏之气缭绕,延伸,打开另一个奇幻的世界!

    众人将许应守护在中间,鱼贯而入。

    郭小蝶与他肩并肩,侧着头贴在他耳边,道:“凌烟阁的诸神,才是那里的主宰。老祖宗活着成神,可以调运香火,将我们送

    到第二神都中去。”

    许应跟上郭小蝶,脚下突然踩空,顿时两耳生风,从空中跌落下去,他正要催动御剑诀,突然脚下一顿,已经落地。

    那地面是由香火之气组成,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却踩不破。

    他四下望去,外界是夜晚,而这里却大放光明,香火之气形成了长长的街道,高高的楼宇,宝塔,亭台。

    天空中,一轮轮太阳如同明珠,光芒并不刺眼,点缀此间。

    一尊尊高达百丈的神灵屹立在一片片楼塔之间,庄严肃穆,身后飘荡着宽大的香火之气。

    他们是供奉在凌烟阁中神圣!

    他们巍峨,神武,手捧金锏、宝塔等各种宝物,有的眉心生出第三只眼,有的长出三颗头颅,有的是多条手臂,也有足踏神龙

    ,脚踩祥云,身缠龙蟒的。

    他们身上香火之气厚重无比,他们是承载着一个皇朝历史的存在,神力强横!

    他们的香火之气被打造成另一个神都,比真正的神都还要庞大,与现实世界重叠,

    他们身边,还有一尊尊大大小小的神灵,应该是各大世家的后裔,成就远不如他们,无缘进入凌烟阁享受祭祀,因此香火并不鼎盛。

    但这些大大小小的神灵,很多都已经炼就金身,显然供奉的时间不短。

    许应禁不住惊叹,心道:“难怪当年至道大圣下阴庭,阴庭天子不得不答应皇权神权一统!除了拳头够硬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阴庭天子

    不答应,他就废掉阴庭,另外组建一个阴间天庭。”

    仅凭这个神都,至道大圣便有给阴庭改

    朝换代的本钱!

    “凌烟阁诸圣,是一个朝代的精神所在,难怪可以形成第二神都!”

    许应行走在第二神都的街道上,仰望那一尊尊神灵,突然道,“七爷,凌烟阁诸圣已经道象,只要观摩他们,说不定便可以领悟出一套神

    通来。配合泥丸秘藏,不比周家三十六天罡隐景功差!”

    七张望凌烟阁诸圣,悄声道:“钟爷,阿应说的是真的吗?”

    大钟道:“自然是真的,不过需要脑子。

    “那算了。”

    突然风雷声传来,许应循声望去,站在这里,居然隐约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甚至可以看到强者在争锋。

    两个神都重叠在一起,却互不干扰,另一个世界的战斗无法侵入此地,无须担心受

    伤。

    只是,毕竟是两个世界,许应只能勉强看到这几位强者的轮廓,也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

    “这个身影,有些熟悉。”

    许应来到郭府的门前,看着白衣老翁,心中疑惑,“仿佛是无妄山上,和愁容老者一起的那位慈眉善目的老爷子。”

    郭府大门外,一个头戴斗笠的老者冒着倾盆大雨向郭府走来,雷电咔嚓咔嚓的劈落,将蓑衣照亮。

    那老者正要闯入郭府,突然天空中,雷霆僵在空中,无数雨水也同样停在空中。

    老者瞳孔微微缩小,将斗笠向上推了推,只见郭府的门前居然有一桌二椅,一个白衣老翁坐在桌子前,桌子上摆了一个棋局。

    白衣老翁持白子,在雨中下棋。

    说来也怪,现在明明是夜晚,又是暴雨

    天,但却有一道醒目的阳光照耀在那老翁身上。

    斗笠老者上前,坐在白衣老翁的对面,持黑子,目光向那棋局扫去,淡淡道:“听闻世上有红衣妇人和白衣老者在人间对弈,观其人对

    弈,下次回家不迷路。一眼百年。

    人们以为,这二人必是游戏人间的仙人。”

    他落下黑子,淡淡道:“但前不久,老朽在无妄山上看到,这位老仙人被一个带着一口黑棺的女孩打了,打得吐血。”

    白衣老翁持白子的手微微颤抖一下。

    斗笠下,老者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道:“后来我又听到一个传闻,这两位游戏人间的仙人,被周齐云打了。”

    白衣老翁手中的白子啪的一声炸开,化作齑粉。

    “崔植元,你以为你说出这两件事,我便会露出破绽被你所趁,对吗?可是你还是

    没有寻到任何出手的机会。你不是青,也不是周齐云。”

    白衣老翁重新捻起一个白子,淡淡道,“当年王莽要吃他,我一颗白子砸过去,几十万摊师组成的大军灰飞烟灭,后世人以为天降陨石,

    然而不过是我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斗笠老者脸色大变,飞身而起,向后退去!

    “轰!”

    天降一颗巨大的白子,向他砸去,容不得他躲避。

    斗笠老者暴喝,身后浮现出凤凰台,正是他的隐暑他将修为提升到极致提笔一挥,凤凰台上凤凰游,火凤振翅飞出,迎击天空中落下的白

    子!

    白衣老翁又捻起一字落下,面色有些阴沉,自言自语道:“那一次我动了邪恶的念

    头,我想看一看,我这块大陨石砸下去,能否将他也砸死!砸死了他,我们就解脱了····…我是堂堂的炼气士,何等瞩目何等耀眼的天之骄

    子,我不想一辈子都被困在这种事情

    “啪!”上!”

    这一子重重砸在棋盘上,而天空中落下

    的第二子,却将斗笠老者震得气息散乱,头顶的斗笠也被震得四分五裂!

    “我就这么重重一砸!”

    白衣老翁面露狠色,目露凶光,捻起第三个白子落在棋盘上,面目有些狰狞,“你道如何?几十万摊师大军,尸骨无存,灰飞烟灭!我这

    一子落在他身上,砸中他的脑门,你知道么?”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