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身死魂灭,道气长存

    裴家的车辇行驶在香火之气所化作的辇道上,向郭府奔去,突然,许应看到一个高大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车辇的前方。

    那是一位老年儒士,有着一身凛然正气。

    “我在裴家禁地中见过他!”许应心中微动。

    裴家那一座座洞天中,安葬着一尊尊只剩下皮囊的裴氏傩仙,其中就有这样一位老年儒士他没有被吃完,只被掏空五脏六腑。

    只是玉池秘藏在肚脐下一寸三分左右的地方,裴家的高手一身修为都在玉池秘藏中,被掏空了五脏六腑,这身修为也就烟消云散。

    更何况,这位裴氏傩仙的神魂也被吃掉,而今主导肉身的不过是一缕残念。

    突然,又有一个个强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辇道上,与飞奔的车辇齐头并进。

    “傩仙现世!”

    远处有人惊声叫道,“是裴家的历代傩仙,重现人世!”

    那一个个从天而降的身影,正是裴家的历代傩仙,在对外面的说法中,裴家的傩仙自然是隐景潜化,与世共存,在各自的隐景地中做一个快乐逍遥的老神仙。

    但实际上,他们晚年不幸,一个个死在自己的隐景潜化地中,被吞掉了血肉骨,只剩下皮囊。

    而今,这些皮囊从裴家禁区中飞出,出现在官家的驿道上。

    他们虽然只剩下皮囊,但依旧有傩仙的气度气质,尤其是为天地立心的气势,让神都的气象也为之动摇!

    这股气势,立刻引得金吾卫和其他人等的注意,纷纷向这边张望。

    一个又一个装家傩仙飞来,守护在车辇的左右,渐渐的,车辇四周的傩仙已经多大上百尊

    “此去郭府虽然不算远,但恐有险阻。’

    裴度面色淡然,道,“我一人难以对抗其他世家的围攻,因此不给他们任何机会。作为家主,我有资格调动列祖列宗的残灵。”

    许应望向外面那一个个顶天立地的身姿,心中被深深震撼,这是一个拥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老世家,当底蕴展现出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将为之震动!

    一百多尊傩仙,他们虽死,但隐景地却飘荡在空中,镇压一切宵小。

    身死魂灭,道气长存!

    许应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向裴度道:“多谢。”

    裴度微微一笑,道:“无须谢我。祸事是我装家管教不严引起的,做错了事,便要有担当。我只能护送你这一路,能否保住你的性命,还要看郭家。这次,只怕要连累郭家了。”

    一百多尊傩仙护驾,震动整个神都,就算是皇帝出巡,也没有如此庞大的手笔!

    人们纷纷猜测车中人到底是哪位大人物,但谁能想到车中人不过是一个来自零陵乡下的捕蛇者?

    不过,也有人猜到车中人是谁,只是裴家的声势太大,连传闻中隐居避世的傩仙都出动了,自然没有人敢于出手。

    终于,车辇在百余尊傩仙的守护下来到郭府,郭府已经得到消息,早已打开门户。裴度没有下车,直接驱车驶入府中,这辆车一直驶入郭府后院,这才止住。

    那位白发皓首的郭家老祖驱散所有人,哪怕是前来凑热闹的郭小蝶和独臂郭跃,也被撵了出去。

    车门开启,裴度走出,来到郭家老祖身旁。

    郭家老祖叹了口气,埋怨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打算今天晚上便去元府吃人,你就把人送过来。你难道不能等一晚上,等我吃过之后再说?”

    车中,许应与蚖七闻言,面面相觑。

    蚖七安慰道:“阿应放心,郭家老爷子打算吃的人,一定不是你。肯定是元家其他人也很美味!”

    他的底气却不怎么足。

    郭家老祖的声音传来:“你吃了吗?”

    裴度道:“差点吃了,但幸好忍住了。”

    郭家老祖嘀咕道:“你怎么忍得住?换做是我,我便忍不住,肯定要尝一尝。对了,你送到我这里,莫非是让我长生不老的?我今天晚上正好蒸着吃,我家的锅很大,笼屉里能塞两三个人。晚上别走,一起吃。”

    裴度道:“兄长说笑了。人家待我以赤诚,我岂可回报以小人之戚戚?皇子李照楼死在我府中,我须得亲自去一趟皇宫,交代清楚。我到了宫中,只怕就出不来了,这里只能靠兄长支撑。”

    郭家老祖叹道:“只好我一个人食用了。你知道的,我年纪比你还大,而且经常小人戚戚所以老哥哥我就不等你,先品尝。”

    裴度取出《元神度厄经》,交给郭家老祖,道:“这卷经书,给我活命的希望。说不定傩仙真的可以在人间长生,无须担心晚年不幸。你不要戚戚,先看看再戚戚。”

    郭家老祖看了片刻,道:“给我抄一份。”

    裴度笑道:“留在你这里便是。况且,人也留在你这里,你郭校尉有什么想法,直接询问人家便是。兄长,人我交给你了,是活的。”

    郭家老祖叹道:“很难活过今天晚上。”

    裴度沉默片刻,道:“你若撑不住,就送出去,不要赔上身家性命。”

    郭家老祖道:“现在他破译妖法的价值,远不如他的肉的价值,盯着他这一身肉的,比护城河里的妖怪还多。想将他安全送走,难。”

    裴度离去,笑道:“你得了人家的好处了,又受我之托,现在你是常戚戚还是坦荡荡,看兄长自己了。”

    郭家老祖吹胡子瞪眼,盯着这辆车辇唉声叹气。

    “清蒸,还是红烧?”他低声道。

    许应咳嗽一声,道:“我听到了。”

    郭家老祖怒道:“听到了便不吃了?岂有此理?与其你今天晚上被人抓到分食,不如我先尝尝味道!臭小子,你想怎么死?”

    许应走出车辇,郭家老祖慌忙抬起衣袖遮住自己的脸,逃一般跑了出去,叫道:“你不要出来!看到你我便食指大动,被你勾起了馋虫!”

    许应隐隐有些担忧,低声道:“裴相把我留在郭家,到底靠不靠谱?”

    郭家老祖跑得无影无踪,半晌也没有人进入这片园子。裴度虽然也离开了,却将那一百多位裴家老祖留在这里,一百多位傩仙,站在这处园子的各个角落,尽职尽责,守护着许应。

    他们尽管只是皮囊,但毕竟是傩仙,每一个都比鬼傩仙陈眠竹还要强大!

    许应索性四处走动,打量景致。正在凉亭中闲坐时,只听有人声传来,是郭小蝶的声音,道:“磕一个头,长回一条手臂,四叔,你赚大了!”

    郭跃的声音传来,怒道:“我宁愿断一条胳膊,也不要给他磕头赔不是!”

    郭小蝶道:“你这倔驴脾气,跟谁学的?待会我替你磕,你站在旁边说赔礼的话。”

    “我不!”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身体不全,你不孝了!四叔,我让二姨削你!”

    这二人说着走到这边来,郭小蝶远远看到凉亭里的许应,便快步的跑过来,躬身子便要跪下磕头。

    她还未来得及下跪,便见郭跃飞身抢过来,噗通跪地,向许应叩首,叫道:“大丈夫在世,岂有侄女代磕的道理?传出去被人耻笑。我自己来!许妖王,我试图掐死你,我错了,你大人大量,便不要与我计较了!”

    许应连忙搀扶他起身,笑道:“你是小蝶四叔,也是我四叔,岂有拜我的道理?况且战场之上,不论是非,大家搏命而已。”

    郭跃顺势起身。

    郭小蝶连忙道:“我四叔的胳膊?”

    许应也是头一次为他人做肢体再生,也不知是否能成,当即尝试着调动泥丸秘藏的长生气,缓缓渡入郭跃体内。

    事情比他想象的顺利,不需要他做任何事,郭跃的断臂处便有血肉滋长,骨骼发芽,神经丛也在不断向前延伸。

    过了不久,一条全身的手臂便就此生长出来。

    郭跃叹服:“泥丸秘藏,实乃不死之身也。多谢许妖王不计前嫌。”

    许应笑道:“举手之劳而已。”

    郭小蝶道:“对你是举手之劳,对他就是救命了,他去茅房都要人扶着,和二姨快活时也不方便,还要小妾帮忙推一把。我路过时听得真真切切!”

    寒风吹过,一时间鸦雀无声。

    郭跃慌忙道:“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走一步!许兄弟,过命交情,话不多说,有事说一声!”

    他匆匆逃走,不敢再停留片刻,免得郭小蝶又把什么事捅出来。

    许应目送他远去,感慨道:“这些日子难为他了。”

    郭小蝶上下打量他,好奇道:“外面都在传吃你的肉能长生,真的假的?’

    她提起此事,蚖七也来了精神,立刻从许应衣领中游出,落地化作大蛇,道:“我也正想验证一下!

    郭小蝶与他对视一眼,心有灵犀,齐刷刷看向许应。

    许应小心翼翼道:“吃我的肉若是可以长生,只怕早就有不知多少人吃过了。他们若是长生了,岂不是吃他们的肉也可以长生?如此这样吃下去,世上岂不是到处都是长生者?”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他们依旧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许应。

    许应心里发虚,总担心他们下一刻便会把自己吃了。

    “我身在郭府,又有这么多傩仙保护,应该没有大碍。”

    许应安下心来,仔细观察自己的玉池秘藏。

    那日他在表家的禁地中,便已经寻到玉池秘藏所在,这个秘藏便在肚脐下一寸三分处,处在希夷之域中,倘若没有人指点,或者激发元气的神秘能量,很难确定这处秘藏的准确方位。

    他的元气漂浮在空中,对于元气来说,空中便是一片气海,而气海下方的一片玉池,便是蕴藏着无穷无尽元气的秘藏!

    许应对自己的希夷之域已经无比熟悉,但还是头一次留意到这片位于大陆上的玉池。玉池深不可测,往里面望去,便像是他在裴家禁地中见到的景致一般。

    池中仿佛有一个彼岸世界,如玉一般,令人神往。

    许应迦趺而坐,潜运心神,双手手心向上,托于膝上,不知不觉间调运劫从天降的神通,自希夷之域而发,轰向玉池!

    电闪雷鸣,劫光倾泻,他的神通穿过玉池,形成第一个玉池洞天!

    这洞天刚刚打通,许应便只觉源源不断的元气从另一个时空涌来,让自己的修为不断攀升

    他神识涌动,回到玉池秘藏前,顺着洞天望向玉池深处,突然心中微动:“难道,那里真的存在一个彼岸世界?否则,人体内怎么可能藏着如此充沛的元气?”

    他早在打开泥丸秘藏时,心中便隐约觉得,泥丸秘藏的活性或许并非来自于人体,而是人体的泥丸连接着一片浩瀚深邃的混沌之地,将泥丸打通,便可以从那个深邃的混沌之地中钓取力量!

    后来,他打开心室的绛宫秘藏,这种感觉便又强烈一分。

    现在,他打开了玉池秘藏,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裴家的傩仙,是否去过彼岸?”

    他张开眼睛,只见天色不知何时黑了下来,郭小蝶也不知何时离去,天空中像是起了乌云,雷声阵阵,越来越低沉。

    许应看向四周,一尊尊表家的傩仙依旧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哗啦!

    大雨倾盆泼下,雨水来得很紧很急,即便是躲在凉亭中也被风雨湿透。

    突然,一尊尊裴家傩仙腾空而起,天空中,不知在与什么魔怪搏杀,天上风雨更急,隐约传来不知是风声还是吼声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只听咔嚓一声,一道霹雳落在园中,照亮一尊铁塔般的身影,白眉白发白髯,手拄着一根粗大的青龙戟屹立在风雨之中。

    那青龙戟上突然有青色滑腻的身躯游动,越来越粗大,赫然是一条青龙,盘绕在这杆方天画戟上!

    “今夜,神都大雨。”

    那白发伟岸老者,屹立不倒,猛然一抖青龙戟,冲天而起,声音如雷在空中滚动:“而今加一抹血色!”

    “咔嚓!”

    许应仰头,看到了闪电贯穿了长空,像是把天空撕裂了!

    那撕开的天空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只听哒哒的马蹄声传来,竟有一辆马车拖着一轮太阳,从撕裂的天空中驶来,竟像是要把黑夜驱散!

    “回去!

    白发伟岸老者挥动青龙戟,斩入撕裂的天空,与车中飞出的一斧一棒碰撞,那裂缝合拢,哒哒的马蹄声也越来越远!

    许应和蚖七仰头,看直了眼,喃喃道:“老爷子好猛.....”

    这时,郭小蝶奔来,叫道:“老祖说了,他年纪大了,只能支撑三个回合,败退三个敌人。而今已经打退了两个,若是还有敌人,便让我带你逃走!”

    天空再度阴暗下来,第三个敌人到了,许应一眼望过去,便知来人是谁。

    “九霄阳神玄坛功!皇帝出手了!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