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金鳞岂是池中物

    裴度定了定神,逐一翻看,这些藏书大多是至道大圣皇帝之前的书籍,有些藏书还在王莽之前,是王莽那个时代搜集的先秦古籍。

    第一卷书是隋书中的一段轶事,说开皇二年,江南某某村有一个许姓孩子,在村中生活十多年,相貌未改,突然失踪,无人知其下落。三

    十多年后,那村庄有人行商,到了千里之外的某地,遇到一个孩童,模样便是失踪的那个许姓孩子。

    只是三十年过去,许姓孩子容貌依旧如往昔一般,没有任何改变。

    商人上前询问,那许姓孩子却不认得他,商人以为世上果真有转世重生一说。

    第二卷书说七百多年前的故事,有人在山上砍柴,见路旁有一红衣一白衣二人下棋,不觉看得入神,忘记了回家。那红白二人一盘棋局下

    完,樵夫惊觉手中的斧头斧柄已经火化了。

    樵夫踉跄回家,村庄也大变模样,父母

    妻子老死,认识的村民也纷纷作古。村庄里只有一个许姓少年认识他,告诉他,你出门这一趟,世间已经过去了百年。

    樵夫看那少年,百年前是这般模样,百年后依旧是这般模样,顿觉惊异。这时,红衣白衣两人出现,带走了那个百岁少年。

    那二人嘴里还说,下棋差点误事。

    裴度再翻其他书,书中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记载的事情往往是一个容貌不变的少年引发的。

    他越看越是心惊,渐渐翻到两千年前的古籍,居然也有零星关于一个不老少年的记载!

    这个不老少年,历史甚至比他裴家还要古老!

    他出现在毁灭了王莽大军的陨石坑中,从焚书坑儒的乱葬坑里爬出,出现在哭塌长城的孟姜女身边,还参与过长平之战,白起坑杀的四十

    万降卒中有一个便是他!

    他是陈胜吴广起义时,学狐狸叫的那个少年,也是那个两军阵前,把刘邦老爹捆绑好,准备送进锅里煮着吃的少年。

    他出现在历史的角落里,很少引人注意。

    裴度将所有古书扫了一遍,久久无语。

    裴家的藏书有限,没有更为古老的藏书,因此他不知道这个不老少年是否会出现在更为古老的记载中。

    这些书籍有的有图,有的则是文字,从图绘来看,画中的少年的确与许应有几分相似,但并不能肯定是他。

    “家主,这些书多为野史轶事,记载的未必是真事,也未必是同一个少年。”

    裴敬亭小心翼翼道,“一个不死的少年,从四五千年之前活到现在,这种事情说出去都没有人肯信。”

    裴度轻轻点头,道:“你说得对。此人名不见经传,他的故事没有记录在真正的史册中,这些轶事多半是家言,不足为信。”

    裴敬亭又道:“许应也未必便是书中的那个不死少年。我观他虽有惊人之言,惊人之举,但还是少年脾性。”

    裴度点头道:“他时常做大人之状,大人之语,但还是稚童之心。”

    裴敬亭道:“他对我裴家极为有用,应当笼络。”

    裴度道:“是啊。他能解读炼气士功法,各大世家谁不想笼络他?各大世家都有求于他的情况下,我裴家如果对他下手,恐怕便会成为众

    矢之的。”

    裴敬亭笑道:“我担心兄长会因为他的长生而对他动歪心思。父亲植入一块带着长生诅咒血肉,为自己续命到现在,没有被吃掉。倘若有

    一块长生血肉,没有诅咒呢?倘若可以就这样永生”

    “不要说!”

    裴度打断他,额头青筋跳动,道,“不要说!我的道心并没有那么强,可以忍住一切诱惑!敬亭,你先下去,这件事你吩咐那些寻书的子

    弟,万万不能外传!”

    裴敬亭躬身称是,退了出去。

    裴度挥手,让侍女们也下去,自己在书房中踱步来去,目光时不时落在堆积如山的书籍上,脸色阴晴不定。

    “吃,还是不吃”

    “长生,第一次唾手可得。像父亲那样

    生不如死,还是大着胆子再进一步?毕竟,我的寿元也快要耗尽了…”

    许应和元如是在外面厮混了一天,到了太阳落山才回来,刚刚进家门,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迎面便见一位中年美貌妇人陪着一位头

    发花白的老太太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

    元如是脸上笑容僵住,低头走了过去,柔声道:“母上,太奶奶。”

    许应也连忙上前见礼,那美貌妇人模样儿与元如是、元未央有些相似,含笑道:“不必多礼。许君,这几日怠慢了阁下,骁伯,送许君歇

    息。”

    骁伯称是,前来相请。

    许应只好跟着骁伯离开,心中惴惴不安。

    之后几天,都没有见到元如是,元未央倒是见了几面,许应询问元如是,元未央道:“舍妹因为顽劣,被母上责罚,关禁闭去了。”

    许应心中很是不安,但没有元如是在身边,他终于可以拴住了心猿意马,专心破译

    《元神度厄经》。

    半天后,许应便破译完成,拿去给元未央看,元未央看了一遍,疑惑道:“这是炼魂炼元神的法门,但像是缺少了一些内容。”

    许应拍手笑道:“我也看出来了。我顺着经文推算,揣测良久,后续的功法应该是重中之重,是度厄法门!我想了修补的办法,你看这样

    行吗?”

    他提笔写下一段经文,弥补《元神度厄经》的不足,元未央揣摩半晌,道:“还是有漏洞。这样修改的话,就可以元神度厄避灾了。”

    他提笔修改了一部分,许应凑头来看,连连点头,笑道:“我先催动功法试试!”

    两人又各自尝试催动元神度厄经,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又加以修正。

    待到两人将元神度厄经补全,两人又各自试炼一番,不过多时,便可以做到修炼魂魄,至于避灾,那是修成元神之后的事情。

    摊师没有修炼魂魄的功法,因此魂魄都不是如何强大,许应和元未央将这门元神度厄经补全,两个人都觉得只是举手之劳,然

    而却没有意识到这门功法的意义到底有多大!

    许应笑道:“我去将元神度厄经交给裴相,他一定等很久了。”

    元未央迟疑一下,道:“你这次去,须得小心。裴相虽然大度,但我裴家太大,我担心其他人会对你不利。我让骁伯送你。”

    许应称是,唤上大钟和七,与骁伯一起赶往裴府。

    不过多时,裴家管事来迎,将许应请到书房,裴度已经在那里等候。

    许应打量他,只见裴度这几日华发丛生,竟似老了好几岁,询问道:“裴相有心事?”

    裴度笑道:“被你看出来了。这几日我在思索一件大事,举棋不定。”

    许应献上自己破译的《元神度厄经》,又将原版的经书还给他,道:“裴相先看看。”

    裴度静心翻阅,过了良久,才将《元神度厄经》吃透,道:“多谢许小友。许小友不愧是助白眉老祖渡劫之人,这元神度厄经,我裴家聚

    集天分最高的子弟,参悟了数十

    年,破译的经文也不如你这般透彻。”

    许应笑道:“这篇经文不全。”

    裴度心神大震,失声道:“不全?”

    许应从袖筒里取出另一份经文,笑道:“我破译完成后,察觉到金纸上的经文不全,所以给你补全了。”

    他没有提元未央,却是担心其他人若是知道元未央有如此聪明才智,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

    “原本的元神度厄经,只是修炼魂魄,锤炼元神,但缺少了度厄避灾渡劫的法门。我于是帮你补上了。”

    许应将补全的经文交给他,伸个懒腰,笑道,“你倘若按照原版的经文修炼,固然魂魄强大,元神超凡,但是灾劫依旧难以渡过。但按照

    我订正的修炼,应该没有大碍。”

    裴度急忙翻阅,许应订正的经文,果然比先前那一版多出许多奥妙!

    他不禁呆了呆,过了片刻,笑道:“许小友请来这边。”

    他引着许应到了内室,只见内室里是一

    卷卷展开的古籍。

    裴度笑道:“我这几日一直有一件事情难以抉择,那就是要不要谋害许小友。”

    许应吓了一跳,脑海中,钟爷慌张道:“镇定!大不了再受一次重伤,我拼命护着你冲出裴府!不过阿应,一三五窃你气血可不行,我二

    四六也要!”

    裴度道:“许小友先看这些书。”

    许应镇定下来,上前逐一看去,脸色越来越惊讶,不由自主想起许家坪,顿时脑中浑浑噩噩,头脑越来越沉。

    裴度见状,掐指一印,点在许应眉心,喝道:“咄——”

    他一声清喝,让许应散乱的神识顿时归整起来,从神识崩溃中解脱。

    裴度双袖翻飞,每每手臂顿住,双手十指的印法便随之变化,道:“许小友,我教你一套归心印法,你若是再遇到这种情况,可以自己治

    愈!”

    许应跟着他学习归心印法,顿时只觉耳目聪明,脑中的那种神识混乱的感觉消散了许多。

    许应连忙称谢,裴度正色道:“我半生修行,前些日子险些为贪念所困,道行毁

    于一旦,原应该谢你才是。归心印法只是小术,不值挂齿。许小”

    他微微皱眉,觉得称呼许应为小友有些不太合适,于是改口道:“许兄弟,你先看完,之后我们再来细说。”

    许应继续阅览,将那些书籍折过的地方看了一遍,怔怔出神,突然失笑道:“裴相,你不会觉得书里的这些个不死的少年,就是我吧?哈

    哈哈!”

    他大笑起来。

    裴度也哈哈大笑,摇头道:“我也觉得不是,毕竟太荒诞了,但我又觉得是。毕竟,许兄弟年纪轻轻,竟能指点白眉老祖渡劫,这件事也

    太荒诞。”

    许应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抬手抹去眼角的泪花,笑道:“我不知道我六岁之前的记忆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六岁之后的记忆是真的。

    因此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这些书上的少年!”

    他又哈哈笑了起来。

    裴度道:“许兄弟,归心印法。”

    许应催动归心印法,稳住心神,平静下来,道:“多谢裴相。”

    裴度摇头道:“你能赤诚相待,不但肯将破译后的元神度厄经原原本本传授,又能补上不足,这份赤诚若是不能同等对待,我裴家愧为两

    千年世家。你放心,我裴家会固守这个秘密,我也将会帮你搜寻更多的书籍记载,帮你寻找你的身世之谜。”

    许应躬身称谢,裴度还礼道:“不敢。将来我若是能避开生死之劫,全靠许兄弟今日的义举。我要研究元神度厄经,恕不能亲自相送。我

    让碧荷送你。”

    许应跟着丫鬟碧荷走出书房,向裴府外走去。

    裴府地势颇大,仿佛内藏千山沟壑,布局复杂,许应一身轻松,沿途欣赏景色,

    突然看到一处神仙般的好去处,心道:“若是能与如是妹妹在哪里品尝胭脂,倒很惬意。可惜这里是裴府。”

    他正想着,却见迎面几位年轻男子走来,为首的公子笑道:“是许氏捕蛇郎吗?”

    许应停步,轻轻点头,道:“是我。”

    那公子道:“我是裴府的裴景,乔为二公子,今日招待宫中的朋友,想请你作陪。”

    许应笑道:“不无不可。”

    二公子裴景挥手,让碧荷下去,引领着他来到一处临湖的楼宇中,楼前碧波数顷,莲叶荡漾。

    二公子裴景与那几个年轻公子落座,许应正要坐下,二公子裴景面色一沉,不悦道:“让你作陪,你懂不懂作陪是什么意思?你有坐的份

    吗?还不取蛇出来耍?若是让宫中的朋友乐呵乐呵,赏你几银子!”

    许应愕然,默默站起身来,来到湖泊边,轻轻抬手,道:“既然几位想看蛇,那么就请七爷出来罢。”

    一条遍体鳞光的小蛇从他衣领间游出,来到他的指尖,绕着他的指头盘绕几周。

    二公子裴景等人禁不住哈哈大笑,指着许应道:“果然是捕蛇的,身上真的有蛇!”

    许应笑道:“七爷,你我共舞!”

    他元气爆发,将指尖小蛇祭起,顿时一

    股远古洪荒般的暴戾气息弥漫开来,那小蛇越来越大,顷刻间长达百丈,庞大的身躯缓缓在湖面上游动。

    许应衣袖舞动,大蛇身躯冉冉升起,越来越高,遍体生出灿灿剑气,围绕周身飞舞。

    那大蛇在空中游弋,掀起阵阵狂风,如龙如蟒,却头生黑白二角,背生龙旗般的鬃毛,迎风飞舞。

    许应在楼前双袖舞动,突然只见那大蛇向下俯冲而来,周身剑气越来越浓烈,顷刻间来到楼宇前!

    楼中,二公子裴景顿变,急忙起身,其他几位公子也慌忙起身,各自鼓荡一切修为,奋力抵挡!

    “轰!”

    整个楼宇炸开,剑气倾泻,一众人等纷纷倒跌飞去,栽入水中,狼狈不堪!

    许应哈哈大笑,走到那楼宇的废墟上,只见桌子还在,酒席未乱分毫,于是抓起肉便吃,吃得爽口拎起酒壶便喝,笑道:“我来你家是做

    客的,连相爷也要客气对我,你算

    什么东西?也想欺辱我?”

    ————感谢宅菜亿盟的又一个黄金萌打赏!!

    这章字数稍多,更新晚了!!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