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元家温柔乡

    许应望向那片不祥之地,那里就是裴家集合所有傩仙的力量,尝试打开的仙境。

    作为最古老的傩师世家,裴家的底蕴毋庸置疑,这个世家的聪明才智,也毋庸置疑。但集合这么多高人的智慧,打造的仙境却偏偏腐烂腐

    朽,充满了不祥。

    他敏锐的觉察到,那片腐朽的仙境中有一股奇怪的腐朽的力量,隐隐向外侵袭。

    他催动天眼,甚至能看到空间在这股奇异的力量下腐朽!

    至于道象形成的隐景潜化地,也早已变得千疮百孔!

    突然,那白骨巨人扑来,嘭的一声撞在无形的封印屏障上,白骨巨人张开大口,贪婪的伸出一条腐烂的舌头,舔着封印屏障,似乎很想把

    他们吞掉。

    “他是一位傩仙吗?”许应询问道。“是我祖父。”

    裴度没有隐瞒,道,“在他那个时代,仙境计划已经准备妥当。那时,我裴家已经对爱好中文妖族功法有了研究,知道人体内有希夷之域

    这种东西。因此我们用十代人的时间,几十傩仙的希夷之域,穷我裴家财富,积累了千年的法宝,炼成这片仙境。取名,桃花源5

    蚖七仰起头来,道:“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裴度惊讶道:“你这条蛇,读书倒不少“

    蚖七谦逊道:“偶尔看一两本,积少成多,一百多年来于是就读了不少书。”

    许应不像蚖七那样饱读诗书,各种文章典故信手拈来,他望向这片桃花源,心中只有深深的震撼。

    漂浮在这片仙境中的仙山,有二三百座,这些仙山漂浮的次序是按照五脏排列,对应的也是王莽之域中的五岳仙山。

    天空中还有硕大的法宝残片,有的如金山,有的似天门,有的是破烂大钟,有的是腐蚀得没有底的宝鼎。

    裴度的野心极大,搜索择日飞升看最新章节集合几十位傩仙的王莽之域,道象形成的隐景地,再加上这么多法宝,还有傩仙坐

    镇,试图守住这片仙境而得长生。

    “桃花源中,人数最多时有千人,除了傩仙和族老之外,还有许多天资过人的子弟在这里求学,学习老祖的学问。寿命最久的一位老祖,

    已经活了八百岁。裴度上下,无不以为桃花源江山永固,生活在这片仙境中,便永远不会有死亡。”

    希夷目光黯淡,但面色如常,道,“那些年,甚至没有发生傩仙的晚年不祥事件,没有傩仙被吃。我祖父,便是在这里修成傩仙。但是好

    景不长,桃花源突然间崩溃了。

    许应、蚖七和大钟都是一怔。好端端的桃花源,怎么会崩溃?

    希夷道:“崩溃来得很快,首先是仙山腐朽,没有生机,哪怕是引天地元气而来,也无法让仙山重新焕发生机。然后是傩仙身上血肉溃

    败,腐烂,有些血肉死亡,有些血肉却疯狂生长。他们神识也在腐朽,神智消亡,变得非人,弑杀。甚至连那些进入桃花源的子弟,也跟着

    异变。长生,像是一场诅

    咒。

    许应望向那个白骨巨人,那是希夷的祖父,他还活着,以另一种形态活着,得以长生。

    只是这种形态,他未必愿意。

    白骨巨人向他们怒吼,用力捶打封印,很想撕裂这片禁区逃出去。

    突然,许多血肉蠕动,疯狂往它身上爬去,很快将它淹没。

    希夷道:“我们将桃花源封印,后来集思广益,大家都觉得他们没有被上古邪恶吃掉,是因为他们被长生诅咒污染。那些上古邪恶,仿佛

    对长生诅咒避之不及。”

    许应明白,他说的上古邪恶,应该就是泥丸宫主人那批人。

    希夷面色古怪,道:“我父年纪大了,气血不足,他冒险进入桃花源禁区,采了一块被诅咒的血肉,移植在自己的身上。他三百七十岁

    了,至今没有被吃掉。只是他的神智也中了诅咒,时而陷入疯癫之中·.·”

    大钟疑惑道:“古怪,炼气士比傩仙活得更久,怎么没有长生诅咒?

    许应点头,除了炼气士之外,还有许多大妖,也是寿命悠久,但是也没有听说过会有什么诅咒。

    希夷叹道:“桃花源一事过去之后,裴度的方向便转变了。”

    他们开始研究“妖法”。

    不过那个时候许应道和周家崛起,许应道是乡下来野人,没有世家礼教束缚,肆意妄为,到处挖傩仙隐景潜化地,甚至搜寻上古炼气士的

    墓地和洞天。

    裴度与这样的野人竞争,自然竞争不过

    这二百多年,是被许应道打压的二百多年。

    希夷的父亲被许应道压迫得不敢死,因此才会去禁地盗取不死血肉,移植自己身上。他担心自己死后,裴度无法抵抗周家。

    “但我裴度两千年兴盛,不是浪得虚名”。

    希夷带着他继续走下去,绕过桃花源,来到另一处洞天。这里是专门存放裴度搜集的古籍孤本的地方,只见无数书架陈列,上面摆满了各

    种纸制、帛制、丝制、羊皮、牛皮、竹制、金制的书籍!

    甚至还有铜鼎、大钟等各种法宝,上面也有各种铭文,用来记事!

    蚖七不由瞠目结舌,不由自主从许应肩头滑下,游荡在这座长长的洞天中。蛇妖吹气一口气,一卷卷古籍哗啦啦翻动,上面的文字古老神

    秘。

    希夷拿起一卷书,道:“裴家乱世之时,此人窃据帝位,有长生之志,广罗天下奇书,命人将三皇五帝迄今的所有古籍上缴国库。后来裴

    家被杀,我裴度先祖冲入国库,没有去抢什么宝贝,只抢这些书。裴度抢来了十分之一的古籍,其中便有这卷竹简。竹简上有一段是说,嵩

    山有一处神仙洞天,里面住着一位邓仙人。嵩山,就在神都旁边。“

    许应询问道:“莫非裴度找到了这处洞天?”

    希夷摇头道:“我裴度在嵩山找了许多年,一直没有寻到这处神仙洞天。直到三个月前,奈河改道,阴间入侵。嵩山也随之发生变化,不

    知从何地涌现出许许多多的大山。这卷竹简中记载的洞天,也随之出现。”

    蚖七在翻阅书架上的古籍,一卷又一卷的飞速阅读,忽然掀开一卷古籍时,被书中的图案惊住,慌忙将那卷书掩起来。

    他见希夷等人没有注意,这才掀开继续阅读。

    这卷古籍上写的是王莽篡位时,各地进献古籍的经历,有人献给裴家一个不死人,

    对裴家说,这人貌如童子,千年前便存活在世上,至今容颜未改。

    裴家大喜,命人将不死人烹饪食用。

    关于此事的记载戛然而止,也不知裴家是否吃掉了这个不死人。

    蚖七心里怦怦乱跳,回头看向许应,只见那书中画的不死人的模样,与许应有几分相似。

    他悄悄在许应的画像上舔了舔,把图案舔得模糊,心道:“不能让裴度知道此事,否则阿应不被吃掉,也会被当成怪物研究。裴度对不死

    的执念太深了。”

    “幸好你来了!”

    希夷的面色又有些狂热,道,“我注意到你打开了泥丸和绛宫,秘藏的力量在你体内并行,你还能解开炼气士功法,有你相助,我裴度一

    定可以摆脱长生诅咒,择日飞升秒更一定可以避免傩仙晚年的不祥!”

    蚖七诧异,道:“你怎么知道阿应,打开了泥丸和绛宫?阿应只在前往神都的路上,动用过一次泥丸和绛宫。”

    他突然醒悟过来:“我知道了,你一直在暗处看着我们对不对?你裴度二三百人因此惨死,你却躲在暗处没有现身··.·..”希夷面色突

    然沉下。

    许应咳嗽一声,打断蚖七的话,道:“裴度主盛情相邀,许某不敢拒绝。裴度主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希夷从书架上取下一卷薄薄的金纸,递给许应,道:“听闻玉池秘学究天人,这卷经书是我裴度无意得到的炼气士功法,我裴度子弟研究

    了很多年,收获不大。请玉池秘帮我裴度破译此经卷。”

    许应接过看去,惊咦一声,这卷经文是

    锤炼魂魄和元神的法门,上面的蝌蚪文他一看就懂,名叫《元神度厄经》!

    希夷目光闪动,紧紧盯着他,道:“玉池秘能够破译吗?”

    许应不动声色道:“需要几天时间。”希夷舒了口气,笑道:“两千年都等得,不在乎这几天时间。这几日,不如玉池秘便住在我裴度,

    如何?”

    许应笑道:“我住在裴度,恐怕裴度便不得安宁。还是去元家住比较安全。”

    希夷点头道:“玉池秘留在我裴度,的确不太安全,别人还以为我将玉池秘独吞了呢。既然如此,我便不挽留你。”

    许小友:“裴度主,我想得到裴度的裴敬亭藏。”

    希夷笑道:“玉池秘不是已经得到了吗?这处禁地,也是我裴度子弟打开裴敬亭藏之地。”

    许应心头微震,他的确在禁地中循着禁地的奇特能量,寻到了自己的玉池秘藏所在

    希夷道:“别人珍视秘藏,以为不传之

    秘,但在我裴度没有这个道理。裴敬亭藏早已流传江湖,许多小世家,江湖宗派,都有修炼。只是以我裴度是正宗而

    已。”

    他亲自将许应送出禁区,命周齐云将许应送回元府。

    过了良久,裴敬亭返回裴度,只见希夷正在洗手,盆中的水一片乌黑。旁边的丫鬟又换了好几盆清水,希夷洗了一遍又一遍,盆中水才渐

    渐变清。

    “家主这是怎么了?”裴敬亭见那水中有剧毒,惊疑不定。

    希夷脸色淡然,道:“我翻书的时候中了蛇毒。此蛇毒厉害非常,饶是我也花费了点心力,才将蛇毒逼出。”

    周齐云急忙看向一旁,只见书桌上放着!

    一卷古籍,已经掀开了。

    那卷古籍上有一幅图,画的是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年,不知何故,被水浸湿。想来那水迹,就是蛇毒!

    “家主这么小心的人,居然也中了招!”裴敬亭惊疑不定。

    希夷擦干手上的水迹,小心翼翼捧起那卷古籍,道:“这书上说的是王莽烹制不死人的故事,荒诞不经,但很有趣。敬亭,我要你挑选百

    位子弟,去藏书洞翻阅那些古籍,寻找到所有记录不死人故事的书,整理出来给我!”

    周齐云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躬身称是,立刻起身去办。

    希夷放下书,喃喃道:“不死人,会是你吗?”

    许应返回元家,安稳睡下,次日清晨,他刚洗漱完毕,便听窗外传来鸟儿啄窗棂的声音。

    许应推开窗户望去,只见元未央的妹妹元如是俏生生的站在窗下,双手背在身后,腰杆挺得笔直,小声对他说道:“我今天换了一种胭

    脂,你要尝尝么?”

    许小友:“我还没有吃饭。”

    那少女翘起脚尖凑过来,气如芝兰,道“吃罢早饭,就被蹭掉了。你先尝一尝。

    许应半个身子探出去,尝了一尝。这时,咳嗽声传来,元如是如受惊的小鸟,呼啦啦跑掉了。

    过了片刻,骁伯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慢吞吞道:“许公子,吃早饭了。”

    许应心里怦怦乱跳,应了一声,心道:“差点被发现。我在元府,不能肆意妄为,万一被元兄弟知道我和他妹妹做出这等事,只怕朋友都

    做不成······是了,我还有正式要做,还要为裴度破译《元神度厄经》!”

    早饭过后,许应沐浴焚香更衣,准备破译《元神度厄经》,这时元如是在外面询问道:“许哥哥要出去玩耍么?去买些新胭脂!”

    许应把经书塞到晒太阳的大蛇嘴里,道“等等我!”

    下午,许应吃了许多胭脂回来,心道:“这样不行,对不起元兄弟。明日不可了。“

    第三日,元如是带着他又去吃胭脂,玩闹到了傍晚才回来。晚上许应躺在床上反省,道:“我万不可如此了。”

    第四日,又是吃了一天的胭脂,许应懊恼道:“还有正事没做,裴宰相还等着我破译经书呢。”

    第五日,许应想道:“裴宰相说裴度等了两千年,应该不差这两日吧?不知明天,如是妹妹的胭脂是什么味道··”

    第六日,许小友:“我要振奋起来!”

    裴府,周齐云将厚厚的古籍堆叠在一起,铺满了书房案头。

    希夷惊讶的抬起头来,望着他。周齐云点了点头,道:“家主,这些就是藏书洞中关于不死人的记载。”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