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长生诅咒

    许应浑浑噩噩,脑海里仿佛掀起了惊涛骇浪,一波又一波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让他顾不得去想其他事情。

    他觉得神识前所未有的活泼起来,紧张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皮肤战栗,头皮也在绷紧。

    他睁开眼睛,看着这个紧贴自己的少女,只见她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抖动一下,脸色不知何时变得红润了。

    突然,那少女偷偷睁开一只眼睛,两人对视,许应脸色腾地红了,觉得自己仿佛做了错事一般。

    元如是也红了脸,扭头看向别处,过了半晌,小声道:“我平时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们才认识一天。只是我见到你,不知怎么就觉得与你认识很久了,就像是认识了千世万世一样·..”

    许应道:“我平日也不这样·····从来没有过这样。我心好乱,嘭嘭的跳··....”

    “是什么滋味?”元如是转过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许应想了想,道:“甜的,很软和,温温软软的,还有股香味。大概是樱花的香味儿。”

    元如是眉开眼笑:“我问的是青葡的味道,不是我嘴唇的味道。我早春的时候采了一些樱桃花,偷偷做成了胭脂,涂在嘴唇上,比较滋润。你果然喜欢!”

    许应脸色微红,道:“青葡很甜,带点酸味,恰到好处。如是妹妹,咱们这样做,是不是对不起你哥哥?你毕竟是他的妹妹,我怎么可以····..”

    元如是眼睛眉毛一起笑了起来:“你还要尝一尝吗?”

    许应道:“可是我们没有青葡了··....”

    元如是闭着眼睛亲了过来,许应这才知道她说的不是青葡,而是胭脂。过了片刻,他们的嘴唇才分开。

    许应还要再尝尝胭脂是什么味道,元如是把他推开,道:“我该回去了,离开太久,母上会呵责我的。今天的事情···...”

    她脸色羞红:“你不可对其他人说,尤其是家兄,家兄对我看得很严!你一定要瞒着他。你瞒着他,我就、我就···..”

    她揪着衣角,有些扭捏:“明天带新的胭脂给你尝尝!”

    她说完,纵身一跃,化作剑光远遁而去,像是要逃走一般。

    少年坐在皇冠上,大大的夕阳挂在天幕上,映红了少年的脸。

    许应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一想到要瞒着裴度道,和他妹妹元如是品尝胭脂的味道,他心里对元未央既是愧疚又有些兴奋。

    “阿应,天色晚了,该回去了。”大钟老神在在的声音传来。许应火燎屁股般跳了起来,惊声道:“钟爷,你怎么也在?”

    大钟从他后脑飞出,懒洋洋道:“什么叫我怎么也在?我一直都在。你忘记了,你和小七商议好了,一三五跟你窃,二四六跟他窃。今儿是十五,我窃你。”

    许应脸色被夕阳照得更红了,讷讷道:“今天事情,钟爷不要告诉元未央。”

    大钟不以为意,道:“钟爷什么事情没有见过?钟爷被挂在庙里三千年,别说你们这些小男女卿卿我我的,就算更猛烈的钟爷都见过。你们只是碰碰嘴唇而已。阿应!”

    他语重心长道:“我一直嘱咐你,要虚空立象以定神识,我发现你当成耳旁风,没有炼好。刚才你的神识像开了锅一样,就差没有把你的脑子煮成脑花。下次你们碰嘴唇的时候,你要存想,你就存想我。一声钟响,保管你心如止水。”

    许应想了想,自己好像很喜欢神识开锅的感觉,便没有放在心上。

    他从雕像上跃下,催动剑气贴着背阴处,免得惊动他人,过了片刻,许应落地,返回元府。

    元未央迎了出来,歉然道:“舍妹把你抛下自己跑了回来,我已经把她训斥一通,让她悔过去了,不许吃晚饭。许妖王去洗漱一下,咱们晚上吃个便饭。”

    许应道:“如是妹妹很好的,你不要责罚她,是我想在外面逗留一下,便让她先回来了。”

    元未央正色道:“元家规矩不可丢,该责罚还是要责罚。”

    正在此时,有人敲门,骁伯出门看去,过了片刻,回来道:“是裴家的裴敬亭,前来请许公子赴宴的。”

    许应沉吟片刻,道:“元兄弟,裴老一路送我过来,裴家也伤亡惨重,只剩下他一人。他盛情相邀,我若是不去恐怕不太合适。”

    元未央道:“你这一路前来,只怕各大世家均已出动,许君之名,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行应该没有大碍,裴家是千古世家,不会为难,也不敢为难。”

    许应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他唤上蚖七,走出元府,只见裴敬亭在外候着,门外停着一辆新的宝辇,两头彩鹿拉车。

    “许公子,请。”裴敬亭立在车边,伸手相请。

    许应微微一笑,登上鹿车,元未央也走上鹿车,两人在车中落座。裴敬亭感慨道:“我被家兄摆了一道。家兄知道我不服他做家主,在裴家又扶持自己的势力,因此这次请我去接许公子,借机剪除我的党羽,让我不再有异心。”

    他此次去“请”许应,带着的二三百人,都是自己在裴家的亲信,没想到一路上死伤干净,便是他自己都差点葬身在途中。

    许应问道:“世家内部的争斗,也如此剧烈吗?”

    裴敬亭道:“比外面激烈百倍,可谓生死存亡。经过这次教训,我便不会再对家兄有二心了。因此家兄依旧让我来迎接许公子。”

    许应道:“没有动手,便剪除你的羽翼,甚至他想除掉你,也无须亲自动手。这个人物,的确很厉害。”

    裴敬亭道:“他是当今天子宰相,自然城府深沉。”

    不知不觉间来到裴府,裴府已经在烟雨楼摆好筵席,长长的条案,鲜果、蜜饯、冷盘、热食、大菜、鲜味、山珍,有上百道菜。

    又有丫鬟侍女十多个立在一旁,随时准备侍候,但筵席上却没有其他人。

    裴敬亭道:“这是专门为许公子准备,家兄已经多年不曾饮用凡间之物了,不能作陪。”

    许应入席,道:“裴老不坐吗?”

    “没有家兄命令,不敢入席。”裴敬亭道。

    许应只好自己动手,只是这么多菜肴他哪里吃得完,又觉得剩下浪费,便让蚖七下来自取。

    不久,饭菜一空,蚖七道:“还未吃饱。”

    裴敬亭见状,道:“与七爷牵来几匹牛马。”

    蚖七吃饱之后,依旧藏在许应衣领间,只是吃得太多,有些藏不住,圆滚滚的肚子露在外面。

    许应跟随裴敬亭走在幽深的裴府小径上,穿过门廊小道,过了一片片园林,来到一处宫邸前。

    裴敬亭停步,道:“家兄在里面等候。许公子,我便不进去。对了,家兄名叫裴度。”

    许应称谢,走上阶梯,进入这处宫邸。

    宫殿幽静,宫灯明亮,却没有声音,只有许应的脚步声在宫中荡来荡去。

    许应穿过长廊,进入殿中,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那中年男子听到脚步,转过身来,是个衣冠整洁,容貌颇为考究的中年男人。

    之所以说他容貌考究,是因为他的鬓角,眉毛,唇上须唇下须,都经过精心剪裁,甚至连眼睫毛也经过修整,让自己的容貌显得更为好看。

    他的衣着服饰也是如此,衣着合身得体,饰品只有腰间一块玉佩半遮半露,没有多余的饰物。

    他便是裴度,当今朝廷的宰相,也是裴家的傩仙。

    “久闻许妖王之名。”

    裴度微微颔首,笑道,“总算把你盼来了。许公子走出九嶷山的那一刻,便已经名动天下。这边请!”

    许应跟着上前,道:“裴家主打算带晚辈去往何处?”

    “我裴家的禁地。”

    裴度走在前方,身后浮现如玉般的天空,洞天旋转,顿见前方大殿像是方方正正的砖块般分解开来,露出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

    许应跟在他身后,心中暗惊。

    裴度的法力比裴敬亭还要雄浑不知多少,给他的感觉,甚至还在周齐云之上,堪称汪洋恣意!

    这便是裴家独有秘藏的力量!

    “我裴家是千年世家,祖传秘藏名叫玉池。”

    裴度走在前方,没有看他,却仿佛猜测到他的想法,自顾自道,“但作为千年世家,我裴家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可以因此获得更多的宝藏。比如说人体六秘,除了最神秘的涌泉之外,我裴家其实都有相应的传承。”

    许应心神震动,裴家已经得到六秘的五秘?

    这时,一缕阳光从通道外照耀过来,让他觉得有些刺眼。待到眼睛适应了阳光,许应便见他们此刻已经来到一片玉质的洞天之中。

    他站在这座玉质洞天四下打量,只见这片洞天的空间似乎有了重量,手在其中移动,有一种在水中的感觉。

    一股奇妙的力量充斥在四周,激发他的体内元气,让元气也活泼泼的运转,缓慢提升。

    许应心中微动:“我顺着这洞天的力量,便可以寻到玉池秘藏的方位!”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前方一位高瘦的老者端坐在洞天中央,这座洞天的尽头,是另一个洞天,其中坐着一位老妪,也是端坐不动。

    许应跟着裴度沿着这个洞天,向前走去,来到那高瘦老者身边。裴度道:“这是我裴度第一位先祖,也是第一位傩仙。这位先祖生于王莽乱世之时。”

    许应向那高瘦老者看去,其人栩栩如生,但脑后有亮光传出,一道窄窄的缝隙自他脑后延伸到脖颈,又自脖颈来到后背,一直到尾闾!

    他只是一张皮囊!

    他们进入下一个洞天,来到那老妪前。

    “这位先祖是我裴度第二位傩仙,在光武大帝时期得道。”裴度道。

    许应仔细打量,只见这老妪背后也有一道亮光。

    他们来到这个洞天的尽头,第三个洞天出现,其中也有一个衣貌得体的老人坐在那里。

    裴度走在前方,向许应介绍裴家一位位先祖光辉的历史,一路从王莽时代走到现在,不知不觉间,许应跟随他走过一百五十多座洞天!

    这些洞天相连,皆是傩仙所留,在这片玉质中留下一条长长的通道。

    许应向前望去,这条通道还在向前眼神,隐约可见一个个身影坐镇在其间,应该是裴家的其他傩仙。

    大钟禁不住感慨道:“两千多年来,裴家对玉池秘藏已经研究得太透彻了,这个秘藏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难怪裴家能造就这么多高手。不过,这些傩仙死得也太多了!有人专门盯着裴家的傩仙割韭菜吗?”

    许应心中紧张,担心被裴家察觉,但裴度显然不如周齐云,没有察觉到大钟在说话。

    裴度走在前方,继续道:“我裴家很早之前便知晓,所谓隐景潜化,人间仙人,只不过是一句空话。傩仙晚年,藏身在自己的隐景潜化地中,便是一场悲剧,必死无疑的悲剧。而这种悲剧,在我裴家不断上演!”

    许应思索道:“裴家列祖列宗,难道就没想过如何改变这种悲剧?”

    “当然想过!”

    裴度道,“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不择手段,搜刮来其他秘藏和功法,尝试着将各种秘藏统统打开,企图一统。然而·····”

    他摇了摇头:“没有人能够统一秘藏。后来他们转变了方向,打算集合所有裴家傩仙的力量,创造出一片真正的仙境。”

    他停下脚步,终于走到了洞天的尽头,望向前方,幽幽不语。

    许应来到他的身边,向前看去,只见前方腥臭不堪,天空中漂浮着一座座破碎的仙山,仙山上到处都是腐烂的血肉!

    许应还看到血河滔滔,从仙山奔流而下,血湖森森,漂浮烂肉白骨。

    那里山河破碎,大日猩红,山河间,有巨大的白骨骷髅双手扒着仙山,缓缓探出头,孔洞的眼眶向他们看来。

    这里,古怪,阴森,恐怖,不祥!

    这是一片诅咒之地,带着长生的诅咒!

    “我们失败了。”裴度面色平静道。

    “但幸好你来了!”他转头看向许应,面容狂热。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