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平生不修善果

    裴敬亭精神高度紧张,时刻关注四周动静,他们--行二三百人,现在只剩下他一人。但即便是--个人,他也要把许应活着带

    去神都!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到了夜间方向难辨,下方群山苍茫,分不清地理,他也不敢继续前行,只好停下歇息。

    他们没有去附近的城市,也没有寻--座庙宇借宿,只是随便

    寻了个山头落脚。

    许应毫无怨言,亲自烧火做饭,虻七则跑去打猎,过了片刻,这条大蛇拖着一头小山般的野猪回来,惊声道:“阿应,这山

    里的猪好大!’

    裴敬亭盯着四周,沉声道:“这是新地里面跑出的异种.....

    他眼中精光四射,突然--掌隔空拍去,十几里外的山林炸开裴敬亭眼角抖了抖,放松下来:“原来是只蚊子飞过去。”

    许应烧好饭菜,笑道:“裴老不必如此紧张,先坐下吃饭。

    饭后,裴敬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宿未睡,许应却是倒头就睡,一觉睡到天亮。

    太阳还未升起,许应简单洗漱,对着朝阳采气,开始清晨的功课。

    蛻七也来到他身边,对着早上的太阳呼吸吐纳,即便是大钟也摇摇晃晃的~飞出来,振奋精神,对着太阳忽大忽小的修炼起

    来。

    裴敬亭看着这一幕,心中惊讶,却不知这些是许应养成的习惯,后来结识蚊七和大钟,便养成了大家的习惯。

    清晨的阳光在许应头顶形成方圆三四亩的道田,身后也有泥丸、绛宫两大秘藏浮现,伴随着他呼吸吐纳,道田和秘藏也如同

    在呼吸一般。

    “他统一了泥丸和绛宫两大秘藏!”

    裴敬亭心头微震,对许应不觉生出几分钦佩,“都说此人指点白眉老祖,让白眉老祖傩气兼修,看来果然如此!”

    突然,裴敬亭有所觉察,抬头望向远处。

    只见一头驴子出现在远处的山坡上,悠闲地吃草。

    那驴子仿佛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向他看来,连忙--阵小跑,跑到山顶,躲到一个神态木讷的少年身后。

    裴敬亭长长吸一口气,目露精光,迈开脚步,向那木讷少年走去。

    伴随着脚步迈出,他气势也自越来越强,法力越来越雄浑!

    他脚~下海水涌动,以他脚为中心,四面八方弥漫开来。但这

    海水却不是真正的海水,是他存想的道象,也是他的隐景,没任何厚度,却与真实的大海--般,蕴藏撼天动地的威力!

    “朱家与周家一样,只是一个新崛起的世家,甚至还不如周家。”

    裴敬亭的气势越来越强,道,“朱老祖最好不要给朱家添麻烦。惹到裴家,你这个新兴的世家担待不起。

    那木讷少年正是朱家老祖,淡淡道:“试试。”

    蛻七连忙道:“阿应!裴老头被引走了,咱们可以开溜了!

    许应摇头道:“继续修炼。

    ”

    蛻七不解。

    大钟道:“咱们走,又能走到何处?就算你藏到任何地方,只要你修炼时引发天地异象,都会被找出来。”

    许应道:“是人求我,不是我求人。与其总是被人追杀,不如索性主动一些,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们不是周齐云有何资格胁迫我?”

    “怎么掌握?”蛻七问道。

    许应道:“从这里走到神都,我便可以掌握。”

    他话音未落,只见一个白发老者骑驴走来,停在不远处,那白发老者笑道:“许妖王,别来无恙?”

    那老者便是当日在无妄山借宿的朱家老者,许应等人原本以为他是木讷少年的爹,没想到他是儿子。

    许应轻轻颔首,道:“托福,无恙。

    ”

    那老者相邀道:“可否劳烦许妖王去朱家走一遭?

    许应正色道:“请朱当家的带路。

    那老者欣喜道:“可不敢当。我朱家老祖宗还在,当家的不是我。许妖王,还请上驴!”

    大钟飞入许应后脑,虻七缩小体型,躲在许应衣领下,许应骑上驴背,那白发老者在前面牵驴,笑道:“许妖王尽管放心,

    这头驴子虽然蠢了点,但跑得却快。”

    那驴子足底生烟,一路哒哒奔跑,速度越来越快,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蛻七疑惑道:“在无妄山时,你们不是说要把这头驴杀了吃掉吗?为何没杀?”

    那驴子气得鼻孔喷烟,-一个屁颠,差点把许应颠下去。

    朱家老者连忙狠抽两鞭,这才让驴子老实--些。

    如此奔行三百余里,突然前方有真龙之气从山林中升腾而起,那真龙巨大且蜿蜒,竟然将--座大山盘绕起来。

    那真龙青色的龙鳞,像是青铜的锈迹,巨大的龙头凶恶异常,从山上垂下,嘴角流涎,盯着驴子和朱家老者。

    真龙的头颅庞大无比,如--座小山,猛地打了个响鼻,狂风呼啸,山林摧折,飞沙走石。

    驴子当场尿了-地,朱家老者也是面色苍白,仰头打量这青

    色真龙,猛然大喝一声,身后浮现出八座洞天。

    “嗡!嗡!嗡!”对面的山头上,九座巨大的洞天悬在天空中,缓缓旋转,仿佛扭曲了时空,让天空也变得扭曲起来。

    从朱家老者的视野看去,看到这座山后方的天地变得光怪陆离!

    “圣皇李家,果然名不虚传!”

    朱家老者当即向许应道,“许妖王请下驴,朱某只能送妖王到这里了,告辞!”

    许应下驴,朱家老者当即跳上驴背,死死盯着那青龙,倒骑着驴,一路疯狂拍打驴屁股仓皇而去。

    许应向前走去,却见那青龙盘绕的山坡下一个黄衫少年仰面躺在茵茵绿草.上,翘着二郎腿,抖啊抖的。

    他双手放在脑后,盯着天空,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许应来到跟前,那黄衫少年骨碌起身,笑道:“我乃昭皇叔李诫,有些老家伙叫我李皇叔,在此等候许妖王,送许妖王入京面圣。”

    许应笑道:“好。我在九嶷山与圣神皇帝一别,很想再见一

    见他。敢问李皇叔有何代步的车辇?

    李皇叔哈哈大笑,伸手-挥,笑道:“这便是圣上让我带来的车辇!圣上说,--定要许妖王坐在这里上京!”

    他头顶青龙哗啦摇晃身子,匍匐下来,青龙的脑门上竟然有-辆囚车,枷锁脚镣,一应俱全!.

    许应不以为意,登上龙首,打开囚车,走了进去。

    李皇叔来到跟前,笑道:“得罪。”说罢,打开枷锁脚镣,将许应脖子和脚脖子、手脖子扣住。

    “此乃天牢特制的宝物,可锁肉身、魂魄,封人体六秘,禁-切变化。

    ”

    李皇叔道,“陛下虽然让我把你囚禁,送到神都,但我观陛下的意思,他还是极为看重你的才华。此次去神都,陛下必定恩威并施,不会太为难你。”

    许应笑道:“若是如此,我也不会为难陛下。”

    李皇叔微微皱眉,脚下青龙一动,腾空而起,在空中蜿蜒游动,向神都而去。

    此行两千余里,突然空中大日倾斜,竟然又多出一轮太阳,李皇叔心知不妙,立刻严阵以待,却见那太阳中有马车奔来,前.

    头是四匹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骏马,拖着一辆马车,马车后拉着一轮太阳!

    那四匹骏马--边奔跑,-边褪掉身上的皮,长出龙鳞龙爪,

    凶恶异常,浑身散发出滔天的凶气,令人不寒而栗!

    “觉醒太古血脉的龙种?能寻到四个觉醒血脉的龙种的世家,定非等闲世家!”

    李皇叔不敢怠慢,青龙陡转,扑向那辆马车,喝道:“车中的到底是谁?还不现身?”

    青龙与四匹龙骧轰然碰撞,劲气四射,那马车突然炸开,-

    尊有如太古巨神般的身影站起,金灿灿的身躯,筋肉如虬龙盘结,抡起一柄巨斧,向青龙和李皇叔砍下!

    李皇叔奋然迎击,然而他刚刚接下巨斧,马车后的大日之中-根粗大的棍子捣来,正中他的胸口。

    李皇叔大口吐血,心中又惊又怒:“赵家兄弟!”

    青龙被赵家二弟一斧子斩断头颅,龙头连同囚车一起从高空跌落。

    李皇叔独自迎战赵家兄弟,已经来不及搭救囚车,心中暗道:“这下糟了!许应若是摔死了,无法向圣上交代!

    就在此时,一只翼展百丈的白鹤振翅~飞来,尖尖的长喙从囚车中穿过,将囚车劫走。

    那白鹤的额头,-个娇媚女子迎风而立,咯咯笑道:“许妖王去我崔家做客,便不劳烦各位了!

    “咻!

    -道箭光射来,从那白鹤的左眼入,右眼出,白鹤炸开,化作一团气血散去,却是大道之象所化。

    囚车向下坠去,又有-道天梯袭来,远处有巨人站在天梯上,单手托起青天,囚车落在青天白云之上。

    “哈哈,各位相好的!许小弟是我郭家的姑爷,要进京和我家小姐成亲的,不牢各位相送了!”

    一个白发高大老者出现,脸上蒙着黑色面巾,身后巨人托着囚车,与他--起在天空中纵跃如飞,如灵猿一-般,-个跟头便是

    百十里,速度极快!

    突然,裴敬亭浑身是血,不知从何处冲来,闷头向郭家的高大老者冲去,喝道:“郭老祖,留下许妖王!”

    朱家木讷少年也自冲来,喝道:“郭兄,莫非想独吞?”

    李皇叔奋力摆脱赵家兄弟,也自冲来,远远喝道:“郭老,你是护国公,也要违反皇命?

    那白发高大老者正是郭家老祖,闻言心里一突,骂咧咧道:“我蒙着脸居然还能被你们认出来,这下不好交代了。”

    他将囚车奋力抛出,高声道:“许小弟,前面便是神都,进城报我郭家名号!”

    “呼--_”

    囚车在天空中飞行,穿过--座座奇峻山川,穿越两侧山崖的峡谷,从一片大瀑布下飞越而过。

    囚车中,许应只看到前方一片气势恢宏的古老城市映入眼帘那是一片有如仙宫福地般的城市,各种高耸如云的宝塔,木

    楼,天空中还有各种洞天异象,以及伟岸巍峨的神灵!

    那些神灵比阴庭的巨神雕像丝毫不逊,厚重香火之气如同云雾,如同飘带,从这个城市的建筑之间穿过,化作长虹,化作长桥!

    远远看去,行人穿梭如织,行走在香火形成的长虹和长桥上。

    囚车向那座城市砸去,许应见状,立刻催动太--导引功,鼓荡体内元气,这天牢特制的枷锁脚镣锁得住人体六秘,锁得住洞

    天,也锁得住魂魄,但锁不住他的希夷之域!

    许应鼓荡气力,将脚镣枷锁啪啪震开,囚车四分五裂。

    他抬脚向前踩去,云梯浮现,许应扶梯坠下,坠落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距离神都还有十多里时,降落在地。

    十里外,便是香火鼎盛,气派非凡的神都,天子所居。

    许应向神都走去,只见道路两旁,饿殍盈野,--具具尸体被草席裏着,丢在大河边。

    那大河里有大鱼成妖,腹下生出四条粗壮的鱼鳍,从水里噗通上岸,奋力往岸上挪,咬住一具尸体,便拖入水中。

    水里便--阵翻腾,水中的鱼妖都来抢食。

    许应不由放慢脚步,沿着驿道向前走,只见道路边还有傩师-个个鬼鬼祟崇的,取出一个半人高的朱红色大葫芦,立在尸

    体旁边,口中念念有词。

    他们见到许应走来,便--个个住口,直起腰,目光诡异的盯着许应,却一言不发。

    待许应走过去,他们便又念念有词,催动那葫芦。

    许应调动天眼,回头看去,便见那葫芦中飞出很多黑烟,钻入河边的一具具尸体中,竟然将尸体中的魂魄,从鼻孔里拽了出来!

    河边的尸体,很多没有超过头七,他们的鬼魂还守着自己的尸身。到了白天,鬼魂便会躲入自己的尸体中,躲避阳光。

    葫芦嘴里的黑气,居然可以把这些鬼魂从各自的尸体中强行拽出!

    下一刻,许应看到那些鬼魂挣扎,扭曲,被黑气裹挟着,纷纷向朱红葫芦中落去!

    “你们干什么?”许应大声喝问。

    那一众傩师连忙停止,一个傩师皱眉,道:“朋友,不管你的事,我们是从神都府上来的,不要多管闲事!”

    许应顿时醒悟:“你们搜集魂魄,是给神都里的大人物炼药?”

    那几个傩师对视一眼,为首的黑衣傩师道:“留不得了!杀了再说!

    他们正要动手,突然剑芒--闪,几位傩师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各自身首异处!

    许应一剑连杀数人,和善的面孔露出凶恶之色,抓起那朱红

    色大葫芦,凶神恶煞的向神都走去。

    “我怀着向善求学之心而来,怎奈这神都,看起来不似善地!逼我杀人!”

    -强烈推荐火力为王,看的你热血沸腾!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