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大家都有面子

    蚖七此时的泥丸秘藏与其他人包括许应的秘藏,都有不同。

    其他人的泥丸秘藏,多是大雄所开,第一重洞天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许应另辟蹊径,自身是炼气士,以剑气开第一重泥丸洞天,此为宗师之举。

    但蚖七却是第一次开洞天,开偏了,形成了第一个洞天。许应将他祭起,调动他自身的力量和自己的力量,助他开第二个洞天。

    这两个洞天一龙一蛇,龙蛇纠缠,竟然拥有奇妙的效果,从混沌海中钓取长生气的速度甚至比许应还快!

    蚖七这个基础,可以说打得无比牢固,天下寻不到第二个!

    唯一的缺点就是他的泥丸洞天,残存有许应的力量。

    许应见蚖七没有性命之忧,松了口气,大钟震动,帮玩蚖七整理散乱的神识。蚖七苏醒,不禁有些后怕。

    但想到这样都没死,反倒因祸得福,他心中便有些明悟:“我一定是天命之子,天选之蛇,吉蛇自有天相。但是,天选我做啥?”

    他始终没有想出原因。

    许应继续自己的修炼,很快进入忘我境地,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眠不休,一连多天,都是如此。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登上叩关期第二重天,向上望去,但见天河之水与一片火海相逢,水火相攻,极为猛烈,盖在第三重天的上空。

    许应试图向上飞去,前往第三重天,忽觉罡风猛烈,水火并侵,将他吹落下来。许应忍不住连打几个冷战,只觉半边身子热半边身子冷。

    他努力调理,这才恢复一些,脸色还有些苍白。

    “修行之路,当真是一步也不能贪功冒进。”他心中感慨。

    许应被体内的罡风这么一吹,从忘我境界醒来,心道:“钟爷不在这里,否则倒要问问它,从第一重天跨到第二重天,是否要服用大药才能突破。”

    此刻他已经突破了,这个问题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等下次突破的时候再问清楚。”

    许应四下看去,但见飞升地中一片空空,非但蚖七、大钟不在这里,便是牛震牛干二兄弟也没有留在这里修炼。

    许应走出飞升地,来到外面,忽然听到神通和摊术的碰撞声,抬头看去,便见牛震正与人交锋。

    牛震、牛干刚刚突破玄关,从采气期跨入叩关期,许应传授他们的功法也是太阴元育功,将元育八音传授给他们,丝毫没有藏私。

    他们兄弟二人的确不负厚望,很快便将太阴元育功学得有模有样,再加上飞升地是洞天福地,天地元气充沛异常,修为精进神速。

    许应帮他们化去香火之气,解除神籍,不再是阴间的神灵,导致他们有段时间修为实力不如从前。但经过这些日子修行,他们的实力已经重归巅峰,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们跟随许应修行,魂魄也变得日渐强大,即便是阴间法宝白骨打魂鞭,他们也可以动用。

    不过与牛震交锋的摊师实力却极为高明,此人年轻,不过二十来岁,身后却浮现两座洞天。

    那两座洞天奇特的很,悬在一片琉璃之境中,从那琉璃之境汲取力量。

    许应轻咦一声,不知道那是什么秘藏。

    那年轻摊师的元气雄浑异常,举手投足,元气便如大海澎湃,他的手掌移动,便有海水卷动的异象!

    牛云尽管战力极高,生性好斗,但白骨打魂鞭根本递不出去,这鞭子往往稍微碰到那年轻摊师的元气,便如触电般,被震得弹回!

    许应很早之前便意识到牛魔战力的弱点,那就是白骨打魂鞭只能打魂魄,伤不到肉身。若是遇到敌人的修为太高,便根本打不到对方。

    甚至,就算对方的修为不高,也可以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种方法对付。你固然可以打伤我的魂魄,我也可以一道神通干掉你。

    阴间牛魔横行,依仗的无非是雄师不修魂魄这一点,但只要洞悉们的弱点,便可以获胜。

    “只是这个年轻人的元气实在太浑厚了。”

    许应惊疑不定,两层洞天的修为,能够压制牛震,着实非同小可!

    牛震虽然还没有把太阴元育的八音学全,但元气已经极其雄浑,又是叩关期境界,等闲开启两座洞天的摊师,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许应还看到地上躺着一堆人,蚖七

    竖八,应该都是被牛震打倒的摊师。

    这些摊师没有周家的不死之身,被打伤之后,一时间很难痊愈。

    许应目光越过他们,向后看去,心头微震。只见无妄山来了两三百位摊师,这些雄师衣着光鲜,还带着各种神兽,应该是享受香火的妖王成神,却被人拿来当坐骑。

    他还看到几位摊师身后时不时浮现出琉璃般天空,有五座六座洞天扎入其中,应该是大雄。

    只要那年轻人遭遇不测,他们便会出手搭救。

    突然,那年轻人足下一顿,周围海潮顿起,伴随着他的招式施展,四周大浪滔天,将牛震淹没!

    许应心中暗赞:“这神通不坏!”

    那年轻人动用了神通,滔滔海水将牛震淹没,任由牛震如何挣扎,也无法从海中逃脱。

    那年轻人的掌力蕴藏大海般澎湃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击中牛震,将这头牛妖震得眼耳口鼻都是血。

    蚖七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高声道:“住手!这一战是我们输了!”

    那年轻人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神通越来越猛。

    突然,无比暴烈的气息爆发,蚖七身躯一弹,激射而出,现出二十余丈真身,气势全开,喝道:“我们已经认输,何必赶尽杀绝?”

    那年轻人微微一笑,径自催动堂力,竟要将他也卷入自己的神通之中,一举战胜牛妖与蛇妖!

    他们家此次兴师动众来到无妄山,不曾想还未遇到正主,居然被两只牛妖连伤数十位摊师,脸面丢尽。

    他此次出手,就是为了要替家族挣回一份脸面!

    “轰!”

    蚖七气势近乎爆炸般绽放开来,将那年轻人无量大海震得翻腾不休,像是要沸腾一般!

    那年轻人惊疑不定,只觉对方气血疯狂提升,数十倍于自己,尾巴重重一扫,他神通形成的整个海面便被打碎!

    那年轻人神通被破,口中吐血,眼看那蛇妖粗大如城墙般的躯体碾压过来,不由万念俱灰。

    就在此时,后方又有十几个摊师纷纷冲上前去,各自洞天开启,异口同声道:“妖蛇,胆敢伤我裴家蚖七公子?”

    那些雄师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本事也有高有低,但大都是开两座三座的洞天,修为实力极为不俗。

    他们的洞天也是扎根在一片玉琉璃般的奇特天地中,他们的元气修为也雄浑得可怕,远比许应从前遇到的周家郭家等世家子弟的元气深厚。

    “想围攻我?脸都不要了!”

    蚖七大怒,突然周身剑气闪动,顷刻间无数道剑气缠绕周身,锋利的剑气切割四周,将那十多位摊师的摊术和神通纷纷切碎!

    蚖七怒吼,一声,顷刻间化作百丈巨蛇,首尾腾空,身形游弋,遍体剑气片片大如席,如龙鳞,唰唰唰,光芒四射,随着他身躯滚动而旋转,瞬间便将那十几个摊师重创!

    只在刹那间,这十多位高手便各自落败,心中万念俱灰:“这条蛇,怎么这么猛?”

    蚖七凶威大发,正要将这十多位摊师一

    并斩杀,突然后方一位中年男子面带笑

    容,近乎平移般出现在他的面前,笑

    道:“许公子家养的大蛇,果然厉害,

    师出名门。接我一招潮连海平试试!”

    他身后四座洞天浮现,不由分说便神通

    爆发,春江一线,怒潮裂空,奔着海平

    线而来!

    这一招攻出,即便蚖七运转巴蛇真修,

    化作百丈大蛇,也被磅礴的春潮席卷,

    身不由己在潮中翻滚!

    无数股力量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那是

    春江潮水连海平的潮汐之力,要将他挤

    成粉,揉成团!

    此等道象,堪称天地之威!

    那中年男子心道:“刚才蚖七公子未能杀

    那头蛮牛立威,罢了,我今日便开杀

    戒,杀这条蛇立威。不然,那姓许的野

    小子还以为我裴家好欺负。”

    他正要痛下杀手,突然一道身影横在他

    与蚖七之间,那是个骨架宽大的少年,

    皮肤稍微有点黑,抬手迎上他的潮连海

    平神通。

    那少年手掌抬起,身后竟然也浮现出两

    座洞天,一上一下,一座插入混沌海

    中,汲取混沌海的力量,一座高悬于火

    海之中,形如偃月。

    那骨架宽大少年一堂拍出,中年男子顿

    觉呼吸急促,眼前一座奇峰独立,八峰

    轮转,十万大山拱卫,有天维中陷,地

    维倾斜之势!

    两人神通碰撞的一瞬间,中年男子便觉

    自己的神通遭到全面压制,神通被破。

    两人的手掌碰撞的一刹那,对方的掌力

    排山倒海般碾压而来,那是纯阳之力,

    中正平和,但偏偏霸道无比,直接将他

    的元气碾碎!

    他看到自己右手五根指头,十四根指

    节,秒更相继炸开,骨头化作齑粉!

    接着手背的五根骨头也自炸开,一股恐

    怖的力量顺着他的右臂向上侵袭,所过

    之处,肌肉扭曲成麻花一般,骨骼纷纷

    爆裂,发出噼啪的脆响,顺着肩骨传递

    到他周身!

    他身躯剧烈晃动一下,全身骨骼几乎在

    同一时间断裂!

    “放肆!胆敢伤我裴家的人!”

    隐藏在人群中的那一个个裴家大雄终于

    忍耐不住,鱼跃而出,各自洞天全开,

    向许应扑去!

    一口大钟陡然出现,周围光壁流转,化

    作更大的一口大钟倒扣下来!

    那光壁疯狂旋转,任由那些大摊神通何

    等精妙,威力何等强悍,也一并摧枯拉

    朽般破去!

    钟声一响,裴家带来的所有大滩口喷鲜

    血,四面八方跌去!

    大钟光壁猛地一收,恢复古朴的形态,

    漂浮在许应头顶,徐徐转动。

    许应面前,那中年男子双腿发出咔嚓两

    声,腿骨折断,跪在地上,强忍着浑身

    骨骼尽断的剧痛,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

    少年。

    他难以置信,声音沙哑,还有血雾从口

    中喷出,嘶声道:“元气纯阳!你炼成

    了元气纯阳!”

    许应面色温和,目光温润,道:“你也

    很不错啊。我察觉到你的元气很纯,应

    该有修炼过纯阳元气。你比其他世家子

    弟的元气都要纯净。

    那中年男子目光惊恐,他跟随裴家族老

    修行,接触到一些族中隐秘,其中便有

    裴家族老和老祖在研究上古妖族功法。

    后来,他才知道所谓的妖族功法,就是

    上古炼气士的功法!

    他侥幸修得其中的纯阳元气,自忖元气

    造诣远超同侪,没想到与许应稍一碰

    撞,直接被碾压!

    许应面带笑容,提议道:“我与阁下棋

    逢对手,今日你我一战,就当打个平手

    如何?大家各退一步,不伤彼此和气。

    况且我也受伤了。

    那中年男子闷哼一声,身躯一歪,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他骨骼尽碎,五脏受损,能够坚持这么

    久才昏倒属实不易。

    许应说过场面话,自以为得体,回头看

    了看蚖七。

    蚖七露出鼓励之色,赞道:“阿应,你

    越来越有谦谦君子之相了。你这番应

    答,让对方也保住了脸面,又维持了自

    子。”己的风度,皆大欢喜,大家都有面

    许应欣喜道:“我与元兄弟厮混这么

    久,又受你熏陶,自然学到很多。”

    这时,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呵叩

    笑道:“零陵许妖王,果然有过人之

    处。许妖王,我京师裴家,前来请许妖

    王入京!”

    许应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精神矍铄的灰

    衣老者从人群中走出,其人发须灰白,

    气息如渊,深不可测。

    就在他的目光看过来的那一刻,那灰衣

    老者身后浮现出九座洞天,一晃即逝。

    “老朽裴敬亭,请许公子入京。”那灰

    衣老者笑道。

    蚖七心中凛然,缩小体型,悄悄来到许

    应身后,道:“裴家是雄法世家,两千

    年来出现过三十一位大将军,十七位宰相。”,三十八位尚书,是最古老的摊法世家之一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