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天劫能渡,人劫难防

    天空中,雷云还在动荡。

    愁容老者、红裳女子架着白衣老人化作流光,速度极快,他们乃是顶级炼气士,各有所长,也知道自己被人盯上,再不走的话,只怕便走不掉了。

    然而,他们真的走不掉了。

    一口黑棺飞来,落在他们前方,少女青人未到,棺先至。那黑棺竖在空中,两条锁链垂下,给人以无比神秘之感。

    愁容老者、红裳女子和白衣老人立刻分头飞去,那白衣老人受伤最重,速度较慢,犹自挣扎遁走。过了片刻,他心中一凉,看到前方出现一口黑棺。

    黑棺的另一边,一道红光飞来,来到黑棺前顿住,正是那红裳女子。

    红女子惊疑不定,又听到呼啸声,却是愁容老者从另一个方向赶来。

    三人对视,心中大惊,立刻各自转身而去。

    白衣老人鼓荡残存法力,飞出上千里地,远远便见前方一口黑棺立在空中,两条锁链垂荡,心中大恐。8

    他立刻折向,然而他的视野中还有一口黑棺!

    他再度换一个方向,前面还是一口黑棺!

    他的世界,仿佛一切方向都指向那口黑棺!

    “这神通·……”

    他面色颓然,嘴角动了动,无助的向黑棺飞去,“我不懂。”

    他面色颓然,嘴角动了动,无助的向黑棺飞去,“我不懂。”

    他的对面,愁容老者和红裳女子出现,垂头丧气,向黑棺走去。

    终干,三人又在黑棺前碰面,对视一眼,还未来得及说话,少女青的声音传来,很是温和:“三位,现在可以谈谈了吧?”

    愁容老者满脸愁苦,道:“炼气士的末法时代,依旧能修炼到这等层次,姑娘的天分真是高得可怕。不知姑娘想谈什么?”

    少女青从黑棺的后方走出,轻声道:“不老神仙,以及雄师崛起,炼气士消失之谜。”

    三人对视一眼,红裳女子正色道:“姑娘,不老神仙是我们三人经手的,但我们有过誓约,违背誓言便会形神俱灭,能够告诉姑娘的不多。至于摊师崛起和炼气十消失,与我们无关,我们只管不老神仙,其他事情知道得不多。”

    少女青性格温柔,轻声道:“我把我知道的先说出来,你们先听着,然后你们把你们能告诉我的说出来,我不会为难你们。”

    红裳女子松了口气,道:“两个老家伙,待会咱们一句一句试验,若是哪个因为誓言死了,就不要继续往下说。”

    愁容老者和白衣老人称是。

    少女青道:“我第一次见他,是在四千年前,我那时还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士,刚刚入门,跟随师父参加泰山封禅大典。祖龙皇帝一统神州,威震元狩,四海臣服,威加海内,于泰山祭天封禅。泰山

    典。祖龙皇帝一统神州,威震元狩,四海臣服,威加海内,于泰山祭天封禅。泰山脚下,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是一个少年。”

    愁容老者等人默默对视,红裳女子道:“他去过封禅。之所以去,是因为当时他被选为童男,跟着徐福去了海外搜寻仙山,只有他一个人回来。祖龙皇帝带他封禅,希望能献祭他,与上苍沟通。但祖龙并不知晓其中的奥妙,没能将他献祭。”

    少女青道:“师父告诉我,看,那个人,是游荡在人间不死的鬼。师父说,他小时候就见过他,还是这样的少年。他一直在世上游荡,记忆一片空白。他的记忆为何会空白?”

    白衣老人斟酌言辞,小心翼翼的避开言音,道.我们仔任于世的价值,就定让他的记忆空白。”

    少女青道:“然后呢?”

    愁容老者道:“不能说。”

    少女青道:“他活了多久?”

    三人对视一眼,齐齐摇头:“不能说。”

    “他为何会变成这样?”

    “不能说。”

    “你们监视他,到底是为谁办事?”

    三人面色紧张,闭紧嘴巴,一个字也不说。

    少女青见状,没有为难他们,挥了挥手,任由他们离去。

    待到三人走远,她才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道:“之后的一千年,我有时候还

    下次回家不迷路。能再遇到他。那时,师父也不在了,他寿命耗尽了,黯然死去。他一辈子都想渡劫,却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只有不老神仙还懵懵懂懂的活在世上。他改变了很多身份,像不死的鬼一样活在这个世上。”

    她靠在黑棺上,安安静静地出神,自言自语道:“变故前夕,我在九疑山下又看到了他,还是那个少年。他不记得我,看着我像看一个陌生人。但是他身上,承载着我很多回忆。”

    变故发生,她被镇压三千年,从井里出来的那一刻,她又看到了那个少年。

    她还得这个少年,但时隔三千年,少年又一次忘记了她。

    她释然一笑,飞身而去,寻遍天下,却发现江山已改,物非人非,这世上竟然只剩下了她和他。

    当她站在故人的泥丸宫洞天中,仰望玉璧,察觉到他与一条蛇也来到泥丸宫,这才吟哦道:“潇湘之南,苍梧之渊;九疑山下,不老神仙。”

    这是一句感慨,说的是她对世事的变迁和不老神仙的感慨。

    奈河飘荡,阴庭天子的楼船逆行,驶向阴间。

    不久后,楼船停下,来到奈何桥畔。

    阴庭天子下船,元神飘飘荡荡,来到奈河桥上,在一众鬼魂后面排队。前面的鬼魂在喝茶,后面的鬼魂时不时向前挪动一步。

    过了不知多久,终于轮到阴庭天子,接住递来的茶碗,正欲饮下时,突然心中警觉:“差点中招!”

    阴庭天子毕竟神通广大,立刻止住孟婆汤的诱惑,放下茶碗,哈哈笑道:“孟婆,你这个玩笑有些过分!”

    老太婆颤巍巍抬起头来,嘿嘿笑道:“天子不坐朝堂,到老身这里,莫非想去投胎?投胎的话,必须要喝一碗老身的茶,就算是天子也不能例外。”

    阴庭天子知道她素来不听调也不听宣,不是阴庭势力,另有来历,道:“孟婆,朕不与你计较这些。朕此来只想知道,那个撑着青纸伞的老头,隔三差五便会来到你这里讨孟婆汤。此人是什么来头?”那个挣有纸平的花头,隔二差五使云米到你这里讨孟婆汤。此人是什么来头?”

    孟婆挑了挑眼角,斜眼看他,道:“陛下,你是在蜉撼大树,问一些自己不三

    该知道的东西。老身若是告诉你,便是害了你。”

    阴庭天子震怒,冷冷道:“你是说连朕也没有资格知道?”

    他周身仙光如焰火,炽烈旺盛,有如仙人亲临,高深莫测

    奈何桥上,那些浑浑噩噩的鬼魂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早就被吓得跪伏在地,不敢动弹!

    阴庭天子气息愈发高涨,冷冷道:朕乃仙人之体,谪落凡间,享人间香火,受万世崇拜!朕掌控阴间天庭,阳间神道,麾下神灵何止百万?朕,没有资格?”

    孟婆淡淡道:“没错。”

    她仿佛没有感受到阴庭天子那可怕的压迫感,幽幽道:“陛下一个伪仙,半死不活,在老身这边装腔作势,没用。让你背后的人出来,老身便如实相告。陛下还是回去请示一下罢。”

    “你!”

    阴庭天子大怒,想要动手,但这个老太婆给他的感觉,竟是深不可测!

    他转身,挥袖离去,心道:“那个喂许应孟婆汤的老人,来头竟然如此大么?他是炼气士,但他的实力,未必就比我更高明。为何孟婆对他讳莫如深,不愿提他的背景?”

    无妄山上,许应遥望,只见在三百六十尊天神卖命相帮的情况下,这场针对周齐云的天劫有惊无险,天空中的劫云也在渐渐变得稀薄。

    这场令世人瞩目的天劫,终于要结束了。

    许应心神激荡,向大钟笑道:“周齐云渡劫飞仙,将会成为第一个飞升的难仙,到那时,尘埃已定,即便泥丸宫主人出手,也奈何不得他分毫。”

    他虽然与周齐云的关系并不好,周齐云屡次威胁他的性命,但周齐云始终未曾动手,许应也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他对周齐云固然有恨,但更多的是钦佩和欣赏。

    天空中的劫云在飞速收缩,最后一击终于到来!

    许应望着那落下的足有九疑山主峰那么粗的雷霆,心潮澎湃,笑道:“周老祖最后一封信中说,他若是飞升,我性命无忧。看来我无须担心性命了。”

    大钟感慨道:“此人,真枭雄也。”

    他们话音刚落,便见天空中劫云消散,一道飞升霞光从天而降,洒在九疑山上。

    那光芒圣洁,色彩绚丽,蕴藏着无法解读的奥妙,向站在九疑山顶的周齐云洒下。

    他嘴角露出笑容。这场飞升之劫,

    他嘴角露出笑容。这场飞升之劫,他终是渡过了。

    这次渡劫,耗尽了他这二百年积累的财富,无数天材地宝,不计其数的上古炼气士的法宝,古老生物血肉!

    三百六十尊天神,在保护他渡劫,甚至连这些高高在上的天道化身,也因此遭到重创!

    周齐云也身受重创。

    他的泥丸秘藏,九大洞天破破烂烂,他的肉身希夷之域,千疮百孔,他的元神也被劈得险些破碎。

    但是他终于赢了,终于活下来,渡过这场大劫。

    这个时候,他特别想找人倾诉,想找一个朋友谈心,想抒发胸中的意气,想一吐心中的痛快!

    他仰望天外从另一个世界落下的飞升霞光,眼前突然浮现出许应的身影,低声笑道:“他也在看我渡劫吧?不知为何,我竟想向他倾诉。难道是因为他也是一个捕蛇者?”

    难道他也是来自零陵,与自己有着相同的际遇?

    “或许不是。”

    他心中默默道,“应该只是对他的欣赏。这么出色的少年,已经很少见了,看到他,就想看到当年的我一样。”

    天空中,一尊尊天神趁着飞升霞光的落下,纷纷飞上高空,顺着霞光返回天道世界。仙界,在天道世界之上。

    对于仙界和人间来说,天道世界是两界之间的夹层。

    周齐云仰望,这些天神巨大的身躯挡住了霞光,不过他并不担心。

    “我对许应的欣赏,起因只是我的自恋。”他面带笑容,心道。

    天神们的身躯将霞光完全遮住,九盏山与四周的十万大山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这时,一个阴影映入他的眼帘。

    无妄山上,许应遥望九疑。虽然飞升霞光被天神的身躯挡住,导致九疑山陷入黑暗,但那飞升霞光还是从那些巨大躯体的缝隙间,偶有一两道洒落在十万大山之中。

    隐约间,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躯体在黑暗中向九疑山飞去。包

    许应心脏剧烈跳动,张了张嘴,想要呼喊小心,却叫不出来。

    太远了,这里距离九疑山太远了。

    他的声音根本不可能传递到那里去。

    他的心脏揪成一团,瞪大眼睛,甚至催动天眼,死死盯着笼罩九山的那片黑暗,心中默默道:“周齐云已经没有破绽了,已经度过仙劫了,他是仙人,他不会败……”

    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九疑山上偶尔有一两道微弱的光芒传来,像是有人在搏杀

    “钟爷!七!”

    许应大声道,“我们去九疑!”

    大钟、七被惊动,一个飞入许应的后脑,一个藏身在许应的衣领间。牛震牛干也要跟来,许应摇头,道:“你们守护好泥丸宫洞天,等我回来!”

    两兄弟躬身称是。

    许应周身剑气起,围绕周身穿梭,霎时破空而去,在空中留下一道雷音。

    无妄山距离九疑山有上千里,这段路程多险恶,大山大泽之间,有古老的生物潜伏,非强者不可逾越。

    然而许应却不管不顾,直接从上空飞跃。

    每当山川大泽中有恐怖的生物在兴风作浪,试图拦截,钟声便会响起,自然一切臣服,不再有什么动静。包

    “阿应,你这番去九疑,便是自投罗网。”

    大钟提醒道,“他一直没有完全消去对你的杀意,甚至还有些嫉妒你。”

    许应没有做声,继续冲向九疑。

    他与周齐云虽有不快,但隐隐觉得对方把自己当成朋友,一次次对话,更像是朋友之间的倾诉。

    他的速度极快,超越了声音,以这个速度,只需要两刻钟,他便可以飞到九疑。

    两刻钟很短,只要周齐云坚持两刻钟,大钟说不定便能救他一命!

    许应接近九疑山时,天空中最后一尊天神巨大的身躯已经从飞升霞光中缩回天道世界,霞光照耀下来,让这个夜色格外美丽。包

    许应踉跄落在九疑山梧桐树下,他的修为几乎耗尽。

    梧桐树下,飞升霞光洒在一个白眉少年的身上。

    白眉少年坐在梧桐树下,面朝东方。

    东方,旭日的光芒已现。

    他转过头来,看向许应,脸上露出笑容:“你来送我了。”

    他又转回头看向东方,平静道:“我在临终前想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回来。捕蛇者,许应。我输了。”

    他依旧是那样平静,低声道:“我好想不死,好想不死,我舍不得啊…··”

    许应站在他的身后,看到他的后脑裂开,里面有光从他体内照出来。

    他的肉身,只剩下一具空壳。

    他转过头来,向许应微笑,笑容中带着鼓励:“你要比我更狡猾,才能活下去。”四

    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落在他的脸上。

    “人间真美好,我好想再活一世。”他笑着说道。

    这位雄气同修,集两家之大成的大宗师,第一位飞升的摊,就这样在许应面前倒下,变成了一张人皮。

    许应身后,不知何时一个个疲惫的周家子弟走到山上,茫然看着这一幕。

    无边的悲恸涌上心头。

    他们无声无息跪下,深深的伏在地上。

    ————再次感谢宅菜大佬大力支持,还有恰恰好好好大佬的黄金巨赏,大家投投月票,现在压力还是很大!宅猪去码

    第三章了!!!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