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一雷惊动劫中劫

    大钟颇为不解,道:“阿应,周老祖的才智的确通天彻地,眼前这一幕也固然壮观,但就算他把周天天神统统绑架到人间,那又能如何?天劫依旧还在。”

    许应道:“但是,天神返回天道世界的通道,被天劫关闭了。”

    大钟当了一声,有些傻眼。

    许应继续道:“而今,所有天神都在劫云之下,雷劫之中,他们将不得不与周齐云一起对抗天劫。他们必须确保周齐云渡劫成功,因为周齐云是他们飞升回到天道世界的唯一希望。”

    他顿了顿,道:“钟爷还记得天神殿吗?”

    大钟当然不会忘记,天神殿是飞升地,天道世界与凡间的壁垒变得稀薄,这些天神会降临天神殿,组成天神议会。

    但是,天神殿并不能让他们真身降临,只能让他们的意识,降临到一个个三角头石像上。

    这是因为天神殿这块飞升地太古老,仙人飞升留下的痕迹已经很淡,两界之间的壁垒渐渐增厚,无法真身降临。

    许应道:“他们回到天道世界的唯一机会,就在周齐云飞升那一刻的飞升霞光。飞升霞光降落下来时,他们便可以趁着飞升霞光,返回天道世界。”

    大钟明白过来,道:“因此无论如何,这三百六十尊天神,都必须帮他对抗天劫,重回天道世界!周齐云所要面对的天劫固然威力恐怖,但有这么多天神相助,他飞升有望!他的心思,真的是”

    绑架三百六十尊天尊,助他对抗天劫,这是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周齐云不但想了,而且做了!

    许应心神激荡,这将会是催仙的第一次飞升,会带给无数人以希望!

    倘若周齐云渡劫成仙,泥丸宫主人任何阴谋,都将没有用武之地。

    九疑山上,一尊尊正在享用祭品的天神纷纷仰起头来,望向天空的劫云。他们发出阵阵怒吼,然而劫云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这场天劫,他们也将成为劫云下的一份子!

    他们不得不帮周齐云扛起这场大劫,不得不为周齐云拼命,只有周齐云活下来,他们才可回到天道世界!

    远处的九疑山,有雷光闪动。

    无妄山上的众人看到,有近乎九疑山主峰那么粗的天雷劈下,这一瞬间迸发的亮光,甚至连远在千里之外的他们,也被照得地面上出现清晰的影子,接着影子被飞速拉长!

    影子黯淡之后,他们看到雷光沿着九疑山主峰向下流去,那雷光竟然像是液体一样流淌,闪闪发光,来到山下之后,波光粼粼,四面八方而去,将群峰点亮!

    郭家老祖喃喃道:“这一击,我死了。”

    其他世家的老祖宗也是同样的想法。

    这等天劫太恐怖了,压根不是他们所能渡过的劫,哪怕是擦着边,也一碰就死,一碰就碎!

    他们甚至觉得,连周齐云也不配渡过这样的天劫。

    这等威力,让他们觉得就算是传说中的仙人来了,只怕也要一击劈成灰烬。

    这根本不是凡间所能出现的力量!

    下一刻,他们又看到了奇异的一幕,那是九疑山附近的山川有的突然长高了很多,有的突然变矮了很多。

    有的山比从前高出倍余,然后又一下子变矮,变得只有平时的一半高。有的山明明很高,一下子只剩下从前一半,然后又突然拔高!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伸它们,压扁它们,肆意揉搓玩弄。

    “空间波动!”

    大钟知道这种情形,道,“那道天雷蕴藏的能量太恐怖,释放出的那一刻,造成空间抖动。山位于波峰的时候,就会变高,位于波谷的时候,就会被压低。这种情形,并不危险,我们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

    这股空间上波动,传递的速度太快,顷刻间便来到他们这里!

    他们仿佛听到了一种奇异啸声,但身体却没有任何感觉,视野中的天地也没有任何变动,只有魂魄剧烈颠簸了一下。

    许应觉得魂魄的感觉,有些类似在水口庙,进入破庙世界时那种感觉。

    那是一种空间有了厚度有了质量,从空间中穿过的感觉。

    待到这股波动过后,他们又听到第二种声音,像是哨声,接着又是一种灵魂过界的感觉。

    第二道天雷,第三道天雷,相继爆发,九疑山主峰仿佛特别吸引雷霆,总能将那恐怖的雷云能量吸引到那里去。

    幻明幻灭间,无妄山的众人看到九疑山其他八座山峰上,一尊尊天神跃起的身姿。

    明灭之间,天神的身姿各不相同,姿态各异,三百六十尊天尊,便有三百六十种姿态。

    那些姿态,玄妙,古朴,苍劲,有力,带给人极大的视觉冲击力!

    待到下一次雷光亮起,他们姿态又发生一次改变,还是没有任何重复的姿态!

    他们在帮助周齐云渡劫!

    “天神也受贿吗?”

    郭家老祖喃喃道,“也可以被收买的吗?”

    李皇叔摇头道:“不。这是绑架。他绑架天神,把天神绑到自己的战车上,迫使天神不得不为他拼命。”

    石家老祖道:“与他生活在一个时代,是我们的不幸。”

    “但好在他就要飞升了。”

    无妄山上,一条大蛇舌头波浪般抖动,发出尖叫:“道象!是天神的大道之象!快点记下来!每一种道象,都可以化作了不起的神功传世!”

    经七提醒,各大世家无论老祖还是他们带来的子弟甚至坐骑,都慌忙用心记忆。

    他们不知何谓大道之象,但是知道隐景。对他们来说,天神道象就是隐景,可以化作了不起的摊术神通,倘若天分再高一些,领悟出不凡的摊法也说不定。

    然而,他们距离太远,天神道象数量太多,而且雷劫的速度有些太快,天神道象的变化也变得极快,让他们无从参悟。

    除非能够来到跟前,站在天神的不远处,细细观摩,才能捕捉到天神道象的神髓和道韵。

    他们不舍得放弃这个机会,强行记忆,但天神乃天道化神,蕴藏的道妙是何其强烈?

    强行记忆强行参悟,对心神的消耗也极为恐怖,不过多时,那只驴子便大口大口吐血,萎靡倒地。

    又过片刻,许应家的牛震牛干两兄弟也口中喷血,郭小蝶闷哼一声,眼耳口鼻渗出血来。其他修为稍低一些的,各自大口咳血,一时间无妄山血腥一片。

    便是郭小蝶二姨李樱珠,也心神受

    损,昏迷倒地。

    “七爷怎么没有吐血?”

    牛震牛干两兄弟倒在地上,气息散乱,只见七还在瞪着大眼睛,目不转睛盯着渡劫景象,气定神闲,丝毫没有被天神道象影响,心中不禁骇然,“不愧是老师也尊为七爷的存在,没想到他的底蕴这么浑厚,我们拍马不及。”

    七盯着一幕幕天神道象,眼帘跳动:“看不懂阿应一定能看得懂吧?待会让他讲讲。算了,再看一会吧,免得阿应说我三心二意。”

    许应也没能来得及参悟出什么,所以便不去观摩天神道象,而是观摩天劫。

    “三百六十尊天神,与周齐云联手对抗天劫,变化多端,难以琢磨。但倘若能依据郭家的碧落赋招式,再对照天劫,便可以为碧落赋增加一招神通。”他心中暗道。

    他默默催动碧落赋,按照碧落赋的法门调动心力,只见背后渐渐有碧落青天浮现出来,渐渐化作雷云。

    他身边,棺中少女惊讶,打量他身后的天劫异象,目光闪动,没有说话。

    郭家老祖突然心有所觉,回头向上看去,便见断崖上许应身后,雷云渐成,不由心头一跳:“从我郭家的碧落赋中延伸出的第九招?”

    他回头看向千里之外的天劫,目光闪动:“别人试图参悟天神道象,他却试图掌握天劫!这小子,相当不凡,越看越像我郭家的姑爷!”

    他心花怒放,暗道:“小蝶还有个二百斤的姐姐,性情温良,人比黄花,待字闺中,尚未婚配,不如便招他为我郭家赘婿。”

    许应背后劫云越来越大,越来越广,渐渐宽达数亩,形成这等异象,已经具有神通威力。

    郭家老祖心中欢喜:“资质比我还好,越看越顺眼。”

    然而那劫云渐渐不对劲起来,竟还在扩张,扩张速度有些快,很快达到百余亩大小。

    “这资质,把小蝶和她姐姐一起嫁给他也无妨。”郭家老祖甚是满意。

    许应身边,棺中少女却立刻觉察到不对,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离许应远一些,随即醒悟过来:“我为何会主动后退?是了,我觉察到天劫之意,潜意识要远离天劫,因此后退!”

    这时,大钟也自从许应后脑飞出,顾不得计较与少女的仇恨,连忙道:“青姑娘是否感应到什么?”

    “劫运!”少女青面色凝重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钟推测道:“阿应观摩天劫入道,自身意识与天劫相连了。他曾经有过这种情况,在九疑山上观摩九疑道象,意识便与九疑相连。”

    少女吓了一跳,抬头仰望高空上的另一朵劫云,道:“你是说,他的意识此刻在劫云之中?为何他身后的劫云还在扩张?”

    许应身后漂浮在空中的那朵劫云此刻已经扩张到千亩方圆,渐渐有雷声在云层中滚动。

    下方无妄山上,一众摊仙纷纷皱眉.向这边看来,他们也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像是大劫临头的那种感觉。

    大钟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是什么原因。

    就在此时,三道人影一闪,来到许应身边,正是那愁容老者、红裳女子和白衣老人。三人面色凝重,齐齐伸出手指,向许应身体各处点去!

    少女青皱眉,衣袖拂动,下一刻愁容老者的指头点在白衣老人眉心,红裳女子的指头戳中白衣老人的心口,白衣老人的指头戳穿自己的咽喉!

    白衣老人咔咔吐血,萎靡倒地。

    大钟吓了一跳,这一位顶尖高手,在顷刻间便重创倒地,差点死掉!

    愁容老者与红裳女子心中一惊,急忙喝道:“住手!我们是好意,试图切断他与天劫的交感!否则他将会把我们统统拖入万劫不复之地!”

    就在这短短片刻,许应参悟的天劫神通,已经渐渐扩张到周齐云的天劫边缘。

    一大一小两朵劫云,有相互交融的趋势,大劫云的边缘,狂暴的力量化作雷霆,向小劫云注入威能。

    许应那朵小劫云像是要被点燃一般,有雷霆在云层中不断炸开,声势也愈发浩大。

    许应周身,气息激荡,衣衫烈烈摆动。

    云下,无妄山上的众人顿时只觉无比压抑,他们有一种感觉,只要两大劫云汇合,他们必将在劫难逃!

    郭家老祖突然大袖一挥,叫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他卷起郭小蝶,呼啸而去,势如奔雷!

    其他各大世家的老祖与神秘高手也再难忍住,强自压制发自心灵的恐惧,带着自家的子弟以最快速度仓皇而去,不敢停留!

    “儿呀儿呀——”朱家老祖带来的那只驴子惶恐不安,—_”一边狂奔一边叫道,“等等我!儿呀

    “老祖宗,回去吃驴肉罢!”

    “嗯,回去吃!”

    天空中那朵小劫云已经扩张到百里大小,从大劫云中引来更多的力量!

    “轰隆!”雷云中有暗雷惊动,震耳欲聋。

    少女青也是心惊肉跳,她的修为已经到了飞升期,不敢飞升,也在躲避天劫,此刻竟有劫运蠢蠢欲动,要被引动天劫的感觉!

    她惊疑不定,不再阻拦愁容老者。

    愁容老者喝道:“再不封住他,大家都要死!出手!”

    他与红裳女子振奋精神,各自运转元神,全神贯注,向许应身体各处点去!

    那白发老人尽管身体被戳出三个洞.身受重创,却身残志不残,挣扎着爬起,浑身是血,却还鼓荡元神,一指又一指点在许应身上,与他二人配合密切。

    伴随着三人指力点出,天空中一大一小两朵劫云渐渐分开,高悬在无妄山上空的劫云也自慢慢缩小,渐渐恢复正常。

    许应周身猎猎气息也渐渐平复,不再那么恐怖。

    压在所有人心头的那股在劫难逃的感觉也渐渐消失,正在奔逃的众人都惊疑不定,只觉逃过一劫。

    阴庭天子轻咦一声,望向许应这边,低声道:“他怎么可能调动天劫的力量?他到底是谁?真的是零陵的捕蛇者么?而且他身边这几人”

    他望向愁容老者等人,心中震惊。

    他从未见过这几人,但他们给他的感觉莫测深浅!

    愁容老者顿觉不妙,低声道:“我们刚才出手,太引人瞩目。走吧,不要节外生枝!”

    他与红裳女子搀住白发老人,纵身一跃,跳入青冥,消失无踪。

    大钟连忙道:“青,你知不知道这三个家伙是何来历?青?”

    少女青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便是连那口镇压她的黑棺,也跟着消失无踪。

    阴庭天子见状,立刻低声道:“起驾,回阴间!”

    驾,回阴间!”

    一众鬼王将棺抬起,放在帝辇中,下山而去,来到奈河边登上楼船,楼船驶去,消失在奈河的迷雾上。

    许应气息终于恢复平稳,向大钟道:“钟爷,适才我好像感觉到自己与天劫相容,来到了天劫的中心,仿佛自己就变成了天劫。”

    他颇为兴奋,道:“我看到正在渡劫的周齐云和三百六十尊天神,还能察觉到每一个人的劫运,我甚至觉得,自己能给他们降劫。我仿佛变成了天道。”

    大钟呆滞,心中一阵后怕。

    “就在我想试一下的时候,一股力量把我拉了回来。”

    许应颇为惋惜,突然,他看向无妄山,疑惑道:“咦,人呢?”

    此刻的无妄山,一片狼藉,只剩下七和牛震牛干两兄弟,所有人都不翼而飞。

    与此同时,周齐云的天劫也渐渐到了尾声。

    ————四千五百字大章,感谢昨天兄弟们的打赏、月票!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