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周齐云来信

    许应心里发毛,定了定神,将前因后果整理一遍。

    周齐云追踪异蛇,误入秦岩洞,他聪明无比,循着泥丸宫主人的气息寻到石壁中的石室,得到泥丸宫主人的传承。

    他以为石室中的骸骨便是泥丸宫主人,于是向骸骨磕头拜师。

    骸骨帮他打开泥丸秘藏,后来周齐云发现这个圈套,于是自毁洞天,重开秘藏,跳了圈套。

    泥丸宫主人的第二个圈套,便是功法,他在功法中留下破绽。

    但这个圈套也被周齐云发现,周齐云为此花了八十多年,搜寻十七位摊仙的隐景潜化之地,发现一个针对雄仙的阴谋,补全自身的功法,这才修成摊仙。

    周齐云功法大成,修成雄仙后不愿只做人间仙人,他想飞升,便开始寻找其他道路,研究所谓的“妖族功法”。

    奈河入侵,阴间入侵,这一连串事件将周齐云引到永州新地,在无妄山恰逢泥丸宫主人的骸骨骑着庞然大物,冲出秦岩洞,追杀许应。

    师徒初次碰撞,各自都不敢恋战。

    周齐云在大槐树下设局,引诱泥丸宫主人,终于将之斩杀,绝了后患,这才可以全心全意为渡劫飞升做准备。

    “但是,倘若周齐云所杀的泥丸宫主人,并非真正的泥丸宫主人呢?”

    许应怔怔出神,突然向大钟道,“钟爷,倘若第二个圈套,周齐云一直没有跳出去呢?”

    第二个圈套,就是功法上的破绽。

    周齐云自认为补全了摊法上的破绽,但倘若这个破绽是泥丸宫主人主动卖出的破绽,真正的破绽埋在更深处。

    周齐云并未发现更为隐蔽的破绽,再加上亲手杀掉“泥丸宫主人”,自信满满,便不会对泥丸宫主人有所防备。

    那么,当他渡劫飞升时,便是他最为虚弱的时候。

    或许,那时就是泥丸宫主人来收割果实的时候!

    周齐云越强,“味道”就越香甜,让人食指大动!

    大钟思索片刻,道:“阿应,你想多了。周齐云何等妖孽的一个人物?他能看不出自身的功法有缺憾?而且,我观他的功法,隐景潜化之地已成。他的隐景是神州大地,这等功法与泥丸宫主人所传的定然不同。功法不一样,破绽自然不存在。”

    许应恍然,笑道:“钟爷说的对,是我多想了。泥丸宫主人,应该已经死了。”

    他低头看了看茶桌上的茶杯和茶壶,又看了看已经化作齑粉的女仙尸身,还是有些恍惚。

    一杯茶,将一个渡过天劫尚未飞升的女仙算计到死,这样的人物,真的只是大槐树下死掉的那具枯骨吗?

    无妄山飞升地已经安全,许应走出去,让牛震牛干进去清扫一下,今后这里就是他们的修炼圣地。

    这处飞升地中的远古凶兵,只剩下一把巨型石斧,牛震牛干兄弟力气很大,但这石斧有极重的凶性,让他们唯恐避之不及,不肯用这件武器。

    许应带着石斧来找七,七正沉迷于领悟剑匣中的剑气,背着剑匣来到无妄山断掉的大山上,从山上一跃而下。

    许应仰望,不禁惊叹:“七爷竟有如此勇毅,一定可以炼成御剑诀!”

    “啪嗒。”

    大蛇掉在不远处,抽搐了两下,匣中剑气依旧纹丝不动。

    许应上前,询问道:“七爷,要不你还是不练剑了,练斧头吧。我刚刚得了一柄斧子。”

    七瞥了石斧一眼,很是鄙夷,道:“傻大黑粗才用这等武器。”

    许应见他不乐意,只好作罢,他对这把石斧也不怎么喜欢,便随手放在墙角。

    七继续往断山上爬,准备再来一次。

    过了不久,七从天而降,啪嗒一声坠地,躺了一会儿,又继续往山上爬去。

    许应便在此地定居下来,平日里便去飞升地中修炼,闷的时候便传授两只牛魔功法,指点七剑术。

    他偶尔会想起元未央,心中便有些燥热和烦闷。

    那两只牛魔进步飞快,很快便打开希夷之域,调理五气,体内阴气渐渐退去,修为也自越来越强。

    七每日学剑、悟剑、跳崖,已经成了无妄山必备的风景,引来不少妖魔鬼怪驻足观望。即便是大钟,也不禁钦佩他的坚持,向许应道:“七可罢。”能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悟性,让他停下

    许应摇头道:“他修炼完全不适合自己的象力牛魔拳,修炼了一百二十年,他的脾气上来之后,牛都拉不住。”

    七摔打了几日,遍体鳞伤,这日从山上跃下之时,突然有飞剑从山下袭来,险些将他脖颈斩断!

    七在半空中挪动身躯,险之又险的避开那口飞剑,却见又有一道道剑光袭来,定然要将他斩成数段!

    七心中大恐,全身鳞片乍起,却强忍着不动用龙蛇惊蛰功,全力存想剑气,感应剑气。

    突然呼啸的剑光自他身边亮起,与剑匣中的剑气相交感,只听咻的一声,匣中剑气飞出,化作团团白光,将他包围。

    那些袭来的剑气与他护体剑气叮叮碰撞,将护体剑气打得零落,再无法飞行。

    阮七从空中跌落下去,心中却极为欢喜:“我炼成了!我炼成了!”

    他突然醒悟:“难道是阿应用剑气偷袭我?难得他想出这种法子,逼迫我在绝境突破….…”

    他还未坠地,便又见十余道剑光向自己袭来,刚才破碎的那些剑气却化作屡屡青烟,传来一股香火的气味!

    七心中一惊:“不是阿应,是阴庭的神灵!”

    他猛然现出真身,化作二十余丈的巨蛇,身在半空,再催动巴蛇真修,顿时化作百丈巨物,气血旺盛至极,宛如一片着火的山林,气息冲云霄!

    他粗大的蛇尾向天空甩去,啪的一声挂在山崖上,整个身子倒悬下来,扬起头颅,又催动龙蛇惊蛰功,气血涌动,在身后形成龙蛇双道象!

    龙蛇双道象比七的体魄还要庞大,龙蛇盘绕无妄山断崖,缠绕了一圈、周身云雾缭绕,惊世骇俗!

    那一道道飞剑叮叮撞击在七身上.化作一道道香火之气。

    闻讯冲出来的牛震、牛干仰头看到玩七的真身,都不禁惊得呆了,心生莫名畏惧。

    这便是觉醒了太古血脉,又得到了周齐云灌顶传功的七真身!

    他已经将巴蛇真修与龙蛇惊蛰功炼为一体,功法催动,就算许应亲自施展这两门功法,威力也远不如他!

    他那雄浑无比的气血,更是令人惊惧,气血之强,足以与许应并驾齐驱!

    他那雄浑无比的气血,更是令人惊惧,气血之强,足以与许应并驾齐驱!

    山下也传来一声叫好,只听一个威严的声音赞道:“原本以为你只是一只普通妖王,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厉害,是我小觑了你。”

    七循声看去,但见山林中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书生,书生身后,跟着永州各县城的一众城隍,各自香火氤氲,气息浑厚。

    刚才出手偷袭他的,便是零陵城隍薛灵府。

    薛灵府踏前一步,朗声道:“这位是永州府凌通判,奉天子谕,前来请许应去阴间走一趟,交代他犯下的案子!”

    七心中一惊:“凌通判?这下糟了!”

    在阴庭中,通判的地位还在鬼王之上,是封疆大吏!

    凌通判更是能与永州刺史周衡抗衡的人物,周衡得到周家真传,打开泥丸五重洞天,虽然胖得吓人,但一身本领,硬生生从鬼雄仙的攻击下逃出生天!

    凌通判此次寻来,一定来者不善!

    七正想到这里,突然只听一个声音哈哈笑道:“凌通判,人生何处不相逢?本府有礼了!”

    七吓了一跳,这声音正是刺史周衡的声音!

    “周衡寻到这里,莫非周家老祖也寻到了这里?”他心中暗道。

    刺史周衡大腹便便,身后飘着一只大胖鸟抓着他从空中飞来,气喘吁吁道:“本府此来,是奉我周家老祖宗之命,前来送信给许应。凌通判,你家阴庭天子的事情,还是担待吧。”

    凌通判望向周衡,冷笑一声,转身率众离去。

    城隍薛灵府连忙道:“通判,咱们人手多,并肩子一起上,做掉他便是!”

    凌通判摇头道:“区区周衡,我自然不惧。但阴庭对周家老祖却怕得很,不想得罪他。我原本以为周家老祖不知许应在此,因此前来捡便宜,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寻到许应!”

    无妄山上,许应从周衡手中接过周齐云的书信,展开看去,信上写道见字如面,然后便是一番客套的问候。

    周齐云在信中说,他这几日参悟九霄阳神,有些不解的地方,因此让周衡前来问候,希望能够得到解答。

    许应放下书信,问道:“周大人,你家老祖宗何时知道我藏身在此?”

    刺史周衡道:“已经知道有十余天了。”

    许应心中凛然,笑道:“周老祖为何不前来捉我回去?”

    周衡呵呵笑道:“我也问过老祖宗此事。老祖宗说,你在这里,与在他身边有何区别?他要设坛祭天,为飞升做准备,无暇前来。”

    许应闻言,哈哈大笑,心中却暗暗警惕,道:“周老祖看得起我。我回信一封,你带回去。”

    他提笔写信,将周齐云的疑问解答。

    许应想了想,取来泥丸宫主人留下的茶杯,从茶壶里倒出一杯茶,道:“周大人拿去给你家老祖宗看。记得,茶杯中的水不能倒掉。”

    周衡端起茶杯,带着书信赶往九疑山。待见到周齐云,他献上书信,周齐云展开了,细细阅读,道:“许应怎么说?”

    “许应说老祖宗看得起他。”

    周衡献上茶杯,笑道,“他还让我带这杯茶回来见老祖宗。”

    周齐云示意他先放在一边,继续参悟书信中的内容,不知不觉间看得入神,等到他醒来,已是三天之后。他放在桌边的茶杯,已经被侍女取走,将杯中的茶水倒掉。

    周齐云想起那杯茶,却没找到,也不以为意。

    “衡儿,你再跑一趟无妄山。”

    周齐云又写了一封信,交给周衡,道,“遇到许应,一定要记得客气,有些礼貌。”

    周衡躬身称是,带着书信去了。

    待他来到无妄山,却见许应正在教导两只牛魔,如何炼去香火之气。

    周衡等候片刻,待许应教完,这才上前,献上周齐云的书信。

    许应接过书信,疑惑道:“周大人不用公干吗?”

    周衡笑道:“而今新地涌现,早就没有永州府了,各县城四分五裂,我这个永州刺史也是光杆一个,不用去处理公务了!”

    许应笑道:“永州百姓可以过几天安生日子了。”

    周衡羞怒,但想起周齐云的吩咐,不敢发作。

    许应展开书信,细细读去,周齐云在信中又写了几个疑惑,却是他在将九霄阳神与陀妪仙书融合的途中,出现了某些不适感,询问许应该如何应对。

    许应提笔作答,询问道:“周大人.你们家老祖宗看了茶杯茶水,有何反应?是否有让你转达的话?”

    周衡微微一怔,摇头道:“不曾有。”

    许应沉吟:“难道是我想多了?”他便不再放在心上。两人书信往来,许应通过书信中周齐云的疑问,察觉到他的修为进境。周齐云将两种功法融合的很快,而且修行也十分迅猛,短短两个月,便修炼到瑶池境界。

    渐渐地,周齐云的书信越来越少,每封信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他所询问的问题,也渐渐让许应感觉吃力,很难解答。

    “老祖修成神桥了。”

    周衡又一次来到无妄山,送来周齐云的书信,向许应道,“祭坛也已经建好。”

    许应心头微震,询问道:“你家老祖宗何时杀我?”

    周衡摇头道:“老祖宗没有说过,只让我带这封信来。”

    许应展开信件,又是熟悉的话语,见字如面,然后便是客套话。这次周齐云没有询问他任何关于修炼功法上的问题,而是详细介绍自己渡劫的办法。

    他挖掘古墓,发现许多上古炼气士搜集的典籍,其中有关于天劫的记载。

    “天劫发于人心,感天应人,形成天道神器,发配劫难。天神指掌神器,每当炼气士渡劫,劫威便起自天道神器。因此渡劫,需先祭天。”

    周齐云在心中说道,“余生碌碌百十载,广搜天下宝物,数不尽数,准备以宝物献祭天神,削天劫威力,助我飞升!许君,我若飞升,你性命无忧。我若失败,会让周衡再带信来。”

    信到此,戛然而止。

    许应握住信纸,沉默片刻,心道:“若是失败,周衡再来,只怕便是奉他遗命来杀我。”

    ——今天没有第三更了,这几天爆发有点撑不住,调整一下作息!!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