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师徒情深

    大钟顿时醒悟,急忙冲向那口草庐下的棺淳,它顾不得变化,钟身散发光壁,形如一口大钟,咣地一声连草庐一起罩下!

    许应向身后抓去,却抓了个空,原本一直飘在他们身后的铜镜,不翼而飞!

    许应立刻向大钟光壁罩下的草庐看去,心中一凉,不知何时,那铜镜竟然漂浮在石棺上,猛地向石棺撞去!

    “当!”

    那铜镜发出一声脆响,又飘了起来,再度向石棺撞去。

    许应腾身一跃,短短距离便动用郭家的云梯天纵,撞向大钟光壁。1

    大钟急忙撤去一线,否则他必将在钟壁上撞得粉碎,许应没入光壁中,抓向铜镜,只听又是当的一声,铜镜二度撞在石棺上,同时许应的手掌也自抓住铜镜。

    他松了口气:“还好来得及”

    他低头看去,心中突然一片冰凉,只见那铜镜不知何时被撞出一道裂痕。

    铜镜中有一间房子,那房子布置与许应先前养病的那间房子布置一致,此刻房子也裂开了,露出一道可以容纳人的缝隙。

    镜中,那女鬼正站在裂缝中,回头冲他得意的挥了挥手,然后纵身一跃,从裂缝中跳出!

    石棺突然嗤嗤冒气,锁链也自哗啦啦震动,上面的血咒符文也自飞速褪色,很快便颜色褪尽!

    许应正要上前,突然咔嚓一声,一条锁链绷断,石棺也出现道道裂痕!

    “嘭!”

    石棺四分五裂!

    一股恐怖的气浪四面八方涌出,将小小的草庐震得飞起,稻草漫天飞舞,被封在石棺内部的空间顿时膨胀,只听铿锵震耳,一口口粗糙的远古神兵横七竖八,伴随着涌荡的空间遍布在许应四周!

    许应身边,便是一个斩在地上的超大斧头,斧头木柄,石质,用粗麻穿过石头,绑在斧柄上。

    仅仅是石块,便比许应还要高大!

    这把斧头沁润了不知多少神兽和人类的鲜血,从斧头散发出阵阵凶戾之气,许应的神识稍微与之接触,便仿佛看到尸山血海,扑面而来!

    许应另一侧是一根木柄骨矛,斜插在地面上,木柄被摩擦的十分光滑,但那木柄分明是一株大树!

    树身上用血绘制奇异纹理,深深沁入木质之中,许应目光落在上面时,还有血红的亮光闪动一下,又自黯淡下来。

    骨矛尖端是一根不知名的兽骨,被打磨得铮亮,弥漫凶威。

    许应看到这根粗长的骨矛,便不由打个冷战,只觉自己仿佛飘荡在血海之中,起落沉浮,到处漂浮着面目狰狞的头颅!

    这骨矛杀生太多,养出的戾气实在太凶!

    除了骨矛石斧之外,还有其他巨大的武器,介于野蛮与文明之间,有青铜钺、石箭、石剑、骨笛、木棒、青铜剑,石鼎,青铜鼎,一个个都十分巨大,不像是普通人用的武器!

    许应这才想到,自己在洞穴墙壁上看到的那些壁画,其中的原始先民未必是正常人的体型,很有可能是一批先民中的巨人族!

    他们体魄高大,茹毛饮血,即便没有修炼,战力也是极高,仅凭自身蛮力,便可以与蛮荒时期的巨兽厮杀!

    待到他们修炼那女魔头传授的炼气士功法之后,采气炼气,这身本领便可以说是当世无敌!

    这些武器,无一不弥漫震天撼地的凶威,正是因为它们的主人杀伐太多,那些凶气让大钟也微微震颤。

    但在这些远古凶兵的中央,却有一口巨棺,比这些凶兵更凶!

    凶兵插在巨棺四周,目的就是为了镇压棺中的凶气,让那个无上凶恶的女人不能逃脱!

    巨棺的中心,还有一个泛着青铜光泽的武器把柄,上面有炫目鎏金花纹,插在棺中,泛着浩瀚深邃的神圣气息,诸邪辟易,天道长存!

    “天道神器!”

    许应的目光不由为之所夺,落在那天道神器上。

    根据壁画记载,这柄天道神器藏在天劫之后,趁那女子渡过天劫身体虚弱,心神放松,一击将那女子刺杀,钉入其心窍!

    正是有天道神器这一击,那些凶悍的原始先民才有了机会,用凶兵将她镇压!

    “想来那时,这些原始先民收走她的魂魄,将她魂魄镇压在铜镜中!”

    许应飞速道,“钟爷,她被天道神器镇压,这些年来天道神器不断消磨她的实力,她就算魂魄回归,也无法逃脱!”

    大钟紧张得发抖,躲在许应身后,闻言顿时胆气为之一壮,从许应身后飞出,赞道:“应爷说得对!”

    “哗啦!”

    那木质巨棺突然四分五裂,碎木乱飞。

    大钟打个冷战,连忙飞到许应身后,躲藏起来,叫道:“阿应,此地不祥,咱们还是逃出去罢!”

    许应也是吓了一跳,撒腿就跑,突然,四周那一口口凶兵嗡嗡作响,凶气滔天,撼动这片飞升地。

    诸多凶兵,合力镇压,凶兵中的血煞涌出,霎时间飞升地宛如变成了滔滔血海!

    许应站在血海之中,如同巨浪中的扁舟,被冲击得难以稳住身形。

    他回头看去,血海中隐约站着一尊巨大的女仙,被天道神器贯穿胸口,乌发飘舞,屹立在海中,与一众远古凶兵,风采卓绝!

    突然,钟声响起,将他所看到的重重异象震散,让他神智恢复清明,许应这才看清。棺材破碎处,的确有一具女仙尸,尽管被天道神器插在胸口,却依旧栩栩如生。

    她的乌发的确在飞舞,却无法动弹。

    四周巨大的凶兵不断震动,似乎在与之抗衡,但滔滔血海却已经消失不见。

    这些东西太凶,影响到他的神识,给他的神智造成了极大的压迫,看到各种异象。大钟以钟声护住他的神智,便不被这些凶物影响。

    “阿应,快快离开这个不祥之地!”

    大钟催促道,“女魔头试图摧毁这些凶兵,等到她破开封禁,我们在劫难逃!”

    许应向出口走去,走出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道:“钟爷,草庐被震碎了,茶桌还在。”

    大钟怔了怔。

    那草庐已经震得粉碎,草庐中的茶桌、茶壶和那杯茶,却纹丝不动。

    那杯茶杯口冒着的热气,甚至像是没有遭遇任何冲击,连形状都没有变过!

    “阿应,这女魔头在与这些远古凶兵对抗,只怕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脱

    对抗,只怕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脱困!”

    大钟催促道,“咱们现在离开,叫上那三个姓牛的,赶紧逃命,还来得及!”

    许应疑惑道:“钟爷,这茶杯茶壶,到底是谁人所留?我们去看看。”

    他走上前去,大钟无奈,只好跟着他,不断传出钟声,帮他对抗那些凶兵。

    突然,被诸多凶兵环绕的女仙尸身缩小,坐了起来,却是个黑发的美貌女子,面容姣好,艳美楚楚,眉目含情,向许应道:“相公,人家胸口好疼,你帮我揉揉。”

    许应神魂颠倒,心里怦怦乱跳,立刻折向,向她走去,道:“好,相公帮你。”

    “当!”

    钟声响起,许应这时才发现,黑发貌美女子已然不见,自己却不知何时来到那女仙尸身旁,的双手抓住那天道神器的把柄,正在向外拔!

    许应额头冒出冷汗,若非大钟及时震碎幻象,他便要把天道神器拔出!

    他连忙撒手,心有余悸。

    大钟道:“阿应,女魔头干扰你的神智,你存想功夫不到家,被她影响了。你需要虚空立象,以定神识!”

    许应存想万山尊九疑,加固道象,果然定住神识。

    那女仙再诱惑,许应便不为所动。

    女仙的额头处,钻出女鬼,楚楚可怜,道:“相公,奴婢被镇压在此,已有数万年,便是一身罪孽也洗干净了!相公便忍心让奴婢受苦?”

    大钟紧张道:“阿应,虚空立象,以定神识!”

    许应固守太一,不为所动,来到茶桌旁。

    那女仙尸身又施展各种诱惑,见诱惑不成,便又各种威胁,展现层层毁灭异象,吓唬许应。

    许应端起茶杯,仔细打量。

    那女仙尸身突然动了动,顶着天道神器的镇压,硬生生坐起身,抓住插在身旁的一张远古长弓。

    那长弓凶气滔天,立刻不断震荡,与她对抗,让她握住长弓的手掌手臂,肌肤不断炸裂,露出血淋漓的肌肉!

    她这番冒险,天道神器顿时插得更深,不断向她心窍更深处刺去。

    她若是不理会许应,专心致志对抗这些远古凶兵,便可将最近的凶兵的威力消磨殆尽,虽然要花一些时间,但毕竟可以脱身。

    但这次她一心要除掉许应,便顾不得许多,不惜让自己受伤更重,也要先出手把许应干掉!

    许应见状,更加笃定茶桌上有问题,连忙道:“钟爷!”

    女仙尸身弯弓,一道箭光射来,快如流星,只听当的一声大响,大钟倾尽所能,挡下这一箭,被巨大的力量碾压着呼啸向后撞去!

    “当!”

    大钟撞在飞升地的玉璧上。

    女仙尸眼耳口鼻中流出黑血,再度弯弓,又是一箭射向许应!

    大钟再度飞扑过来,又是当的一声巨响,大钟再度被射飞,钟壁上甚至被打出一个凹坑!

    女仙尸脸上流出的黑血更多了,再度弯弓引箭,一箭射去。大钟强撑着飞扑过来,叫道:“阿应,好了没有?”

    许应放下茶杯,端起茶壶,仔细端详,没有看出什么特殊,低头时,却见茶壶下有一幅图。

    那图极为简单,寥寥几笔,刻的是一个巨人向石棺叩拜。

    “这是拜师图!”

    许应一怔,突然摸到茶桌下有字,连忙将茶桌翻起,只见茶桌上字迹清晰,说的是一件旧事。

    巨人族的族人经历了许多古老的动荡,在神州存续下来,他作为族中天才,负责镇守飞升地的邪恶女仙,察觉到飞升地适合修炼,便在此地采气,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然而棺中女仙经常诱惑他,他便动了心思,拜女仙为师,承诺救出女仙。

    女仙为了脱困,传他残缺仙法,意图控制他,他将计就计,骗来残缺飞仙法门,凭借自己聪明才智,将仙法补全。

    又过千年,他已经跳出飞仙法门的桎梏,学究天人,然而却依旧不能飞升。

    究其原因,是有大恶人堵住飞升之路,飞升只有死路一条。

    他心灰意冷,隐居在此,但厌倦了女仙的聒噪,于是大破女仙功法。

    他留茶一杯,泼洒出去,便可将女仙炼死。只是念及毕竟是自己的师尊,对自己有恩,因此把这杯茶放在此处。

    许应看向落款处,上面写道“泥丸宫主人留”的字样。

    许应微微一怔,心里突然有一种毛毛的感觉,看向被自己放在一旁的那杯茶。

    “当!”

    大钟又被一箭射飞,身上满是坑坑洼洼的小点儿,叫道:“阿应,你好了没有?我撑不住了!”

    许应定了定神,扬手将那杯茶泼出!

    顿时,天地变色,杯中水化作滔滔洪流,在飞升地中飞舞,将一件件远古凶兵的威力激发。那些凶兵在洪流中飞舞,洪流旋转,将一众凶兵拔起,围绕那女仙尸身转动!一件件太古凶兵宛如被掌握在一尊长有千百条手臂千百个面孔的巨人手中,施展出各种玄妙至极的招法,向那女仙尸身攻去!

    那女仙尸身知道性命攸关,再也顾不得对抗天道神器,径自站起,叱咤连连,周身仙光迸发,明亮无比,全力对抗!

    许应和大钟被那恐怖的威能逼得连连后退,大钟护着他,被碾压在飞升地的玉璧上,一人一钟惊骇万分。

    突然,那女仙防御被破,水流带着一件件太古凶兵冲刷,顺着那女仙的眼耳口鼻钻入她的体内!

    那女仙身躯剧烈颤抖,突然一身血肉悉数化去,只剩下一具高大的白骨站在原地!

    接着,白骨也自哗啦碎去!

    那一件件凶兵也自落地,插在地面上,突然一个个相继破碎,只有一把石斧太强,保留下来,但威力也大不如从前。

    那天道神兵竟然也被侵蚀得破破烂烂,摇摇晃晃飞起,顺着飞升霞光破空而去。

    大钟带着许应落下,一人一钟落在地上,无法起身。

    “阿应,我今天受的伤,五成气血好不了!”大钟叫嚷道。

    许应定了定神,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喃喃道:“泥丸宫主人既然是巨人,为何庞然大物头顶的那具尸骨这么小?”

    他惊疑不定。

    这么厉害的人物,真的会死在周齐云手中吗?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