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牛鬼蛇神

    许应脑中浑浑噩噩,见过他的人,从少年变成了耄耋老人,而自己却从未变过。

    可是自己明明只有最近几年的记忆,消失的那些年的记忆,他是谁?

    他还是许应吗?

    他头疼欲裂,努力去回忆去回想许家坪的记忆,然而他越是回忆,便有越多的不同记忆涌上来,不同的声音,不同的画面,不同父母的音容笑貌,将他的大脑塞满!

    “你到底是什么?”那老人颤巍巍道。

    许应茫然:“我到底是谁?”

    消失的那些年,他到底在做什么?那时的他,到底是谁?

    消失的那些年,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不记得??为什么他不会老?为什么小凤仙说三千年前见过他?

    许应天旋地转,仰面倒了下去,耳畔传来无数嘈杂的声音。

    与他一起倒下的,还有那个认出他的那个老人。一时间村庄中乱作一团。

    “年轻的还有气!快来救人!”有人叫道。

    “那个年老的年轻!那个年轻的年老!你说的是哪个年轻的?”

    许应浑浑噩噩,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杂乱的画面,有很多面孔在他晃来晃去,像是对他说些什么,声音却嘈杂得很,听不清楚。

    有些画面很是模糊,是沧海桑田的画面,大山在风化坍塌,湖面在退去,地面干涸,封着几条张大嘴巴的死鱼。

    还有新的大山在拔地而起,新的湖泊在飞速生成。

    他看到桑田变成大漠,大漠重回绿洲。

    他看到风云飞速变幻,日升月落也变得无比迅捷,四季变化也像是加速了不知多少倍。

    他有时候醒来,但很快又昏睡过去,隐约间仿佛听到钟声,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见大钟悬在他的上方,钟的内壁刻绘的各种图案仿佛活过来一般。

    他听到大钟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先帮他镇住散乱的神识,应该没有大碍。他只是受了太大的刺激…”

    许应又看到四周的山峦在移动,便又睡了过去。

    他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叫他什么名字好呢?”

    “就叫他许应。他将闻名于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觉察到有温柔的手抚摸他的脸,有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低喃:“许应,许应。记住你的姓,不许忘记你的名。”

    许应又在颠簸中昏睡过去,他又像是看到有人向他走来,很熟悉,却没有见过。

    他又看到自己牵着一只手站在山崖上,望着云雾皑皑的山川江河。

    “无论千世、万世,我都会寻到你,再不会分开!”

    许应猛然醒了过来,着急起身,头却突然撞在大钟上,撞得脑袋嗡嗡作响,然后又倒了下去。

    “钟爷钟爷,怎么回事?”七的声音传来,很是焦急。

    “我离他太近,他撞在我身上,就把自己撞晕了。”大钟讷讷的声音传来。

    许应又一次醒过来,这一次没有着急着起身,而是张开眼睛打量四周,免得再度撞在什么东西上。

    这里是一个房间,从房间内的陈列布置来看,应该是女子的闺房,只是东西很陈旧,梳妆台上的铜镜也模糊不清,应该空置有些年头了。

    铜镜里有女鬼,正探头探脑的看他,见他向自己看来,急忙躲了起来。

    那女鬼见许应并不动弹,便胆子大了,在镜子里梳妆,然后把头拆下来,放在桌子上慢吞吞的梳着。

    许应坐起身来,镜中女鬼盯着他,七窍流血,鬼脸也变得阴森起来。

    许应揉了揉头,头上还肿着一个血包。

    他的耳中也嘤嘤作响,过了半晌才能听到声音。

    那镜中女鬼觉得没意思,便躺在镜中的床上,慵懒的打个哈欠,身子蜷缩如猫,扯了扯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

    许应从床上下来,低声道:“七和钟爷莫非借住在鬼宅?”

    镜中女鬼连忙坐起来,连连点头。

    许应站起身来,脚下一个踉跄。

    镜中女鬼掩嘴笑起来,似乎在笑他是个软脚虾。

    许应不以为意,稳住身子,头脑还是像裂开一样。他走出这间房屋,眼前一片空阔,只见他们处在一座古老大山里面,有宅有院,还有一处古旧的宫殿,看着破败,已经很久无人修缯了。

    这里地方不大,较为平整,地面还铺有砖石,房屋也都很是精致。

    许应向下看去,还能看到一座山门。

    山上的房屋和宫阙表明,这里多半是三千年的一个小门派,炼气士消失,这里便空置下来。

    “这里是何处?钟爷小七在哪里?”

    许应走到门前,回头看去,便看到了无妄山倒下来的巨大山体,砸在另外两座大山上。无妄山剩下的山体依旧极为庞大,像是折断的树桩,断处奇峰林立。

    这个三千多年前的不知名门派,就建在无妄山的山阳处,秦岩洞是在山阴,先前居住在此,许应并未留意到山阳处的古老门派遗址。

    许应活动了一下,出了一身的虚汗,只好坐下来。

    “钟爷和小七不知道在做什么,把我丢在这里,就不怕女鬼把我吃了。”

    许应摇了摇头,待喘匀了气,这才缓缓调动体内元气,催活气血,激发肉身机能。

    与此同时,他的泥丸、绛宫两大秘藏也相继开启。渐渐地,许应恢复到巅峰状态,只是头还有些疼。不知是被钟爷撞的,还是回忆从前导致大脑失控。

    许应内观,巡视希夷之域,发现希夷之域没有受伤,这才松一口气。只是钟爷不在希夷之域中,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

    他努力回忆自己昏倒时发生的事情,脑中又是一连串古古怪怪的画面和声音,头又像是裂开一样,急忙停下。

    “六十多年前,有人见过我,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没有一点记忆?”

    他定了定神,难道会是孟婆汤?难道那个愁容老者,给他喝的真的是孟婆汤,洗去了自己当年的记忆?

    可是,愁容老者这两次带来的茶,味道很不错,喝了也没有失忆啊!

    突然,大钟骂咧咧的声音传来:“早就说过那秦岩洞泥丸宫洞天不是什么洞天福地,只是唬人骗人的玩意儿,你还不信,非得要去挖出来!现在弄得我身上也满身是泥!你还把阿应丢在这里,不知道阿应被女鬼吸干没!”

    七的声音传过来:“那女鬼肯定采补不了阿应,我见她被困在镜子里了。再说,棺中女鬼说,这里是飞升地。既然是飞升地,肯定有不凡之处!”

    就在这时,大钟注意到坐在那里的许应,不禁又惊又喜,连忙飞过来,笑道:“阿应,你终于醒了!快,让我吸两口!七这混蛋,不给我吸气血,说是天天像被女鬼采补三百遍一样。真是混账,女鬼采补能像我这样精细么?”

    许应连忙道:“钟爷,我昏死这么久,气色还不好。过两日再说!”

    大钟只好作罢,语重心长道:“你要加紧修炼。你看你昏迷十多天,便耽搁了十多天,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钟爷教导的是。”许应虚心受教,询问道,“屋子里的女鬼是怎么回事?”

    七游过来,浑身是泥,笑道:“被封在铜镜中的,害不得人。我们见她可怜,便留着她。刚才我们去寻无妄山的飞升地,怕有野兽害你,便把她放在你房间里。”

    许应脸色一黑:“这是人能干出的事?”

    旋即他便释然了:“这两个家伙本来就不是人,不必苛求他们。”

    他活动一下筋骨,道:“那日,棺中少女说…”

    许应学着棺中少女的语气,轻声吟道:“潇湘之南,苍梧之渊。九疑山下,不老神仙。这处飞升地,终究是荒芜了。她的意思,到底指的是吴望山秦岩洞是飞升地,还是九疑山是飞升地?”

    七道:“肯定是这里!你也说了,九疑山中的那处朝真太虚洞天里的飞升地是假的,那道飞升霞光根本不是飞升者留下的,而是炼气士被劈碎形的!因此,女鬼说的飞升地,肯定是无妄山!”

    许应轻轻点头,回头看向断掉的无妄山,喃喃道:“可是,此刻连无妄山都折断了,那处飞升地,到底藏在何处?”

    就在这时,只见两头老牛慢吞吞的向山上走来。这两只老牛浑身是伤,大大小小的伤口已经结疤,但还未痊愈,不知经历过多少场战斗才走到这里。

    许应看着这两头老牛心中疑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突然,那两头老牛抬头望见了他,不由大喜,加快速度向山上奔来。

    七喜出望外,迎上前去,叫道:“我正有些饿了,先吃两头牛开荤!”

    他距离这两头老牛越来越近,只觉这两头老牛有些眼熟,心中不由一突:“莫不是他们?”

    他脸色顿变,急忙折向,反倒向山上跑去,怎奈身体太大,一时间转向不便。

    那两头老牛在狂奔之中,突然周身黑烟滚滚,鬼气森森,化作两只牛魔站在阴风中,手持白骨打魂鞭,不由分说将奔来的七一鞭子抽翻在地。

    那两只牛魔围绕七一顿鞭答,知道许应赶来,喝令他们住手,这才罢休。

    许应惊讶莫名,上下打量这两只牛魔,道:“钟爷,是不是们?”

    大钟道:“是当初追随你的牛魔,不过,他们不是有五只吗?”

    当初在水口庙时,曾有五只牛魔追随过他,跟着他来到无妄山。后来无妄山崩塌,这几只牛魔有一路跟随着他回到水口庙。

    许应登上周齐云的龙辇,这几只牛魔没能上车,被留在水口庙。龙辇飞行很久来到大槐,许应在大槐停留多日,又前往鬼仔岭,去了阴庭,再去苍梧之渊。通过苍梧之渊到了九疑山,然后又一路寻到祁阳。

    之后,便是许应昏迷不醒,七带着他回到无妄山!

    许应原本以为,这几只牛魔会就此离开,没想到他们居然不

    离不弃,翻山越岭的赶了过来!

    原本追随许应的是五只牛魔,现在只剩下两只,其他三只牛魔多半是死在路上。从这两只牛魔身上的伤口来看,他们这一路上受的苦难绝对不少!

    如今的新地极为凶险,不仅仅是针对许应这些阳间的活人而言,对牛魔等阴间生物也是一样。

    许应心中颇为感动,走上前去。

    “你们既然追随我,那么我便不再将你们抛下。今日,你们俩便是我许应许妖王的大弟子!”

    许应哈哈笑道,“你们作为妖修,却误入神道。我将传你们炼气之术,开人体六秘,气雄同修!”

    七爬起来,看向那两只牛魔,道:“我总觉得们不太聪明的样子,你不会刚开始收徒,就收了两个傻子吧?”许应心头一突,想起这两只牛魔从前的作为,也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大钟道:“这两只牛魔原来在阴间放牧,见人就打,抽你不成被你抽一顿,然后就死心眼似的一直跟着你。他们的脑筋,看起来的确有点不太妙…”

    许应额头青筋跳动,咳嗽一声,道:“不要慌张。他们只是中了神道的毒,吸收了香火之气,迷失本性!修了我的炼气法门,一定可以重新变回牛妖!”

    七小声道:“要不,把们逐出师门?”

    许应心虚道:“我刚开张,才收入师门还未传点什么本领,就逐出师门,只怕今后名声就臭了。”

    他顿了顿,压低嗓音道:“等过一段时间再逐出师门。对了七爷,你书读得多,帮我给他们取个响亮的名字。”

    七沉吟道:“易经中说,无妄者,元亨利贞,震下干上。咱们重回无妄山,又与他们重逢,不如便叫他们为牛震、牛干。”

    许应大喜,笑道:“还是七爷有文化。”

    他打量那两只牛魔,向那少了一只耳朵的牛魔道:“从今往后,你便叫牛震。”

    另一只牛魔五官健全,但身上伤口纵横交错,触目惊心。许应道:“你便叫牛干。”

    那两只牛魔闻言,对视一眼,站在阴风旋涡中躬身,两只牛蹄在胸前插手,道:“多谢师尊赐名赐姓!”

    许应惊讶。

    七也是大受震动,失声道:“他们不是傻子!”

    牛震瓮声瓮气道:“我们原本是凡间的牛妖,修成妖王,怎么会是傻子?只是担心寿元耗尽,不得不做了阴庭的牛鬼蛇神。今日恰逢明主,又赐了姓名,当然不必装傻。”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我去加班了!!对了,求月票!!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