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代价是什么

    元未央听到他这话,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静思片刻,向骁伯道:“近日九疑山将有变故,随时准备脱身!”

    骁伯凛然,默默点头。

    之后几天,许应正常作息,白天便去朝真太虚洞天修炼,晚上回到梧桐宫就寝,有闲暇时间,便用来破译九霄阳神玄坛功。

    如此日子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又十多天过去,料想周齐云的伤势已经好了。这些日子,圣神皇帝出奇的没有继续派人下阴间搜刮阳气,苍梧宗的大殿中也没有再传来愤怒的打砸声,很是平静。

    许应将九霄阳神玄坛功破译完成,抄了前面半篇交给陈公公,道:“你告诉陛下,下半篇在我这儿,让陛下拿玉京秘藏的寻龙定位术来换。”

    陈公公慌忙去了。

    许应立刻通知元未央,不过多时,元未央已经收拾妥当,与骁伯一起赶来。

    七缩小体型,变化成面条大小,藏在许应的衣领中,大钟则依旧藏身在许应的脑海中。

    众人准备整齐,许应突然想起郭小蝶,心道:“她是郭家的人,此刻郭家的人应该都已经得到消息了吧?不知待会相遇,是敌是友。”

    又过不久,陈公公匆匆赶来,笑道:“陛下让咱家带来了玉京秘藏的寻龙定位术,许大人,下半册经文和金书呢?”

    许应取出下半册经文和记载九霄阳神的金书,交给陈公公,陈公公递过来一本小册子,笑道:“这就是玉京秘藏的寻龙定位术,陛下亲手所书。许大人,陛下还要召见你们,亲自封赏。”

    许应收下寻龙定位术,躬身谢道:“公公请引路。”

    陈公公在前面引路,向半山腰的苍梧宗大殿赶去。许应和元未央看去,只见镇守险峻之地的金吾卫,比前几天多了许多人。

    再向山下走去,又见一众数十个摊师被两个金吾卫看押着往山上走。那两个金吾卫一个背着剑匣,一个拄着白幡。

    许应等人经过时,金吾卫正让那些雄师跪下,数十人跪了一排。便见其中一个金吾卫一拍剑匣,剑气从匣中飞出,将一个个雄师斩首!

    但这数十个雄师毕竟还有高手,其中三人见机不妙,便立刻催动雄术对抗剑气,纵身逃走。

    那金吾卫叫道:“想想你家人!死你一个就好,逃走便满门抄斩!”

    两个本领高强雄师犹豫一下,便被剑气贯穿眉心,死于非命。剩下那个摊师果敢狠辣,不闻不问,只管往前逃去,猛然纵身而起,气血在身后化作白鹤,翼展数丈,振翅而起!

    但其他关隘处早就有金吾卫守护,一道道剑气破空而出,便将那摊师斩杀,身首异处,从空中跌落下去。

    “阿应”七藏在许应衣领间,看得魂魄都在发抖,颤声道。

    大钟也是发出当的一声闷响。

    许应稳住心神,跟着陈公公,元未央视而不见,只有骁伯握紧拳头,却又舒展开

    来。

    再往山下走,不过半里,沿途有其他金吾卫在问斩几十个雄师。再走半里,又是一拨处斩的,有的雄师哭喊连天,有的则奋力奔逃。

    然而各个关隘都被守住,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许应等人一路走了十多里,看最新章节便看到上千个被问斩的摊师,这些雄师有的是苍梧宗的弟子和长老,有的是其他江湖门派被掳来的。

    他们原本还有用,可以下阴间采集阳气,供皇帝炼丹,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用处。

    无用,便意味着没有生存的必要。为了皇帝的英名,他们必须死。

    他们继续前行,前方有人交锋,是苍梧宗的掌教,被三个金吾卫围攻。这位掌教的本事却也非同小可,修炼的不知是什么秘藏,身后气血鼎盛,已经开了六大洞天,已经江湖上了不起的大雄!

    但在那三位金吾卫的围攻下,他也岌岌可危,随时可能送命。

    前方,苍梧宗大殿在望。

    陈公公突然叹了口气,低声道:“许小哥儿,陛下给你们的书只是白纸,你们还看不出来吗?快走吧。”

    骁伯压低嗓音道:“多谢。”

    他突然出手,在陈公公后肩上打了一记,陈公公口喷鲜血,连翻带滚坠下山崖,人在半空,尖声叫道:“快擒反贼!”

    骁伯错愕:“我下手没这么重,他怎么吐这么多血…”

    “走!”

    许应大喝一声,一步跨出,足下剑气旋转,顷刻间便将他包围,咻的一声,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另一道剑光追上他,正是元未央。

    两人不敢飞上空中,只是贴地飞行,剑气激荡,地面的草木、碎石在四溢的剑气下纷纷破碎!

    早有金吾卫注意到这一幕,一拍剑匣,便有十多道剑气飞来,斩向那两道粗大的剑

    光。

    许应和元未央人在剑气中,无法主动还击,那十几道剑气与他们周身剑气碰撞,顿时让他们速度大减。

    突然许应周身剑光散去,纵身一跃,跳入半空。

    他脚下浮现云梯一道,在云梯上借力,再度跳跃,同时背上剑匣哒的一声左右分开,露出匣中暗藏的七个空格,空格中各藏有一道剑气。

    许应剑指一挥,七道剑气相继从匣中飞出,铛铛铛铛,将那一道道攻来的剑气斩断!

    他的剑匣是袁天罡的宝物,匣中剑气已经孕养千年,锋利无匹,远非金吾卫的剑匣所能比!

    与此同时,元未央周身护体剑气渐渐稀薄,她纵身一跃,神识腾跃,在空中有了立足之地,运剑将围攻自己的剑气斩断!

    另一边骁伯则在山林间狂奔,如同下山猛虎,冲向沿途关隘,将一个个镇守在那里的金吾卫或格杀,或抛下山崖!

    七道剑气回归剑匣,剑匣左右剑阁哒哒合拢,依旧并在一起。

    许应剑气绕体,又化作一道粗大的剑光贴地而去,另一道粗大剑光斜刺里并过来,正是元未央,与他贴地穿插而过。

    两人剑气忽然消失在山林中,各自叱咤一声,短短一瞬间便解决守在那里的强敌,再度御剑飞去。

    山上传来喊杀声,金吾卫与郭家的高手纷纷出动,截断所有去路。

    终于,许应与元未央奔向苍梧之渊那座山崖,山崖边早有郭家的高手守护,为首的便是郭跃、李樱珠,郭小蝶也在其中。

    众人杀气腾腾,严阵以待。

    郭家乃是世家,虽然不如周家那般庞大,但更为古老,底蕴更深,早已组成阵势,只要被他们阻挡住,便只有死路一条!

    “钟爷——”

    许应声音未落,便见脑后一口大铜钟飞出,嗡嗡旋转,钟壁光芒四射,猛然间大钟外壁光芒层叠铺就,形成一口更大的光壁!

    光壁外,符文流转,光壁内,万物竞发,万类生长,勃勃生机化作恐怖的威力!

    “咣——”

    大钟震动,外围的光壁大钟也跟着震动,恐怖的威能震得山崖浮动,郭家高手早已催动阵法,对抗钟威,气势成城,铜墙铁壁,硬撼大钟!

    下一刻,钟声摧城,郭家一众高手气血浮动,各自后退,阵法不乱!

    “咣!”

    大钟第二声响起,震得墙倒城催,郭家一众高手各自吐血。大钟声势宣赫,第三次钟声震响,郭家众多高手顿时阵势被破,被冲击得四面八方飞去!

    “阿应,我不行了!”大钟叫了一声,猛然光壁收回,大钟缩入许应后脑,消失不见。

    许应、元未央已经趁机冲至山崖边,只需跃下山崖,便可以坠入湖中,潜入苍梧之渊,借阴间而逃!

    就在此时,苍梧宗大殿上空,那朵庆云突然向他们飘来。

    那朵庆云,是皇权的象征,尚未来到,万民祷祝的声音便已经让他们头晕眼花,意识不清!

    然而庆云还未来到山崖,便仿佛遭遇铜墙铁壁,顿在空中,不能前进分毫!

    庆云下,一个白眉少年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看向苍梧宗大殿,目光闪烁,似乎在盘算着许应的价值,是否值得他与圣神皇帝撕破脸皮。

    “周老祖,我在梧桐宫中,给你留了一份《九霄阳神玄坛功》!”

    许应突然大声道,“这门功法,可以解决陀妪仙书的弊端,让你修行无碍!”

    周齐云心神大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转头向许应看来。

    “许应,这是你试图逃走的第二次了。”1

    他转过头来,面对大殿,声音淡然,“你们逃吧,不要被我捉到。”

    许应松了口气,纵身跳下山崖,向那片碧湖坠落。与此同时,一众金吾卫纷纷纵身一跃,跳下山崖,郭家高手也纷纷腾空,各自施展云梯天纵,向空中许应和元未央追

    去。

    骁伯势如猛虎,纵跃而下,跳到一个金吾卫背上,一拳将那金吾卫打爆,抓起剑匣猛地一拍,剑匣炸开,里面一道道剑气四下乱射,逼得一众金吾卫和郭家高手不得不抵挡!

    突然,郭跃纵身跃来,手一动,便见天空风云大作,与骁伯碰撞一记。

    骁伯闷哼,身后五座洞天浮现,却还是被震得口中吐血,跌落下去。

    郭跃正要杀掉他,突然许应纵身一跃,将骁伯接住,高声道:“钟爷!”

    大钟飞出,叫道:“我没力气了!”

    许应抡起大钟,狠狠砸在郭跃身上,大钟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叫道:“我说了真的没了,你还不信。”

    郭跃单手挡住大钟,只觉大钟的威能大不如从前,显然是强弩之末,心中一喜,不假思索另一只探出,扣住许应咽喉。

    就在这时,许应衣领中钻出一条小蛇,在他虎口处咬了一口。

    郭跃顿时整只手失去了知觉,然后胳膊也失去了知觉,心中大恐,连声道:“樱珠,樱珠,快来救我!我中了异蛇之毒!”

    那美妇人正欲擒下元未央,闻言心神大乱,急忙来救,见他黑气即将攻入肩头,到那时进了心肺和大脑,只怕神仙难救,只得含泪咬牙,将他整条手臂斩下!

    “相公放心,我杀了那许妖王为你报仇!”

    李樱珠帮他止住血,夫妻二人看去,只见许应已经带着骁伯冲入碧湖,进入苍梧之渊,于是也跟着冲了进去。

    到了苍梧之渊,夫妻二人只见一众金吾卫与郭家高手沿着这条深渊连连搏击,剑光在这条大渊上空碰撞不休,不断有人尸体坠落,死于非命。

    许应杀红了眼,将袁天罡的剑匣也祭起杀人,那剑匣飞行于空中,时而剑匣打开,一道道剑气飞出,威力暴涨,砍人如切菜,时而团团剑气围绕许应飞舞,顶着众人的攻击冲入人群中,顿时残肢断臂纷飞!

    李樱珠、郭跃夫妇看得眼睛发红,厉声道:“都让开!”

    夫妻二人施展云梯天纵,急速逼近,许应、元未央摆脱众人纠缠,化作两道剑光飞速遁去。

    夫妻二人渐渐超越众人,一路追赶,忽然只见一道剑光飞来,挡住他们的去路,剑光中传来一个声音,正是郭小蝶,叫道:“二姨,四叔,不要追了!”

    李樱珠看到她绕体的剑气,顿知她得到了许应的御剑诀的真传,跺脚道:“小蝶,他传你的?代价是什么?”

    郭小蝶躬身道:“没有代价!他看我不懂,直接就传了!”

    李樱珠呆了呆,转头看向郭跃断掉的手臂,颓然道:“这就是我郭家为御剑诀付出的代价”

    郭跃疼得面色苍白,额头都是汗珠,悄声道:“夫人,我认识几个周家的高手,能长回来。”

    李樱珠面色稍好一些,道:“莫非,我郭家平白得了御剑诀?”

    郭跃轻轻点头。

    李樱珠心花怒放,笑道:“那么,的确不

    应该做得太绝。小蝶,样子还是要做的,否则陛下那里难以交代。给他们留一条生路便是。”

    郭小蝶大喜,回头看去,许应等人已经消失在茫茫的阴间,不见踪迹。

    许应、元未央和骁伯又遭遇几次追杀,总算借助阴间的地理甩开追兵,只是这阴间广袤无垠,他们也不知身在何处。

    不知不觉间,许应猛然抬头,只见前方有高耸入云霄的神像屹立在群山之间,超越群山,香火缭绕,顿时松了口气。

    那里便是阴庭。

    阴庭到了,那么天神殿便不远了!

    不久后,三人来到天神殿,在一双双目光的注视下,小心翼翼从这座古老的神殿中穿过,居然一路平安的走了过去,没有受到任何责难盘问。

    鬼仔岭外,元未央停下脚步,展颜笑道:“许妖王,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我也该回去向母上复命了。”

    许应停步,颇为不舍,道:“我也将去寻找我的身世。如今一别,不知何时能与君重

    逢。”

    元未央踟蹰一下,笑道:“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你若是来京师的话,我介绍我妹妹给你认识。”

    骁伯呆了呆,不解的看向元未央,心道:“公子不是独女吗?哪里来的妹妹?”

    三更一万两千字了,求月票求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