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桃子坏了

    许应想了想,道:“你在功法中杂糅

    太多东西,师两大秘藏,阴庭的香火成神,还有失传的炼气士功法,你统一不了,所以出了问题。尤其是炼气士功法,你看不懂,又强行修炼,炼出问题,又爱面子,所以越来越严重。对不对?”

    圣武皇帝威严外泄,霸气阴沉,盯着

    他并不做声。

    许应面色平静,道:“陛下的目光可以杀人,如此看着我,让我心惊胆战。”

    圣武皇帝再也忍不住,目射神光。

    只听嗤嗤两声,两道神光从他眼中射

    出,从许应头顶掠过,将大殿的一根水桶粗细的青铜柱子切成三段!

    大殿的殿顶也被掀飞一大块,切口处

    火红一片,极为整齐。

    许应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心

    惊胆战的样子,道:“陛下来到永州,可见过永州的民生?”

    圣武皇帝见他岔开话题,以为他要给

    自己一个台阶下,于是顺坡下驴,面色缓和道:“永州遭灾,朕也很是痛心,已经命永州刺史周衡接济灾民,救黎民于水火。”②

    许应露出失望之色,道:“阴间未曾

    入侵时,永州百姓被官吏欺压,单单我们蒋家田村,便有卖儿鬻女的,有家中悬梁的,有饿死累死在路边的,也有被抓进大牢,被打死在里面的。我义父祖父,便是去抓蛇,被异蛇咬死。”

    圣武皇帝皱眉。

    以往他皱眉的时候,官员们察言观色

    ,便会适时的住嘴,不会不留颜面。

    许应自顾自道:“我适才进入殿内,

    闻到药材的香味,其中便有异蛇被蜡干的异香。今日才知我们捕蛇者用性命捕得异蛇,是进献给陛下炼丹。想来陛下因为打开了玉京和绛宫两大秘藏的缘故,体内力量冲突,导致手脚痉,需要用异蛇来治疗。嘿,我祖父义父,原来是死在陛下手中。”

    圣武皇帝不紧不慢道:“永州民生,

    竟然糜烂如斯?朕不知道。永州刺史周衡,是周家的子弟,他做的不好,朕治不了周家,除不掉周齐云,又能奈何?”‘

    许应没有理睬他,道:“陛下,此次

    永州遭灾,新地涌现,许多村庄被隔绝在大山之中,我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们被困在新地中,又有阴间鬼魂的侵袭,但因为道路险阻,官吏无法去收赋税,说不得日子过得更好了。”

    圣神皇帝沉默片刻,叹道:“这便是

    世家治世的弊端。朕的旨意,甚至下不了县城!朕下令赈灾,朕下令免赋,朕下令不征徭役,到了下面,就变了味。朕有苦衷啊!”

    许应看着他,过了片刻,道:“你不

    行,就下去罢,换个行的上来。何必占着茅坑不拉屎?”

    圣神皇帝面色漠然,头顶庆云突然变

    得阴沉,雷霆咔嚓咔嚓在云中乱劈。包

    他动了盛怒。

    许应见状,豁达一笑,道:“草民能

    体谅陛下,毕竟上头还是好,还没有烂,只是底下烂,根子烂。陛下的功法出了什么问题?”

    圣神皇帝哼了一声,淡淡道:“就算

    周齐云器重你,但在这座大殿之中,十步之内,朕若是杀你的头,十个周齐云也救不回你!”

    许应低头道:“陛下,我是草民,你

    是圣上,何必作匹夫一怒?”

    圣神皇帝压下涌动的气血,吐出一口

    浊气,道:“你生在永州,永州日子过得不好,你有些怨气也是正常。朕不与你计较。周齐云有容人的度量,朕也有。”

    他取来一卷金书,金书也是上古炼气士记载功法的手段,一张张金纸薄如蝉翼,以神识催动,一经祭起,便立于空中。从金纸中映照出文字和图案。

    那些图案,往往蕴藏大道之象,是上

    古炼气士精心记录下的道象,参悟可以助人修行。

    圣神皇帝这卷金书上的功法叫做《九

    宵阳神玄坛功》,不仅有功法,还有炼力术,炼的是阳神九转玄丹。

    其中还有金乌道象,九霄道象,极为

    玄妙。

    许应大致查看一番,很快领悟经文。

    这《九霄阳神玄坛功》走的纯阳路数,炼就纯阳元气,纯阳魂魄,最后玄丹九转,一转一重天,九转炼成纯阳元神。

    “九霄阳神,功法里面并无多大漏

    ,按部就班修炼即可。”

    许应思索道,“那么,圣神皇帝是哪

    里领悟错了,导致他用采人鬼的阳气修炼?他莫非将纯阳,领会成阳气?”

    此时的许应已非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

    ,他对催法雄术有了大致了解,知道摊法催术中并无纯阳的概念。

    圣神皇帝若是把纯阳领会成阳气,的

    确会弄出用阳气修炼的笑话。

    而且,他又打开了绛宫秘藏,心火旺

    盛,再服用阳气炼成的灵丹,吃得又多。久而久之,便会躁郁。

    这还只是关于纯阳的理解出了偏差,

    其他偏差只怕也不少,这些错误积累到一起,就成了危及性命的大问题。

    “皇帝远没有周齐云谨慎,太贪功冒

    进。他这样修炼下去,不消几年,便会暴毙,真火起于心室,开始燃烧,将他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人皮、衣裳和毛发。”

    许应察觉到问题所在,向圣神皇帝道

    ,“陛下,你打开两个秘藏,是否感觉到力量相冲突?”

    圣神皇帝道:“我在运转功法时,察

    觉到两大秘藏常有力量侵袭自身,虽然修为越来越高,但身体越炼越差。”!

    许应轻轻点头。

    圣神皇帝一边是对《九霄阳神玄坛功

    》的理解有误,另一边,这门功法无法一统绛宫和玉京,导致绛宫、玉京和他自身法力相冲突。

    再加上他又吸收人间香火,多了一份

    香火之力,更加难以调和。

    圣神皇帝的确强大,强大到可以周齐

    云一较高下。但他体内的隐患,比周齐云大太多了。

    “我可以为陛下破译九霄阳神,让陛

    下修炼后不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不会躁郁。也可以为陛下调理各种力量失衡的问题,解决陛下的后顾之忧。”

    许应抬起头,直视圣神皇帝,道,“

    但是我需要陛下做一件事。”

    圣神皇帝神情微动,道:“是治理天

    下,整顿吏治,安抚民生,让百姓安居乐业吗?”

    许应摇头:“陛下若是有这个本事,

    在位这些年早就做到了,何须草民提醒?草民只需要陛下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圣神皇帝哈哈大笑,朗声道:“朕若

    是修成炼气法门,长生永寿,与世同存,整治世阀,削平藩镇,治理民生,还不是轻而易举?爱卿不要小瞧了朕!以前朕做不到,但朕长生了,就可以做到!”

    许应心中微动,向他看去,心中默默

    道:“圣神皇帝真的会是一个好皇帝吗?”

    他虽然如此想,却还是说出自己的心

    愿,道:“草民希望,陛下能让草民和元未央,摆脱周齐云,逃出生天。”

    圣神皇帝微微一笑,道:“朕允了

    你。”

    许应躬身,道:“草民还希望得到玉

    京秘藏的寻龙定位术。”

    圣神皇帝眼角抖了抖,满面笑容道:

    “这个要求虽然不合祖法,但朕做主,也允了你!”

    许应松了口气,笑道:“陛下稍待几

    日,草民便可以将九霄阳神破译出来。”

    圣神皇帝目光温润,注视着他的面庞

    ,道:“许爱卿,希望你莫要辜负朕的赤诚之心。朕不但允你这些事,将来朕长生了,还要允你治理天下的事!那时,你是从龙功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许应收起《九霄阳神玄坛功》,被他

    一席话说得有些感动,道:“草民并无做官的想法,怒难从命。告退。对了!”

    他正要走出大殿时,突然想起一事,

    转身笑道:“陛下年初的时候,把永州柳宗元柳大人召入京师,柳大人而令得到陛下重用了吧?”

    圣神皇帝摇头道:“朕以为他是社稷

    栋梁之才,召他入宫,促膝长谈,他却只会空谈,说什么改政变法。这等夸夸其谈之辈,朕不爱见,让他去柳州做官了。许爱卿与他有旧?若是许爱卿开口,朕可以将他调回来。”包

    许应笑着摇头,道:“他是做官的,

    草民怎么会与他有旧?见过几次面罢了。”

    他转身离去。

    圣神皇帝笑道:“朕让陈公公送你。

    陈公公,送许爱卿。”

    “奴婢遵旨。”

    陈公公来到许应身边,躬身笑道,

    许大人请。”

    许应摇头道:“公公不必称我大人,

    我只是一个十四岁半大不大的孩子,我什么道理都不懂得。”

    他们向外走去,许应看到殿外种着一

    些果树,已经挂果,泛着香气,只是夜间看不清是什么果木。

    “公公,这里种的是什么果子?”许

    应盯着那株果树,询问道。

    “春桃。正是成熟的季节,味道很甜。许大人尝一个?”

    许应伸手摘下一颗春桃,放在鼻下噢

    了噢,气味芬芳,让他突然想起美妇人身上的香味,有些心烦意乱。

    他掰开春桃,看了一眼,没了兴致,

    随手丢在一边,道:“已经坏透心了。”了

    陈公公连忙摘下一颗,在袖口上擦去

    桃毛,讨好似的送到许应跟前,笑道:“许大人再尝这个!”

    许应摇头道:“没兴致了。对了陈公

    公,陛下修炼魔功的事情,你不要外传。心

    住。口陈公公吓得手一抖,桃子险些没捏

    许应向山上的梧桐树走去,自言自语

    道:“现在陛下吸人阳气练功,将来陛下魔功稍成,便会吃人练功。那时,整个皇宫……”

    他摇了摇头:“不知要吃掉多少人。”

    陈公公打个冷战,连忙跟上,悄声道

    “许大人,陛下何时魔功稍成?”“

    许应摇头道:“不知。我这次帮陛下

    破译,最多只能延迟一段时间而已。”

    他不愿多说,返回梧桐宫,没有脱衣

    裳倒头便睡,只是没有睡意。过了片刻,少年在凤仙儿的床上翻了个身,嘀咕道:“坏透了,没救了。”

    次日,许应直到日上三竿这才醒来,

    洗漱一番,打算去郭家混口早饭,七已经起来去做早课了,大钟也不在这里。

    许应刚刚走出宫,便见郭小蝶满脸兴

    奋的站在宫前,这少女被摔得鼻青脸肿,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肤,显然是修炼了一夜!

    “我炼成了!”她抓住许应的胳膊,

    兴奋得摇晃道。

    许应疑惑道:“你摔成这样,难道没

    有动用云梯天纵?”

    这姑娘激动莫名,扭去鼻子里的血,

    欢呼道:“若是没有摔下去的勇毅,永远也炼不成御剑诀!我终于炼成了!”

    她大呼小叫,冲向远处。

    许应若有所悟,抬头看去,只见七

    和大钟在一根梧桐枝上晒太阳,心道:“七爷总是学不会御剑诀,说不定把他推下去,他就会了。”

    他起了遐想:“一条御剑飞行的大蛇

    ,该是何等威风?”

    七正在与大钟说话,道:“现在修

    炼什么?这里修炼太慢,还是去朝真太虚洞天里修炼。阿应的三亩道田一开,道种纷至沓来,修炼速度要多快便有多快。能啃不啃,钟爷,你昏聩……”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中了一脚,被踢

    下树去,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

    大钟吓了一跳,急忙看去,许应正在

    收脚往树下看。

    树下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小珠送个法于个灯,亡节汉月子

    会。”

    许应摇头,斜睨大钟一眼,道,“是

    自杀。对不对,钟爷?”3

    大钟连忙道:“自杀未遂!我看得一

    清二楚,他身子一滑就掉下去了!”

    许应轻轻点头,飘然而去。

    朝真太虚洞天。许应坐在七脑袋上

    继续修炼太一导引功,七继续盗取道种。过了许久,许应突然道:“元兄弟,昨天陛下找到我,让我帮他破译一门功法。”

    元未央身躯微震,道:“你必死无

    疑。陛下没有容人之量!你功法交上去,必死无疑!”

    许应目光闪动,道:“周齐云与陛下

    ,孰强?”

    元未央摇头道:“当年,周老祖强。

    但陛下身强力壮,这些年修为突飞猛进,又有黎民百姓为后盾,香火形成庆云。现在谁强,很难说。”

    她顿了顿,道:“那日你将周老祖、

    圣神皇帝和天魔锁在镇魔殿中,周老祖和圣神皇帝各自负伤。这两大高手身上的伤,未必是天魔留下的。但是孰强孰弱,便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

    了。”许应面色平静道:“很快就会知道

    ————月中求月票!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