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人间无敌

    愁容老者匆匆下了梧桐树,向九疑山下而去,心中既是震惊又是惶恐:“出大事了,孟婆汤失效了!”

    十碗孟婆汤,被许应一口干了,这孟婆汤竟然没有像从前那样让许应睡得像婴儿,他竟然还记得那口大钟!1

    他本应该像从前那样,忘记六岁以来的这些记忆。

    他本应该只记得一场许家坪大火,自己是逃出火场的孤儿。

    他脑中的封印很快就会为他生成新的记忆,让他开启另一段人生。

    但这次的孟婆汤,分明就是加了点颜料的水,竟然失效了!

    “必须向上禀告,不容耽搁!”

    就在这时,愁容老者看到了周齐云。白眉少年背负双手,漠然的看着他。

    愁容老者心里一突,放慢脚步,愁眉不展,道:“又见面了。”

    白眉少年周齐云面色冷漠,声音也有些寒冷、道:“我选择在永州渡劫,除了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还有一点,这里是新地。新地纠葛少,牵扯少,高手也就少。”

    愁容老者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

    周齐云继续道:“在这里渡劫,我可以心无旁骛,不用担心从哪里冒出个高手在背后给我一刀。我为了这次渡劫,扫荡二十六座古墓,打开站内搜索即可阅读三十四座仙山,将宝藏统统搜集起来。其他几个世家的老不死的,已经在嘲笑我是摸金校尉,专门盗墓挖坟。”

    愁容老者道:“你背负骂名,一定所图甚大。飞升,成了你的执念。”

    周齐云道:“任何人危及到我的飞升,都将遭遇我的打击。不论这个人是谁。不论他有何来历背景。”

    愁容老者叹了口气,道:“而我却在你身边出现两次。第一次你还可以容忍我,第二次,你便容不得我。”

    周齐云脸色露出一丝笑容:“你很聪明,但你不应该离我太近,不应该离许应太近。许应是我飞升关键一环,我需要他为我破译补全炼气士的功法。谁敢坏我的事,我便杀谁!”

    愁容老者心知不妙,步步后退,突然纵身

    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青光冲向天外,心道:“我适才那后退几步,毫无破绽,周齐云无法出手!”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天旋地转,自己飞去的方向也随之颠倒过来,竟然是朝向周齐云飞去!

    愁容老者心中一惊:“我在望乡台遇到他时,他还不如我!在无妄山再遇到他时,他便给我极大的压力,已经能与我分庭抗礼,不相上下!现在他的本事,似乎更高了!”

    两人越来越近,愁容老者身后元神浮现,广大无边,鼓荡所有力量,一指点出!

    他真元震荡,倾尽所能,心道:“短短时日,我不信你能融合炼气士的功法,再造一门神功!看我戮仙指!”

    他这一指,带着惊艳绝伦的仙光,有仙气围绕指头流转,指尖颤动,浮现出一个個虚影,有快有慢,似从不同时空向周齐云攻来!

    周齐云同样也是一指点出,愁容老者瞳孔皱缩,心中骇然:“戮仙指?他从哪里得来的戮仙指的指法?是了,他做了摸金校尉,刨了那么多坟,多半我老师的坟也被他刨了!”3

    一连串沉闷声响传来,所有仙光幻影悉数消失,只剩下两人的指头撞在一处。

    只听咔嚓一声,愁容老者指头折断,痛呼一声,转身便走,心道:“他将泥丸秘藏所有活性,炼入肉身之中。这具肉身,已近仙人之躯,在我之上!”

    他身形跃起,却见天地再度倒悬,自己又变成向周齐云冲去!

    “他已经是神仙手段!”

    他心中又惊又怒,迫不得已,再度向周齐云攻去。两人互换一招,愁容老者再度受创,再度抽身遁走,然而天地为之颠倒倒悬,让他头下脚上,第三次冲向周齐云!

    两人又互换一招,愁容老者伤上加伤,腾空一跃,再度遁去。

    这次周齐云功法运转稍微涩滞一下,被他逃脱!

    愁容老者口中吐血,破空而去,心中惊慌不已:“周齐云进步神速,定然是许应给了他真法,没有糊弄他!他修了炼气士功法,再加上泥丸秘藏的九重天,修为实力已经在我之上!”

    他匆匆逃遁,掠过新地一座座山峦。突然,只见前方山上有人下棋,一个是白衣老者,一个是红衣女子,愁容老者心中一喜,急忙落下!

    那二人正是阻截小凤仙之人,见到他受伤,都是一惊,上前查看。

    红衣女子连忙道:“谁伤了你?”

    愁容老者吐血,叫道:“周齐云!”

    他话音未落,两人便只觉危险来袭,白衣老者顾不得转身,元神跃起,手掌垫向身后,恰恰迎上周齐云的戮仙指。

    虽是一指,指力却聚集周身力量,元神也挡不住,被击穿手掌,从后心打入,前胸炸开!

    白衣老者口中喷血,鲜血染红了白衣。

    他原本实力不至于如此不堪,主要是周齐云偷袭,打他一个措不及防,因此被一击重创!

    周齐云声音传来:“又是两个高手,但周某又有何惧?”1

    另一个红衣女子纵身而去,却见天旋地转,下一刻便被拉了回来,百度搜索择日飞升ah123z打开站内搜索即可阅读那女子连翻跳跃,便如同栓了根弹性极好的绳子,次次都被拉回,每次都迫不得已与周齐云正面对抗一次。

    如此十多次,那红衣女子大口吐血,狼狈不堪。

    愁容老者鼓荡所有力气,袭向周齐云,终于迫使周齐云出现漏,三人抓住机会,化作三道流光逃遁而去。

    周齐云没有追赶,激荡的气息渐渐平静下来,嘴角露出一丝血迹。

    他默立山头,站了良久,气血才渐渐平复。

    “还是不行,仙法还是不能完全连通秘藏,运转之时还是有破绽。”

    他咽下涌上喉头的鲜血,心中默默道,“许应、元未央必须尽快破解仙书!我等不得了!”

    他坐在棋桌前,看着面前下了一半的棋局,信手拨动棋子,眼神发狠:“自从我寻到许应、元未央以来,总是遇到各种阻碍,从前十年百年都遇不到这么多高手,这几天便如过江之鲫!”

    他仰头看天,默默道:“难道上苍已经察觉到我即将渡劫,便先发人劫,来坏我飞升的仙缘?就算上苍降劫,我也丝毫不惧!”

    周齐云站起身来,把棋盘收起,棋子统统兜在怀里,收拾妥当,向九疑山而去,心道:“这棋盘棋子都是法宝,不能浪费。”1

    另一边,愁容老者与另外两人逃遁万里,

    坚持不住,停下歇息。三人回头看去,周齐云没有追来,这才舒一口气。

    对视一眼,三人均心有余悸。

    “修炼到周齐云这一步,秘藏已经被开发到极致境界了吧?”

    白衣老者皱眉道,“当年摊法体系被开发出来替代炼气,没有想过会这么强悍吧?”

    愁容老者摇头道:“秘藏固然很强,但更强是周齐云其人。他已经将摊法修炼到与我们齐平的程度,又转去炼气。而今两条道路并驾齐驱,已经小有成就。”

    红衣女子小心翼翼擦去嘴角的血迹,道:“更关键的是,他学到的是炼气中顶级的法门。他挖了太多的坟了。”

    白衣老者突然惊叫道:“我的青云棋盘还在那座山上!”

    愁容老者漫不经心道:“放在那座山上便是,待会再去取来,还能有人偷你的不成?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他叹了口气,道:“十碗孟婆汤,只换来短暂一梦。诸位,孟婆汤,失效了。”

    白衣老者和红衣女子心神大震,红衣女子脱口而出:“难道是孟婆在汤里兑水?”

    愁容老者道:“就算水里兑汤,十碗也能喝倒了。孟婆汤已经对他无效,无法加固他的封印,以现在的速度恶化下去,嘿嘿,要不了多久他只怕便能突破封印!”

    其他两人脸色剧变,甚至露出恐惧之色。

    三人各自沉默下来,久久无语。

    又过片刻,红衣女子涩然道:“这么说来,周齐云成了他的护道人?难怪周齐云一次次挡住你。百度搜索择日飞升ah123z打开站内搜索即可阅读周齐云到底有何目的?”

    白衣老者面色凝重,从目前周齐云的表现来看,的确像是许应的护道人,保护许应免受强敌的抹杀!

    倘若周齐云这样的天才型的大高手保护许应,只怕他们也很难有机会对许应下手。

    “如今该当如何?”他喃喃道。

    愁容老者道:“没办法,只能上报。你们随我同去!”

    白衣老者与红衣女子对视一眼,白衣老者为难道:“我那青云棋盘好吧,此事要紧,我们便先随你同去,回来再取棋盘!”

    三人一路风驰电掣,很快来到道州。

    道州也被新地影响,多出许许多多山川,

    地理大改。三人来到一座不起眼的烂石山,山不高,只有不到二十丈。那山脚下有座土地庙,庙很小,半人高。

    那土地庙门两侧有对联,上面写道:

    庙小神通大

    天高日月明

    愁容老者将孟婆汤失效一事写在纸上,把纸卷成香,焚香插在土地庙前。三人躬身侍立,静候回复。

    这小小的土地庙看起来不起眼,却是一处飞升地。只见那炷香燃烧,香气袅袅而起,飘到土地庙顶,庙顶连通另一个时空,香气便顺着纤薄的壁垒,传到那个时空中去。

    待到香纸烧完,土地庙中跳出来一个土地神,与其他土地神不同,这个土地身上没有香火之气。

    “你们回去吧。”

    那土地手持一张黄表纸,纸上是回函,叫道,“上面已经收到了。这张回函你们收好,待到上头旨意下来,黄表纸上便会有字迹。你们那时便知该如何应对了。”

    愁容老者道:“此事关系重大,敢问上头如何安排?我们也好有点准备。”

    那土地不耐烦道:“啰嗦。上头办事,不得走完流程?哪里有说你们条子递过去就给你们办完的?而且也不知道你们的材料准备得充不充分。不够的话还要你们再多跑几趟。你们先回去,等上头一级一级的批示下来,不得等个几年?”

    “等几年?”三人对视一眼,心裡絕望。

    红衣女子道:“此事是特事,特事特辦。劳烦给催催!”

    那土地冷笑道:“这么多办事的,我去催哪个?我有资格催哪个?出去,出去!”

    三人只好快快离去,道:“那就先等一等。”

    白衣老者道:“先回山上,取我的青云棋盘。”

    三人赶回山上,哪里还有什么青云棋盘?便是连个棋子也不剩下。

    三人站在那里,凉风习习,白衣老者嘴角抖了抖,衣裳上还挂着血。

    愁容老者安慰道:“我那青纸伞也不知被谁顺走了,都没处说理去。你丢了青云棋盘,再炼一个便是。”

    九疑山梧桐宫,许应还有些晕晕沉沉,只

    觉喝的不是茶,而是烈酒,心道:“那个愁容老者,难道给茶里下了药?”

    大钟见他气色有些不太好,道:“只怕是药里下茶。发生了什么事?”

    许应把昨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说了一遍,大钟和盘在钟上的七错愕非常,没想到他们離开的这段时间,居然就发生了那么多事。

    每一件事情,都听起来很是有趣。

    大钟询问道:“你在小蝶身上果然看到了那颗黑痣?左边还是右边?左边啊”

    它思索道,“这么说来,你入道时所见是真的,蠢蛇睡着时救你,也是真的。这就古怪了,为何入道便会遭遇大恐怖?”

    许应回忆自己入道时的景象,说出自己的猜测:“我觉得,深渊中的大恐怖,是在阻人入道。倘若入道太深,便会把入道者吞噬,让入道者死于非命!”

    七吓了一跳,道:“幸好我不会入道。阿应,郭小蝶怎么会出现在你床上?而且还没穿衣服。这事有古怪。”

    “这并不重要!”

    许应面色凝重,“重要的是第二件事,小凤仙也无法破开我体内的封印。她说我的封

    印松动了,但是我没有什么感觉。我们应该尽快甩掉周齐云!”

    大钟一声不吭,七也默不作声,不住的冲他眨眼睛。

    许应心头一跳,神色不变,继续道:“所以,我们要尽快破译陀妪仙书!把陀妪仙书原原本本的破译出来,助周老祖得道成仙。他飞升了,我们就自由了!”

    他回过头来,只见周齐云不知何时来到梧桐宫,正站在他身后。

    许应惊讶道:“周老祖何时来的?

    感谢宅菜、恰恰好好好、mmbnb挪亚方舟的再次白银打赏!

    感谢东哥铁粉伊雷娜、抽筋的夜晚、幻刀迎刃、蝶舞狂澜1的盟主打赏!

    这是第三更,宅猪继续码字去了!!!

    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