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无漏之身

    圣神皇帝与周齐云相距颇远,神态虽然躁郁,语气却是淡然,道:“上古炼气士?不过是妖修罢了,不是正道。周爱卿,傩法才是正道,爱卿不要误入歧途。”

    许应和元未央心头一跳,对视一眼:“听语气,皇帝与周齐云似乎有些不太对付。”

    周齐云盯着神龛中的炼气士尸身,扬了扬白眉,道:“陛下的伤还没好?”

    圣神皇帝淡淡道:“朕坐拥天下,万众归心,何人能伤朕,何人敢伤朕?”

    周齐云皱眉,眉头又舒展开来:“陛下没有受伤就好。老臣还以为当年我给陛下留下的伤,还纠缠着陛下。是老臣想多了。”

    圣神皇帝周身缠绕的香火之气动荡,一时间这座大殿内的气氛变得极为压抑。即便是郭小蝶,此刻也看出不对,不敢说话。

    元未央突然打破沉默,道:“这位上古炼气士为何坐在神龛上?他并非神灵,坐于神龛上,莫非要吸收香火之气,让自己肉身成神?”

    她聪敏无比,知道圣神皇帝被周老祖一句话逼得骑虎难下,继续僵持下去,除非一方让步,否则不死不休。她便主动抛出一个能够吸引两人的话题,给双方一个台阶。

    周齐云气势放缓,道:“这位炼气士想来寿元走到尽头,又没有渡劫的胜算,因此走了另一条续命延寿的道路。”

    圣神皇帝道:“炼气士寿元也有尽头,但神灵却不会,神灵只要香火犹在,便永远不死。”

    他们二人都是天分极高的人物,看到这个上古炼气士尸体的姿态,便知道其人修炼的路数。

    周齐云轻声道:“但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香火之气若是能长生的话,古往今来的那些皇帝,岂不是個个都长生了?”

    他吟诵道:“帝王将相今何在?只闻坟头鬼在哭。香火成神,就是一条歧途死路!”

    圣神皇帝眼角跳动,声音威严:“哪条路又不是死路?强如眼前这位炼气士,还不是寿元耗尽,被逼得不得不求助于香火成神?有些人却看不到这一点,妄自沿着炼气士的道路前行,自以为无人能及,其实蠢不可及!”

    周齐云眼角也剧烈跳动一下。

    周家搜寻破译妖族功法,挖掘上古炼气士的墓葬和洞府,早就不是秘密!

    圣神皇帝显然早就知道周家的动作,这才出言讽刺,笑他妄求长生!

    元未央顿时头大,她刚才已经主动给两人找个台阶下,没想到他们又对上了。

    “元兄弟,这里有一口好大的缸!快来看看!”许应的声音传来,惊呼道。

    元未央看去,只见许应在盯着殿外檐下那口大水缸,心道:“我们就是从缸里跳出来的,为何他像是头一次看到这口缸?”

    她立刻醒悟过来,走上前去,与许应一起端详那口大水缸。

    两人围绕水缸品头论足,元未央弓着腰,打量水缸的纹理,许应一手叉着腰,一手捏着下巴,似乎在盘算水缸的价值。

    “他们会打起来吗?”元未央声如蚊呐。

    “不知。”

    许应端详水缸,目光闪动,低声道,“不过钟爷说,大殿中有三个高手。皇帝是一个,周老祖自然也是一个。那么第三个高手是谁?”

    元未央不由打个冷战,回头偷偷望向那端坐在神龛上的上古炼气士。

    那上古炼气士满面笑容,额头眉心处血肉已僵。

    元未央收回目光,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根本没死?但他明明是个死尸!他若是没死,陛下和周老祖会看不出来?”

    许应继续端详水缸,道:“他们可能已经看出来了。”

    大殿中,骁伯额头冷汗滚滚,现在压力来到他的头上。他若是不再做些什么,只怕这两大绝世高手便会立刻开战。

    这二人打起来,死的人未必是他们,但一定会是自己!

    他左思右想,找到一个话题,连忙道:“古怪,若是这位上古炼气士走到是香火成神的道路,那么他身上为何没有香火之气?”

    周齐云和圣神皇帝也知道自己若是不收敛,恐怕便只有手上见真章,于是顺坡下驴。

    圣神皇帝走上前去,道:“人死如灯灭,神也是如此。他死之后,香火之气就会熄灭。此人不敢渡劫,渴望成神而获得永生,是个可怜虫。”

    他话中有话,俨然是指周齐云渡劫一事!

    周齐云瞳孔骤缩,道:“陛下对炼气士很了解,看来陛下不止修了香火,还寻获不少炼气士功法吧?陛下用阳气修炼,看起来并非正道。陛下,你路子走歪了吧?”

    圣神皇帝淡淡道:“寇可往,我亦可往。有人四处搜寻妖法,人人皆知,朕难道便不能寻一些妖法?”

    周齐云额头青筋跳动一下。

    骁伯调头便走,来到大水缸旁,俯身观察水面,惊声道:“这里好大一口缸!难道是宝贝?”

    他压低嗓音,悄声道:“公子,许妖王,现在怎么办?”

    他们的处境,只怕比天神围攻梧桐树那一幕还要凶险,那时还可以逃命,现在只怕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许应小声道:“他们只要动手,我们就跳进缸里,回苍梧之渊!”

    大殿中,郭小蝶鼓起勇气,道:“这个炼气士的身体上为何贴着这么多符箓?这些符箓是什么意思?”

    “问得好,周爱卿一定知道吧?”圣神皇帝看向周齐云。

    周齐云摇头,道:“臣惶恐。陛下学究天人,一定有所了解。”

    两人再度剑拔弩张。

    郭小蝶灰溜溜走出大殿,惊讶道:“这里居然有个水缸!好漂亮的水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压低嗓音,兴奋道:“今天会改朝换代吗?”

    元未央和骁伯各自皱眉,今日若是无法缓和圣神皇帝和周齐云之间的关系,只怕真的要改朝换代!

    而且改朝换代也与他们这些人无关,因为无论是皇帝活下来还是周齐云活下来,都不会留他们在世上。

    胜利者若要做到光明伟大,便必须杀人灭口,不能留下半点污垢!

    许应皱眉,突然不经意间看到这座嵌在山体中的大殿的匾额,微微一怔。那块匾额用的是鸟篆虫文,写了几个意义不明的文字。

    突然,许应舒了个懒腰,笑道:“上古炼气士身上的符箓,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圣神皇帝和周齐云齐齐向他看来。

    许应站在大殿外,微笑道:“符箓是封印。”

    圣神皇帝道:“就算是三岁小儿也可以看出这一点。”

    许应道:“可是三岁小儿和陛下都未看出,这些符箓分别是封印他的元神元气和肉身,让他周身无漏。”

    周齐云饶有趣味的看过来,道:“继续说下去。”

    许应道:“他修炼的是一种无漏的功法,但是功法并不完美,需要符箓加持。这些符箓,其实是他给自己的封印。”

    圣神皇帝思索道:“他用符箓弥补功法缺憾,目的是封住自身穴窍,以此达到长生的目的?世上居然有这种奇特的功法!”

    许应摇头道:“陛下又猜错了。”

    圣神皇帝向他看来,不怒自威:“你戏弄朕?”

    许应继续道:“他自封的目的,不是封住自己体内的精气不外泄,而是封住外界的东西,让那东西进不来。”

    圣神皇帝和周齐云各自怔住,殿外,元未央、郭小蝶和骁伯也是呆住。这个上古炼气士自封的目的,是不让外面的东西进入自己体内?

    那东西,是什么东西?

    “不对!”

    圣神皇帝断然道,“你说得不对!他的眉心明明破开一个洞,洞中还有血肉涌出,化作大蟒!倘若自封,岂会有这等变化?朕要治你欺君之罪!”

    许应摇头道:“他的眉心破开,自然是被外面的东西破开的。外面的东西,就是从他眉心这个洞口,钻入他的体内,寄居在他的身体里。”

    众人背后各自生出一股凉意,齐齐向神龛上的那具上古炼气士尸身看去。

    许应继续道:“炼气士有体内世界,叫做希夷之域,那东西便寄生在那里,把他的元神吃得一干二净,控制着他的肉身。”

    周齐云皱眉道:“许应,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许应双手各抓住大殿门户上的门环,用力拉动门环,将殿门缓缓关闭,只留下一道缝隙,道:“两位若是不信,地上有一道符箓,伱们可以捡起,贴在他的眉心。他不想被封印,就会发作。”

    殿中,圣神皇帝和周齐云对视一眼,看向地上的符箓。

    周齐云弯下身子,捡起那张脱落的符箓,向那上古炼气士的眉心贴去。眼看他的手便要触及那炼气士尸身的眉心,突然那上古炼气士咧嘴一笑。

    嘴巴裂到耳边。

    露出满口利牙。

    他的眼睛几乎全是眼白,只有中间是一道倒竖的瞳孔!

    “咣!”

    许应将大殿门户重重关闭,大殿中,突然雷声滚动,龙吟虎啸,整座大殿剧烈摇晃,有炫目的光芒从殿内照耀而出,光芒从大殿门户的缝隙中射出。

    只听唰唰唰的刺耳声传来,那些光芒飞出,直达数十里外的山岳。许应、元未央、郭小蝶神色呆滞,只见那座山头像是被切了十几刀的馒头,但并未裂开。

    大殿内的动静愈发恐怖,像是有太古巨兽在争斗,打得整个山体都动摇起来!

    “许妖王,钻入那炼气士体内的是什么?”郭小蝶大声道。

    许应抬头看了看门户上方的匾额。匾额上的鸟篆虫文复杂难懂,但他却认得。

    朝真太虚洞天镇魔殿!

    “天魔。”他告诉郭小蝶。

    神龛上的炼气士,是一位镇魔炼气士,却最终被天魔入侵。天魔吃掉了他的元神,控制着他的尸身,像神一样坐在神龛中,享受世人的膜拜,企图成为神灵。

    “轰隆!”

    镇魔殿中,又是一声剧烈的震荡传来,许应等人脚下,连着水缸的那蚯蚓般的血肉出手突然抽搐抖动,接着又恢复平静。

    众人心头怦怦乱跳,看着这座大殿的门户。

    殿内一片安静。

    门缝中突然有血浆汩汩流出,腥臭无比。

    郭小蝶和元未央急忙掩住口鼻,就在这时,门户被人从里面拉开,周齐云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甚至脸上身上,还有尚未愈合的伤口。

    他嘴角也有血,白眉上也是血迹,一瘸一拐的走出镇魔殿,甚至还可以看到他大腿处的伤口有断开骨头茬子,白森森的!

    堂堂的周家白眉老祖,何曾狼狈如斯?

    他一把抓住许应的衣领,将许应举了起来,恶狠狠道:“你想杀我?”

    许应咸鱼一样挂在他的手上,不做挣扎,道:“我想,周老祖作为一个敢于渡劫成仙的傩仙,应该不至于连一位上古炼气士都比不过吧?你若没有除魔手段,又何谈渡劫?”

    周齐云目光阴冷的盯着他,过了片刻,这才将他放下。

    “这种事情,没有下次。”他面色平静道。

    许应揉了揉脖子,向他身后看去,只见圣神皇帝也是面色阴沉的从大殿中走出,状况并不比周齐云好多少。

    这两大顶尖高手,差点全部交代在这座镇魔殿中!

    圣神皇帝看着许应,眼眸中有神光闪烁,不紧不慢道:“朕的目光可以杀人。但今日先不杀你。”

    他剧烈咳嗽,一口血喷了出来,扶着殿门,双腿还有些抖。

    他靠在门上,呼呼喘气,恶狠狠的盯着许应:“你有反骨!”

    许应悄声道:“钟爷,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以干掉他们俩吗?”

    大钟道:“不能。”

    许应笑道:“陛下,此事原本是个误会。”

    元未央打断他们,道:“那么,为何天魔与天神联手,围攻凤凰?”

    ————感谢盟主,书友130721021754142的厚爱打赏!!

    择日飞升,将在本月13号的凌晨,正式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