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万山尊九嶷

    周齐云脸色阴晴不定:“陛下为何要在这个时间点来永州?为何要借用鬼娃来搜集阳气?难道……”

    他面色古怪:“当年我给他留下的伤,至今还未治愈?”

    他叹了口气,抬头默默看天,心道:“至道大圣皇帝对我有恩,我也不想弑帝篡位,圣神皇帝你这个时候来到永州,让我很难办啊。”

    许应四下张望,只见自己此刻在一座大山之中,脚下是一座悬崖,往悬崖下看,只能看到一汪碧水。

    那是一个湖泊,刚才他们就是被守在崖边的金甲将士,用鱼线从湖里钓出!

    古怪的是,他们适才明明在苍梧之渊中,并非在湖里。

    “而且,苍梧之渊应该有两岸,而这座山崖只能算是一岸,那么苍梧之渊的另一岸哪里去了?”

    许应望向对面,对面是一片天空,远处有青山绿水,并无可以与这道山崖对应的山崖。

    “难道苍梧之渊的另一岸,不在九嶷山中?”

    他心中疑惑,那么另一岸会在何地?

    “许妖王,这位京师大人物有些不太对劲!”

    元未央来到他身边,悄声道:“你看九嶷山中各地守护关隘之地的人,都不是普通江湖宗派的人。他们的服饰,是京师的金吾卫的服饰!”

    许应望去,果然有一些身穿甲胄的人站在山峰的各個险峻之处,他来自乡下,不懂看衣着,但是能够看得出这些甲胄只怕是很难得的宝物。

    甲胄的每一片甲片,都泛着宝光!

    这些人头顶,还有剑光盘旋,围绕他们飞舞,时不时有一道道剑气落下,飞入他们脚边的剑匣中继续温养。

    许应的衣领中,蚖七钻出头,依附在许应耳边,道:“大唐以武立国,当年的傩师号称武傩。盛世时期,京师子弟多喜养剑,不用实物宝剑,只取剑气,在剑匣中温养。养得久了,匣中剑气便可矫腾飞出,杀人于无形。不过后来养剑的就少了,只剩宫中的仪仗还会养剑。”

    “古怪,为何还有香火之气?”许应望向大殿,惊疑不定。

    那座大殿中香火之气浓烈,甚至弥漫飘摇在殿宇之外,形成青色的云气,庆云!

    许应只在阴间天庭的那些巍峨神像上,见过同等规模的香火之气!

    元未央望向那朵庆云,道:“皇权,是民生之主,黎民所望,民心所归。皇帝,集世人之信仰,本身就是天下最强大的神。这座大殿中,必有人间至尊!”

    许应心头震动:“你的意思是,殿内的是皇帝?”

    元未央道:“理应有皇帝。”

    这时一个紫衣人从远处的大殿中走出,尖着嗓子叫道:“今日阴间生乱,采气暂且作罢,尔等先下去歇息,等到明日再下阴间采气!”

    苍梧宗的众多傩师各自松了口气,排着队向山间走去,有人摘下无常面具,有说有笑。

    “也就是说,盘踞在九嶷山,逼迫苍梧宗下阴间采阳气的,其实是宫里人。”

    许应不住打量紫衣人,悄声道,“那个紫衣人,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太监?”

    他从未见过太监,不免好奇。

    那紫衣人居高临下,看向众人,不禁皱眉:“死了这么多傩师吗?鹰扬将军,你再去附近的江湖门派掳来一些傩师。”

    他身后,一个威武大汉走出,道:“这些江湖门派的傩师,修炼的傩术傩法不成体系,散人罢了,无论修为实力还是眼界见识,都不如世家子弟。何不调用一些世家子弟?”

    紫衣人摇头道:“陛下出宫来到江湖上,本就是隐秘的事情,惊动世家,也就惊动了全天下。这件事,办得越隐秘越好,江湖门派弱小,用过之后直接铲除便是,没有多大动静。但是世家不好铲除啊。”

    鹰扬将军称是,道:“这些年陛下一直试图削藩,降低世家的影响力和势力,我们来永州采气,为陛下续命,倘若这些世家知道了,不知会生出多少事端!先前采阳间活人的阳气,死了二百多个老百姓,就引起了一片震动。这些混账世家,天天弄死不知多少老百姓,陛下为长生弄死几个,他们就嚷嚷开了。”

    紫衣人叹了口气,道:“天下人都盯着陛下,无数双眼睛找陛下的错。那两百多个老百姓还可以用闹邪祟压下来,抓几个江湖门派杀头,但在阳间也做不下去了。幸好永州这边生了变故,阴间入侵,采集阳气也就不需要去阴间了。”

    他面带笑容,叹息道:“只是苦了永州的老百姓。”

    鹰扬将军也叹息道:“再苦永州老百姓几年,他们习惯了就不会嚷嚷了。陈公公,下官去了。”

    他转身离去。

    紫衣人陈公公返回大殿,心中默默道:“陛下旧疾复发,又修炼仙法,这几日越来越暴躁了,动不动就要杀人。修炼那种仙法,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元未央悄悄捅了捅许应腰间,示意他向后看,许应回头看去,却见周齐云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要溜走吗?”元未央悄声道。

    许应迟疑一下,摇头道:“没有这个机会。”

    元未央想了想,也是颓然。周齐云实在太强大了,连阴庭也硬闯,毫发无伤,想从他手中逃脱,难如登天。

    许应摘下面具,四下张望,只见九嶷山也起了变化,这座山川原本不是很高,景色秀丽,他虽然来过此地,却没有细看。

    而现在的九嶷山却挺拔险峻,山峰直插云霄,山势多变,壮阔雄奇,与原来的九嶷山有天壤之别!

    此时的九嶷山,更像秦岩洞泥丸宫洞天中那块玉璧上的九嶷山!

    “潇湘之南,苍梧之渊。九嶷山下,不老神仙。苍梧之渊我已经见到了,不老神仙在哪里?”

    这座九嶷山,越看越是气象不凡,许应和元未央不自觉的在山间走动,欣赏此地壮丽景色,忽听有人道:“苍梧宗这么小的一个江湖门派,居然占据此等名山,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肯定是不幸了。用过之后,这个门派恐怕连渣滓都不会剩下。”

    许应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两个容貌秀丽的少女,身着宫中女子的衣裳,绿色衣裙,用白色的抹胸,把胸脯高高托起,走路时一颤一颤的,在阳光下很是晃眼。

    “子曰非礼勿视,许妖王,你的眼睛往哪儿看呢?”元未央提醒他道。

    许应疑惑道:“你不也在看?她们是宫里的女子么?衣服真好看。”

    “伱是在看衣服吗?”

    元未央白他一眼,悄声指点道,“她们的衣裳是少女的衣裳,可见不是宫里的宫女秀女,而是另有来历。我听说,当今皇帝的皇后姓郭,是个大世家,皇帝与郭家联姻,这才坐稳帝位。”

    蚖七道:“听说至道大圣皇帝昏庸后,差点灭国,便是郭家力挽狂澜救帝国于将倾,郭家因此成为一大世家,备受皇帝尊崇。”

    元未央道:“郭家若是不点头,皇帝也坐不稳皇位。”

    这路上,又遇到许多容貌秀丽的男女,应该也都是郭家的子弟。九嶷山太大,金吾卫只能封锁一些上山的险要之地,至于山上,他们就无法封锁,任人游玩欣赏。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半山腰,元未央突然惊声道:“那里怎么还有一座九嶷山?”

    许应来到她的身边,放眼看去,只见另一座九嶷山屹立在云海之间,粗略看去,与他们脚下这座九嶷山几乎一样,看不出区别!

    “那里还有一座九嶷山!”元未央又发现第三座九嶷山。

    那第三座山挺拔秀丽,气象万千,有云霓挂在山腰,景色非凡,但那座山的山体构造,也几乎与这两座九嶷山一模一样!

    许应和元未央放眼更远处,只见云雾之中,一座座九嶷山傲然挺立在云霄之中,几乎一模一样!

    “所谓九嶷,就是九座长得差不多的山。”许应的衣领中,蚖七探出头,鄙夷两人没有见识,道,“书中写了,这九座山都是九嶷山。”

    大钟声音传来,道:“书中是否有写,这九座山如此高如此大?”

    蚖七不再说话,书中并没有写这些。

    这九座山的高度,比从前世上的任何一座山还要高!

    突然,云雾之中有悠扬的啸声传来,许应循声看去,只见山中有异常绚丽的大鸟飞出,拖着七色尾羽,振翅从山间飞过。

    那大鸟身旁,各种异鸟振翅,伴随左右,其中不乏有毕方、大鹏、孔雀等难得一见的神鸟!

    最靠近大鸟的,是三只青鸾。

    三只青鸾个头极大,羽翼张开,如垂天之云,头顶各自顶着一个宝珠,悬在空中,光芒万道。

    它们簇拥着那只华丽大鸟,飞向峰顶。

    “凤凰!”

    元未央惊声道,“山中栖息着凤凰!走,咱们去参悟凤凰道象!”

    许应心中也是激动莫名,跟着她向山顶狂奔,那凤凰有百鸟伴随,振翅翱翔,正是飞向他们这座山峰。

    山中,也有不少人望见这一幕,纷纷向山顶奔去。

    “此等异象,千载难逢,快快参悟,说不得可以炼成非凡隐景!”

    “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山上有异宝!”

    许应和元未央也加快速度,直奔山顶而去。

    虽说九嶷山的山势极高,但也有穷尽之时,待到许应和元未央来到这座九嶷山的山顶,只见一株梧桐树生长在悬崖边,那一种种神异的神鸟,围绕那株梧桐树盘旋飞舞,偶尔有鸟落于指头,歇了片刻,便又自飞起!

    那株梧桐树,当真是巍峨壮观,如同山上长出了一座山峰!

    许应心旷神怡,赞道:“在此地观神鸟道象,若是能尽得奥妙,只怕能创造出一套不逊于周家的三十六天罡隐景功的功法!”

    少年站在山顶的梧桐树下,放眼看去,但见山下十万群山如黑玉、青玉,在云海之中隐隐现现,浩瀚山河,莫过于此。

    突然,许应发现古怪的一幕,但见这十万大山的山体并非笔直朝向天际,它们的山头,竟然都是向九嶷山的方向倾斜,无一例外!

    十万大山,仿佛在共尊九嶷!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