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苍梧之渊

    那三个无常和蛇面无常,自然是许应、元未央、骁伯和蚖七,蚖七体魄太大,虽然化作无常,但这辈子爬行了一百二十年,总觉得站起来行动不便,没有在地面游动来得舒坦。

    这些傩师假扮无常,进入阴间搜刮阳气,他们能进来,自然有办法出去。

    那个假无常身躯发抖,被他们胁迫着在前引路,颤声道:“你们这样是走不出去的,大钟和后面那个大個子太显眼,到了外面便会被我师门察觉,我们都要死!”

    许应也知道他此言属实。适才有几人面具被扯下来,便被同伴杀死,可见潜入阴间搜刮阳气,绝对是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举动。

    许应这一行人想不引人瞩目都难,就这样出去,肯定会被发现。

    骁伯傲然道:“江湖门派,应该不至于太厉害,能有几个大傩便是顶天了。出去之后,只要报上我元家的名号,他们掌教至尊恐怕都要跪地迎接。”

    许应询问道:“你们是何人?”

    那假无常迟疑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我们是湘南苍梧宗,受人所托,进入阴间搜集阳气。”

    骁伯对江湖事颇为精通,闻言微微蹙眉,道:“苍梧宗是一个傩师门派,这个门派在九嶷山上,并无多少精妙的傩法传承,只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宗派。我们尽管去那里,报上名号即可。”

    元未央摇头道:“骁伯,一个小小的地方宗派,能有这么多无常鬼面吗?”

    每炼制一张无常面具,便需要下阴间猎杀一个无常鬼神,这次苍梧宗出动了两三百位傩师,戴着两三百张面具,一个小小的地方宗派,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和物力!

    那假无常带着哭腔道:“这些无常面具,是从京师送来的,不是我们苍梧宗的!是京师里的大人物,让我们进入阴间采集阳气。我们若是不从,便会被灭满门!”

    许应与元未央对视一眼,眼中均有惊讶之色。

    京城里的大人物来到永州九嶷山,找到苍梧宗这个小宗派,让对方下阴间从小鬼娃娃身上搜刮阳气?

    这件事,处处透露着诡异。

    突然,一个声音从许应身后传来:“京师的大人物,为何找你们搜刮阳气?”

    许应头皮发麻,元未央也不禁打个冷战,低声道:“是周家老祖吗?”

    许应转过头来,便见一个白眉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正是周家的老祖宗周齐云。

    元未央回头,顿时冷汗直流。

    骁伯握紧拳头,心中暗道:“周老鬼寻到这里来了!就算是死,我要保护公子离开!”

    然而他也知道,就算是死,他只怕也保护不了元未央!

    在周家老祖面前,他的命一点牺牲的价值都没有!

    许应喜出望外,感动莫名名,道:“周老祖,终于等到你了!我们被你的神通余波冲撞到这里,等了好久你还不来,还以为伱出了事!你再不来,我们便迷失在阴间了!”

    白眉少年周齐云淡淡道:“我顺着大钟留下的痕迹,一路寻找,耽搁了一点时间。如果你们能留在原地,我找到你们会更简单一些。”

    许应面不红心不跳,脸色惨白,道:“我也是担心你寻不到我们,让大钟在地上留下一道痕迹。”

    周家老祖沉默片刻,询问道:“戴上傩师面具,脸皮也会变厚吗?”

    许应哈哈大笑,转过头继续询问那假无常,道:“京师大人物此来,所为何事?”

    那假无常道:“我听师门里的师兄说,京师的大人物此来,是为了续命。”

    “续命?”

    这次,连周齐云也怔住了,顾不得追究许应抛开他逃跑一事,问道:“京师的大人物来永州续命,如何续命?”

    那假无常道:“我听一位师姐说,她取送阳气的时候,见到京师的大人物服下阳气,气色便好了许多。那大人物还修炼什么功法,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阳气。”

    周齐云喃喃道:“有意思,有意思……到了苍梧的,到底是京师哪位老朋友?我想在永州渡劫,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他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

    为了渡劫,他不惜一切,这个时候跑到永州的高手,都将是他的敌人,他的隐患,必须要铲除!

    “许应,还有傩师面具吗?”周齐云询问道,“借我一张。”

    许应取出一张无常面具,周齐云戴在脸上,立刻容貌变化,化作一尊无常。

    他屈指轻弹,傩术飞出,落在蚖七身上,蚖七那庞大的身躯立刻变化,很快缩小到正常无常鬼的体型。

    周齐云见蚖七还是趴在地上往前游动,不禁皱眉:“站起来,不要爬。”

    蚖七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倒了下去,继续爬行。

    周齐云长长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恼怒:“若非我与这厮祖父确实有过一段缘分,便出手毙掉他!”

    他当年嫁祸蚖七祖父,自觉理亏,抬手把蚖七的面具摘下,让蚖七恢复正常体型,道:“你不能变化体型,只是因为你的法力不足如此庞大的形体,我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变化形体大小。”

    他不等蚖七回话,便魂魄飞出,手掌盖在蚖七头顶。

    蚖七顿时只觉一股滔滔的力量涌入体内,让他的修为节节攀升,顷刻间便提升了两三倍之多!

    周齐云收回魂魄,道:“你现在可以试着催动功法了。”

    蚖七催动巴蛇真修,突然体型膨胀,化作百丈巨蛇,吞云吐雾,又突然缩小体型,很快缩小到尺许长短,小巧玲珑!

    蚖七又惊又喜,连忙道谢。

    周齐云淡淡道:“你祖上积的德,不必谢我。”

    许应羡慕非常,正要说话,周齐云摇头道:“你祖上没有积德。”

    许应便不再提让他灌顶传功的事。

    蚖七纵身跃到许应肩头,藏在他的衣领里。

    周齐云来到大钟旁,许应一颗心不由提起,只听周齐云道:“这口钟受了很重的伤,居然没有被打得四分五裂,真是异数。”

    他手掌轻轻拍在大钟上,落手之处,正是棺中少女的掌印所在,不过那处掌印已经被槐花宫铜柱填补,肉眼看不出来。

    周齐云手掌仿佛遭遇袭击,猛然弹起,惊疑不定:“好奇特的神通!”

    大钟突然缩小,飞速旋转,飞入许应后脑之中,叫道:“阿应,周齐云这个铁公鸡,居然帮我炼去了一部分的伤!”

    周齐云抬起手掌,只见掌心有奇异的纹理闪动,赫然是那掌印中的残留神通侵入他的掌心中!

    “一个绝顶的炼气士留下的掌印!”

    周齐云心中暗惊,瞥了许应一眼。许应善于破译炼气士功法,身边又有这样一口大钟,钟上的掌印也是绝顶炼气士所留,让他不禁怀疑许应是否真的是来自永州零陵的捕蛇者。

    他用力握拳,将掌心中的残留神通抹去,淡淡道:“现在我们进入苍梧,便不会引人瞩目了。走吧。”

    那假无常连忙在前带路。

    他没有将大钟据为己有,倒是让许应惊讶不已。

    毕竟,周齐云一路搜刮各种财富,甚至连水口庙和槐花宫地皮都刮得一干二净,大钟可比这两个地方的价值高多了,没想到周齐云居然没有动心!

    “许应,我可以容忍你逃走两次。”

    周齐云竖起两根指头,淡淡道,“但凡有第三次,我便杀你夺宝。我很心仪你的钟。”

    许应笑道:“这不是我的钟,这是我的朋友。”

    “与法宝交朋友?”

    周齐云诧异,摇了摇头,“换做我,肯定把它的灵智抹除。法宝就是法宝,工具而已,有了灵智只会碍事!”

    他们在路上又碰到一些假无常,也是苍梧宗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他们奉命进入阴间,搜刮小鬼娃娃的阳气,却被许应等人扰乱,没有多少收获,只怕回去会被责罚。

    许应等人混迹人群中,跟着众人走到一处峡谷,仰头看去,只见头顶一线天,看不到峡谷到底有多高。

    许应仰望之时,突然头脑中冒出一句话:“苍梧之渊?这里就是苍梧之渊?”

    前方带着无常面具的傩师紧贴峡谷内壁,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前行,他们脚下便是万丈深渊,深不可测。

    而他们头顶的崖壁也是高不可攀,许应等人走在这里,饶是许应学会了御剑术,也是心惊肉跳。

    突然,轰隆隆的巨响从下方传来,震耳欲聋。许应向下看去,只见下方深渊两壁,烫得刺眼,被烧成金红色,目光落在深渊中,瞳孔便不由自主的缩小。

    羊肠小道上,众人脸都被照红了。

    而深渊中,阴间与阳间两界的世界截面还在轰隆隆碰撞,不断有热气上涌,声势骇人。

    许应心中微动,他见过这一幕,那是在他刚修成天眼的时候,见到奈河两岸有世界碰撞形成的深渊!

    “当时我还看到深渊中有疑似躯体的岩石在游动,只是距离太远,看不分明。现在我身在苍梧之渊,应该看得更清楚了。”

    许应想到这里,鬼使神差的调动天眼,向深渊中看去。

    突然,他又看到了深渊最深处的那些巨大的躯体,不断蠕动有如磐石般的躯体!

    这次他看得更加细致,只见那些蠕动的岩石像是岩石,又像是岩石状的肌肉肌理!

    就在此时,突然层层肌肉肌理分开,露出一只巨大的眼睛。

    许应头晕目眩,双眼一黑,待到清醒过来,却见自己身躯已经来到悬崖外,险些跌落下去!

    他的后背被元未央抓住,这才没有跌入深渊。

    许应额头直冒冷汗,向元未央称谢。

    他再向深渊中看去,岩石依旧是岩石,没有什么眼睛。

    “视不可视之物,听不可听之音,都会引起灾祸。”周齐云走过他身边,淡淡道。

    许应跟上他,道:“周老祖也听到过,看到过?”

    周齐云沉默片刻,道:“炼气,需要参悟大道之象,隐景,也需要参悟道象。我在感悟充斥在天地自然间的大道的时候,入道太深,耳畔便听到许许多多古怪的声音,像是在呼唤我。我还感受到莫名强大的气息,每当我想细听,仔细感触,便会遭遇大恐怖。”

    许应心头一跳,道:“大恐怖?”

    周齐云没有详说,道:“将来你入道之后,便会知道。”

    元未央走到他身边,低声道:“周老祖说的没错,入道时会听到一些古怪的低语。”

    许应询问道:“你入道过?”

    元未央道:“我在家里修行元道诸天感应的时候,入道过一次。许妖王入道过几次?”

    许应悻悻道:“我也只入道过一次。哈哈,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天气?”

    他的脑海中,大钟打个哈欠,懒洋洋道:“上次你突破叩关期时,如果能沉下心参悟天地玄根,应该会入道一次。”

    这时,峡谷上方突然垂下一条条丝线,那些傩师一个个抓住丝线,便被拉起,向上空飞去,很快消失无踪。

    周齐云仰头,目光闪动:“没想到九嶷山中,居然还有这样一条直通阴间的道路。走,我们上去!”

    许应、元未央和骁伯各自抓住一根丝线,突然一股钓劲袭来,轻轻一抖,将他们甩上峡谷!

    许应、元未央等人耳畔传来呼呼的风啸,向上空飞行不知多远,突然,他们像是穿透某种无形的屏障,随即满眼亮光扑面而来。

    只听唰唰的声音传来,许应落地,但见四周青山绿水,映入眼帘。

    周齐云也自落地,还未来得及打量四周,只听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从远处的大殿中传来:“这次为何没有搜集到阳气?你们苍梧宗上下,是想要砍头祭天吗?”

    周齐云听到这个声音,心头狂跳,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皇、皇帝!”

    他险些失声惊呼,“来到苍梧宗续命的人,是圣神章武皇帝陛下!”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