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无常

    “渡劫飞升?”

    阴庭天子心神大受震动,那浩大元神周身散发的仙光也为之动摇,过了片刻,方才不紧不慢道,“渡劫这个词,我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提起过了,是一千年,还是三千年……当年还会有人提及这个字眼,让我一时间有些感慨唏嘘。”

    他直视周齐云,道:“当年敢于提及渡劫飞升的人,都已经死了。我看着这些桀骜的天才,一个又一個陨落,一个又一个消失,最终天地寂寂,再无人语。只剩下我这个残仙,苟且活着。”

    周齐云肃然,求教道:“恳请陛下指点迷津。”

    阴庭天子道:“天劫,发自天道世界,力量源自天道神器,无人能渡。任何炼气士在修炼到飞升期时,都将死在天劫之下。这世上就没有飞升,没有仙界!周当家的,你放弃吧。好好做你的傩仙,就算不飞升,你在人间活得也是像仙人一样潇洒。你死后,也可以来我阴间,阴间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周齐云摇头,道:“陛下知道鸟雀吗?栖息于屋檐之下,高飞不过树木,低飞于草丛之间,与鸡狗为伍,争食草种虫子,一辈子庸庸碌碌。从其出生那一刻往后看,一眼看到死,此生再无变化。”

    阴庭天子笑道:“这不正是无数普通人的生活吗?”

    “但这样的生活,我不愿!”

    周齐云面色漠然,道:“我不想成为普通人,就算成为了傩仙,我也不想一眼看到死。我想高飞,不想做鸟雀,我要展宏图,振翅翱翔九万里!”

    他脸色虽然冷漠,但眼瞳中却有火焰流动,像是心底焚烧的烈火,烧到了眼瞳里。

    阴庭天子道:“你是傩仙,傩仙创立之初,目的便是避开天劫,成为人间仙人。伱无劫可渡,如何渡劫?”

    周齐云道:“我已经寻到渡劫的法门。但是我有犹豫,有迟疑。”

    阴庭天子唔了一声,道:“是什么让你犹豫?”

    “这世上强者辈出,高手林立,我感悟天地自然之时,常常感应到古老的气息,听到莫名的低语,像是来自神州的隐秘角落,又像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空间。”

    周齐云道,“这次阴间入侵,令我警醒,发现世上竟还有如此强大的存在。阴间入侵,阳间动乱,阴庭主导此事,一定所图甚大,周某作为阳间的傩仙,恐怕在渡劫时遭遇阴庭暗算。”

    他眼中有神光氤氲,忽而眼中神光剧烈动荡一下,道:“我不希望有人在渡劫时捅刀子,所以在我渡劫之前,需要解决一切隐患。”

    阴庭天子面色古怪,道:“周当家的误会了。阴间入侵阳间,与阴庭没有半点关系。我们这些做鬼的,也为此事烦得很。我们生活在阴间,老无死,衰无病,没有赋税之操劳,没有民生之疾苦,好不自在!阴间入侵阳间,你们这些活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扰我们清净,搅乱我们正常生活,说实话我们比你们还烦。”

    周齐云错愕,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阴庭天子叹了口气,道:“我们阴庭只是一些死人,被凡人尊为神,供奉信仰,我们吞并阳间,对我们有什么益处?你尽管放心渡劫,阴庭不会有任何鬼神傩仙捅你刀子,你要小心的,只是阳间。”

    周齐云惊讶,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原本以为此去阴庭,必然是一番龙争虎斗,少说也要血流成河。

    没想到,此行比他想象的要顺利不知多少,阴庭的大人物根本没有与他拼命的意思,也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完全就是佛陀的心态,稳得很。

    当然,周齐云也并不全信。

    阴庭若是果然如阴庭天子所说的那样,是好好先生,在世佛陀,那么为何还要大肆扩张神权,神权干预现世?

    阴庭天子叹道:“我阴庭在阴间并非统治者,只是偏安一隅罢了,当不了家也做不得主。阴间很多地方,对我阴庭来说都是陌生地带,比如说周当家带来的那几人,便跑到未知之地去了。你若是去的及时,还能找到全尸。”

    周齐云起身,道:“多谢陛下成全,周某若是有所成就,必有报答。”

    阴庭天子笑道:“不敢。”

    周齐云告辞,离开森罗宝殿。

    突然,他身后传来阴庭天子的声音:“周当家的,前方路已断,又何必去争?像我们一样在阴间躺好,不好吗?强行去争,会死的!”

    周齐云回头,露出笑容,挥了挥手,径自远去。

    阴庭天子叹了口气,低声道:“好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度自绝人。我已经言尽于此,是非好歹,君请自决。”

    这时,他的身后厚重的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他的危险,不是来自阴庭。阴庭,只是能吃些残羹冷炙,而那些家伙才是要把他吃干抹净。”

    阴庭天子微微欠身,恭谨道:“是啊。但是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吃些残羹冷炙,我们也要喝血,我们也要吃肉!”

    “嘻嘻嘻!”

    他的身后,奇异的笑声传来,“深渊中的东西忍不住了,阴间在向阳间入侵,永州只是第一个入侵之地,很快神州各地,乃至整个元狩,都将被侵袭同化。那时,阳间必会与深渊冲突,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那黑暗中的嘻嘻笑声,很快化作哈哈大笑,接着呼啦啦的声音传来,只见一群乌鸦振翅从阴庭天子身后飞出,飞向远处。

    这些乌鸦是阴间的寒鸦,能够穿梭阴阳两界。

    阴庭天子目送寒鸦离去,低声道:“机会来临之后,我是否能不再做个傀儡?”

    他虽然身死了,躺平了,但似乎尸体中依旧有热血流动。

    阴间天庭外,周齐云仰头,只见天空中一片寒鸦飞过,让阴间多了几分萧索和肃杀之气。

    “阴庭天子的话半真半假,倘若阴庭果然躺下了任人蹂躏,那么阴庭又何必去争夺许应呢?”

    周齐云目光闪动,低声道,“阴庭天子,你也未必是真正的鬼仙。你倘若是炼气士成仙,哪怕是成鬼仙,你也精通炼气士的功法体系,也就没有争夺许应的必要。”

    许应最大的用处,便是破译炼气士功法,也即世人眼中的妖族功法,还原炼气士的功法体系。

    阴庭天子若真的对炼气士功法和体系了如指掌,那么根本没有必要下令让通判、城隍去搜捕许应。

    “这次飞升的关键,必须落在许应身上。”

    周齐云迈步向大钟飞去的方向走去,心中默默道,“希望他能整理出炼气士修炼体系,让我融合炼气与傩法!只有这样我才有把握,渡劫飞升!”

    阴间,柳林。

    一个巨大的钟体倒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挤得柳树东倒西歪。钟后是一条大蛇,长着龙一般的角,时不时从柳林中扬起头来,四下张望。

    雾气越来越厚重,渐渐的,许应、元未央和骁伯都被淹没在雾气中,蚖七只能跟着大钟向前走,却看不到人影,心中不禁惊慌起来,唤道:“阿应!”

    柳林中顿时传来一个个回声:“阿应!”“阿应!”“阿应!”

    接着便是鬼娃娃们嘻嘻的笑声,蚖七毛骨悚然,连忙向前游了两步,靠近大钟。这时,钟前方传来许应的答应声,隔着雾气,有些沉闷。

    蚖七稍稍放心。

    他抬头看向天空,突然惊喜道:“阿应快看,有太阳升起来了!”

    雾气中,许应沉闷的声音传来:“现在是大晚上的,哪里有太阳?”

    他在雾气中蹦跶一下,露出头来,仰头上望,果然看到阴间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太阳。

    但是现在明明是阴间的夜晚,怎么会有太阳升起?

    而且这轮太阳一看便不怎么正经的样子。正经太阳光芒四射,散发着无穷热力和光芒,但这轮太阳塞满了纸钱,而且是烧过的纸钱。

    这些纸钱,像是用来祭奠先人用的。不知何时,空气中充满了香火和烧焦的纸张的气味儿。

    太阳下面则有一片寒鸦飞过,呱呱叫唤,仿佛翅膀掀起的动静太大,竟把那太阳中的纸钱灰烬掀起了不少。

    元未央也用力往上跳,从雾气里露出头来,惊声道:“真有太阳?这是什么世道?”

    “公子镇定。记得主母是如何交代的吗?泰山崩于前而不行于色。”

    骁伯的声音从雾气中传来,说罢,这老者蹦跶一下,跳出雾气,见到那轮太阳,惊呼道:“真是混账了,还有这样的太阳!”

    “骁伯镇定,不行于色。”元未央语气淡然,面色从容。

    然后她便又无法镇定了,只见那太阳表面的灰烬中有庞然大物被那片寒鸦惊醒,羽翼震动,将太阳表面的纸钱灰烬掀飞,撒得漫天哪儿都是!

    接着,那庞然大物振翅,从阴间太阳中飞出,追逐寒鸦!

    那是一只仅剩下骨架和羽毛的巨鸟,长着三条鸟足,全身没有任何血肉,鸟首也像是乌鸦,却披着金色的羽毛,虽然已经死了不知多久,依旧弥漫着滔天的凶气!

    它振翅而飞,从太阳中拖出三条粗大的锁链,黑漆漆的,拴在三条腿上。

    三足金乌振翅,拖动这轮阴间太阳,追着寒鸦向远处而去。

    许应等人久久没有说话,蚖七突然打破沉默,孤零零的吼了一嗓子:“阴间,难道就没人管了吗?太阳被鸟拖走了也没人管?没人管是吧……哼!”

    这时,雾气渐渐变得淡了,只见柳树林中那些神出鬼没的鬼娃一个个睡眼惺忪,打着哈欠,光着脚丫走上柳树。

    它们用脚掌抓着被烧黑的树枝,倒吊下来,双手抱在胸前,像是一个个雪白的大蝙蝠。

    这片柳林到处都是,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许许多多雪白的鬼娃,纷纷走到树上,倒吊着睡觉。一时间,每一株柳树的枝头都倒挂着几十个鬼娃,像是柳树结出了果实。

    许应等人正在疑惑,便见柳林中安静下来,阵阵阴冷的风吹来,雾气在阴风中渐渐退去,很快退到他们腰间。

    四周昏暗不明,忽然一道白影飞来,飘飘忽忽,脚不着地。

    那是个通体雪白的怪人,高丈余,白色的长袍通体从头罩到脚,手持一根缠满白布条的棍子,他的头发也是白色,只有从嘴巴里伸出的长长舌头才是猩红色。

    那怪人飘荡在古树林中,他会在倒挂在树上的鬼娃娃面前停下,用自己长长的舌头舔舐鬼娃娃的脸。

    那些被他舔过的鬼娃,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气息萎靡。

    “无常!”许应低呼道。

    他曾经有过一张无常面具,扮做无常混迹在破庙世界的鬼神之间,蚖七告诉他,这等面具是傩师割掉阴间鬼神无常炼制而成,戴在脸上就能变化成无常鬼。

    没想到,他们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一尊无常鬼!

    “祂在采气!”元未央低声道。

    许应经她提醒也看了出来,心中凛然,这个无常鬼是在吸食鬼娃的阳气。鬼娃们会捕捉那些误入此地的生灵以及鬼魂,吸食他们的阳气,待到鬼娃睡熟后,这个无常鬼便会飘过来,吸食鬼娃的阳气!

    突然,空中又有一个个无常飘来,也是同样的装束,丧门棍,红舌头。

    祂们在柳林中,在一株株柳树边停下,鬼娃则像是树上的果子,任祂们采集。

    许应原本不作理会,正打算离去,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师兄,那边有人!”

    “噤声,不要说话!”

    许应心神大震,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转头向那些无常鬼看去。

    “他们是人?天眼,开!”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