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阴庭天子

    许应走后,天神殿上空有天道宇宙的最高意志化作雷音滚动:“能查到跟脚吗?”

    “查无此人。”

    “查出生地。”

    “查无此地。”

    “查其父其母。”

    “数量太多,无法查询。”

    最高意志沉默,过了良久,一尊天神意志询问道:“君上,需要上报吗?”

    “先别报上去,万一得罪了人……压下。”

    最高意志化作雷音炸开,声音隆隆作响,“今日之事便当做没发生过,天道神器上的所有记录,抹除。瘟神,不得寻仇。”

    “尊法旨。”

    天神殿外,蚖七和元未央均是不信,尤其是蚖七,案犯许某有些案件,还是和他一起做的,怎么就没有作恶了?

    难道,牛七爷的案子也消了?

    “我真的很清白,前所未有的清白。”

    许应向他们解释道,“天神殿的天神老爷调了卷宗,查我三世,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案底。不信你们可问钟爷!”

    “你撒谎!”

    周齐云很想指着他的鼻子,呵责他信口胡言,但还是忍了下来。

    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同时对抗天神殿的万神而幸存。天神殿的天神,掌握着天道神器,天纲、天条、天理、天罚等一众天道神器,拥有着盖世之威。

    将来他要做的第三件事,也与天道世界有关,对于天道世界的实力,他太了解了。

    只要天神殿认定你有罪,就算是踩死一只蚂蚁都是死罪!

    对于天神殿来说,一个人,只要一出生,便有了罪恶,想治罪还不简单?

    因为祂们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为任何事情定罪!

    许应也绝非纯良之人,这一路上弑神杀官,所做之恶罄竹难书,甚至在槐花宫,便有十几位周氏子弟死在他的手中!

    但许应从天神殿内好端端的走出来,着实吓到了他,以至于面对许应再无从前的颐指气使。

    “天神是不可以从飞升地中走出来的,祂们的力量太强大,为人世所不容。”

    周齐云定了定神,没有继续追问许应如何从天神殿中走出,而是回答许应的问题,道,“想要天神降临,便需要足够的祭品,祭祀于天,天神顺着通道才能降临。天神殿中的天神,无法走出天神殿。至于飞升地是否会变质,我便无从听闻了。”

    许应虚心求教,道:“周老祖,天神能否从天道世界彻底降临到人世?”

    周齐云摇头道:“未曾听说过。”

    许应询问元未央,元未央也是摇头,道:“我也未曾听闻。不过我元家藏书颇丰,或许藏书中有关于天神降世的记载。”

    许应看向蚖七,蚖七摇头道:“我家的藏书也没有过这方面的记载。”

    许应心中疑惑,大钟镇压在石山井中的出了棺中少女之外,还有一个庞然大物,大钟说它镇压的是天神!

    这么说来,天神其实是可以完全降临的。

    但为何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还有,大钟为何会镇压天神?或者说,大钟的主人为何要镇压天神?

    而今这尊天神脱困,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端。

    “钟爷同时镇压棺中少女和一尊天神,全盛时期该是何等刚猛?”许应看了看周齐云,心道,“应该比周齐云不遑多让吧?可惜钟爷豁达了。”

    前方便是阴间天庭,许应这时才来得及观察这个统治阴间的庞大组织,远远看去,只见一尊尊难以想象的巍峨神像屹立在广袤的山河之间,神像之间漂浮着泛着绚烂色彩的隐景潜化地。

    那些神像比山川还要高大,巍峨,四周的山川仅仅只到祂们的腰身处。

    祂们身上缠绕着无比厚重的香火之气,香火之气形成飘带,化作厚重的云层,一座座华丽的建筑漂浮在云层之上。

    那些建筑,便是隐景潜化地,是一处处仙境。

    这些仙境,构成了阴庭的主体。

    处处仙境之间,皆有长长的街道相连,街道两侧,是四面八方生长的建筑,高矮错落。反正这里是阴间,又飘在天上,居民又都是鬼,房子无须头朝上,头朝下也是可以的。

    有些阴神在这里开店,各类店铺应有尽有。

    阴庭,全称是阴间天庭,许应原本以为这里一定是阴气森森,鬼气极重,没想到这里却因为隐景潜化地而富有色彩,甚至连阳间也寻不到如此壮丽的景色。

    许应等人跟随周齐云来到阴庭的街道上,这里到处都是香火的气味儿。

    忽然许应小腿被撞了一下,低头看去,却见许许多多五短身材的土地神带着书信在街上飞奔,口中叫道:“迟了,迟了!”

    其中一個土地大声道:“我的事情最紧急!都让开,都让开!零陵悍匪周齐云,进入阴庭啦!悍匪周齐云,自投罗网,斩之以壮天威!”

    其他土地神慌忙让路,让那个小土地一溜烟跑到最前面。

    周齐云不紧不慢道:“《帝纪》中说,这些土地负责传递消息,要将每日各地发生的事情传到阴庭,阴庭的专门负责消息的神祇会处理这些消息,汇总起来。如此一来,阴阳两界的天下事,都逃不出阴庭耳目。”

    许应被深深震撼,土地神是最常见的神,不仅山里有,各个小小的村落里也有,甚至城里街道里,也都有矮小的土地庙。

    这些土地神,消息灵通,若是所有消息在阴庭汇总,可以说天下事尽在阴庭掌控。

    “当然至道大圣皇帝与阴庭订下皇权神权一体,非常有远见。”许应道。

    周齐云轻轻点头,道:“至道大圣皇帝平定阴庭,一统神州,打造陆上神国,从此神权皇权一统,再无隐患,于是至道大圣皇帝就安享淫乐,重用宦官、权臣,可见女色误国。”

    元未央扬眉,问道:“那么权臣呢?”

    周齐云淡淡道:“我就是权臣。若非至道大圣皇帝沉迷女色,我焉有崛起的机会?”

    又有土地神向前狂奔,叫道:“永州下三滥捕蛇者周齐云,已经到了鬼门关,前来送死也!”

    一群土地神大呼小叫,四下躲藏,叫道:“这凶神打上来了!”

    又有绿皮大鬼叫道:“我乃鬼门力士,捕蛇者周齐云若是敢踏入鬼门半步,看我鬼头刀斩他!”

    蚖七错愕,道:“周老祖,看来你的名声在阴庭并不好。”

    周齐云哼了一声,继续前行,过了鬼门关,那鬼门力士丢下鬼头刀便跑,速度之快令人瞠目其后。

    又有土地神狂奔而过,叫道:“周家老祖杀上回魂门也,回魂们鬼将力战不降!”

    镇守回魂门的鬼将还未与许应等人接触,便丢盔弃甲,仓皇而逃。

    蚖七惊讶道:“这次祂们的语气尊敬了许多。”

    走过回魂门,又是鬼王殿,有土地神狂奔而过,叫道:“人间周大宗师莅临阴庭,拜访鬼王!”

    鬼王殿的大门轰然关闭,显然鬼王不乐意见周齐云。

    到了判官府,又有土地神高叫道:“周家傩仙,大驾光临,尔等阴庭小神,还不叩拜迎迓?”

    还有土地神叫道:“快绣龙旗!把阴庭天子的旗换下来,绣上周天子旗!”

    待来到森罗殿,一众阴神站在道路两旁,唱了个大喏,纷纷叩拜,高声道:“上仙,我等小神奉上珍馐,恭候上仙王师法驾阴庭,推翻那阴庭天子暴政!”

    森罗殿前的街道上,早就摆好了各种珍馐佳肴,还有些妖娆的女鬼吹拉弹唱,载歌载舞。一鬼女叫道:“今夜夺得花魁,便入宫侍寝!”

    周齐云哈哈大笑,朗声道:“阴庭天子何须弄这一套来糊弄我?阳间周齐云,前来拜会,还请赐见!”

    话音刚落,忽然只见那一处处阴间隐景潜化地中,道道仙光冲天而起,一个个高大的身影浮现,道骨仙风,飘飘荡荡,气势搅动阴庭天空,霎时间让这片天地风云变化!

    而在前方的阴间天庭的至高大殿中,明亮无比的光芒浮然跃出大殿,形成一尊衣袂笼罩至高大殿的神祇。

    那神祇衣袂飘飞,起伏不定,周身光芒灿灿,道道皆是仙光,神圣非凡,仙光浓郁令人难以直视。

    周齐云面色微微凝重,这是一尊元神。

    他虽然博采众家之长,又挖掘古墓、洞天,尝试着复原炼气士修炼体系,但迄今为止他并未修成元神。

    虽然他的魂魄强大,但毕竟还只是魂魄,比阴庭天子的元神还差了很多火候!

    周齐云环视四周,只见阴庭各个隐景潜化地中的傩仙气息强大,皆是不凡人物,不过这些傩仙往往是已死之人,空有魂魄精气,而无肉身。

    那阴庭天子周身的仙光渐渐淡去,收敛气息,笑道:“阴庭天子不过是一个称谓,我可以做得,你也可以做得。周道友死后可来阴庭,朕将天子之位让与你。”

    周齐云迈步走上前去,笑道:“我对死后一事并无念想,我想要的,是长生永寿,是渡劫飞仙!”

    那阴庭天子哈哈大笑,周身仙光完全敛去,元神收拢,回到殿中。

    他的声音从殿中传来,幽幽道:“谁又不想呢?即便是朕,也想重回人世,做个快乐逍遥的神仙。周当家的,伱已经是人间傩仙了,逍遥自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嗡——”

    殿内突然有仙光冲击而出,直奔登殿的周齐云而去,似要将他淹没!

    周齐云脚下一顿,神州隐景四周展开,惊讶道:“你是鬼仙?”

    许应、元未央早就停下脚步,没有近前,即便如此,两大强者恐怖的气息依旧压得他们心跳如鼓,难以喘息!

    不仅如此,他们的神识也有些错乱,令人无法理解的道法从仙光中侵袭而来,影响他们的正常思维。

    骁伯一身青衣,挡在他们面前,忍着不适,喝道:“退!”

    许应、元未央连忙后退,蚖七也慌忙调头便走,退到判官府这才好受一些。

    周齐云的声音传来:“阴庭天子,你原本是仙人,被毁了肉身,只剩下元神,便做了鬼仙!我猜得对不对?拥有肉身和没有肉身,差距极大,你虽然是鬼仙,但不是拥有肉身的傩仙对手!”

    森罗宝殿中传来阵阵恐怖的悸动,四面八方爆发,余波席卷沿途一切,即便是骁伯也承受不住,嘴角溢血,稳不住身形!

    突然钟声一响,一口大钟浮现,倒扣下来,大钟与余波稍一碰撞,便咣的一声震响,钟身浮现龙蛇般的纹理,流光溢彩,化作厚重光壁将众人罩在其中!

    突然,那一座座隐景潜化地中,一尊尊鬼傩仙纷纷伸手一指,潜化之地中隐景顿时飞出,带着厚重道象,向森罗宝殿压去!

    许应突然只觉鼻孔温热,一抹手上都是血,却是被鬼傩仙的隐景中蕴藏的道象压迫得血液外流!

    他向元未央、骁伯和蚖七看去,只见他们也被压迫得眼耳口鼻中有血液渗出!

    “钟爷,你一定要挺住啊!”许应大声道。

    大钟闷哼,突然钟身一横,呼啸旋转,叫道:“挺不住了!走了!”

    大钟被那恐怖的道象碰撞形成的余波撞击,当当弹起、落下,砸塌沿途一栋栋房屋,沿着长街一路砸下去。

    而在钟内,许应向惊魂未定的元未央和骁伯道:“放心,钟爷扛得住。这种情况我已经遇到很多次了。”

    “咣!”

    大钟将鬼门关撞出一个豁口,一路当当作响,从阴庭跌落下去。

    蚖七缩成一团,突然醒悟过来:“等一下,我们是不是可以摆脱周齐云了?”

    ————感谢水表抄表员的白银打赏,老板圣明!老板万岁!!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