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天神殿

    天空中两道剑气飞梭在新地的山川之间穿梭来去,每当迎上日光,便泛出绚烂的光彩。忽然,其中一道剑气飞梭冲天而起,在天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蚖七的大脑袋上。

    剑气顿消。

    元未央站在那里,胸口剧烈起伏,脸色也因为太兴奋而染上红晕。

    她有些气喘,毕竟是头一次御剑飞行,消耗太大,饶是她修为不俗,也累得够呛。

    元未央强于神识,但元气不如许应深厚,她可以神识运剑,施展出更为复杂多变的剑招,但元气不深厚便坚持不了多久。

    许应强于元气,神识不如元未央,正打算也停下来,突然,他身后背着的剑匣无人自动,剑匣中有剑气欢快低鸣,似乎在雀跃,很想飞出剑匣。

    许应心中微动,想起自己与匣中剑气一起感悟水口庙剑意的情形,立刻调动神识,与匣中剑气接触。

    他的神识刚刚触碰到剑匣中的剑气,那剑气便借着他的神识从匣中跃出,下一刻,许应周身缠绕的剑气突然暴涨!

    “咻!”

    他的眼前一黑,却是他的速度大增,血液从头部流向脚底板,大脑缺血。

    许应急忙鼓荡气血,视野这才恢复,随即头皮发麻,只见他眼前一黑的那么短短片刻,他飞越了七八里地,竟然迎着一座大山撞了过去!

    现在他的速度太快,比先前快了四五倍,剑气破空,在身后留下一个个雪白的气团!

    后方,元未央和蚖七惊叫,只见许应周身剑气暴涨,破空发出雷鸣,身后甚至拖着一道剑气流光,迎着山峰撞上前去!

    许应竭尽所能神识控制剑气,掌握方向,但还是与那座山峰擦身而过!

    “嚓!嚓!嚓!”

    一连串刺耳的声响传来,那座山峰侧边一块块巨大的山石飞起,被许应周身的剑气从山体上切下来!

    许应心脏差点提到嗓子眼里,却见剑气掠过那座山峰,自己反而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禁又惊又喜。

    “袁天罡前辈的剑匣,果然厉害!”

    他速度越来越快,但也感觉到元气消耗速度也越来越快,连忙道:“住!住!住!”

    他竭力调动那道匣中剑气,躁动的剑气震动不停,但渐渐被他稳住,许应终于有一种控制剑气的感觉,放慢速度。

    只是这道剑气依旧躁动不安,时不时便要飞腾一下,他还需熟练运剑,才能如臂使指。

    过了片刻,蚖七见到一个方圆丈余的剑气圆团向自己飞来,不由毛骨悚然,连忙叫道:“阿应,你当心把我脑门切出一個大坑!”

    许应展开双臂,四周都是跃动的剑气,徐徐落地。

    突然,剑气猛地一收,哗啦啦如水流动,尽数收入他背后的剑匣中,消失不见。

    “真是好剑!”

    许应赞叹一声,道,“袁天罡前辈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何养的剑气如此暴躁?难道他其实把自己暴躁,炼入剑气之中,因此自己才能保持平和?”

    蚖七看不到自己的脑门,连忙道:“我脑袋如何?还在吗?钟爷,钟爷,你敲我脑袋一下,让我听个响……好了,别敲了,晕!”

    许应和元未央兴致勃勃,又坐了下来埋头讨论,把自己在飞行时遇到的困难说了一番,对原有的御剑诀加以改良。

    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龙辇还未驶出新地,也看不到永州城,更别提零陵了。周齐云似乎也迷了路。

    四条神龙拉着他们走得累了,周齐云于是停下龙辇,让四龙歇息。

    蚖七也终于可以从龙辇中出来放风,心中极为欢喜。

    他们歇息的地方就是一片大湖,湖边是浅滩大泽,清澈见底。蚖七游入水中,在湖面上形成一道道前进的波澜,将湖中的大鱼惊得不断跃出水面。

    大蛇趁机填饱肚子。

    许应打量四周,只见这里三面环山,中央有个小山头,与其他山势没有接触,孤零零的杵在这里。

    小山头并不高,只有三四十丈,也不是很大,但是山上却有许多古老的树木,长出了龙鳞状的树皮,有些树看起来只怕已有上万年。

    许应走到山脚下,却见树上坐着一尊尊石像,石像不高,大的有一人高,小的只有拳头那么大。

    他在山下走了一圈,这山上竟然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这样的石像,看样子只怕数万不止。

    他抬起脚步,正想到山上细看,突然耳畔传来阵阵奇特的杂音,像是有人在他耳畔窃窃私语。

    大钟立刻紧张起来,发出当的一声大响,将许应脑中杂音炼去,喝道:“阿应,不要动!还记得被我镇压在井底的大家伙吗?这里有那种东西!”

    许应顿时记起当初在小石山的情形,那时奈河入侵,他与追杀者被困小石山荒庙,看到井边有锁链,便往井中看了一眼,看到井底有只大眼睛!

    那时,他便听到这种奇特的窃窃私语声,以至于心智被迷!

    “这里不是一个大家伙!”

    大钟紧张万分,喃喃道,“我感应到了成千上万个大家伙……怎么会这么多?就算我全盛时期,也顶不住……”

    许应闻言,立刻神识运镜,向这座山丘看去。

    就在此时,他希夷之域中的天眼明镜哗啦一声破碎,一股莫名的力量入侵他的希夷之域,邪恶又神圣,古老,强大,异常,要将他的神识完全抹杀!

    这种力量,异于鬼神的力量,异于傩师的力量,不是世俗的力量,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

    只一瞬间,许应的天眼破碎,神识近乎瓦解!

    当此之时,大钟自许应脑海沉降下来,进入希夷之域,大钟一路当当作响,将那股侵袭而来的邪恶强大的力量挡住!

    许应的希夷之域中,那朵纯阳异火的火焰突然暴涨,大火弥空,将那股入侵的力量烧得吱吱作响!

    大钟钟声震荡不断,从许应日月双眸,一路跨神桥、走瑶池,下十二重楼,钟声震来荡去!

    它又飞临许应五脏仙山,将侵入五脏的异常力量炼去。

    纯阳异火也在空中烧来烧去,将那股来自山岭间的异常力量炼化。

    许应神智还是浑浑噩噩,神识被摧毁近半,元未央见他气色不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他的眉心。

    许应只觉眉心冰凉,自己混乱的神识渐渐收拢,稳定下来,向元未央道谢。

    元未央疑惑道:“许妖王,你的神识为何突然瓦解?”

    大钟声音凝重道:“他刚才何止神识瓦解?若是没有我和他体内的异火,只怕连命都丢了!阿应,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怎么会引起异常力量的侵袭?”

    许应看向面前这座矮小山头,惊疑不定,道:“我刚才看到了一片神光,光芒是从这些小小石像上发出的,每一道神光都直通天际,像是连接着另一个时空。然后……”

    他晃了晃头,喃喃道:“然后,我就看到祂们在看着我,从另一个世界看着我……”

    “祂们?”

    元未央疑惑,“祂们是谁?”

    许应摇了摇头,询问道:“钟爷,你在小石山井中除了镇压棺中少女之外,镇压的另一个庞然大物是什么?”

    大钟沉默片刻,道:“一尊下凡作恶的天神。现在我遭到重创,不再镇压小石山古井,那尊天神只怕与妖女一样,也逃了出来。待我养好伤,一定要把祂与妖女一起抓住,重新塞回井中!”

    许应沉默。天神,天道世界中的神祇。

    被他用鞭子驱赶走的瘟神,也是来自天道世界的天神。

    但是刚才他用天眼观察这座小山丘上的石像时,也被对方观察,那一刻,有上万双眼睛注意到他,否则也不会顷刻间将他神识摧毁!

    但是,这么多天神,哪里来的?

    这些天神,与这座小山丘上的石像又有什么联系?

    许应瞥了正在闭目养神的周齐云一眼,心中默默道:“既然周老祖来到这里,在这里落脚,那么一定不会无的放矢。难道此地与阴庭有关?”

    过了不久,夕阳落山,天色黑暗下来。

    这座小荒丘却渐渐明亮起来,而且光芒越来越亮,光芒如烛,却洞照云霄,似乎能够照到另一个世界!

    元未央、骁伯与蚖七从未见过这种景象,纷纷抬头观望,而许应用天眼看到的却要比这幅景象还要壮丽万千倍!

    “至道大圣明孝皇帝的帝纪中记载,帝与仆三两人至苍梧,经鬼崽岭入幽冥。”

    许应回头,只见周齐云不知何时起身,来到他们身后,也在仰头打量这座小荒丘。然而此刻的小荒丘却隐约间变得无比巍峨,远超附近其他山峰!

    “至道大圣皇帝便是从这里进入阴间,找到阴间天庭,与阴庭天子对话,订下了阳间的神权皇权一统的协议。至道大圣皇帝晚年昏聩,致使盛世毁于一旦,阴庭也趁机撕破协议,插手阳间。”

    周齐云迈步向山中走去,道,“今日我效仿至道大圣皇帝,拜访阴庭,你们可随我来。”

    许应亦步亦趋跟上他,询问道:“周老祖是效仿至道大圣皇帝,与阴庭天子再订神权皇权一统的协议吗?”

    周齐云悠然道:“我若是皇帝,为天下百姓社稷,便会打入阴间续订协议。但我不是。而今朝廷圣神章武皇帝尚在,我身为臣子,岂能越权?那岂不是要谋反?”

    他顿了顿,道:“我此来,只为我自己。”

    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私心。

    许应左思右想,不知道他来到阴间天庭,究竟是想谋朝篡位时不让阴间捣乱,还是驱逐阴间守护永州?

    周齐云引领着他们走入那越发巍峨的山中,天空中的烛光更加明亮,他们步步登山,忽然只见天空中无量的神光倒灌下来。

    这一刻,许应和元未央两人都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强大意志以及异常力量,一股一股的降临,注入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像之中!

    石像在轰隆轰隆长高,变大,周身神光,高达千仞,坐在一株株比大槐也不遑多让的古树上。

    祂们坐在古树的指头,如鸟,目光中没有任何感情,目视着许应等人。

    许应向上望去,天空中的神光照耀,万千道神光组成一座大殿的穹顶,只是这座殿堂的广大,令人难以想象,不可思议!

    “这些是天神的投影!”

    大钟的钟声轻轻震荡,显然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也将它镇住了,低声道,“我家主人那个时代,可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地方。这三千年来,神州大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炼气士会消失,为何这里有这么多天神组成一座大殿?”

    它挂在小石山上太久了,三千年不问世事,它发现自己空活了三千年。

    “帝纪中说,这里叫做天神殿,是通往阴庭的道路。”

    周齐云走在他们前方,道:“寻常人无法来到这里,他们会被天神的威严影响,陷入癫狂,自相残杀。有我守护着伱们,可以让你们免收天神影响。”

    他修为深不可测,同时对抗着万千尊天神的思维入侵。

    元未央低声道:“他比当年的至道大圣皇帝,恐怕还要强一分两分。记载中的至道大圣皇帝,并没有这么强大。”

    许应跟着周齐云,只见道路两旁是悬崖峭壁,下面是无数蠕动的尸骨,那些尸骨是被天神意志影响的尸骨,还在往上爬,不知自己早已死了不知多久!

    他打个冷战,突然想起一事,额头渐渐冒出一滴冷汗:“既然是天神殿,那么这里是否有瘟神?瘟神,还记得我用鞭子抽过祂么?”

    就在这时,一尊树上的天神石像缓缓的转动脑袋,向他看来。

    ————感谢第113盟,明明不臭盟主的打赏!再度感谢宅菜大盟续了五个钟!!老板英明!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