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带你飞!

    龙辇上,周齐云仰头,看着面前这条巨蛇,白眉轻轻皱起。自己这辆龙辇虽是宝物,但也塞不下这个庞然大物。

    先前蚖七的体型约有十三四丈,笔直的躺在龙辇里都可以。现在,他非但变长了,而且还粗了许多,蜷起来塞进去都有些困难。

    元未央仰头打量蚖七,劝诫道:“这才几天,你就胖成这样?你减肥罢。”

    蚖七冷笑:“休想!”

    许应向周齐云道:“周老祖无须担心,他修炼了巴蛇真修,可以变化大小,龙辇还是可以装得下的。小七,你变小一些。”

    蚖七叫道:“小应,今后不要叫我小七,叫我牛七爷!”

    说罢,催动巴蛇真修,努力了半晌,似乎小了一点点儿。

    许应转过头,向周齐云道:“周老祖,你家龙辇能否变大一点点?”

    最终,他们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把蚖七塞进车里,蛇头露在外面。即便如此,龙辇内部也有些拥挤。

    周齐云进入车中,与许应等人挤在一起。这位大人物对此毫不在意,只要你有才华,且对他有用,他可以尽可能的容忍你。

    但倘若没用,那么伱就危险了。

    拉着龙辇的那几条神龙吃力的起航,神龙们刚刚踩到香火之气所化的云头上,便险些跌落下来。四条神龙腿脚有些颤抖,终于还是成功的乘云驾雾,向永州府而去。

    龙辇驶入云端,从青山绿水之间穿过,一道瀑布挂于山川之间,雾气迎着阳光照耀,有色彩斑斓的彩虹横于两山之间。

    龙辇从彩虹下驶过,沾上一些彩虹的湿气,也被阳光照得色彩绚丽。

    龙辇内,周齐云坐在车窗边,取出三卷书摊开了,信手翻阅。许应偷看一眼,三本书的内容基本一致。

    这时,一只柔软温和的手掌抓住他的手,在他掌心指指画画。

    许应心中微动,低头看去,却是元未央坐在他旁边,抓住他的手,用食指在他手心悄悄写字。

    她写的是“仙书”二字。

    许应轻轻点头,周齐云翻阅的三卷书,都是陀妪仙书的破译本!

    许应捏住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写写画画,元未央仔细辨认他写的是什么字,过了片刻才忽觉他要写的是一大段话,不知道要写到猴年马月,连忙把手抽回。

    许应不动声色把手放在鼻下,心道:“元兄弟的手为何这么香?难道他是花妖?”

    他听过花妖的传说,这类妖怪住在花苞里,香气逼人,花儿开放的时候花妖便会在花苞中翩翩起舞。

    只是许应走这么久的夜路,妖怪见得多了,却没有碰到过花妖。

    “奇怪,今天他手上的香味不是瑞香和兰花香。”

    许应细细分辨,心道,“应该是百合与栀子花。嗯,依旧有一股奶甜味,难道元兄弟每天还要喝奶?”

    元未央见他不住嗅手指头,面色古怪,于是狠狠瞪他一眼。

    周齐云看书,突然问道:“大公子修炼了陀妪仙书,一定变得很奇怪吧?”

    许应从香味中醒来,一股寒意顺着脊梁爬上来,爬到后脑勺。

    他的脑海中,大钟也是猛地一震,心中暗道一声糟糕:“我们杀大公子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元未央心中凛然,她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周齐云问出来,便一定是大事!

    周齐云没有再说话,像是在等许应回答。

    许应沉默片刻,实话实说,道:“大公子修炼了破译后的陀妪仙书,实力很强,但是元阳尽去,炼成元阴之体,变成了女子。”

    周齐云抬起头,目光直视他。

    许应目光清澈,没有躲闪,与他对视。

    周齐云收回目光,道:“那么,你为何没有修炼陀妪仙书?”

    许应额头冒出一些细密的汗珠,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大公子周植偷盗陀妪仙书,见到仙书便忍不住修炼,许应破译仙书,为何忍住没有修炼?

    “或许他让我破译陀妪仙书的目的,就是看看我是否像大公子那样,变成女子!”

    许应定了定神,微笑道:“因为我破译仙书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出按照仙书修炼,肯定会元阳尽去变成女子。所以我没有修炼。”

    周齐云目光再度落在他的脸上,道:“为何不告诉我?”

    许应笑容不减,道:“我能看出来,周老祖会看不出来?周老祖是人间仙人,岂会因为区区一本仙书变成女子?似周老祖这等惊才绝艳之人,最多只是借仙书为跳板,开创出自己的绝学,而不会拘泥于前人的功法。”

    周齐云露出笑容,道:“你应对很得体。”

    许应迟疑道:“周老祖,大公子一事……”

    周齐云继续看书,淡淡道:“他本是男儿身,却变成了女娇娥,有辱周家门风。死了也好,省了我亲自动手。”

    许应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许应走出龙辇,来到车辕上,元未央见状,也跟着走了出来。

    青衣老仆骁伯见元未央出来,也想出来,但留周齐云一个人在车里,多少显得失礼。周齐云挥了挥手,他才如释重负,走出龙辇。

    他来到外面,只见许应和元未央不在车辕上,头皮一紧,脑子发懵:“这就被拐跑了?我如何向老太太交代?”

    他急忙跃到车顶,这才松了口气,只见许应和元未央此刻坐在大蛇蚖七的脑门上。

    蚖七脑袋很大,两条粗大的鹿角中央有两块巨大的鳞片,很是平整,如同两块巨石。许应与元未央坐下,已经到了四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坐在这里迎着风,居然也没有任何凉意。

    风有点大,吹散了少年的衣衫和头发。

    元未央伸手摸了摸蚖七脑后的鬃毛,惊讶道:“很软和,真的是羽毛,像是刚出生的小鸟身上的绒毛!”

    许应上前摸了摸,啧啧称奇,蚖七的鬃毛软软的,又有羽毛的质感,从上向下撸起来手感十分好。

    “再摸咬你们!”大蛇身躯被困在车中,脑袋却威胁道。

    许应和元未央充耳不闻,又撸了两把,蚖七叫道:“我是蛇,没有人性,再摸我一口毒气喷死你们!”

    许应和元未央恋恋不舍的停手,许应道:“七爷何时可以化形为人?”

    蚖七呼气兴起云雾,吸气形成旋风,不紧不慢道:“这次我感应到将叩玄关,体内化生之力渐长,于是来到黑铁玄关前,感悟天地玄根。我悟得乾坤颠倒的泰象,又悟得离坎往来,从而立我自身之玄根。玄关因此而开。我亦从杳杳冥冥中感悟到祖辈的血脉呼唤,顺其自然而化形,便成了今日的形态。”

    许应听得玄之又玄,瞠目结舌,询问大钟道:“钟爷,他还能在此化形吗?”

    大钟道:“我也不知蚖蛇可以化形几次。不过大部分妖怪,好像只能化形一次,而他已经化形了两次……”

    元未央大为佩服,道:“他是领悟了道的真谛,觉醒了体内的远古血脉。七爷是個很有灵根的妖怪,此刻已经有了大道之象。”

    许应心中微动,蚖七开启尾闾玄关后,体魄之中的确像多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静时如山阿,动时也带着莫名的压迫感和威严,确有大道之象的特质。

    他的体内,太古蚖蛇的血脉渐渐觉醒,不知是叩关的作用,还是槐花的作用,抑或是蜕变的结果。

    大钟道:“阿应,你看看蠢蛇,他这次叩关才是正经炼气士的叩关!你那次叩关,也配叫叩关?”

    许应虚心求教:“钟爷,七爷叩关,与我叩关,有本质上的区别吗?”

    大钟道:“并没有。他只是多了一些虚头巴脑的蛇生感悟而已。”

    蚖七目光深邃,遥望远方,声音也变得厚重浑厚:“我感悟到天之苍茫,地之厚重宽广,生命之虚无。我悟道了……好饿,有吃的没有?这几天槐花都凋零了,我在上面快饿疯了!”

    骁伯走来,面色肃然:“七爷何不食生命之虚无?”

    此言一出,许应和元未央忍不住哈哈大笑,骁伯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随即又板起脸来,咳嗽一声,道:“公子,笑不露齿。”

    元未央急忙正襟危坐,过了片刻,道:“许妖王曾经说过屡次尝试御剑飞行,却始终不得其法。这些日子我查阅了周家收藏的一些典籍,发现御剑术已经失传。古籍中有一些关于御剑的零星记载,多是说先秦时代的炼气士御剑,不是站在剑上,而是剑气化作团团流光,将自己周身包裹起来。”

    她取出自己抄录的典籍,其中有一副图,图上是一人手掐剑指,周身剑气流光一般,自上而下流遍全身。

    元未央道:“这种御剑飞行,形如飞梭,两头尖尖,中间鼓鼓,人藏于其中,破空而去。”

    许应凑到近前来看,赞道:“如此一来,剑光护体,可以穿过声音屏障,可以穿过雷火,不受到伤害。的确比站在剑上飞,好太多了。”

    元未央道:“可惜,御剑飞行已经失传,周家的典籍中没有记载如何才能御剑飞行,只有前人的描摹。我元家的藏书虽多,也没有多少关于御剑飞行的记载。”

    她又取出几卷抄录本,一一展开,道:“我元家有神识腾跃法门,周家有肉身变化之法,郭家有云梯天纵之术。其中以郭家的云梯天纵之术最为高明,云梯登天,轻轻一纵,快如流星。我元家神识腾跃法门是存想之法,借神识存想,虚空立物,脚踩立物,便可以踏空而行。”

    抄录本上是简化的神识腾跃法门,许应看了一遍,便明白其中原理。

    神识腾跃其实还是步行,只不过是在天空中步行。

    这个法门是先在空中存想出一个立脚之地,比如一块方砖,如此便可以踩在上面,再存想下一块方砖,便可以移动脚步。

    这样,便可以一步一步蹑空而行。

    倘若神识足够强大,可以在空中存想一片坦途,直接奔行在坦途之上,道路不断向前延伸。

    只是这种腾跃法门对神识的损耗比较大,即便是元未央这等打开黄庭秘藏的神识高手,轻易也不愿意用这种方式赶路,宁愿步行。

    至于其他世家的飞行法门,也都是借存想行于天空之中,包括周家的肉身变化成飞鸟也是如此。

    显然,这几种法门都不如御剑术。

    许应心中微动,询问道:“钟爷是否懂得御剑术?”

    大钟道:“我那个时代,炼气士已经开始式微,许多东西都已经失传。我家主人也不懂得御剑术,不过他寻到过御剑术的残诀,曾经在我面前念诵过。”

    它念诵一遍,许应细细聆听,却是一小段神识运剑的法门,很简短,只有三十多个字。

    许应将残诀念出,元未央取出纸币,低头写在纸上,残诀虽短,但字义玄奥,元未央一时也看不懂。

    许应却是一看就懂,说出残诀意思,元未央经他点拨,惊喜道:“我元家在神识上有过人之处,或可补上残诀缺失的部分!”

    青衣老仆骁伯迟疑一下,想要阻拦,又停了下来,心道:“若是能用元家功法补上残诀,也是一件大好事,传出去一星半点的功法,应该也没有大碍。”

    元未央在纸上写出百余字,便智慧告绝,无法继续写下去。

    许应与她凑到一起,揣摩经文,提笔续写。两人在剑术上都是仅凭一点剑意便参悟出剑术的大道之象的人,天分极高,很快便写出一篇二百余字的剑诀心法。

    许应与元未央对视一眼,眼中有光芒闪动。

    许应道:“我先尝试,我有钟爷在,摔不死。”

    元未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突然纵身一跃,从蚖七头上跳了下去,甚至连骁伯也来不及阻拦!

    许应心中一惊,急忙跃下。

    骁伯和蚖七各自惊叫,便见两人从高空急剧向下坠落,速度越来越快,以这个速度,就是铁打的人,也将摔得粉身碎骨!

    就在此时,两人身上突然有剑光流转,那是舞动的剑气,自二人的指尖迸发,围绕他们身体旋转,渐渐化作一道剑气飞梭,越来越明亮。

    “咻!”

    眼看便要坠落时,两道剑气飞梭交错而过,在下方两座大山之间的江面上留下两道掀起的巨浪,浪花溅起,飞琼泄玉。

    那两道剑气飞梭速度越来越快,猛然间从水面拉起,几乎是贴着两岸的山峰急剧向上飞去,绕着山峰团团旋转。

    此时,周齐云也被惊动,推开车窗向外看去,只见那两道剑气飞梭在峰顶相逢,相互缠绕着向高空飞去,很快超过了龙辇,突然又自分开,从山谷中穿过。

    周齐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低声道:“好高的天分,居然参悟出御剑之术。只是……”

    他脸色转冷,心中有些不舒坦,冷笑道:“一对狗男女!”

    ————双倍月票快结束了,兄弟们带我飞啊,求月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