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江湖儿女多妩媚

    “可是,槐树为何要杀他呢?”元未央颇为不解。

    槐树若是不出手,应该也不至于死。

    它的肢体很庞大,根触众多,深埋在地下,可能地下的身体比地上还要大很多倍。想要杀死这样一个伟岸的生命,着实困难。

    但它一出手,便会被周齐云抓住它的神魂意识藏身之所,从而将它斩杀!

    “大槐应该是想寻找一个转生的躯体吧。周齐云是这里最强的存在,已经受伤,倘若无力反抗它,就可以夺舍周齐云。毕竟,它只剩下八千年的寿命了。”

    许应心有感触,道,“我们人生长短不过百年,苦苦修行如周家老祖,也不过三百多年的寿元。大槐即便生机断绝,却还有八千年的寿命。它舍弃八千年寿命去夺舍一个朝生暮死的人类,未免得不偿失。”

    元未央想了想,道:“大抵是它在看到周齐云施展隐景潜化之地,展现神州仙境的时候,让它觉得可以靠这种办法永远存活下来。”

    许应突然打個冷战。

    周齐云那时只怕就动了暗算大槐,借大槐的生机来为自己疗伤的念头,他之后的每一个言行举止都是在布局,引诱大槐入局。

    他不想让自己受伤太久,因为他还要去做第二件事。

    大槐就是他的疗伤圣药。

    那么,周齐云选择大槐作为自己与泥丸宫主人决战的地点,是否是早已存了暗算大槐的念头呢?

    “大槐可能真如大钟所说,有可能大奸大恶,但周齐云用钓鱼的手段引他犯错,城府太深,不是正道。”

    许应想到这里,突然记起周齐云说过的话。

    “面对这些老不死,真的不能犯任何错。任何一个闪失,都有可能死亡。”

    错,就意味着死!

    就是这么残酷。

    “周齐云对我们来说,也是老不死。我们面对他也是如此,必须不能犯任何错,否则任何一个闪失,便可能是死亡!”

    翌日,许应在修炼时能明显的感觉到大槐树的花香变淡了许多,那种浓郁得沁人肺腑的天地元气也变得淡了。

    不过大槐的槐花依旧开得浓烈,各个枝头的花骨朵都在一夜间绽放,似乎在用最后的生命去盛开,在阴间留下不一样的灿烂色彩。

    “可惜,你错了一步。”许应看着漫天槐花凋零飘落,心中默默道。

    他回到大殿,开始一字一句的破译陀妪仙书。

    大槐已死,泥丸宫主人已死,白骨大帝远遁,周齐云的伤势痊愈之后便会去办第二件事。在这段时间,许应必须把陀妪仙书破译出来。

    至于破译出多少,需要许应自己斟酌。

    破译得太多,留着他就没有了用处,破译得太少,留着他也没有用处。最好是在有用无用之间,才能保住性命。

    而且,必须要给真经。

    周齐云的天分和悟性都高得可怕,给他的经书中夹杂着错误,很容易被他察觉。被这样的人物怀疑你的用心,就是自寻死路。

    许应一边破译仙书,一边修炼,两不相碍。他原本以为借着槐花盛开,可以踏足叩关期第二重天,而今大槐已死,只怕无法修炼到第二重天。

    这两日,槐花宫中周家的人越来越多,却是搬空水口庙的周氏子弟和门生也赶了过来。

    大殿中,几个周氏子弟面露喜色,不住的看向许应。

    许应埋头破译仙书,也没有在意。

    过了不久,周齐云出关,来寻许应和元未央,询问道:“两位都是才智过人之辈,是否破译出陀妪仙书?”

    许应和元未央各自献出自己破译的仙书,周齐云将两卷书放在一起,同时掀开两卷书,双眸一左一右,同时阅读。

    过了良久,周齐云合上两卷经书,道:“只有这些?”

    元未央道:“破译到这里,已经是我的极限。”

    周齐云看向许应,许应为难道:“若是能给我们一些时间……”

    周齐云将两卷经书卷起,收入囊中,道:“我将前往阴庭,拜会阴庭天子。你们随我前去,伴随左右。陀妪仙书,还有内府典籍,任由你们翻阅!”

    许应和元未央暗自松了口气,知道两人破译得恰到好处,暂时保住性命。

    许应连忙道:“我还需要上树一趟,我朋友蚖七还在树上。”

    周齐云挥了挥手:“快去快回。我周氏儿郎已经开始伐树,这里的一切,都要带走。”

    许应连忙出了槐花宫,向大槐匆匆走去,只见许多周家子弟傩师正在忙碌。

    有的在清扫战场,把大物的尸身切割成很多份,不同的部位分门别类,炼宝炼药还有食用的,各自分类整齐。

    还有人在绘制大物道象图,大槐道象图。又有一些人在拆槐花宫,将这座宫阙拆装上车,不知运往何处。

    许应来到大槐树下,便见十几个男男女女背负剑匣,催动飞剑切割大槐。他们剑术相当精妙,运剑时遍体生光,如同一个不断闪耀光芒的大雪球。

    “周天斩妖剑,好剑术!那日周阳周县令若是有这等剑术,便不必死了。”

    许应赞了一声,从他们身边经过,轻轻一纵,跳到树上,沿着龙鳞般树皮纹理向上赶去。

    树下一个声音道:“大兄,他就是许应!”

    下方伐树的那十几个男女各自抬起头来,往上张望,说话的那人是被周幼呦从许应手中救下的那个周氏子弟。

    被他称作大兄的是个三四十岁的青年男子,身材颇为高大,眉目与周齐云有些相似,面白无须,妆容很是精致,涂抹了胭脂水粉,衣裳也颇为花俏。

    此人正是周家内府的大公子,名叫周植。

    “走,跟上去!”

    周植等人立刻纵跃而起,向许应追去。周植道:“先不要动手。在这里杀他,恐被人知晓,祖上怪罪。再往上走一些路,杀他也不迟。”

    那十几个周氏子弟恨恨道:“这厮到了我周家的地盘,还敢出手杀人,不知道老祖宗为何还要留下他!”

    周植淡淡道:“老祖宗想长生不老。他的傩法已经修炼到尽头了,再难有所进步,所以一心想得到妖法传承,触类旁通。嘿嘿,他老人家占着位子始终不让出来,还想永生,还不想当皇帝,让我们这些晚辈怎么往上爬?”

    那十几个周氏子弟纷纷称是,道:“大兄修为进步神速,将来做家主,我们心服口服。”

    他们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向上走了两三千丈,四个周家子弟见是机会,立刻取下背上的剑匣,立在身前。

    那剑匣哒哒打开,从里面飞出一支支小小的飞剑,迎风便长,向上飞去!

    剑匣是周家炼的法宝,傩师法宝除了面具之外,也有各种常见的宝物。像周家这等世家大阀,自然各种宝物应有尽有。

    他们先前便是用这种飞剑伐树,此刻用飞剑杀人自然也不在话下。

    他们各自施展周家绝学,周天斩妖剑,剑术比周阳精妙不知多少。他们无须种植妖柳控制飞剑,只需各自手掐剑诀,潜心运剑,便可以将复杂多变的周天斩妖剑施展出来!

    那些飞剑腾空,团团飞舞,如若一个个大雪球沿着大槐向上滚去,却半晌不见回来,也不见许应的踪影。

    那四个祭剑的周家子弟再度手掐剑诀收剑,却见刚才飞走的那些飞剑,又飞了回来,各自松了口气。

    周植突然有所警觉,急忙道:“小心!”

    他话音未落,便见那飞回的几十支小小的飞剑突然速度大增,刺穿一个个周家子弟的心口、咽喉、额头,速度之快,连他都来不及搭救!

    便是那个在大殿中侥幸逃过一劫的周氏子弟,也被一剑穿喉,随即几支飞剑分别钉入胸口和额头,将他钉死在树上,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这个许应,是剑术大家!他的剑术,比我周家的周天斩妖剑还要精妙!”

    周植竖起二指,当当连敲,将刺向自己的飞剑敲碎,被震得手指颤抖,心中一惊,“这几支飞剑中暗藏的力量好强!”

    他低头看去,自己的两根敲剑的指头被切破,破了他的金刚不坏身。

    再看向其他周家子弟,只见众人纷纷催动剑匣,祭起飞剑,飞剑舞动化作一团银球护住周身,却听当当几声,一团团银球被刺穿,随即飞剑崩乱,四处散落。

    而那些周家子弟则往往被刺穿眉心,钉死在树上!

    十六人而今只剩下六人,竟有十个周氏子弟死在这一波剑袭之中!

    “好剑术!但是修为更加可怕!”

    周植面色转冷,向其他活下来的五个周家子弟道,“你们给我的消息有误!他的修为,比你们说的还要浑厚!”

    那五个周家子弟中,有几人是在大殿破译陀妪仙书的,见识到许应在大殿杀人的情形,但那时许应的修为比而今许应的修为要低了许多。

    这几日,许应趁着槐花开,日夜勤修不缀,修为虽不说一日千里,却也一步登天,登上叩关期第一重天。

    更何况,他参悟出元育八音的奥妙,有空便要修炼一番,锤炼筋骨气血,内炼五脏六腑,神识魂魄都被磨砺得如钢似铁,祭剑之后,飞剑的威力也自大增!

    以那日许应的修为,去衡量今日许应的战力,自然会吃个大亏!

    周植跃起,暴喝一声,身后光芒璀璨,猛然浮现出一尊鸟首人身鸟足神人,如许应的象王神体立在身后,然而有所不同。

    那神人羽翼振动,周植身体平行于地,脚踩树身,向上直奔而去。

    他衣袖卷动,突然哗啦啦无数金羽飞出,如同一口口丈长飞刀,破空声咻咻作响,从树皮纹理间飞过,速度极快!

    许应原本隐藏在树皮纹理之间,立刻被他金羽飞刀逼出,避开在树皮纹理间穿梭的一根根长羽。

    这些羽毛边缘锋利至极,像是千锤百炼的锋刃,羽片宽大,一条条羽片便像是一口口纤薄的金剑拼成一根羽毛,形态如长刀。

    这是道象!

    大道之象!

    “周家的人绝对有大鹏的道象图,否则不可能连羽毛都炼得如此细致入微!”

    许应刚刚想到这里,便见周植迎面奔来,这个青年男子拳腿如狂风骤雨,疯狂轰来,伴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身后的天鹏神人也自疯狂向许应攻去!

    周植的拳、掌,化作天鹏神人的羽翼长刀,刀光凌厉霸道,周植的腿,化作天鹏神人的鸟足,利爪可以撕裂一切!

    许应以巴蛇八式和龙蛇六式硬接,巴蛇和龙蛇皆被震得气血散乱,如雾蒸腾。

    许应也自身躯大震,脚踩大树,不断向树上退走,脚下的树皮啪啪炸开,碎木翻飞!

    周植羽翼旋转,又是无数金羽飞刀飞出,形成金色的洪流,从各个方向,向许应砍下!

    同一时间,另外五个周氏子弟从下方跳跃如飞,飞速向这边奔来。只是比起许应和周植的速度,他们要逊色很多,一时间跟不上两人。

    周植杀得兴起,娇喝一声,人在半空咻咻旋转,那天鹏神人也自身形旋转,两张十多丈长短的翅膀如同两口神刀,咔嚓咔嚓砍入大槐之中,向许应切去!

    许应周身被金羽飞刀包围,退无可退,猛然双足在树上站定,双腿深深插入树身,存想元育八音,双掌一前一后迎着天鹏双刀推去!

    狂暴的元气翻腾,自他掌下涌出,化作龙蛇矫腾澎湃,呼啸迎上天鹏双刀,狂暴的劲力将四周一切金羽飞刀震得粉碎,根本无法近身!

    “哤咕——”

    龙吟蟒吼,双方招式碰撞,周植闷哼一声,身后天鹏神人双翼尽碎,神人身躯炸开,周植浑身血雾蒸腾,皮肤被激得炸裂!

    他整个人连翻带滚,向树下跌落!

    许应惊讶:“这人好强,接我一招元育八音,居然都没死!”

    就在他身形停顿的一瞬间,另外五位周氏子弟也冲了上来,正要祭起剑匣,突然只听一声娇笑从下方传来:“我功成以来,好久没有棋逢对手了!”

    许应怔了怔:“这人是男是女……等一下,难道是……”

    他不禁呆住,失声道:“是个天才啊!他参悟出了陀妪仙书!这么说来,他元阳尽去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