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借命一用

    许应仰望,只见周齐云魂魄头颅飞起,三昧真火射出,将那弯刀焚毁。他的魂魄相连,又自恢复如初。

    许应心神大震,连魂魄都可以再生,倘若周齐云修成元神,岂不是连元神也是不死不灭?

    庞然大物遮蔽天空,来到周齐云身前,与细小的周齐云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们碰撞在一起时,天空变得极不稳定,像镜子一样脆弱易碎。

    许应看到从碎裂的空间中逃逸出的雷火,一团又一团,沿着天空裂痕缝隙四下游走,然后突然炸开,比烟花还要绚丽!

    就在大物与周齐云碰撞的一瞬间,那具人骨站起,一剑刺出。

    人骨的这一剑,似乎比大物那一击的威胁力还要强,周齐云身后混沌海动荡,九大洞天齐出,插入海中,调动所有力量,与这一剑抗衡。

    突然,天空中明亮的光团炸开,一时间各色仙光从洞开的天空中照耀下来,许应竟然看到了希夷之域中那种人世间不可能拥有的清晰色彩。

    光芒所照之处,大槐树四周的阴间也随之剧烈动荡。此时正值夜晚,正是阴间入侵最严重的时期,然而在仙光照耀之处,阴间竟因此飞速退去,甚至奈河也为之断流!

    阴阳两界间不稳定空间动荡更加剧烈,这从天而降的仙光,竟有干涉到两界之争的威力!

    许应看清仙光来源,只见仙光自周齐云体内照耀而出,他仿佛传说中飞升的仙人,飘飘然,遗世独立。

    一座仙境,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打开。

    许应看到神州大地的山河社稷,画卷般向四周延伸,恍如仙境!

    庞然大物和槐花宫主人被瞬间拉入神州山河社稷中,大物的头顶,那具人骨突然跃起,流光般向仙境外飞,试图在神州山河社稷尚未完全展开时逃离此地。

    然而神州社稷的展开速度比他飞行速度要快,等到他飞出数百里,只见神州山河社稷与这片天地完全融合,没有了边界。

    那具人骨停在空中,向外看去,不见新地,不见大槐,也不见奈河,心知自己不杀掉周齐云,便无法离开。

    那具人骨回头,飞速赶到大物身边,站在大物头顶。与其与大物分开,不如合力一战,还有胜算。

    先前在无妄山与周齐云一战,对于他和周齐云来说都有些仓促,双方都准备不充分,未能来得及施展出最终手段,便各自离去。

    没想到这次看似必胜之局,周齐云却施展出隐景潜化的最终形态,将他们拉入自己的仙境决战!

    许应抬头仰望,看到白骨大帝也被拉入那片神州仙境,不禁动容。

    隐景潜化之地,是傩师独特的修炼方式,一切都为寿元到了尽头,能有一块长生不死的仙境立足,潜化藏形,长生永寿。

    然而周齐云的修行方式却有些不同,他的隐景潜化之地,竟像是不要潜化藏形!

    他竟是要将自己的隐景潜化之地,与整个神州大陆完全融合,将神州变成仙境,无须像白衣傩仙那样藏身在阴阳两界的夹缝之间!

    他要堂堂正正的活在人间,要堂堂正正的做一个长生不灭的仙人!

    单纯这一点,他便胜过白衣傩仙不知凡几!

    周齐云的神州仙境绽放开来,那些阴间鬼兵身上长出的血肉顿时腐烂凋零,一个個阴兵清醒过来,嘶吼一声,向槐花宫扑去。

    周家十三位族老立刻冲天而起,迎上阴兵。

    这十三位族老的实力极为强大,各自身后的洞天明亮至极,扭曲空间,有的隐景化作长河,在半空中激荡,扫来扫去,荡飞数以百计的阴兵;

    有的隐景是山峦,沉重无比,飞入青冥天空,猛然落下,砸得阴兵人仰马翻粉身碎骨;

    还有的隐景是长虹,族老立在长虹之上,大杀四方!

    然而阴间鬼兵实在太多,当即有不少阴兵绕过他们,冲向槐花宫。

    “许妖王,现在正是我们离开的好时机。”

    许应回头,便见元未央和骁伯站在不远处,元未央目光清澈,向他看来,道:“而今周家强者自顾不暇,其他周家高手也即将自身难保,已经无人可以阻止我们离开。许妖王若是愿意,骁伯可以护送我们离开。”

    许应迟疑一下,摇了摇头,道:“多谢好意。我还有两个朋友在大槐树上,不能就这样走了。”

    骁伯冷笑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许应,你不自知也不知人,我担心你会死在这里。跟着老夫,老夫可以送你出去!”

    元未央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道:“不愧是许妖王。骁伯,我们走吧。”

    他随着骁伯冲出槐花宫,那青衣老仆杀出重围,连斩数十个阴兵,实力惊人,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周家子弟也鱼贯而出,与阴兵碰撞厮杀,许应没有去阻挡阴兵,而是趁乱折回槐花宫中,四处翻找值钱的宝物。

    他在水口庙见识到周家见庙揭瓦的手段,大受震撼,因此动了趁乱搜刮一些财富的想法。

    许应溜入周齐云休养的书房,打算找点宝贝儿,看到书桌上有一方玉印,心知是宝贝,便抓在手中。

    正在此时,突然天空中剧烈震荡,仿佛有一座巍峨大山从天上砸下来,砸得地面抖动不已。

    许应连忙推开窗户往外看,只见一条长达百里的山脉砸入阴间群山之中,山势连绵起伏,赫然是庞然大物的身躯!

    许应仰头,便见周齐云的仙境中,庞然大物的脑袋正在坠落下来!

    就在他仰头张望之时,许应又看到那笼罩数亩的华盖摧折,向后飞去,在凌厉的光芒中四分五裂。

    下一刻白骨大帝碎裂,那破烂元神燃起大火,带着火光遁走。

    许应见状,关上窗棂,把手中的玉印放回原处,擦掉自己的指纹,退出书房,关上房门。

    “趁火打劫,也得分能不能打。”淳朴的少年心中暗道。

    天空中,庞然大物的脑袋砸落,带着熊熊烈火,在地面滚动了几周,仅仅是几周,便滚动了十数里地,挡在正在逃遁中的元未央和骁伯面前。

    这里突然多出一座巍峨大山,山底还在汩汩的喷着血浆,形成一条宽五六丈的血河。

    骁伯正打算带着元未央翻山,元未央却停下脚步,骁伯回头,疑惑的看过来。

    元未央面色淡然,道:“骁伯,走不掉了,回去吧。”

    骁伯大声道:“未央公子,翻过这座山,便可以逃出去!”

    元未央摇头,道:“此时的周家老祖,已经是神州第一人了。他比击败祖上元无计那时,强大了太多太多。”

    骁伯不解。

    元未央继续道:“与其逃走被他捉回来,不如主动留下。留在他身边,还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骁伯沉声道:“但是他用完你们,便会除掉你们!留下来只会凶多吉少!”

    “骁伯,你还不明白吗?他扔下泥丸宫主人的头颅便是一个警告。”

    元未央转身,向槐花宫走去,道,“他可以扔下这颗头颅化作大山挡在我们面前,也可以直接扔在我们身上。伱我都阻挡不了,只有被压死的份。”

    骁伯心神大震,踉跄走回他身边,喃喃道:“周家老祖不可能这么强,他不可能与两大绝世存在交锋的同时,还能关注到我们的一举一动……”

    元未央仰望天空仙境中的战斗,面色淡然,道:“他已经是人间仙人了。他只要不犯错,便人间无敌,长生永寿。只是……”

    他有些不解,低声道:“周家老祖,你还在寻求什么?为何还需要我们帮你破译炼气士的功法?”

    元未央回到槐花宫,便见槐花宫的动乱已平,许应已经在等候他们了。

    骁伯看到许应,老脸微红,抬起衣袖掩面,暗道一声惭愧,心道:“我说他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没想到他居然料到我们会回来,在这里等我们了。”

    许应倒是不以为意,仰头看着天上仙境中周齐云与那具人骨的最后对决,面色有些忧虑,道:“周家老祖如此之强,是我未曾料到过的。我本以为最低也会两败俱伤。”

    先前他还有把握能够逃出周齐云的掌控,现在一点把握都没有!

    元未央心中也生出隐忧。

    周齐云绝不会容许他们继续混日子,肯定会让他们破译陀妪仙书。

    不破译,就是死。

    破译,也是死!

    “那就交给他陀妪仙书。”许应突然道。

    元未央惊讶的看着他,过了片刻,默默点头。

    天空仙境中的战斗停歇,许应仰头看去,只见那具人骨站在空中,手中剑突然哗啦破碎,人骨屹立不倒。

    而周齐云少年白眉,整理衣衫,托起衣摆向那具人骨恭恭敬敬的跪拜下来,双手伏地,头叩地面。

    “你毕竟是我恩师,尽管你不怀好意,但对我依旧有恩。”

    周齐云面色如常,道,“我杀你是为不孝,跪请恩师谅解。”

    那具人骨哈哈大笑:“好,好!有徒如此,吾心甚慰。我也可以放心去了!”

    那具人骨啪的炸开,化作齑粉。

    周齐云收敛仙境,煌煌神州如绢画入体,卷入他的体内。

    他从天空中走下,步态稳健,落地时却突然踉跄一下,嘴角溢出一丝血迹,随即被他吞咽下去。

    许应与元未央心中一喜:“他还是受伤了!他并非无懈可击!”

    然而周齐云却鬼使神差的看了一旁的大槐一眼,白眉轻扬,低声道:“看到我受伤,你还不出手吗?”

    许应与元未央闻言,寒毛倒竖,一根根毛发都在颤抖。

    周齐云这句话中暗藏了多层意思,他们想一想便身躯发抖,不敢往深里想太多。

    周齐云走过来,面色淡然,向两人轻轻点头,道:“这几天,我想看到陀妪仙书的破译经卷,你们准备一下。”说罢,走入槐花宫中。

    许应和元未央对视一眼,沉默片刻,异口同声道:“他到底有没有受伤?还是装作受伤引出另一个敌人?”

    骁伯大为不解,连忙询问道:“你们说的另一个敌人是?”

    许应与元未央齐齐看向大槐,骁伯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疑惑道:“公子,你们指的是这株大槐?不可能,大槐就是颗树而已……”

    许应凑到元未央耳边,悄声道:“你家的管事脑子有些蠢笨,你不要事事都听他的,会连累你的。”

    元未央气若兰芝,小声道:“我知道。但是有时候拧不过他,我母上很严厉,让我出门在外听他的。”

    许应道:“会把你带笨的。你耳垂真好看,晶莹剔透的,像是半透明,还能透光。”

    元未央耳垂红了。

    骁伯阴沉着脸,上前双手插在两人中间,将他们分开。

    许应打个哈哈,笑道:“走,回去睡一觉,明天破译陀妪仙书!”

    这一夜风平浪静。

    到了午夜丑时,突然电闪雷鸣,大地剧烈震动,周家老祖周齐云所居住的房间炸开。众人冲到房间外,只见窗棂上阴影幢幢,房内斧声烛影,摇曳不定。

    突然咔嚓咔嚓的巨响传来,一根根粗大无比的根须破土而出,有如巨蟒,却更为粗壮,虬结盘绕,将周齐云的房间死死包围!

    过了片刻,大槐树剧烈震动两下,便没了动静。

    许应也在人群中,不知周齐云房中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猜疑之际,忽然层层根须下,房门开启,周齐云从内打开房门,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道:“我借了大槐道友八千年的生机活性,现在好多了。你们各自回去歇息。”

    许应和元未央头皮发麻,各自转身默默往回走。

    过了片刻,元未央悄声道:“钟爷说过,大槐还有八千年便会被烧死。”

    许应默默点头,道:“他故作受伤,引诱大槐出手偷袭他,实则存了夺取大槐生机的念头。大槐只要出手,便会落入他的圈套。”

    元未央道:“其实,他受伤真的很重。”

    许应目光闪动,周齐云格杀泥丸宫主人之时,的确受伤很重,那时大槐出手绝对可以杀他。但周齐云故作受伤的姿态,大槐反而不敢出手。

    待到周齐云回到房中,布置完毕,再引诱大槐出手。

    大槐只要出手,便是死。

    ————感谢第111盟,豪客来小肥杨的打赏,比个爱心给你!!现在还是双倍月票期间,兄弟们有票票就投给择日飞升啦!

    还有,隐景,潜化,藏形,都是道家修炼的专业用语,隐景和内景还是有些区别的。隐景的读音虽然有点那啥,但猪也不太好改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