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囚笼里的少女

    元未央惊讶,槐花入腹,她竟然觉得肚子里暖洋洋的,阳气皎皎似大日映照,仿佛能照到骨髓里去!

    元家的神识造诣可谓天下第一,有神识淬炼肉身的法门,但那是元家的高深法门,一朵槐花竟然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令她称奇不已。

    不仅如此,吃下一朵槐花,便让她只觉自己的元气浮动,修为提升。她这才知道许应蚖七他们这几日鬼混,得了多少好处!

    两人一蛇三口作两口,很快便把那一大枝烤完吃掉,吃得浑身热气腾腾,元未央额头也渗出许多细密汗珠,全身阳气流动,洗筋伐髓。

    许应站起身来,运炼太阴元育功活动一下,修炼太、阴、元、育、一、阳、永、真那八个姿态。

    大蛇也在那里蛄蛹,像是也在修炼太阴元育功,时而用身体组成一个“乙”字,时而组成一个“凹”字,过了片刻,又组成“凸”字。

    元未央坐着观看,隐约听到许应和大蛇体内元气、神识流动的声音,还有玄妙莫测的魂魄低语声,还能听到他们骨髓里传来的索索声。

    他们体内仿佛有光,渐渐升腾,运行到身体的各個穴窍时,便有神光自穴窍渗透出来。

    一个个穴位的内部构造被神光投影到空中,纤毫毕现,清晰无比,元未央惊讶的发现,这些穴位的内部构造,竟仿佛一个个天然的洞天或者宫阙!

    “这门功法非凡,修炼的时间越长,变化越多,的确比陀妪仙书要好不少!”

    元未央默默观看,待看到这些穴位投影时,心中有所领悟,心道,“从这些穴位投影,我可以结合《元道诸天感应》和内观存想之法,创造出一个神藏法门!让全身各处穴窍各藏一神,形成周身三百六十五神藏。”

    她想到这里,灵感迸发,顿时只觉是否能得到太阴元育功也无关紧要了。

    “只是,我需要这些穴位清晰的内部构造,方可完善神藏。”她心中暗道。

    “嘴里有些寡淡,元兄弟,咱们去捉泥鳅!”

    许应伸手拽起元未央,向树干上的那条河流跑去,元未央被他拽得踉跄,连忙快不跟上他。

    “这里怎么会有泥鳅?”元未央看着面前的河流,惊讶道。

    许应放开手,大声道:“蚖七,你去上游堵住河水!我们在下游挖泥鳅,待会多分你两条!”

    蚖七称是,游到上游,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堵住河道。

    水势不怎么湍急,但因为有坡度,很快一段河水便被放完,剩下可以没入脚踝的一层水面。

    不过淤泥却有些深。

    许应弓腰卷起裤腿,道:“元兄弟,你把裤腿这样卷起来,免得弄脏了衣裳。咦,你腿真白!”

    只见元未央躬身卷起裤腿,肌肤白皙细腻,许应忍不住在她腿上摸了一把,赞道:“绸缎一样细腻。”

    元未央被他摸得心有些乱,但好在许应已经收手。

    许应又教她如何卷起袖子不会脱落,说罢跳入河道,只见那淤泥没到腿弯处。

    元未央见状,放下心来,小心翼翼下河,见许应双手插入泥中挖来挖去,纳闷道:“这里真有泥鳅?咱们现在所处位置,比世上绝大多数山都要高很多,这种地方岂会有泥鳅?”

    许应小声道:“有。这里的泥鳅个头很大,味道鲜美,地上吃不到的……我找到一条!”

    他连忙抽出手,抓住元未央的双手往泥巴里放,笑道:“你来摸摸看,小心一些,不要惊动了它。”

    元未央弓着腰,小心翼翼往下摸,笑道:“哪里有……好大!”

    她惊叫出声:“这么粗一条……好滑,根本握不住!”

    她越想抓住,便越抓不住,被那泥鳅脱身。

    忽然泥浆翻涌,啪嗒一声,一条长短约有五六尺的“泥鳅”从淤泥中跃出,张开血盆大嘴,满口钉子牙,便向许应和元未央咬来!

    寻常泥鳅最长不过尺许,小嘴,长着胡须,但那“泥鳅”大得惊人,长着龙口,背生背鳍,嘴角有长须飘扬,凶恶无比。

    怎奈面对许应和元未央这两位少年高手,那“泥鳅”根本没有下口的机会,便被敲昏过去。两人被它甩起的泥巴溅得满身都是。

    “好像是龙鳅!”

    元未央仔细打量,惊声道,“真的是龙鳅!我在元家的典籍中看到过,龙鳅的嘴角一边各有四条须,龙头鳅身,滑不留手,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异兽!《千方录》《至道帝纪》还有《武圣纪年》中,都有记载!”

    许应将龙鳅抛到岸上,眼睛亮晶晶的:“书上有说怎么吃么?”

    元未央张口结舌,吃吃道:“没、没有说过。”

    许应摇头道:“你读的书,肯定不是正经的书。正经的书都会介绍能吃吗怎么吃。”

    元未央气结:“岂有此理?”

    许应有些心虚,岔开话题,道:“元兄弟,伱摸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泥巴上的气孔,有气孔的地方不要下手,下面便是龙鳅的头,摸下去就会被咬一口。稍微凹下去的地方便是它的尾巴。”

    他手把手教学,又抓了一只龙鳅,便放任元未央自己去抓。

    元未央心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虽说她比龙鳅强大了不知多少,但挖泥鳅的那种兴奋感、不安感和患得患失,着实刺激,是她从未有过的经历。

    两人挖了一段河道,抓到七条龙鳅。上游的河水越积越多,蚖七横身挡着河道,水势渐高,有些抵挡不住,许应和元未央连忙上岸。

    蚖七放开河道,河水涌来。

    许应看了看身上的泥巴,笑道:“元兄弟,咱们跳到河里洗一洗!”

    元未央吓了一跳,失声道:“洗?洗什么?怎么洗?”

    许应纳闷道:“当然是脱光衣服跳进河里,洗我们身上的泥污,还能怎么洗?城里人真奇怪。待会我背过去,你帮我搓背,等搓好了,你背过去我帮你搓背。”

    他飞速把上衣脱光,然后去脱裤子。

    元未央脸色通红,只见许应剩下一条短裤时,还是没有停手,一脱到底。

    元未央惊叫一声,吃吃道:“你怎么可以脱光?”

    许应低头往下看了看,有些无奈:“又长了一根!”说罢用力一揪。

    元未央瞪大眼睛,还未来得及捂住双眼,便见许大妖王光着屁股撒欢一样狂奔,噗通一声跳入水中!

    这一幕冲击太大,她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许应冲入河水深处,水没过脖颈,一边跳一边向元未央拍水,笑道:“元兄弟,下来玩耍!”

    元未央脸色涨红,低着头往上游走,大声道:“我去那里洗,我不太习惯和别人一起洗……”

    她脚步越来越快,一溜小跑直奔上游去了。

    “城里人奇怪的规矩。我们乡下都是在一起洗的。”许应摇头。

    元未央向上走了数里,差点来到河流的源头,这才停步,东张西望一番,又用神识搜寻一番,四周无人,这才开始脱衣裳。

    她想到许应一言不合便脱衣服的样子,脸色便红的发烫。

    又想到许应光着屁股冲进河里的情形,脸蛋便更烫更红了。

    她脱掉最有一件衣裳,把衣裳叠得整整齐齐,纹丝不乱,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双手抱在胸前,突然鬼使神差的往下看了看,然后伸出两根指头捏住一根毛毛用力一揪,咯咯笑出声来。

    她像许应一样撒欢般奔向河流,口中呀呀大叫,噗通一声跳了进去,溅起成片的水花!

    河中一个少女用力拍水,旋转着扬起水花,笑道:“好自在!”

    过了许久,她才想起来要洗掉身上的泥垢,于是搓洗身子,反复擦拭几遍。她又来到浅水处,祭起四面明镜,环绕自己全身,反反复复检查是否洗干净。

    她用手轻轻揉搓乳下、腿弯这些容易藏污垢的地方,还有脚趾缝隙,指甲盖也检查得很仔细,这才上岸,一件一件穿好衣裳。

    她对镜梳妆容,过了片刻,少女又变成俊朗的少年郎。

    元未央原路返回,来到许应洗澡的地方,许应和大蛇都不在,但阵阵鲜香味却远远地飘过来,令人食指大动。

    元未央循着味走过去,只见许应和大蛇把大钟架起来,把这口大钟当成锅来用,钟内放满了水,龙鳅已经下锅。

    那大钟还在叫道:“吃人嘴短,用人手短。今日之事谁都不许说出去,否则钟爷敲碎他的脑壳!”

    元未央连忙走过去,心中既是惊骇又有些好笑。

    这大钟拥有自主意识,甚至能够修炼,能与人交流,显然是法宝中最顶级的异宝!

    没想到许应他们却把它当成了锅,用来煮泥鳅,而它不以为耻,反而叫嚷着谁泄密就杀谁。

    这种无耻的作风,出人意料。

    “钟爷的伤势好了么?”元未央询问道。

    大钟赞道:“还是元老弟懂事,不像你们两个,回来后便要吃,连问都不问我一声。我的外伤已经好了,但内伤还在。妖女厉害无比,想磨灭她留下的印记,我还需要多窃取一些气血。嗯,还要勤加修炼。”

    “是偷取气血。”蚖七愤愤道。

    大钟震怒,当当作响:“窃不是偷!窃,嘿……”

    龙鳅汤鲜味十足,喝入腹中,令人只觉元气如龙鳅般拱来拱去,疏通经络,舒坦无比。龙鳅肉也鲜嫩无比,很是爽口。

    许应摘了树叶做碗,叶梗做筹,元未央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这么能吃,她只觉自己这一顿吃的喝的,恐怕比此前十五年吃的喝的还要多!

    吃饱喝足,两人一蛇直接躺在地上,四仰八叉,不再动弹。

    大钟嚷嚷着,让他们起来刷钟,然而他们都吃得撑了,连根手指都懒得动一下,更何况刷钟这等烦心事?

    大钟骂咧咧的,自己跑到河里去洗刷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许应、蚖七和元未央一跃而起,不约而同开始修炼。

    大钟气得破钟大骂,却不知两人一蛇都是因为吃了太多的龙鳅,体内积郁了大量的能量无处宣泄,被撑得又鼓又涨,只好爬起来修炼,才不是变得勤快。

    许应蚖七一边催动导引功,一边又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两种功法并行不悖,没有丝毫干扰。元未央则在一边修炼《元道诸天感应》,一边观察许应周身的穴位投影,同时对照《元道诸天感应》,渐渐地一门新的功法在她心中萌生。

    待到龙鳅汤的能量被消化一空,许应的魂魄神识平步青云,登上希夷之域玄关后的第一座诸天!

    他站在第一诸天上,俯仰天地间,胸中豪气生。试看而今天下,乱象渐起,能否有我永州捕蛇郎的一席之地?

    他们将槐枝、鳅骨丢到火坑里,毁尸灭迹,打扫干净,这才下树。

    许应和元未央向树下跳去,每隔十几丈便脚踩树皮微微借力,再度向下跳去,轻盈如灵狐,灵动如彩蝶双飞。

    蚖七则在树皮缝隙间飞速游动,突然叫道:“阿应,我吃了太多好东西,只怕要叩关了!坏事了,我可能还要蜕变!”

    许应停下脚步,回头道:“你上次蜕变,用了几天时间才蜕好。这次又要叩关又要蜕变,恐怕要好些天才能完成。你先留在树上,钟爷为你护法,等蜕变完成后再下来寻我。”

    大钟从他脑后飞出,来到蚖七身边。

    许应转身向下跃去,加快速度,追上元未央。

    “元兄弟,周家老祖不是善类,你与骁伯有机会一定要及时逃走。”许应轻声提醒道。

    元未央心头微震,向他看来,有些疑惑。

    许应讲起自己发现秦岩洞石室一事,道:“无法带走的经书,他统统烧掉。对待经书尚且如此,何况对人?待到我们破译完陀妪仙书之后,对他来说便是无法带走的经书。”

    元未央心领神会,道:“对他来说,留下我们的性命,与当年秦岩洞留下经书是一样的性质。他放火烧掉经书,也会用同样的理由杀掉我们。”

    他们来到大槐树下,迎面便见青衣老仆骁伯面色严肃的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元未央看到骁伯,脚步落地,便隐藏起来少女的心态,又仿佛回归了那位翩翩的贵公子,迎着青衣老仆走去,温和道:“骁伯,等很久了吧?”

    他回过头来,向许应微微一笑:“许妖王,改日再聚,期待与你交流。”

    许应微微欠身,元未央也微微低头。

    骁伯目光凶狠的瞪了许应一眼,跟随元未央离去。只是他并不知道,心里被关押已久的天性释放出来,再关进去,又能关多久?

    ————感谢神朝_蚖七,水表抄表员两位白银盟主打赏,感谢欢快的二哈盟主的打赏,择日飞升角色里,已经增设女性角色元未央,大家去看看是否有需要补充的。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