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元育八音

    老仆周布衣身体又在发抖,颤抖着想抬起手除掉许应,却又不敢抬。

    别人不知许应的来历,但他知道。

    他知道,许应是周家老祖宗周齐云亲自送过来的!

    单单这一点,他便不敢造次!

    “我只是打算让凡公子教训教训这个乡下野小子,谁让他不尊老,羞辱我没本事?但他怎么敢杀了凡公子?”

    他额头冒出冷汗,作为内府的总管,这些年他见多了大风大浪,神州的世家大阀之间充满了龌龊,他周布衣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似许应这等无名小辈,进入周家,恃才傲物,得罪了他这样的内府总管,一个小鞋便可以整得许应生不如死,跪地服软。

    但像许应这样一上来便真刀真枪,甚至打死了主子,他真的没有见过。

    许应注意到他的神态,有些失望,道:“你骗了我。你说周家疗伤天下第一,但你救不回他。早知道我就不下手这么重了。”

    蚖七疑惑道:“真的?”

    “假的。”

    许应摇头道,“他为周阳这等狗官报仇,死有余辜。我怎么会留手?我这么说只是好做人,给他个台阶下,不让他的面子太难看。”

    蚖七赞扬道:“阿应,没想到你这么体贴,我错怪你了。”

    “混账!当我周家无人吗?”

    终于有人在震惊与愤怒中清醒过来,突然一個身影冲来,杀气腾腾,几步之间便已经身高丈五,皮肤金光灿灿,有如佛陀金身!

    那佛陀脑后混沌海翻涌,两大洞天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加持其肉身!

    “今日,我要为那些死在你手中的周家子弟和门生报仇!”

    那人掌印宽大,一掌雷音动,宛如传说中的大雷音寺的佛陀施展降魔手段,掌下便是佛爷的无名怒火!

    许应后退一步,询问道:“切磋还是寻仇?”

    “寻仇!”

    那人话音刚落,便见许应一掌拍出,身后尘雾起,长角的巨蛇从雾中冲出,两人手掌碰撞的同时,巴蛇与佛陀大手遭遇。

    那位周家男子闷哼,只觉一股滔天大力袭来,臂骨咔嚓断裂!

    他身形被巴蛇顶着,倒飞而去,随即顿在半空,被巴蛇一口咬住,吞噬!

    许应气血所化的巴蛇异象散开,却是许应五指叉开,扣住那人的咽喉,将他举在半空。

    “还敢伤人?”

    一个个周家子弟大怒,两人从斜刺里窜出,还未到跟前,便见许应手掌用力一拧,巴蛇异象再现,绕着那周家男子盘旋,猛然发力!

    “咔嚓!”

    那男子全身骨骼尽碎,甚至连颈骨也被绞断,更为可怕的是许应这一击截断他的泥丸秘藏活性传输,让他落地之后,只能治愈头部的伤,而脖颈以下像是截肢了,没有任何感觉。

    那男子心头涌出莫大的恐惧,张口大叫。

    而另外两位周家子弟在奔出之初,便直接开启泥丸秘藏,洞天尽开,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极致!

    这二人各得周家三十六天罡隐景功中的一种隐景,已经修炼到景与体合,体与魂合的地步。

    所谓景与体合,指的是隐景与肉身合一。三十六天罡隐景功中多是神魔佛陀神兽,甚至还有天神的形态变化,景与体合,便可以让自己的肉身变化成神魔形态。

    体与魂合要更难一些,魂魄与肉身紧密合一,随着隐景变化而变化,如此三体合一,修为实力自然倍增!

    这二人,一个是三足神人,烈焰为刀,一个是三目神人,目射神光,趁着许应施展巴蛇真修之时,一左一右袭来!

    许应身形跃起,道:“伱们切磋还是寻仇?”

    “寻仇!”

    许应在半空中如巴蛇翻身,手足舞动之间,衣襟下有龙飞出,有大蟒翻滚,与两人的招式碰撞在一起!

    他们皆是武道,尚未修炼到神通的地步,看似异象交锋,实则是武道招式碰撞。

    那两人顿时只觉对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碾压过来,说不出的深厚雄浑,心中各自一惊:“他开了三层洞天?不对,他是妖修,难道他的妖法突破了采气期?”

    对于他们来说,许应施展的是无上妖力,早已超过妖王妖神的极限!

    两人各自施展全力,大吼一声,奋尽所能挡住龙蛇一击,龙蛇尽碎,这二人肉身上肌肉隆起之处,啪啪炸开,鲜血尚未流出便被狂暴的纯阳元气蒸腾成血雾!

    两人对视一眼,咬紧牙关:“周家人只要打不死,受伤再重也不怕!”

    他二人体内涌出的血雾突然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柄血色短剑,赫然是许应的剑气与血雾融合,只听嗤的一声,其中一人的太阳穴便被血剑洞穿!

    血剑折向,来到另一人面前,眼看便要将他穿透,突然一个白发少年横跨一步,挡在那人身前,抬手硬撼许应的剑气!

    他的手掌瞬间变得如同金石一般,泛着金灿灿的光泽,与许应剑气碰撞的一刹那,忽然变得又厚又大,屈指连弹,每一指都沉重无比,当当数响,将剑气打得偏向一边!

    这道剑气与他擦身而过,斩在地面上,顺着地面切在一根粗大的青铜柱上。

    那根青铜柱发出当的一声大响,随即这一剑遇强则强,剑气威力暴涨,铜柱又自发出当的一声巨响,余音袅袅!

    许应一剑落空,也是心中凛然,双脚一前一后,身形向前一伏,施展出龙蛇惊蛰功的龙蟒双行这一招。

    突然,他鬼使神差的想到太阴元育功的第三个字,“元”字,脑中顿时有宏大嘹亮的道音响起,体内元气竟分阴阳两路,水火交炼,伴随着龙蟒双行这一招施展出来!

    “哤咕——”

    许应双手向前推出,纯阳元气化作神龙,纯阴元气化作巴蛇,神龙矫腾怒吼,巴蛇翻滚纠缠,滚滚而来,向那白发少年碾压而去!

    那白发少年便是在这座大殿中参悟陀妪仙书的周家六公子周幼呦,他因为天分极高,自幼便受器重,让他参悟陀妪仙书。

    只是陀妪仙书着实晦涩难懂,让他少年白头。

    不过他的天分的确极高,刚才破许应的破界一剑,便是他小试牛刀。

    然而许应这一击,至刚至猛,龙蛇合璧,威力一下子提升了六七倍,这一击掀起的层层声浪甚至让他的脸皮被吹出许多层褶子!

    周幼呦护住身后那位周家子弟,在许应狂暴的攻势下立不住身形,身不由己向后滑去,眼看龙蛇异象扑来,连忙高声叫道:“切磋!是切磋,不是寻仇!”

    他奋尽所能抵挡这一击,心中正自绝望之际,突然龙蛇双行这一招的后力全消。

    周幼呦惊疑不定,却见许应踉跄后退,脸色涨红,仿佛醉酒了一般。

    “这位公子修为深厚,神通惊人。”

    许应连退数步,终于站定,平复一下气息,道,“能与阁下切磋,是许某荣幸。今日之战,便当做平手如何?”

    周幼呦呆了呆,双手还在抖,连忙道:“我不如你……”

    许应笑道:“那么就是平手了。在下许应,敢请教?”

    “周幼呦。”周幼呦满脸迷茫。

    许应肃然起敬:“幼呦兄弟年纪轻轻便有此等本领,令人钦佩。敢问兄台年岁?”

    周幼呦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喃喃道:“我十六岁……”

    许应道:“真是年轻有为,我十四岁。”

    周幼呦沉默,不再言语。

    蚖七悄悄向许应竖起尾巴,悄声赞道:“阿应,你现在懂得做人了,看来在秦岩洞不是白住。你读了很多书,变得彬彬有礼。你读的莫非是《五礼通考》?”

    许应欣喜道:“你看出来了?就是最厚的那本书,我每天睡觉都要读,睡得很香。”

    他们适才打得天翻地覆,而大殿中央的那十三位周家族老也没有醒来,依旧专心致志的参悟玉简道书,令人钦佩。

    至于其他周家子弟,虽然跃跃欲试,但许应最后那一招双行实在吓人,让人看不出他的深浅,一时不敢上前。

    元未央目光一直落在许应身上,突然向身边的青衣老仆道:“许妖王得了真传。”

    “什么?”骁伯仿佛没有听清。

    元未央道:“他得了真传,陀妪仙书中的内容是伪书,并非真传。或许只有一半真传。”

    骁伯还是没有听懂,道:“未央你想说什么?”

    元未央眼眸有些黯然,没有再说什么,径自向玉简道书走去,自言自语道:“他刚才施展武道法门龙蛇合击,本身元气并没有那么浓烈。但他动手之时,却多出阴阳变化,导致招法威力大增。那一招,暗合陀妪仙书中所讲的太阴之道,但又多出阳的变化。可见,陀妪仙书要么是残篇,要么是伪书……”

    她来到玉简道书前,观摩这根玉竹简,思索道:“那么,他又是怎么从这八个字中得到了真传?”

    她静坐下来,对着玉简道书上的八个鸟篆虫文苦苦思索,开动聪明才智,然而久久无所收获。

    突然,元未央灵光一闪,想起许应对着玉简道书做出的那些古怪动作,心道:“难道是这个原因?”

    她当即有样学样,也对着玉简道书做出同样的动作。

    许应做出的八个古怪动作并不复杂,她观察过许应的动作,因此学来不难。

    青衣骁伯看得呆了,只听一旁有周家子弟嘟囔道:“好,又疯了一个!”也不知他在说谁。

    元未央尝试良久,把许应的八个动作学得惟妙惟肖,然而始终没有任何收获,心道:“一定还有心法。”

    她看向许应,只见许应和蚖七不在大殿中。

    她走出大殿,便见许应和蚖七不知何时爬到殿顶,一个做出古怪动作,一个盘在那里,一人一蛇呼吸吐纳,一吸一呼,如同拉动巨大的风箱,狂风呼啸。

    只有在他们呼吸的间隔,才风平浪静。

    这等修炼方式,一看就不像人类,十足的妖怪作派。

    元未央跳到殿顶,疑惑道:“你们不去参悟仙书吗?”

    许应手脚不停,依旧在缓慢的修炼太阴元育功,慢吞吞道:“我已经学会了,就不去了。”

    大蛇光明磊落,道:“我看不懂,也不去了。等阿应熟悉的时候,让他教我。”

    元未央张口欲言,又犹豫了一下,道:“我回去后请示母上!”

    许应停下来,好奇道:“你回去请教令堂,莫非是打算用元家的功法与我交换玉简道书中的内容?可是元兄弟,元家有这等仙法妙诀可以交换吗?”

    元未央脸色黯然:“没有。”

    他正要从殿顶跳下去,许应笑道:“所以,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请教令堂。你也可以自己做出决定。比如,你拿出你们元家的寻龙定位术,开启黄庭秘藏的法门,还有祖传功法什么的,我就跟你换了。”

    元未央露出一丝喜色,正要答应与他交换,突然青衣老仆骁伯出现在他身后,面无表情道:“未央公子,该下去了。别忘记,将来你是元家的主人,背负中兴元家之任,不可与妖人来往甚密。”

    元未央身体僵住,道:“骁伯,我明白。”

    他眼中的喜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为任何事情所动的冷漠,跳下殿顶。

    骁伯深深看了许应一眼,道:“许公子最好离未央公子远一些,不要想通过未央公子得到我元家绝学。”

    许应伸了个懒腰,继续修炼太阴元育功,似乎没有听见。

    骁伯从殿顶跳下。

    大钟的声音传来,道:“元未央很不错,看出了陀妪仙书的不足这才来找你。可惜这个老仆不识趣。阿应,我适才观摩你修炼太阴元育功,觉得很是精妙,你传我,我多半可以更快治愈伤势!”

    蚖七好奇道:“大钟,你也可以修炼太阴元育功?你是一口钟,怎么修炼?”

    大钟气道:“蠢蛇,元育八式只是外在,根本是元育八音!那八种道音,才是太阴元育的精华!我只要学会元育八音,就可以修炼!而且我是钟,学得更快!”

    蚖七道:“我也可以学吗?”

    许应打量蚖七的身材,勉为其难道:“应该可以,但可能学不全。”

    大钟不怀好意:“阿应,你传给他一半,让他修成女子。等到他化形之后,你可以省下聘礼钱!”

    蚖七怒叫道:“破钟,牛爷和你拼了!”

    一蛇一钟打成一团,没多久蚖七便叫钟爷饶命,于是皆大欢喜。

    许应等到他们安静下来,才将太阴元育功的元育道音传给蚖七和大钟,他无法将这八个文字的道音完全讲出来,只能学个大概,但即便如此,也非同小可。虽然没有陀妪仙书讲得深奥,但更为全面。

    于是,一人,一蛇,一钟,便在殿顶一边吸收花香带来的浓烈天地元气,一边摆出各种奇特造型。

    老仆周布衣抬头,向上瞥了一眼,冷哼一声,快步向槐花宫主殿走去。

    “老祖宗,那个捕蛇者许应,惹事了。”他进入宫中,向周齐云躬身道。

    周齐云正在闭目养神,闻言淡淡道:“他打伤了几个人?”

    ————感谢宅菜,幻樱空两位黄金大盟的打赏!感谢恰恰好好好的再次打赏!感谢神朝_八八零三,五短233,天风古剑,常离2020,书友160807091558615,不能天使Channel,引语,zuizhe8888,飞天菜鸟神&等盟主的厚爱打赏,谢谢各位!!爬走码字去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