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他还有救吗?

    那根绿玉简上写的一列文字,便是太阴元育功。除此之外,还有一行小字,然后再无内容。

    许应向绿玉简走去,打算看个仔细,却被老仆周布衣拦住。

    “许公子,破译绿玉简,须得先钻研陀妪仙书。否则看不懂绿玉简上的内容。”

    老仆周布衣似笑非笑道,“能在这里参悟绿玉简的,都是周家的族老。他们功参造化,学识通天,已经研究陀妪仙书几十年,这才能勉强看懂绿玉简上的一点内容。许公子刚来,便想看绿玉简,未免太不自量力。”

    许应微笑道:“布衣,你何时有资格指点我哪些该看,哪些不该看?你若是有本事,周齐云便该请你破译仙书,若是没本事,请站到一边,不要对有能力的人指手画脚。”

    老仆周布衣又羞又怒,又不敢发作,只好退到一旁,心道:“乡下野小子,不懂做人。”

    许应走上前去,这时大钟声音传来,道:“阿应,这东西叫做玉简,是一种特殊的玉竹。在极为古老的时代,炼气士用这种玉质竹子记录感悟,因此又叫做玉简道书。不过玉竹极为罕有,价值极高,不是等闲炼气士能够弄到手的。这里面记载的东西,可能比陀妪仙书还要珍贵许多!”

    许应纳闷:“玉竹?竹子还能是玉质的?地里还能长出玉?”

    大铜钟一幅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地里长出玉很奇怪,地里长出木头就不奇怪了?有些生物,身体里还能长出金铁来,比你提炼得还要纯净!”

    许应仔细想了想,觉得土里长出玉似乎变得很合理了。

    他来到玉简道书旁边,仰头细看那几个细小文字。

    这里共有八个字,也是鸟篆虫文,但是与先前他所看到的鸟篆虫文的写法不同,笔画间像是藏着许多奇妙的含义。

    待他看清第一個文字,便明了这个文字的意思,然而他认出这个文字的同时,却又丧失了用语言去表达这个文字含义的能力。

    他无法用自己所知任何语言去形容和描绘这个文字的意义。

    强行表达,可以勉强用“太”字表达。

    就在他看懂“太”这个字之时,耳畔传来阵阵奇异的声音,让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做出相应的动作!

    他身体站定,一掌在左,一掌在右,曲起中央二指,上半身向后转动,腰肢几乎扭了一圈,扭到骨骼啪啪作响!

    待到这个动作做完,许应只觉体内元气与天河之水沿着脊柱滔滔奔行,蒸腾化雨,清洗希夷之域,将五脏六腑清洗一遍!

    他看到第二个文字,若是用已知语言来强说,可以称作“阴”。

    他耳畔传来的奇异声音顿变,仿佛有人在念诵神秘的经文,让他的骨髓里传来娑娑的声响。

    许应身不由己,双腿曲蹲,一掌在前,一掌在后,脖颈向前导引,顿觉骨髓中一股股凉气流动,骨髓哗啦哗啦响遍全身。

    最终所有气力,聚于尾闾那座黑铁玄关,在尾闾玄关沉淀下来!

    他看到第三个文字“元”,耳畔的声音再变,许应也跟着做出第三个动作,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双手按地,尽力仰头。

    他体内水起天,火起陆,水火交炼,熔炼全身所有穴窍!

    最终,水火交汇于丹田附近!

    那玉简道书上共有八个字,许应从头看到尾,每看到一个字,便听到一种不同的道音,八个字看完,五脏、尾闾、丹田、夹脊、咽喉、舌下、舌头、眉心,里里外外,各有奇妙的事情发生!

    许应只觉自己从内到外被洗了一遍,比大日淬体、雷音淬体还要舒服舒坦!

    玉简道书上的八个鸟篆虫文,含义可以用太、阴、元、育、一、阳、永、真这八个字来表达。

    但其中的奥妙,只有看懂文字含义的同时,听到文字的意义所化的道音,才可以领悟。

    更为古怪的是,玉简道书上的八个字,隐约对应着采气、叩关、交炼、二叩关、重楼、瑶池、神桥、飞升这八个境界!

    许应修炼一遍,便只觉肉身、魂魄、神识、元气、血脉,无不舒坦,自己脑海中的每一个念头都珠圆玉润,颗颗分明,不再像从前那般混沌。

    甚至,连希夷之域中的道象,也比从前稳固许多!

    “太阴元育功不会就这八个字吧?”

    许应疑惑,心道,“这套功法,未免也太简单了!”

    相比太阴元育功的八个字,陀妪仙书那就厚实太多太多了。

    陀妪仙书是上古炼气士陀妪,对太阴元育功的阐释,分为八个境界,每一个境界都有长篇累牍的注解。其中用到很多复杂的词语来注解,而解这些复杂的词语,又需要用更多的复杂词语来注解!

    然而归根结底,陀妪的注解和对注解的注解,都是她对于这八个字的见解,蕴藏着她对道的理解,因此晦涩难懂,难倒了周家的天之骄子。

    但在许应看来,陀妪所要表达的含义,并未超过太阴元育功的八个字。

    “而且,陀妪前辈的理解好像有些不对。她抓到了太、阴、元、育等字的精髓,但对一、阳、永、真的领悟却不太够。”

    许应心道,“这或许是修炼陀妪仙书就会变成女子的原因。”

    他站在十三位皓首穷经的周家族老前,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太阴元育功,姿态怪异,引得一众周家的天才人物纷纷瞩目看来。

    “这人是谁?”一个少年白头的周家子弟询问老仆周布衣。

    周布衣连忙躬身,笑道:“幼呦公子,这位是乡下来的少年天才。幼呦公子还记得前段时间闹得风风雨雨的许应吗?”

    白头少年周幼呦惊讶道:“就是那个修炼妖法的案犯?听说为了抓他,死了不少人。”

    周布衣点头,笑道:“他看不上陀妪仙书,要破译玉简呢。”

    周幼呦摇头道:“胡闹。乡下人真没见识,把一个骗子吹得神乎其神。”

    突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哪个是许应?”

    这声音洪亮,震得大殿内众人耳膜嗡嗡作响,许应转身向外看去,只见几个年轻男女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进来。

    为首的男子身着白红衣裳,风急火燎,刚刚进入大殿,便大声道:“听闻老祖宗擒获案犯许应,让他来这里破译仙书。哪个是许应?快点站出来!”

    许应走上前去,道:“我便是许应。”

    那白红衣裳男子上下打量他,冷笑道:“便是你杀了周二哥和周一航伯父?”

    老仆周布衣上前,咳嗽一声:“凡公子,许公子是老祖请来破译天书的,公子不要生事。”

    那男子是周家内府的周凡,冷笑道:“衣伯,你可知他杀我周家多少人?整个零陵县城,傩师全军覆没!周阳二哥,一航伯父,都葬身在他手中!永州府精锐,伤亡大半,多少人因他而死?甚至连周正也死了!”

    周布衣道:“凡公子见谅,老祖吩咐,让我照看许公子。老朽不能让伱杀许公子泄愤。”

    周凡气极而笑:“我又没说要杀他,只是教训教训他!衣伯,连这个你都不许?”

    老仆周布衣转头看向许应,叹道:“许公子,你看到了,不是老朽不关照许公子,而是众怒难平。许公子就吃点亏,让他们出出气。有老朽在,公子性命无忧,最多只是受点伤罢了。”

    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好在我周家别的不说,治伤绝对是天下第一。只要公子没死,都能救活。”

    周凡大步向许应走来,还未来到跟前,右手便已经扬起,向许应的脸狠狠扇下,厉声道:“我为阳二哥扇你一个巴掌,不过分吧?”

    许应耸肩,扬手,只一瞬间,手掌充血,大如蒲扇,一掌扇出雷鸣,后发先至,狠狠抽在周凡脸上!

    “啪!”

    音波炸开,鲜血飞溅,周凡被一巴掌抽得脑袋拧了大半圈。

    这一刻,他看到自己的屁股,下一刻便身躯呼啸旋转,人在空中连翻带滚,嘭的一声砸在四丈开外的柱子上,啪嗒落地。

    周凡却也了得,一跃而起,依旧生龙活虎。

    他跃起的瞬间,便见一道剑芒指在自己的眉心,将他逼得贴在柱子上。

    大殿中,周家一众子弟纷纷上前,一个个声音喝道:“放肆!”“混账!”“快把剑放下!”

    剑芒后方四丈之外,许应站在那里,淡淡道:“过不过分,凭实力说话。在我面前,你有过分的实力吗?”

    他环视一周,将周家众人的脸色神态收入眼底,面色温和,道:“我从前一直不太明白,周阳周老爷已经是县令了,是我们那里最大的官,他要什么有什么,有十几个漂亮的媳妇,千顷良田,花不完的金银财宝,吃不完的美食。出门八抬大轿,进门美眷娇妻。我们这些种地的,卖菜的,要什么没什么。很多人娶不起媳妇,断子绝孙,很多人建不起房子,睡的是土窝草棚。我们家里穷得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周老爷为何还那么贪财,还要搜刮我们这些穷哈哈?我们吃不起饭,他为何还要搜刮我们仅存的粮食?”

    他微笑道:“看到你们,我便清楚了。原来他要喂饱你们。你们锦衣玉食,衣食无忧,出门鲜衣怒马,无数奴才众星捧月,原来背后有一个个周县令像供神一样供着你们!”

    蚖七尾巴拍地,赞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说的便是你们这群肥老鼠!阿应,我说得对不对?”

    许应抚掌赞道:“老牛家不愧书香门第,这句话很有学问。”

    蚖七哈哈大笑:“你终于承认我学问比你好了!”

    周家众人脸色铁青。

    老仆周布衣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许应喝骂道:“谣言,这些都是针对我周家的谣言!今天你敢说出这话,明天你能干出什么我都不敢想!”

    蚖七诧异道:“你是周家的奴才,怎么说话倒像周家的主子?我们亲身经历的事,到你口中也成了谣言,难道你口衔天宪,言出法随?”

    老仆周布衣手也抖了起来,怒骂道:“小小蛇妖,敢放厥词!我周家执行的都是皇命,推行的都是皇恩,你敢质疑周家,就是质疑皇帝,质疑皇命!你要造反!”

    蚖七怒道:“许你们做土皇帝,便不许我造反?”

    许应咳嗽一声,打断他们,剑芒轻拍周凡的脸,啪啪作响,道:“这一次我放过你,下不为例。想找我切磋,随时欢迎。想替周阳父子报仇,那么我们便按寻仇的规矩来。”

    他散去剑芒,目光有些冷峻:“不过你们要记清楚,我与周阳父子的仇,是血海深仇。想为他报仇,拿命来报!”

    周凡盯着剑尖,只见剑芒散去,立刻厉喝一声,肉身内传来嘭嘭爆响,他右臂肌肉疯狂生长,随着他的手臂扬起、落下,一张长达四五丈的肉翅形成!

    那肉翅上筋肉如岩石般棱角分明,充斥着难以想象的爆发力!

    随着他的手臂挥出,一根根赤金色羽毛从肉翅内部扎出,疯狂生长,顷刻间遍布肉翅各处!

    那些金羽锋利无比,像是能工巧匠用最好的钢铁一片一片打磨而成,精致,充满羽毛的细节!

    这是参悟过大道之象的傩法!

    周凡扬起手臂,挥下手臂,手臂化作一个长达数丈的肉翅金羽刀,只发生在一瞬间,便已经变化完成!

    他的手臂落下的瞬间,肉翅金羽刀便已经落在许应头顶,喝道:“为阳二哥报仇,你又能怎样?这里是周家!”

    许应肩头,一道雪亮的剑气迎着他的肉赤金羽刀的刀尖,笔直切向前方,势如破竹,划过一道靓丽的剑光,从刀尖瞬息间劈到周凡眉心,铮的一声穿过他的身躯,斩在他身后的柱子上。

    那根青铜柱子上雕龙绘凤,极为古朴,泛着青色的光泽。

    此刻柱子上多出一道细细的血线。

    许应有些惊讶,自己这破界一剑,竟然没能伤到这根青铜柱分毫,可见槐花宫的确是一处宝地。

    “周家治伤天下第一,他还有救吗?”许应侧头,询问老仆周布衣。

    青铜柱前,周凡眉心一道血线,适才破界一剑已然分开他的大脑,将他的泥丸秘藏一剑劈开。

    ————————太阴元育功宅猪写了三个姿势,分别出自五禽戏、马王堆导引图和洗髓功,五月一号,愿大家身体康健!

    五月一号,择日飞升二十万字了,但还不能上架,好在月票可以投了。现在起点做活动,双倍月票,投一张月票变两张,新书期间,月票名次至关重要,关系择日飞升未来的成绩,拜求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