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陀妪仙书

    “好像是瑞香和兰花的味道,还有股奶甜味!”许应又嗅了嗅手。

    蚖七道:“恶心!”

    许应向元未央致歉,道:“元兄弟,我还未谢你在路上的援手,便又连累到你,我心里很是不安。”

    元未央摇头道:“我来寻你,岂有不施援手的道理?至于被周家老祖宗留下,与你无关,是我看到水口庙再发生剧变,按捺不住好奇之心,所以来到这里。你已经提醒我了,是我运道不好。”

    许应笑道:“你能来寻我摸鱼,我也很是开心。”

    元未央摇头道:“我寻伱是交流神识运炼的奥妙,并非摸鱼。”

    许应自顾自道:“还可以一起挖泥鳅。你捉过虾吗?捉的时候得小心,慢慢的摸过去,出手要快,否则它们会向后跳出你的手,蹦到你的脸上。”

    青衣老仆骁伯面带忧色,看到元未央眼睛亮晶晶的,显然被某人说得有些动心。

    “小兔崽子!”

    他有心发作,但是周齐云就在跟前。在这位当世最强大的存在面前,他发作不得。

    元家人丁稀薄,到了元未央这一代更是没有几个能够活到成年的子女,这个古老世家快要从世间除名,因此骁伯也担心元未央的安危,不想他离危险分子太近。

    过了片刻,天空中祥云袅袅,但见云中有龙出没,待到跟前,却是四条神龙拉着一辆宝车前来。

    那龙是龙神,带着厚重的香火之气,想来是木雕或者石雕的龙,久经供奉,因此有腾云驾雾之能。

    周齐云登上车辇,许应和元未央也跟着上车,这车从外面看来不大,但内部却很是广阔,蚖七低头游进来,发现自己就算躺在车里也绰绰有余。

    “难道是法宝?”他心中暗道。

    四条神龙拉着车辇腾云而起,向远处驶去。

    许应掀开车帘往外看,只见白云袅袅,车辇穿行于云雾之中,湿气很重,很快车内便湿漉漉的。

    拉着车辇的四条神龙身上也不断滴水,偶尔云层中还有闪电击中神龙,迸发出阵阵火光。每当此时,便可以闻到香火的气息。

    许应关上车窗,透着琉璃格往外看,免得车里湿气太重。

    但见车辇驶出云层,忽然一座瑰丽山川扑面而来,山峰高万仞,陡峭如削,拔地而起。山中不知有什么可怕的生物,发出阵阵吼声,形成层层肉眼可见的音波向外震荡!

    那四条神龙身上的香火之气,甚至被震散不少,身形也有些不稳,脚下的云雾也有些散乱,车辇剧烈颠簸。

    周齐云哼了一声,声音不大,但那座瑰丽大山中却突然雷电交加,仿佛有无形的巨人一拳砸在那吼声处,震得山谷也在剧烈震荡。

    吼声戛然而止。

    蚖七赞道:“白眉老祖,霸道无比,我祖父败在他的手中,败得不冤!”

    许应向窗外看去,四神龙拉车绕过粗大的山峰,从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中驶过,下方是明亮的大江,从上往下看,如同一条银色的飘带,映照着日光,波光粼粼。

    隐约间,他仿佛看到有鱼龙从大江中跃出。

    江山如画,壮丽如歌。

    四龙拉着车辇行驶不知多少里,还是没有看到人类的城市,许应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新地到底有多大?”

    为何飞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零陵城?

    他甚至没有看到湘江潇水。还有永州城就在附近,为何也看不到永州?

    他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巍峨大山,耸立云端,心中不禁有些惶恐,这里竟无一处是他熟悉的地方!

    “我进入新地时,新地沿着奈河两岸已经生长到八百里左右。”

    周齐云望向窗外,道,“我也不知这段期间,新地又生长多少。”

    前方一株巍峨大树映入眼帘,树冠超越群山,云雾漂浮在树冠下。

    许应又看到了奈河,这株巍峨大树生长在奈河的弯道处,河流因为这株大树而转向。

    “是槐树!”蚖七大脑袋挤到窗户边,眼睛凑到窗棂前向外看去,认出树种。

    许应看直了眼,这么大的槐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树木是天生的仙,只要树身不枯不折,树根没有虫蛀腐蚀,便可以永远的存活下去。这株树也是如此。”

    周齐云颇有感触,道,“大槐已经生长了不知多久,可谓尘世中的槐仙,它虽长在阴间这等不适合生长的地方,但却因为无人砍伐而久存于世,成为仙株。大槐又叫阳槐,是阴间至阳至刚之物,在这里百鬼不侵!你能感受到大槐的精神。”

    许应闻言,散发神识,果然察觉到那株巍峨的槐树中有一种古老的神识在缓慢的运转,厚重,低沉,古老又深远。

    他不知道大槐在说些什么,可能只是毫无意义的吟唱,又像是在阐述自己对生命对大道的感悟。似它这等古老的生命体,语言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树上挂着许许多多槐花,阳春季节,正值槐花开放的日子,满树金灿灿的槐花将开未开,可是香味已经弥漫开来。

    许应嗅到香味,只觉体内元气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提升!

    “这里绝对是一处修炼宝地,等到槐树花开,只怕天地元气更为浓烈!”

    龙辇正是向这株槐树驶去。到了槐树下,许应这才发现这里有一处古老的宫阙,有周家子弟进进出出。到了宫阙前,许应仰头看去,上面写着鸟篆虫文。

    “槐花宫福地。”许应心中默念道,没有作声。

    这种文字是上古文字,大钟也不认得,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在周齐云面前卖弄为妙。

    槐花宫福地多半是前人察觉到在槐树下修炼,事半功倍,把这里当做洞天福地,因此建造此宫。

    只是不知为何,前人抛弃了槐花宫。现在新地涌现,周家的高手寻到这里,将此地作为探索新地的据点。

    “那么,前人为何会抛弃此地呢?”

    许应心有不解,“此地天地元气浓烈,是一处福地,按理来说绝对是必争之地。如果此地地处阴间,也应该有阴神或者阴间强者占据,而不应该空置。”

    龙辇缓缓降落,早有人将宫门打开,四条神龙开道,驶入槐花宫。

    周齐云下车,吩咐前来迎接的老仆,道:“布衣,你带着许公子、元公子去参阅陀妪仙书。”

    许应和元未央走下龙辇,那位名叫布衣的老仆欠身道:“两位公子,请随我来。”

    青衣老仆骁伯多看了他两眼,知道这老仆修为深不可测,是周家内府总管,被赐姓周,叫做周布衣。

    许应径自催动太一导引功,天空中顿时奇特花香滚滚而来,蕴藏着丰富的元气,在空中化作亩许道田,不断有道种飞入许应体内。

    蚖七见状,也自催动大日导引功,只觉修为不断提升,心中暗赞:“其他地方修炼,只有早上才能修炼一段时间,而这株大槐树下却可以日夜不断修炼。只可惜槐花开放的时间只有小半个月。”

    但即便小半個月时间,也相当于在外修炼一年之久了。更何况,花开浓烈之日尚未到来!

    更何况大槐树的槐花中蕴藏元气,几乎是纯阳元气,省去不知多少淬炼元气的步骤。

    老仆周布衣见一人一蛇如此张扬,心中冷笑道:“妖修!”

    元未央诧异的望向许应头顶的亩许道田,很快看出妙处,道:“许妖王,你的这门功法很是奇特,我看你修炼,与其他妖修已经有所不同,好像是另一条极为不凡的道路。”

    许应道:“此为种道之法,我无意中领悟出来的。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元未央想了想,道:“我需要问过母上,才能答复你。”

    许应大为不解,不知道为何学种道之法还需要询问爹娘。

    骁伯却是心头微震:“未央是打算与他交换功法?只有交换功法这等大事,才需要询问主母!但元家的功法岂能轻示与人?什么种道之法能与元家的祖传功法媲美?”

    他看向许应的目光充满警惕:“小骗子!若是没有我跟在身边,元家功法只怕都要被他骗了去!”

    许应跟着周布衣走入一座大殿,只见殿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站或坐或卧,千姿百态。

    有人长出三颗脑袋六条胳膊,脖子伸得老长,身前身后捧着三本书,拿着三支笔,盯着书本写写画画。

    还有人额头长出眼睛,双手也长出眼睛,似乎要以奇怪的角度去审视漂浮在空中的经文。

    又有人仰头大睡,鼾声如雷,脑海中却有神识溢出,如气泡一般漂浮在空中。其人魂魄坐在气泡中,盯着空中浮动的经文,一遍又一遍的尝试各种功法。

    还有人身边到处都是书籍纸张,堆叠如山,把自己围在中央,他的手臂足有十八条,不断翻阅各种典籍,查证经文。

    有人愁白了头,有人喃喃自语,神态疯癫,还有人大把大把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已然秃了。

    突然有人哈哈大笑,叫道:“我悟了!我悟了!”

    然后便大口大口的吐血,被人扇一巴掌,喝道:“畜生,你悟了什么?”这才清醒过来。

    漂浮在空中的经文,是一张张金纸,上面有手书文字,看字迹应该是女子的笔迹,很是秀气。

    这些金纸有光芒渗出,光芒将文字映照在空中,殿内每一个人都可以参阅。

    蚖七兴奋莫名,向许应道:“这里有书看!过去一百年,我家里的书都被我看完了!我书读得多,你们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老仆布衣道:“许公子,元公子,这些文字便是陀妪仙书的内容。”

    许应仰头看去,陀妪仙书的内容是从基础的导引功开始,采气,叩关,交炼,二叩关,重楼,瑶池,神桥,三叩关,然后飞升。

    这是一套完整的“妖族功法”!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内容,应该是法术神通以及丹方经文。

    “这有何可破解的?”许应大惑不解。

    在他看来,陀妪仙书已经将修炼步骤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每一步该如何修炼,都清晰无比的写出来。只要按部就班修炼,应该不会出多大问题。

    然而这座大殿中,周家一众天才人物却穷经皓首,苦苦参悟领会,甚至查阅各种典籍,似乎很难破解。

    “陀妪仙书,是女子修炼的炼气功法,男子若是修炼,恐怕会先去元阳。”

    许应大致浏览一遍,便看出问题,修炼陀妪仙书,要不了多久便会元阳尽去,化作元阴,变成男相女身。

    若是女子修炼,那就没问题了,反而精进神速。只是这门功法似乎有些地方也语焉不详,好像不太完整。

    他又大致看了一下仙书中的法术神通,也多是配合功法才能施展的法术神通,不学功法,恐怕无法施展出威力。

    不过,元未央对陀妪仙书很有兴趣,从开篇开始看起,看得很是仔细。

    许应来到她身边,悄声道:“元兄弟,这是女子修炼的功法,男子不能修炼。”

    元未央悄声道:“我觉得这门功法似乎很适合我,与我元家傩法似有互补之处。”

    骁伯面色阴沉,出现在他们身后,伸手将两人分开:“公子,你们俩的头快凑到一起了,注意分寸。”

    这时,许应注意到另有十几位老者,白发皓首,坐在大殿中央,没有去看那些浮空的经文,而是盯着大殿中央祭台上漂浮的一根翠竹。

    这是一根绿玉简。

    玉简长约一尺,翠绿通透,仿佛美玉雕琢而成,又像是刚刚破土而出的竹子,似乎还能嗅到若有若无的竹香。

    这根玉竹上写着一列文字,是鸟篆虫文!

    许应心脏剧烈跳动一下:“这才是真正陀妪仙书!不对,不是陀妪仙书。这玉竹上的文字,写的是太阴元育功!”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