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柳暗花明解是因

    许应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再无逃脱的可能,周家老祖周齐云,是传说中的人物,当今世上最强大的存在。

    自己在他面前,断无逃脱之理。

    他心中只觉有些荒诞,周家老祖周齐云是三百多年前捕蛇者,因为捕捉一条异蛇而误入秦岩洞,得到泥丸宫传承。

    三百多年后,捕蛇者许应也因为一条异蛇进入秦岩洞。

    冥冥之中,有一种奇妙的缘分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周齐云轻轻挥手,五只牛魔突然无声无息飘起,落在一边,周雨婆忍住伤痛,艰难起身,侍立一旁不敢言语。

    许应只觉一股奇妙的力量涌来,身上的撒豆成兵术顿时解开,身体恢复如初。蚖七也恢复原来体魄。

    周齐云来到许应身边,上下打量他一番,道:“你开启泥丸秘藏,却没有修炼他的功法?是了,他留在泥丸宫中的经典,我能带走的都带走了,不能带走的就一把烧掉了。因此你没有得到他的传承。”

    许应微微一怔。

    这件事绝对是丑事,没想到周齐云竟然大大方方的讲了出来,倒有坏得光明磊落的意思。

    “周前辈,你当年为何要烧掉泥丸宫主人的心血?”许应问道。

    周齐云走在前方,淡淡道:“当年我为了捕捉一条异蛇,闯入秦岩洞,误入石室,得到泥丸宫主人传承,心中大喜,向那具白骨磕头拜师,以为此生必将飞黄腾达,不必再做捕蛇人。但石室中的经典太多,汗牛充栋,各种武学各种神通法门,应有尽有。我无法全部带走,又不想留给后人,更不想有人也来到这里学会与我一样的法门,于是便心一横,把带不走的统统烧掉!”

    许应微微皱眉,亦步亦趋的跟上他。

    周齐云露出笑容,显然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反而为自己这个举动很是自得。

    他不紧不慢前行,道:“我自知秦岩洞事关重大,若是被人知晓这里有一座泥丸宫洞天,又有神秘莫测的传承,多半会被人循着蛛丝马迹,寻到我的头上。于是,我便留下一卷经文和一葫芦灵丹。”

    许应心头大震,失声道:“蚖七祖父寻到的那葫芦灵丹,是你留下的!”

    “蚖七祖父?”

    周齐云惊讶的看了蚖七一眼,道,“你是那条异蛇的孙儿?哈哈哈,我与你们祖孙真是缘分不浅。”

    蚖七也是心头大震,失声道:“就是你追赶我祖父,逼得他进入秦岩洞?祖父在世时,还经常提到你,说若是没有你这个捕蛇者,他一定不会发现秦岩洞中洞,也一定不会修成妖怪。”

    周齐云露出笑容,道:“你祖父成为妖,是我的成全。泥丸宫主人在石室中留下很多灵丹妙药,助我筑基修行,我便留下一葫芦灵丹给那条带我进入此地的异蛇。那条异蛇服下灵丹,便会开启灵智。我还记得我留给他的经书叫做大日导引功,是泥丸宫主人藏书中为数不多的妖族功法。”

    蚖七连忙道:“大日导引功中还有一门武道功法,叫做象力牛魔拳!”

    周齐云想了想,道:“应该有这门武道法门。我当时不安好心,想到我能寻到这里,有人肯定也能寻到这里。他们若是发现泥丸宫主人的宝藏落在我的手里,一定会千方百计除掉我得到宝藏。嘿嘿,于是我便给了那条异蛇灵丹和大日导引功。”

    蚖七还是没有听明白,许应却明白过来,道:“周前辈好计谋。别人即便寻到这里,也会以为是异蛇得到了泥丸宫主人的传承。他们还以为泥丸宫主人的传承不过如此,不会深究下去。”

    他这么一说,蚖七顿时醒悟,叫道:“你嫁祸我祖父!”

    周齐云淡淡道:“我若是没有留下那一葫芦灵丹和功法,焉有后来的你?”

    蚖七不再说话。

    许应询问道:“周前辈,那时候你多大年纪?”

    周齐云看了看他,道:“与你差不多年岁。”

    许应感慨道:“我便没有前辈这般缜密的心思,居然能在短短时间内便想到这么多事。前辈想得太深太远。”

    周齐云叹道:“后来我才发现,我小心过头了。根本没有人去秦岩洞,也根本没有人去关心一条蛇变成蛇妖。而我渐渐崛起于零陵,四年后我成年时,便已经是永州第一人。”

    前方一座破庙映入眼帘,许应张望,心头一跳,那是水口庙。

    此刻水口庙不再原来的大裂缝上,而是向南移动了三十里!

    许应心头一突:“这座破庙是在向无妄山移动!看来白衣傩仙多半知道我住在无妄山,只是他还不知道,无妄山已经遭了无妄之灾!”

    周齐云笔直走向水口庙,继续道:“我在五十七岁那年打开第八洞天,秘藏第八层已经被我开启,那时我是神州中最引人瞩目的傩法新秀。至道大圣明孝皇帝见了我,抚摸我头顶,赞我是通才。我一通百通,的确当得起这个称谓。”

    许应心神激荡,一个得到天下人认可的天才,的确值得自傲。

    周齐云走入水口庙的大门,此时的水口庙不再是门外一个世界门内一个世界,而是普普通通,看起来与寻常庙宇并无区别。

    “我五十七岁开辟秘藏第八层,然而直到我一百四十三岁,才打开秘藏的第九层。世人都说我这个通才江郎才尽,耻笑我,羞辱我。然而我之所以迟迟没有突破,其实是我看到了泥丸宫主人在功法中留下的陷阱。”周行云径自走向中央大殿,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

    许应微微皱眉,道:“陷阱?什么仙境?”

    他突然想到自己开启泥丸秘藏的遭遇,立刻醒悟过来,道:“周前辈,难道是泥丸宫主人帮你打开泥丸秘藏?”

    周齐云走至水口庙的中央大殿,衣袖轻轻一拂,顿时空间震荡,中央大殿与震荡的空间向两旁排沓而去!

    空间剧烈震动,雷霆交加,轰鸣不断,空间被挤出滚滚雷火,无穷能量迸发!

    许应看得心惊肉跳,便见隐藏在水口庙中的另一个世界被周齐云打开,五岳仙山与大庙映入他们的眼帘!

    “周家的老祖宗好生猛!”蚖七惊叹道。

    周雨婆恶狠狠瞪了这条大蛇一眼,蚖七道:“再瞅,让阿应的牛子抽你!”

    周雨婆打个冷战,胆怯的瞥了瞥许应身后的那五只牛魔。

    许应四下看去,只见破庙世界与他上次来时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天空中悬空的巨石已经不见踪影,那些挥舞着血管触手的大肉块也消失不见。

    而那五座仙山上却有猩红色的血肉在蠕动,一些粗大的肌肉线条攀爬在山体上,像是一条条血色大蟒,似乎还在生长。

    许应心中凛然:“这个邪傩仙肯定又吞噬了不少人的血肉!他被那人吃光之后,试图掠夺他人血肉。他要复生!”

    周齐云足底生云,托着众人飘上天空,他则闲庭信步向那座五岳仙山之间的大庙走去,道:“石室中,我向泥丸宫主人的尸骨叩头时,尸骨突然抬手指出,点在我的眉心。这一指,便打开了我的泥丸秘藏。这的确是个陷阱,我在打开泥丸第五重时,便意识到这一点。于是我废掉五重洞天,从头修炼。我差点因此死掉。”

    许应收回目光,既是震惊,又是钦佩,赞道:“前辈是有大魄力大毅力大智慧之人。开启秘藏五重,修成五大洞天,已经是人中龙凤了,可以成为节度使委以大任。而你说废掉就废掉,并且还能重修回来,实在是天分惊人!”

    周齐云道:“你也开启了泥丸秘藏,莫非是你在叩拜那具尸骨时,被他一指点在你的眉心,打开你的秘藏?”

    许应摇了摇头:“我跪他作甚?泥丸秘藏我自己便可以打开,何须求人?”

    他言语间自有一番傲气。

    周齐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过了片刻,继续道:“我说的陷阱是功法中的陷阱。开启秘藏,没有对应的功法很难将秘藏的威力发挥出来。五十八岁那年,我准备冲击秘藏的第九层,突然察觉到这个破绽,禁不住一身冷汗。”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大庙,庙门大开,门前风雨飘摇,那道飞瀑也变得异常恐怖,瀑布中隐藏的万千神通处在即将爆发的状态之中!

    另外还有几百尊身高七八丈的神祇立在门前,杀气腾腾,周身香火之气缭绕,万民念诵之声如同雷鸣!

    通过大庙洞开的门户,只见白衣傩仙端坐在仙殿前方,白发飞舞,仙光如剑环绕四周,如临大敌!

    他在周齐云踏入破庙之时,便已经感应到这个强敌,自知其人实力高明至极,来者不善,因此早就在大庙前布下天罗地网,静候周齐云等人的到来!

    周齐云对这幅阵仗视而不见,向许应轻轻欠身:“告罪。”

    说罢,他身形飘然而起,恍若化作一道仙光,在爆发的飞瀑和数百尊杀伐的神灵之间穿过!

    下一刻,他的身形出现在大庙中,仙殿前!

    白衣傩仙陈眠竹还未站起,便被他一指点在眉心,顿时身后皮囊炸开,一身精气外泄,很快干瘪下来,化作一张没有充气的人皮向后飘去!

    “啪!”

    人皮挂在仙殿的大堂上,紧贴墙壁!

    许应心头一跳,这时大钟的声音传来:“阿应,此人好强!他这一指,把邪傩仙的怨念都打碎了,将他彻底抹杀!”

    这时,周齐云仿佛察觉到什么异状,回头向许应看来。

    大钟凛然:“他察觉我了!”

    许应也是心中一紧,面带笑容向前走去,他刚刚来到大庙前,便突然只见那道蕴藏着无尽大道之象的隐景飞瀑突然分崩离析,数百尊伟岸神祇的脑门,嘭嘭炸开!

    许应还未走到庙门前,一切已经尘埃落地!

    “我刚才只看到他的身形快如电光冲过去,却没有看到何时他出手将这一切震碎。”他惊骇莫名。

    “这位邪傩仙也是可怜人。”

    周齐云背对着他,站在仙殿大堂上,背负双手仰起头,看着钉在墙壁上的人皮,静候许应走来,道,“我察觉到傩师功法藏着极大的破绽,他却没有察觉到,以至于隐居在隐景潜化地中,被人所趁,吃干抹净。嘿,技不如人,死得其所!”

    许应来到他身后,闻言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位傩仙的傩法中藏着一个陷阱,以至于他被人吃掉?可是,谁能知道他的功法中存在陷阱?”

    他说到这里,突然醒悟。

    知道功法中存在陷阱的人,自然是开创功法的人!

    他额头冒出一颗颗汗珠,突然想到泥丸宫主人的传承,倘若被泥丸宫主人的骸骨打开秘藏,又修炼泥丸宫主人的功法,岂不是相当于跳进陷阱里,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

    周齐云招手,人皮飘荡下来。

    他仔细查看人皮,道:“你知道我是怎么跳出泥丸宫传承的陷阱的吗?”

    许应正要摇头,突然灵光一闪,道:“妖法!不对,是炼气士功法!”

    周齐云惊讶的抬头看着他,眼角跳动一下,过了片刻,方才道:“你这么聪明,让我突然对你生出一股杀心。我不习惯见到比我聪明的人。”

    他顿了顿,顺着许应的话继续说下去,道:“没错,是炼气士功法。我发现陷阱之后,苦苦思索良久,始终未能寻到解决之法。整整八十六年,我四处游历,寻找傩仙的踪迹。八十六年间,我一共找到十七位傩仙的隐景潜化之地。”

    他吐出一口浊气,面色平静道:“他们都死在自己的潜化之地中,无一例外。嘿,所谓飞升体内小仙界,只是笑话!”

    ————感谢孟川只手遮天,存在感太低,木瓜大虾,张张1,四位盟主的打赏,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