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傩术:撒豆成兵

    愁容老者叹了口气,知道今日无法让许应喝茶,于是衣袖一卷,将桌椅茶壶茶杯收起,缓缓离去。

    他速度看起来很慢,但实则很快,没多久便从无妄山消失。

    而那座无妄山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山腰微微一顿,无数碎石炸开,山体正缓缓向一侧倾倒。

    这座山实在太巨大,哪怕是山崩,也需要过一段时间才会砸落在地面上。

    许应依旧在那方越来越大的丝帕下狂奔,然而他此刻化作豆粒大小,就算速度再快,一时间也无法逃出丝帕笼罩范围。

    “阿应,是你吗?”突然前方出现一条大蛇,询问道。

    那大蛇头生一黑一白的龙角,遍体明镜般的鳞片,正是蚖七,虽然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大,但那是相对许应而言。

    许应现在缩小成豆粒大小,蚖七也被缩小,长短不过尺许,但比起许应还是要大了百十倍。

    一人一蛇同病相怜,都被那周雨婆以一块丝帕缩小体型。

    许应跳到蚖七背上,道:“小七,你速度快一些,咱们趁早逃离此地!”

    蚖七驮着他向外游去,道:“这老太婆是什么手段?怎么如此厉害?”

    大铜钟的声音传来:“应该是撒豆成兵的傩术,不过被她反过来使用。撒豆成兵可以让豆子落地化作金甲神人,迎风便长,比正常人还要大很多。老太婆反过来用,便可以把人变得很小,缩小成豆粒。炼气士中,也有类似的法术。”

    许应目光闪动,道:“我已经打开了泥丸秘藏,通晓生死阴阳,能够掌控人体活性,她的傩术虽然精妙,但困不了我多久,我便可恢复正常体型。蚖七,《巴蛇真修》和《龙蛇惊蛰功》中记载的大小变化之术,你若是参透,也可以破她的傩术。”

    蚖七飞速向前游去,回想许应所教的《巴蛇真修》中的变化之术,果然有关于肉身变化的法门,心中一喜:“还是阿应靠得住。经他这么一点拨,我便知道破解的办法了。”

    突然,他们透过丝帕,看到倾倒中的无妄山,不由心生绝望,那无妄山正向这边砸来,要不了多久,便会将他们砸得粉碎!

    若是平时,他们还有可能逃出,但现在他们小胳膊短腿,根本无法逃出山体的笼罩范围!

    就在此时,突然丝帕被一只大手捏起,丝帕下,许应和蚖七被那丝帕裹挟,身不由己飞上天空。

    周家老妪周雨婆咧嘴嘿嘿笑了一声,将丝帕放在自己挎着的篮子上抖了抖,许应和蚖七只觉天旋地转,从丝帕下坠落,跌入篮中。

    “老身已经请来了许公子,先走一步!”周雨婆笑道,不知是在对谁说话。

    那篮子里有小半篮子豆粒,许应和蚖七落在其中,砸得那些豆粒哎呦哎呦的叫唤起来。

    许应和蚖七吓了一跳,却见那些豆粒一个个像人一样站起来,身穿金甲,头戴金盔,手持青剑,眉宇间藏着勃发英气,一个个俊朗不凡。

    蚖七吓了一跳,警惕道:“你们是何人?莫非你们也是被妖妇所擒?”

    离他最近的一个金甲汉子双手叉腰,面带不齿之色,叫道:“什么妖妇?明明荡天府主!赖皮蛇不学无术!莫非你没有听说过撒豆为兵?我们就是荡天府……”

    万千金甲汉子齐齐转头向他们看来,整齐划一,异口同声道:“豆兵!”

    蚖七眼角抖了抖,向许应小声道:“他们不是人?”

    许应还未来得及说话,大钟的声音传来:“他们是撒豆成兵的豆子。那个周雨婆却也了不起,居然能赋予这些豆兵智慧。这种法术,不是用秘藏活性就能办到的事情。周家的傩法,恐怕已经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精进,比炼气士的同类法术还要精妙许多。”

    它一向认为傩法不如炼气士时代的法术,此刻承认傩术撒豆成兵超越了同类法术,却也难得。

    为首的金甲汉子问道:“你们哪个是许公子?荡天府主吩咐,要我们照看公子,不能让公子有所损伤。”

    许应不答,当即踩着一个豆兵的脑袋往外爬,试图逃出篮子。

    “不要出去!”

    那金甲豆兵拽住他的双腿,叫道:“外面有可怕的双足神灵!爪子比你大几十倍,铁嘴金喉咙,头上冒着红彤彤的火焰,长着钢铁利翅,吞云吐雾,叫声如雷!我们好多兄弟都死在双足神的口中!”

    蚖七想了想,道:“你说的莫非是鸡?”

    许应一心逃离此地,往上爬去,一众豆兵拉拉扯扯,吊在他的脚下,要把他拉下来。许应好不容易才爬到篮子边缘,掀开丝帕往外看。

    只见他们此刻在天空中,那老太婆挎着篮子,身后便是一只大鹏鸟,振翅高翔,载着他们在空中疾行。

    那大鹏鸟,应该是老太婆的隐景所化,载着老妪和他们飞行于天空之中。

    忽然,许应看到远处的山峦震颤一下,接着便是恐怖的波动袭来,所过之处,天空中的云朵被一下子荡平!

    “糟糕!”

    许应脸色大变,连忙高声道:“钟爷,快出来救命!”

    大钟从他后脑飞出,顿时将篮子撑爆,许应蚖七和那一串串抓住许应脚踝的金甲豆兵,纷纷跌入大钟之中。

    大钟乃是上古炼气士所炼的法宝,又藏在许应的脑海中,周雨婆的傩术无法将它缩小,因此它还保持原来的形态。

    篮子爆开的一瞬间,立刻被周雨婆察觉。这老妪心中一惊,急忙探手向大钟抓去,道:“许公子,不要反抗老身,老身并无恶……”

    她一句话还未说完,突然那股无比恐怖的波动袭来,周雨婆身后的金翅大鹏傩法顿时破灭,可怕的冲击力作用在这老妪身上,老妪口中吐血,被当场抛飞出去!

    “咣!”

    那股毁灭的波动碰撞到大钟上,大钟震响,钟壁上各种符文亮起,嗡嗡旋转,化作厚重无比的光壁挡在外面!

    然而那光壁上有一个巨大的掌印,正是棺中少女给大钟留下的伤口,成了钟壁的突破口!

    下一刻,厚重光壁便被撕裂,大钟当当作响,被旋转着轰飞出去。

    “完了!”

    大钟心中一片悲凉,“我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偷到一些气血,才治好一点伤势,这次只怕又要前功尽弃!”

    大钟内,许应、蚖七和数以百计的金甲豆兵上下剧烈颠簸,撞来撞去。有豆兵叫道:“压到我了!我要死了!”

    说罢,便被压成豆饼,死于非命。

    过了片刻,外面剧烈的冲击才堪堪平息,大钟从空中坠落,砸入山林中,一路当当作响滚出三四里地,这才止住。

    许应艰难爬出钟口,坐在钟沿上,两腿打颤,身子还在瑟瑟发抖。过了片刻,他才缓过劲来,给晃散了的蚖七接上骨头。

    刚才太颠簸,蚖七全身骨骼都被颠得错开,幸好许应是捕蛇者,给他接上骨头并不费事。

    蚖七来到许应身边,看着远处从中间断裂的无妄山,欲哭无泪,喃喃道:“我家没了……”

    他们身后,那些存活下来的金甲豆兵双腿跪地,面对着同伴的尸体哭天抢地。刚才那次神通波动,造成很多豆兵被碾成豆饼,死于非命。不过活下来的还有大半,足足有三四百人。

    突然,一个豆兵站起身来,踢了那些还在哭啼啼的同伴一脚,叫道:“大丈夫在世,当马革裹尸,建功立业,何必做小儿女哭啼?都给我起来!你们忘记荡天府主辛辛苦苦的栽培了吗?”

    那些豆兵像打了鸡血般精神起来,一个个龙精虎猛。

    许应惊讶地打量他们,这些豆兵居然能在那么恐怖的冲击中存活下来,说明他们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弱。

    相反,这些豆兵每一个都很强,有着不俗的实力!

    “周雨婆把他们炼成豆兵之后,一定反复淬炼,提升这些豆兵的战力。”许应心道。

    “钟爷,你没事吧?”

    许应呼唤两声,大钟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阿应,我伤上加伤,须得躲入你的泥丸洞天疗伤。”

    它踉跄飞起,越来越小,倏忽间钻入许应脑后,消失不见。

    下一刻,大钟便摇摇晃晃飞入许应的泥丸秘藏,飘浮在泥丸洞天之中。

    “钟爷受了伤,眼下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古怪,到底是何人在争锋?神通强悍到这等程度,仅仅余波冲击,便让钟爷伤上加伤!”

    许应定了定神,此等神通,威力远超白衣傩仙,着实强悍。

    他所知道的能够硬撼地底大物的强者不多,从白衣傩仙的表现来看,多半不是地底大物的对手。全盛时期的铜钟,肯定可以,棺中少女自然也可以。

    还有那个愁眉苦脸的老者,多半也能办到。

    其他人,便没有这等本事了。

    “此次周家来了不少人,为首的便是刺史周衡,还有这个叫周雨婆的老妇人,也是周家高手。难道是周家老祖出手,与地底大物一战?”

    许应大是动心,地底大物有可能便是泥丸宫主人,而周家老祖则可能是三百多年前那个进入石室的捕蛇者,也即是泥丸宫主人的传人,他们之战,该会何等精彩?

    他恨不得立刻回到无妄山观战,但仅仅一次神通余波的冲击,都险些让他们丧命,更何况靠近观战?

    “此地不宜久留,周家的人只怕很快就会寻到这里!”

    许应四下望去,但见四周到处都是高大得难以置信的树木,而那一座座山峦,更是庞大得难以形容,无法翻越!

    “你们不能走!”

    那些金甲豆兵将许应和蚖七拦下,为首豆兵道,“荡天府主吩咐,你们要留在这里,等候府主!”

    突然一个豆兵指着天空尖声叫道:“两足巨人来了!”

    许应仰头看去,只见一群不知名的蓝色飞鸟发现了他们,向这边飞来。这些蓝鸟是阴间的异种飞禽,许应作为捕蛇者,见多了各种飞禽走兽,但这种蓝色异鸟从未见过。

    只见鸟群呼啦啦落地,向他们冲来,这些异鸟有如传说中远古洪荒里的神祇,身披彩翼,铜筋铁骨,有着万千倍于许应等人的体魄!

    它们脚步落下,地动山摇,羽翼扇动,狂风大作!

    它们啄下,一个个豆兵毫无抵抗之力,骨断筋折,被一口吞下,一命呜呼!

    许应四周,到处都是慌忙逃窜的豆兵,哭喊连天,宛如灭世大劫将至。

    一只异鸟啄下,将许应身边的豆兵啄成两半,死得无比惨烈,他一半身体被异鸟直接吞掉,另一半身体还在惨叫不停。

    也有豆兵振奋精神,手举青剑,与异鸟格杀,然而这种鸟不是凡物,而是来自阴间大山中的异种,不惧刀剑,直接一口一个,将那些反抗的豆兵啄死!

    许应终于清醒过来,立刻高声道:“小七,快走!”

    蚖七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场景,惊叫一声,急忙跟上许应!

    后方,一只异鸟低着头呼啸冲来,啄住蚖七的尾巴,将他拎了起来,许应大喝一声纵身跃起,跳到鸟头处,一脚扫出。

    他身后浮现出两个豆粒那么高的象王神体,跟着他一脚扫去。

    “啪!”

    那只异鸟被踢得嘴巴歪了一下,将蚖七甩了出去,然而巨大的反震力却将许应身后的象王神体震散,化作血雾飘散。

    许应又惊又怒,落地后见那异鸟利爪探来,立刻巨蟒翻身,手指粗细的巴蛇围绕他的身躯旋转,唰唰唰,将那异鸟的双足缠住!

    “给我倒!”许应暴喝。

    那异鸟双足发力,却将他的气血所化的巴蛇震断!

    许应呆住。

    巴蛇是他参照《巴蛇真修》中的巴蛇道象图,参悟出的大道之象,竟然被一只不知名的鸟儿破了!

    眼看他便要被异鸟啄死,蚖七横刺里冲来,尾巴卷住许应,呼啸便走,避开那异鸟的鸟喙啄击!

    “掩护许公子离开!”一个豆兵高声叫道。

    数十上百的金甲豆兵涌来,奋不顾身,冲向那些追击许应的蓝色异鸟,一个个拼命搏杀。

    蓝色异鸟大开杀戒,豆兵们肢体横飞,宛如炼狱战场!

    “护送许公子!”

    金甲豆兵们纷纷涌来,挥舞青剑,与巨鸟拼杀搏命,一个又一个倒下。

    许应呆了呆,这一幕,竟让他有些感动。

    “小七,放我下来。”他轻声道。

    蚖七闻言,尾巴舒展,将他放下。

    许应停下脚步,没有继续逃亡。蚖七催促道:“阿应,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快走!”

    许应摇头,沉声道:“我打开了泥丸秘藏,已经是傩师了。我想逆推一下撒豆成兵的傩术,不能让这些豆兵为了我们白白牺牲!”

    猛然间,他调动泥丸洞天,顿时脑后浮现出一片混沌空间,拨开混沌云雾,浮现出泥丸洞天。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