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地底有物大如山

    “不管怎样,蚖七体内一定有泥丸秘藏!”

    许应眼中神识氤氲,急忙奔向蚖七,高声道:“小七,先不要疗伤,等等我!什么,疗好了?并没有!”

    “噗!”

    许应遥遥伸手一指,一道剑气刺入秦岩洞,蚖七鲜血长流。

    “你又受伤了,这么不小心?小七,你调用神识,感应神秘能量,便可以寻到你的泥丸秘藏!”

    蚖七好不容易才止住抽泣,按照许应所说,细细感应那股涌入体内的神秘能量。过了不久,这条大蛇失声惊呼:“我体内竟然也有泥丸秘藏!难道……”

    他木雕泥塑般僵在那里,喃喃道:“难道,我其实是人?我化形成了蛇妖?”

    许应想了想,实在无法跟上他的思维,试探道:“蚖七,你难道不觉得,其实妖族也有秘藏吗?”

    蚖七一点即通,凛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人族佬的阴谋?在我妖族的先导文明时代,我妖族是文明的主导者,教会了人族如何打开秘藏如何修行。后来人族佬用阴谋推翻我妖族统治,并且让我们的文明蒙尘。他们灭我妖族历史,将我妖族封印,还要宣扬只有人才有秘藏!阿应,你想说的一定是我妖族的这段血泪史吧?”

    许应想了想,摇头道:“我觉得妖族不懂秘藏一事肯定另有隐情,但一定不会是你说的这个隐情。小七,你们祖孙三代住在秦岩洞三百多年,有没有想过秦岩洞中能治愈你们伤口的神秘能量从何而来?”

    蚖七不知。

    许应笑道:“我带你去见那位住在石室中的前辈。他便是神秘能量的源头,甚至连周家的老祖宗,也是从他那里学得泥丸秘藏的奥妙。”

    他带着蚖七返回秦岩洞泥丸宫,来到石壁前,打开石壁。

    蚖七惊讶莫名,他住在秦岩洞一百二十年,居然从不知道这里有一座石室。

    “寻到这里其实很简单,只要逆着那神秘能量,寻找神秘能量的源头,就可以寻到这里。”

    许应道,“那位前辈的尸骨便在这里……咦,那位前辈的尸骨呢?”

    许应瞪大眼睛,在石室中寻来找去,他上次来到这里,明明看到那具尸骨便坐化在此,没想到这次来,尸骨却不翼而飞!

    他额头冷汗滚滚,很快想到两个可能:“要么周家老祖来过这里,要么这具尸骨自己走了!”

    蚖七笑道:“阿应,此事简单,秦岩洞中那股神秘力量还在,这表明那具尸骨一定还在洞中,只是不知在何处。咱们只需逆着那股神秘能量搜寻,便一定可以寻到他。”

    他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只见伤口已经愈合,又看了看许应的大腿,有心在上面来一下,但是想到自己肯定打不过许应,于是一咬牙,把刚刚愈合的伤口崩开。

    许应原本打算再给他一下,见他崩开伤口,倒是钦佩万分,道:“小七你这是何苦?让我帮你便是。”

    “你下手没轻重,我自己来,比较放心。”

    蚖七当即调动神识,一路逆溯,寻找那神秘能量源头。大钟飘浮在他身旁,以钟声稳住他的神识,助他一臂之力。

    过了片刻,蚖七道:“咦,我竟又回来了,古怪,古怪!我还以为我穿梭了无量时空,去了异域世界,没想到兜来转去又回到了这里!”

    许应紧张起来,只听蚖七道:“这股源头回到了水里,我在跟着它……水好深,很冷,还在下潜……还在下潜,四周已经没有亮光了……太深了,还在潜,等一下,到底了!我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很光滑,很大,边缘有锯齿,像是一个大贝壳……”

    许应和大钟都是一怔,蚖七用神识摸到的,显然不是他们在石室中见到的那具白骨。

    “很大,像贝壳一样的东西,会是什么?”

    许应刚刚想到这里,只听蚖七的声音继续传来:“这东西比桌子还要大,有两三丈宽,锯齿很锋利……等一下,下面还有一个这样的东西,与这个半叠在一起,也很大很光滑。咦,旁边还有一个……”

    许应微微皱眉,思索到底是什么东西,突然目光落在落在蚖七身上。

    他注视着蚖七的鳞片,蚖七长达十多丈,每一个鳞片都有碗口大,层层堆叠,遍布周身,只有头顶的龙角上没有长鳞片。

    “蚖七摸到的东西,与鳞片很像……就是鳞片!”

    许应毛骨悚然,急忙大喝:“钟爷,速速把蚖七的神识拉回来!秦岩洞的洞底,藏着一个庞然大物!”

    大钟不假思索,立刻一声钟响,钟声如波顷刻间传递到洞底,追上蚖七的神识,将神识带回。

    就在它的钟声触碰到蚖七神识的那一刻,还触碰到了其他什么东西。大钟立刻凭借回声将那东西的轮廓“看清”。

    那是堆叠有序的巨大鳞片,鳞片边缘锯齿状,极为锋利,鳞片宽度两丈六七,到了某一个部位,鳞片便突然变小。

    而鳞片消失的地方,一个比鳞片大了十多倍的巨大眼瞳,正在幽幽的注视着蚖七的神识,似乎在观察这个小东西到底打算做什么!

    “快走!”

    大钟带回蚖七的神识,立刻钟声震荡,叫道,“洞底的大家伙醒了!”

    蚖七神识回到身体,也是惊魂甫定,连忙道:“我家里还有很多藏书……”

    大钟率先一步冲入许应的后脑勺,叫道:“你家就要没了,还在乎书?阿应,快跑!”

    许应立刻一步跨出,冲出泥丸宫,蚖七也顾不得许多,跟着许应向前冲去。他们经过宫前的水池,只见那水池陡然高了起来,水体圆坨坨的,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顶着池水往上冒头!

    许应和蚖七冲过水池时,那池水的高度便已经超过了泥丸宫,即将来到洞顶。池水剧烈涌动掀起的风浪从后方向他们出来,许应和蚖七只觉猎猎的风撵着他们往前跑。

    而在他们身后,廊桥漫道,纷纷炸开。

    巨物,正自从水底升起!

    许应和蚖七冲上石桥,只听水底传来沉闷悠长的吼声,频率很低,却震得他们五脏六腑都震颤起来!

    他们沿着石桥狂奔,但见桥下有巨大的躯体游动,距离他们越来越近,躯体越来越清晰。

    “跳!”许应大声喝道。

    一人一蛇,纵身向前跃出,扎入水中,从大裂缝之间飞速游过。

    后方,涌起的水浪将秦岩洞的这座洞中洞完全淹没,接着他们身后的大裂缝炸开,无妄山也跟着剧烈颤抖,像是庞然大物游动时无意中触碰山体,将大山震得晃动起来。

    许应和蚖七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拼命往前游去,蚖七是巨蛇,在水中速度极快,许应却施展刚学的《巴蛇真修》,以神通调动水力,速度比蚖七丝毫不慢!

    然而在他们身后,秦岩洞的水面在剧烈抬升,有巨物撞碎石壁,潜在水中飞速向他们游来!

    自从阴间入侵,各地发生剧变,无妄山变高,秦岩洞也变得更为宽敞,但那庞然大物比秦岩洞还要庞大,挤得山洞不断炸裂,被拓得更宽,洞顶的钟乳石也纷纷破碎!

    许应脑海中,大钟叫道:“水底的多半就是真正的泥丸宫主人,那具白骨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他是比我镇压在井里的那个大家伙,还要大得多的大家伙!再跑快点,追上来了!”

    无妄山下,愁容老者叹了口气,抬头望山。

    “这次,就算是捏着鼻子强灌,也要把这十碗茶灌下去。”他低声道。

    突然,愁容老者露出惊讶之色,望向山的另一边。只见那里,永州刺史周衡带领着众多气息不凡的人物走来。

    周衡身份尊贵,是镇守一方的节度使,然而此刻却只能步行。

    他又胖又大,一个人有三个人那么宽,大腹便便,走起路来便喘,然而此刻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面带笑容,小心翼翼的在前方带路。

    他神通广大,能在白衣傩仙的追杀下逃生,只要施展神通,便可以飞天遁地,但现在他不敢动用任何神通。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没有乘坐车马,也没有施展神通飞行。

    就算是当朝皇帝也不能让他如此小心,能让他这般作态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周家的老祖宗。

    周家的老祖宗是个少年,黑发白眉,眉宇间依旧有英气,丝毫没有三四百岁的样子。

    愁容老者远远望见他,便立刻被他察觉,两人目光对视,愁容老者面色更加愁苦,没有前往秦岩洞。

    过了片刻,周家众人走来,远远只见无妄山的山崖下有一愁容老者正襟而坐,面前一桌,二椅,一壶茶,两盏茶杯。

    刺史周衡正要上前询问,后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衡儿,退下吧,是我故人。”

    刺史周衡凛然,心道:“老祖宗的故人?”

    那白眉少年道:“你们去秦岩洞请许公子出山,我与故人相会。”

    众人称是,脚步不停,赶往秦岩洞。

    而那白眉少年走上前去,来到愁容老者面前坐下,提起茶壶,打开壶盖往里面看了看,提壶为那愁容老者斟了一杯,却没有给自己斟茶。

    “茶壶里是孟婆汤。世人都知我当年遭遇一场大劫,险些躲入望乡台避劫,后来凭聪明才智想出破解之法,因此没有望乡台。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我当年被逼无奈,的确去了望乡台。”

    白眉少年微微一笑,道,“当年我在望乡台中参透生死玄机,却无法走出望乡台,后来见过阁下,跟着阁下的足迹,才走出望乡台,没有死在那里。”

    愁容老者愁眉不展,道:“周小友福源深厚,定力惊人,道心高远,你是少数没有被孟婆汤迷住的人。你没有喝下孟婆汤,便走出了奈河桥。”

    白眉少年笑道:“上次遇到阁下,阁下便在奈河桥上借茶,那么这次遇到阁下,阁下的茶壶里还是孟婆汤。到底是什么事,让阁下一次又一次的去借茶?”

    愁容老者道:“一件小事。周小友此来大张旗鼓来到新地,又是为何而来?”

    白眉少年笑道:“一件小事。”

    愁容老者叹道:“小不了吧?你的寿元快要耗尽了,此来怎么会是小事?”

    两人对视。

    秦岩洞中,前面探路的周家傩师叫道:“大人,案犯许应和一条大蛇,正自向我们冲来!”

    周衡笑道:“一个毛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你们走开,我来擒下他!”

    他身后,一众周家高手各自散开。

    周衡屏气凝神,果然看到许应和蚖七疯狂向这边冲来,周衡精神大震,正要出手,突然看到许应身后,滔滔大水充塞整个秦岩洞,水中似有什么庞然大物,撞击得秦岩洞不断坍塌!

    这等场面,饶是周衡已经是大傩,也不禁胆寒。

    那水中大物比秦岩洞还要粗大很多,撞得山体摇晃,开裂,散发出的气息一下子便将周衡的气势压垮,给他一种泰山压顶摧毁道心的大恐怖之感!

    周衡不假思索,转身便逃,任谁也没有想到吃得脑满肠肥的刺史,此刻竟然能跑得如此之快。

    然而下一刻,周家众人便也跟着周衡向外亡命狂奔!

    白眉少年正与愁容老者对视,突然,只听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但见秦岩洞炸开,无妄山山体剧烈晃动,一个个身影从炸开的秦岩洞中冲出,被滚滚气浪掀上半空。

    接着山体裂开,洪水从山中喷出,一声嘹亮响彻云霄的吼声传来,便见秦岩洞前长出一座山头。

    许应、周衡等人落地,仓皇逃命,他们回头看去,只见一座山峰向他们碾压而来,那是地底大物在穿地而行,山峰应该是大物的背鳍!

    白眉少年眼角一跳,突然长身而起,落在众人身后,背鳍之前,朗声道:“雨婆,你保护许公子离开此地,我来会一会这个大物!”

    正在亡命奔逃的众人之中,有一个老太婆,佝偻身子,老态龙钟,闻言嘿嘿一笑,飞身而起,向许应奔逃的方向追去,笑道:“许公子,我周家并无恶意!”

    她从袖筒中取出一块丝帕,抖手抛出,只见丝帕径自飞向许应,越来越大,笼罩范围越来越广,罩住百亩山林!

    许应在丝帕下狂奔,跑着跑着,便见四周的树木山石在飞速变大。

    他随即醒悟过来,不是树木山石在变大,而是自己在飞速缩小!

    “周家傩术,撒豆成兵,不过是逆用这种法术!这个周家老太婆,很强!”

    许应身躯很快缩小到黄豆一般,原本可以一步跨越的山石宛如万仞高山,可以越过的灌木也变成了神话般的巨木!

    白眉少年看着冲来的山峰,微笑道:“我应该叫你老师才对吧?我当年进入石室,还向你的枯骨磕过头呢。”

    ————感谢盟主黎汐公子的打赏!!!

    兄弟们,今天双倍月票开始了,没有上架的书也可以投月票,为择日飞升求月票支持!另外,择日飞升目前17万字,暂定在下月十号前后上架,有可能提前也有可能推迟,求兄弟们准备几张保底月票!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