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光田种道

    “他比以前更勤快了!”袁天罡心道。

    奈河桥上,那愁容老者在众多鬼魂后面排队,他一脸愁苦,比以前更加愁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他。

    孟婆见是他,禁不住手又抖了一下。

    “阿婆,筛十碗茶,汤要浓。”

    愁容老者愁眉不展,道,“要头道汤,不要二道汤三道汤。”

    孟婆忍不住道:“上使昨天不是来过了么?怎么今日又来?还有,上使的伞呢?”

    愁容老者叹了口气,不提青纸伞这回事,道:“上次你的茶汤兑水了,没能奈何人家。这次不同,这次来十碗头道汤,封印就加固了。”

    孟婆气极而笑,道:“老身这茶没有头道二道之说,药力都是一样!老身这茶又叫迷魂汤,吃了我的茶便会从魂魄中洗去一切记忆,让你忘记前尘往事,陷入胎中之迷,比婴儿还要婴儿!断无吃了茶还能记事的道理!”

    愁容老者道:“你光说没用。他喝了你的茶,愈发精神了,甚至还有些亢奋。”

    孟婆怒火中烧:“不可能!若是不能迷他的魂,老身这金字招牌,就给你砸了!”

    愁容老者道:“十碗茶,汤要浓。”

    孟婆咬牙,死死盯着他,过了片刻,方才无奈道:“十碗茶,你喂大象呢?十碗茶水端到他面前,人家也得喝。还有,你上次拿走我的茶碗,我碗呢?”

    愁容老者把十个茶碗一字排开,摆在空中,道:“十碗。我有法子让他喝下去。”

    孟婆只好斟茶,道:“若是真的封不住,上使有何打算?”

    愁容老者沉默片刻,道:“那就只能上报,目标脱困。请上头发落。”

    孟婆打个冷战,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愁容老者慢慢走出奈河桥,进入茫茫的黑暗之中。

    无妄山秦岩洞,泥丸宫中。

    大钟没有好气,原本自己的钟声震响,应该是把许应的魂震得跑出身体,身体留在原地。现在倒好,钟声震响,许应的身体被震得跑了出去,许应的魂留在原地。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某人吃了太多的万灵丹,不灭元灵充斥魂魄,把魂魄弄得无比壮实!

    许应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只见自己的手掌中有乳白色的光芒映照出来,玉骨冰肌,不似血肉之体!

    他看向自己的身体,光芒灿灿,有寸长的毫光从体内往外映照!

    “我是我的魂魄?”

    许应突然觉得左肩有些灼热,扭头看去,只见自己的左肩上有一团火焰,正自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他看向右肩,右肩也有一团火焰!

    他仰起头,却见自己头顶也飘着一团火焰,更为旺盛!

    大铜钟道:“这是人体三团阳火,炼为一体便是三昧真火,至刚至阳,可焚万物。”

    “可是……”

    许应指向那些牛魔,道,“为什么祂们的阳火与我不一样?”

    那些牛魔看着他的魂魄瑟瑟发抖,缩成一团,仿佛对他极为畏惧。

    许应甚至可以看到牛魔体内的魂魄。

    祂们也有魂魄,魂魄的大小与身体仿佛,但是完全没有自己这般光芒!

    祂们也有三团阳火,虽然看起来很是旺盛,但稍微遇到微风,便飘摇不定,随时可能熄灭的样子,完全没有自己三团阳火这般稳定,风吹不动!

    大钟道:“原来如此。难怪这几只牛魔会归顺你,你的魂魄太强,他们用打魂鞭抽你,你不疼,打魂鞭觉得疼。你用打魂鞭抽别人,打魂鞭威力恐怕能发挥出三四倍!你现在的魂魄造诣,恐怕已经超越了城隍通判,接近鬼王!这几只牛魔,多半把你当成鬼王,所以对你效忠!”

    “鬼王?”

    许应怔了怔,那自己岂不是许大鬼王?可是自己不应该是许大妖王的吗?

    “你的三团阳火,是靠纯阳异火淬炼,才如此精纯,风吹不动。但你的阳火如此旺盛,便不是靠纯阳异火了,而是你吃了太多的万灵丹!”

    大钟冷笑道,“你魂魄快要变成实心了,变成不灭元灵组成的魂魄,你的三魂七魄和肉身相比起来便显得极为弱小。这三团阳火,一面要烧你的元气,一面要烧你精气。元气来自肉身,精气来自神魂。也就是说,这三团阳火把你当成蜡烛一样点燃!你须得尽早修炼魂炼体,否则自身三团火便会把你烧尽!”

    许应心头一突,顿觉事态严重。

    没有鬼王的修为,魂魄却达到鬼王的程度,绝非好事!

    就像自己一天只能赚两个铜板,却要花四个铜板,入不敷出,很快就会变成穷光蛋。

    大钟督促道:“你现在刚刚进入叩关期,尾闾玄关开启,开炼气之门户,通天河之宏途。这个境界通生死,晓阴阳,用天河之水调理五脏六腑,以壮体魄。另一边又开通体内天山,勇于攀登,进军下一境界。所谓通生死晓阴阳,代表着你可以调整修炼自己的魂魄了。”

    它钟声一震,便将许应的魂魄打回肉身,用心良苦道:“你以为我督促你修炼,只是为了窃取你的气血吗?并不完全是。我的目的,是让你勤于修行,提升修为,早点自立,我才能窃取更多的气血!”

    它谆谆教诲一番,道:“早点歇息,明天一早还要修炼。”

    许应取出一枚万灵丹,抛给蚖七,道:“我给你留了一枚。”

    蚖七又惊又喜,又有些害怕,悄声道:“钟爷,我若是吃了这枚万灵丹,是否会像阿应那样燃烧魂魄?”

    大钟道:“不会。你服下之后,魂魄应该会比这些牛魔更加强大。”

    蚖七慌忙服下灵丹。

    许应也是累了一天,吃些野味果腹,很快便沉沉睡去。

    夜半时分,几只牛魔化作黄牛,匍匐在泥丸宫地上打盹,忽然只见宫后的山壁裂开,一具白骨骷髅从山壁中走出。

    这些牛魔刚刚看到那骷髅,便自昏死过去,没了知觉。

    那白骨骷髅无声无息飘起,进入泥丸宫,来到许应的住所。

    大钟此时正悬于许应上空,察觉到一丝异样,正欲震响钟声,把许应唤醒。突然它也浑浑噩噩,神识错乱,陷入昏迷之中。

    大钟从上方跌落,险些砸到许应,却见白骨骷髅轻轻抬手,大钟便漂浮到一边。

    白骨骷髅身体前倾,一根枯指轻轻探向许应的眉心,就在此时,许应眉心中一团异火涌出,火光大盛,向白骨骷髅席卷而去,火光满室!

    “青襞,你也要与我作对?”白骨骷髅一惊,化作一道青烟消散。

    纯阳异火猛地一收,满室火光尽去,那朵火苗也自缩回许应体内,隐匿消失。

    大钟当啷落地,突然醒过来,有些茫然道:“奇怪,我怎么睡着了?我不是悬在阿应上方护住他的魂魄,压制他体内三阳真火的吗?”

    它担心许应真火太旺,会因此魂魄和体魄早衰,所以在许应睡着的时候依旧压着许应肩头的三朵阳火。

    许应也被吵醒,发现没事,便又自睡去。

    次日,天还未亮,大钟便当当作响,把许应震得眼冒金星,这口大钟比他还要勤快,一会飞到他的房间当当响几声,一会飞到蚖七的房间咣当咣当撞击来去,吵嚷着让他们去做早课。

    便是那几只牛魔,也被它吵醒,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

    许应为了洗脸,跳进水里洗了个澡,一路游出秦岩洞,舒了个懒腰,穿上裤子和衣裳,开始今天的修炼。远处,几个女妖精羞涩的看过来。

    此时的少年,身上散发出一股雄性气味,很是招惹女妖精。

    然而女妖精哪里有修炼有趣儿?

    蚖七和几只牛魔出了秦岩洞,也开始一天的修行。

    蚖七在琢磨《龙蛇惊蛰功》,向许应讨教龙蛇惊蛰如何修炼,许应一边催动导引功,一边破译经文,道:“所谓惊蛰,是春雷乍动,阳气上升,万物萌发竞发。这门功法是练就龙蛇纯阳之气,肉身变化的法门。”

    他一边讲解,一边上手,讲完一遍,便将龙蛇惊蛰功炼了一遍。

    蚖七顿时大有收获,将这门功法弄懂七七八八,心中大是钦佩:“阿应虽然没有白衣傩仙那么有耐心,但的确是个好老师。他讲的,我一听就懂。”

    许应又讲解另一卷《巴蛇真修》,道:“巴蛇真修讲的是大小变化之道,其中有蜕变法门,极为不凡,可以与龙蛇惊蛰功对照修炼。”

    他还是边炼边讲,炼了一遍,却也将《巴蛇真修》讲解一遍。边炼边讲也可以相互印证,检查自己是否理解错误。

    大钟也在一旁呼吸吐纳,见许应讲解两门功法字如珠玑,竟然看一遍便将这两门功法吃透,心中一惊。

    “这小子好像不是捕蛇者那么简单,普通的捕蛇者,哪里能看一遍,便将炼气士功法讲解得如此透彻?”

    《龙蛇惊蛰功》和《巴蛇真修》虽然更适合蚖七修炼,但这两门功法都是炼气士功法。炼气士功法要比傩师功法晦涩很多,虽然不能说无法破译,但绝对不会像许应这般轻而易举破译出来。

    “这么说来,我碰瓷碰到了宝?”

    大钟心中隐隐有些兴奋,“我果然是天命所钟,运气好得不得了!”

    许应讲解完,突然心有所感,脑海中突然涌现出另一段极为深奥的经文。

    那是太一导引功的后续经文,比《龙蛇惊蛰功》和《巴蛇真修》要晦涩太多太多,然而他却自然而然理解经文的含义。

    他心念微动,按照太一导引功的心法调动体内元气,神识进入希夷之域,顿时希夷之域中风云变化,白云苍狗,仿佛日月穿梭,沧桑流转。

    而在外界,蚖七、一众牛魔纷纷仰起头来,看向天空。

    空中一亩光田愈发明亮,阳光如同风暴般向这里汇聚,洒在光田上,那光田中的禾苗竟似有生命一般在吸收阳光慢慢生长。

    看起来很慢,但其实禾苗长高也就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

    然后便见这一亩光田中的禾苗抽穗开花,很快便长出沉甸甸的种子。

    “钟爷,你见过这种修炼法门没有?”蚖七喃喃的问道。

    大钟也有些茫然,道:“不曾见过。”

    它话音未落,便见光田中的禾苗成熟,一粒粒金灿灿的种子飞出,如同下了一片光雨,纷纷向许应体内落去!

    蚖七尝试着截住一粒金色种子,那种子落入他的体内,顿时化作浓郁的元气散开,阳气浓烈!

    “像是稻子的种子,但是纯阳稻种!”他惊讶道。

    “稻种,稻种……”

    大钟低喃几声,突然失声道,“我知道了,不是稻种,是道种!光田种道,火中栽莲,这是一门直指大道法门的功法!只是,只是……”

    它迷茫万分,只是这种直指大道法门的功法连它的主人都不曾得到过,许应这个穷乡僻壤的捕蛇者,是如何得到这门功法的?

    它见证了许应在修炼时炼出光田与禾苗,也见证了禾苗成熟化作道种进入许应体内,但是许应何时学会了这种奇异的功法,它就一无所知了。

    “以他这个修炼速度,我的伤应该好的更快了!”大钟心中欢喜,将刚才的疑惑抛之脑后。

    ————择日飞升的本章说和同人活动又开始了,欢迎各位书友参加,本章说活动在书评区置顶了,有起点币和周边奖励!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