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白骨打神鞭

    这些神灵只是鬼魂被吸到神像的体内,做了神灵,懵懵懂懂,只知道服从白衣傩仙的一些简单的命令,如杀死入侵者、炼制万灵丹等。

    祂们无法分辨许应是不是自己人,但白衣傩仙见多识广,肯定知道许应这个无常鬼不是自己的石像神灵。

    而且他见过许应,必然看到许应背上背着的无常面具,到那时许应便是自投罗网,死得无比凄惨。

    只是,这么多比他高比他壮还比他粗的神灵环绕左右,许应想开溜也没有机会。

    许应心中暗暗叫苦,偷偷从布袋里掏出一枚万灵丹塞入口中,心道:“我死了,你们也别想活,大家一起完蛋。我把这些万灵丹吃光,看你们如何向鬼傩仙交差!”

    他鬼鬼祟祟,东张西望,每当这些神灵不注意时,便一口一个万灵丹,又偷偷往布袋里塞了几颗石头。

    诸神一路横冲直撞,遇神杀神遇人杀人,许应跟着狐假虎威,当真是神见神怕,人见人逃。

    “这倒很威风!”许应心中大爽。

    白衣傩仙控制大庙,一路追杀进入破庙世界的高手,吞人血肉,此刻在追杀永州刺史周衡,一心要将他吞噬。

    至于凌通判,因为是死后封神的缘故,没有真实肉身,反倒因此逃过一劫。

    周衡虽然脑满肠肥,但毕竟是周家镇守一州之地的节度使,本领极为高强,尽管不敌,却施展三十六天罡隐景功变化多端,拼命逃窜。

    白衣傩仙一路追击,向水口庙的门口去了。

    许应身边五大三粗的诸神也纷纷腾空而起,跳出仙山,脚踩香云,向水口庙门口赶去,打算堵住水口庙,让里面的人无法逃出。

    祂们飞去,只剩下许应站在原地。

    少年喜极而泣,突然两尊神灵从天而降,一个抓住他左臂,一个抓住他右臂,许应顿时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被那两尊神灵带着向大庙飞去。

    “阿应,你死后之后,我找其他少年窃取气血,不算不讲义气罢?”

    大钟小心翼翼问道,临了,补充一句,“你放心,我不会忘记你。我会让那少年给你立个牌坊让人供奉你,不过那时你多半魂魄也不存在了。鬼傩仙肯定会把你碎尸万段,再加上魂飞魄散。”

    许应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心道:“古怪也哉,我吃了这么多颗万灵丹,为何一直没有感觉到什么异状?难道真如钟爷所说,这个鬼傩仙不学无术,万灵丹炼错了?”

    没多久,两尊神灵还是没能追上大庙。大庙载着白衣傩仙依旧在横冲直撞,试图吞噬刺史周衡,那胖刺史身后飘起巨大的胖鸟,圆嘟嘟胖滚滚,振翅而飞,速度之快,令大庙也追之不及。

    “奇怪,鬼傩仙似乎没有仙人的战力。”

    大钟喃喃道,“不应该啊。按理来说鬼傩仙再加上隐景,就算只剩下人皮,也足以轻而易举将胖刺史灭掉。鬼傩仙却追杀这么长时间,也未能将胖刺史拿下,与傩仙的称谓不符。”

    许应趁着那两尊神灵停下,立刻悄悄向水口庙庙门走去,低声道:“鬼傩仙只剩下一张皮囊,能有多少力量?”

    大钟道:“傩的最高境界,应该与炼气士的最高境界差不多,否则如何能取代炼气士?倘若是炼气士的最高境界,别说剩下人皮,就算剩下一根发丝,也足以斩杀那个胖刺史了。我观鬼傩仙,恐怕连巅峰时期百分之一的实力也没有!”

    许应溜到庙门口,心中一喜,连忙向外走去,道:“不用管他。只要走出这扇门,我们便自由了!这破庙,我是再也不想回来了!”

    庙门口处,许多神灵守在那里,杀气腾腾,但有逃到这里的,无不被祂们生擒。

    许应来到诸神之间,双手叉腰,与祂们站在一起。等待自己与祂们混熟了,便悄悄往外挪,那时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出水口庙。

    几个高大的石像神灵宠溺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还有神灵扯了扯他的舌头。

    那牛首神灵力气有点大,只听啵地一声,便将这个乖巧的无常鬼的舌头拔了下来。

    那牛头神灵呆了呆,只见与舌头相连的,还有无常鬼的脸皮。

    牛头神灵惊叫一声,以为把小兄弟扯死了,却见那个“小兄弟”飞速缩小,转身撒腿就跑,冲出水口庙。

    牛头神灵纳闷一下,猛然醒悟过来,怒吼一声:“泊依呼噜(他是骗子)!”

    蚖七候在庙门外,不敢离得太近,突然远远见到一道人影从庙门中冲出,不禁又惊又喜:“应哥儿果然吉人自有天……吓!”

    只见许应身后,十六七尊神灵呼啸追来,杀气腾腾。

    蚖七原本打算接应,见状连忙转身便逃,心道:“应哥儿又犯了什么案子?怎么有这么多神灵追杀他?”

    许应向前飞奔,后方一众神灵纷纷聚集香火之气,化作一口口数丈飞剑,天空中顿时如同下了一场剑雨!

    “应哥儿好像挺招人恨的,看来这次犯的案子也不小。”蚖七心道。

    许应高举黑色染血布袋,迎上那一口口香火飞剑,一众神灵惊呼,急忙各自调转飞剑,不敢伤到那黑色布袋分毫。

    许应大喝一声,用力一掷,将布袋远远抛开。

    那些神灵立刻直奔布袋而去,许应趁机亡命,蚖七也慌忙赶过来,叫道:“阿应,你又做了什么?”

    “偷了几枚万灵丹。”

    许应道,“布袋里没有灵丹,都在我这儿,快走!”

    后方传来一声声愤怒至极的吼声,蚖七回头,便见那些狂暴的神灵以更快的速度追来,怒火冲天。显然布袋里没有祂们想要的东西。

    此时已经是夜晚,四周一片昏暗,只要能逃出一定距离,这些破庙神灵想找到他们并不容易。

    就在此时,突然鬼火成片成片的向这边涌来。鬼火中,有高大的身影提着长鞭,长鞭啪啪的向鬼火抽去!

    那高大身影人身牛首,高达数丈,站在一团阴风中,手中鞭长六七丈,每每抽到鬼火,鬼火便发出鬼哭之声,凄厉无比!

    那鬼火中还有不少活人和异兽,看装束,有的是附近的村民,有的是妖怪,还有的是刚才从破庙世界逃出的傩师,被牛首怪物驱赶着,成群结队的往前走!

    他们像是牲口一样,而牛首怪物便是放牧人,赶着他们赶路!

    许应和蚖七冲至跟前,只见有傩师被那鞭子抽到,外表无伤,却发出凄厉的惨叫,似乎疼痛无比,被牛首怪人驱赶着加入牧群!

    “还有薛城隍!”

    许应大吃一惊,只见零陵城的城隍薛灵府,竟然也在鬼魂群中,被打得瑟瑟发抖,对那牛首怪物很是恐惧,不敢离开这片牧群!

    薛城隍看到许应,脸上露出喜色,随即便挨了一鞭,痛得涕泪横流。

    那牛首人身的怪物不止一个,每隔数十步便有一头牛首怪人,持鞭鞭笞鬼魂和活人。

    “是阴间鬼神牛魔,阿应小心!”

    蚖七叫道,“书上说祂们原本是修成妖神的牛妖,进入阴间做了鬼神,吸收众生的香火和幽冥之气,变得异常强大。祂们手中的鞭子可打神魂,叫做打魂鞭,若是被抽中,便会被打在神魂上,疼痛无比!”

    许应急忙折向,逆着牧群,向牧群来向狂奔,道:“小七,你自己当心!”

    那些牛魔与无常一样,也是阴间极为强大鬼神,见谁打谁,见许应沿着牧群狂奔,便纷纷扬起打魂鞭,迎着许应抽来。

    许应身形闪动,避开一道道长鞭,后方一口口香火飞剑飞来,却被那一道道长鞭击中,纷纷啪啪炸开。

    许应心头一跳:“这些阴间的神灵,实力极为高明,居然能打断香火飞剑!此地有如此多的阴间神灵,难道阴间又入侵了?”

    他看向四周,但见附近的地理大改,山川走势大异,多出了许多古怪的山川,如刀削斧劈,很是险峻。

    许应望向无妄山,但见无妄山也不见踪影!

    “阿应小心!”

    蚖七声音传来,一道打魂鞭呼啸抽来,许应惊得一身冷汗,急忙纵身避过,然而第二道长鞭啪的一声抽在他的身上!

    这一鞭打在身上,他却没有感觉到彻骨的疼痛,只觉得仿佛一根鞭子抽在魂魄上,打得自己魂魄动摇。

    许应怔住,看了看那些被打得惨叫不已的人们,有些茫然。

    他原本以为自己也会被打得痛彻心扉,惨叫不休,没想到几乎没有感觉。

    那个打中许应的牛魔也是颇为不解,又是一鞭抽来,附近其他几个牛魔也纷纷挥鞭,啪啪抽击许应!

    许应这才来得及打量所谓的打魂鞭,只见那长鞭竟是由人的脊梁骨组成,一节一节,白森森。

    长鞭的前端,还有一截颈骨,颈骨最前方是一颗骷髅头,嘴巴咔咔张合,喜笑颜开,似乎很是快乐。

    不过,这白骨打魂鞭打别人时,很是欢乐,打许应时,一个个愁眉苦脸,似乎鞭打许应并不是件快乐的事。

    蚖七大急,冲上前来营救许应,却被一鞭子打在身上,顿时痛彻神魂,被抽得身体扭曲,惨叫起来,凄厉无比。

    抽他的那根鞭子又自咔咔的笑了起来。

    许应被几个牛魔轮圈抽了十几鞭,还是没感觉到疼痛,后方那十几尊破庙神灵追近,许应心中焦急,一把抓住一道抽向自己的白骨打魂鞭。

    那牛魔勃然大怒,与他争夺长鞭,但许应的力量是何等惊人?他修成象力牛魔拳后,等闲神灵根本无法与他的力量抗衡,此时又突破到叩关期,元气暴涨,力量也直线提升!

    那牛魔被他连牛带鞭一起抡到半空,牛魔双眼茫然,正在无可奈何之际,只听啪的一声,长鞭连同这牛魔一起抡在其他牛魔身上。

    “哞——”

    那几个牛魔疼得叫唤起来,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便是长鞭的主人也被打得痛彻魂魄,不由松手。

    许应抡起长鞭,劈头盖脸的抽下,将那几个牛魔抽得满地打滚。

    后方,那个扯下许应无常面具的牛首神灵追来,怒吼一声,纵身跃起向许应扑去,许应不假思索,挥鞭便抽。

    “啪!”

    鞭声响亮,这一鞭抽在那牛首神灵身上。牛首神灵顿时只觉神魂撕裂般的剧痛传来,像是肉身也要跟着四分五裂一般,比五马分尸还要痛苦,不由惨叫一声,从空中栽了下来。

    许应又惊又喜,挥鞭再抽,饶是这牛首神灵香火之气无比深厚,也被抽得魂魄剧痛,忍不住惨叫出声,十指扭曲,身子抽搐,脸疼得变形。

    神魂撕裂造成的痛感实在太强烈了,让祂无法凝聚精神,更别提聚集法力去杀许应了。

    刚才被许应抽得满地打滚的那几个牛魔趁机爬起来,各自抄鞭在手。

    许应心中凛然,不料这几个牛魔却与他站在一起,扬起鞭子,不由分说向牛首神灵抽下!

    “啪!啪!啪!”

    鞭子声响亮,抽得牛首神灵不住长嚎。

    许应又是一鞭,把牛首神灵抽得满地打滚,那几个牛魔手起鞭落,牛首神灵哭喊声震天,挣扎不休,却无力反抗许应和一众牛魔。

    一旁的蚖七看得呆了:“阿应总是能快速的和别人打成一片……若是我也有一支鞭子,就可以加入他们。”

    后方那十几尊破庙神灵追来,许应见状,连忙抽鞭便走。

    那几个牛魔也慌忙收鞭,快步跟上许应,逆着牧群方向赶去。

    蚖七惊讶莫名,却见这几个牛魔并没有继续抽打他和许应,仿佛认为他们是自己人。

    又有破庙神灵追来,许应与几个牛魔出手,将祂一鞭子放倒,抽得满地打滚。说来也怪,这些牛魔自从被许应打了一顿,便仿佛认定了他,许应抽谁,祂们便跟着抽谁!

    蚖七从一尊牛魔手中抢过白骨打魂鞭,用尾巴卷着鞭子,狠抽地上的倒霉蛋,也过了把瘾。

    “此地不宜久留,速去!”许应大声道。

    蚖七这才恋恋不舍的停鞭,连忙跟上他。

    许应蚖七带着这群牛魔奔行二三十里地,还是没有看到无妄山,正自焦急,却见前方奈河边有一柳树,柳树挂着一盏青灯。

    灯下,一人,一桌,二椅,一壶茶,两盏茶杯,一把青纸伞。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