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仙踪鬼影

    许应先前还担心自己修炼太一导引功,天象太明显,容易引来石像神灵的追杀,现在索性破罐子破摔,光明正大修炼起来。

    越是靠近前方浮空的大庙,阳光中蕴藏的太阳精气便越是浓烈,他的气血渐渐恢复,稍稍放心。

    许应回看五大仙山,这五座山呈现出希夷之域的布局,高低错落,形态也与五脏仿佛。

    五岳四周,还有已经血肉化的巨石在飘来荡去,四处找人吃。又有几个石像神灵脚踏香火云气,加入周正与各地城隍的战局,让局面更加乱了。

    他抬头仰望,大庙上空悬着一轮太阳,太阳的背后,天外还有一轮太阳,外面已经是夕阳西下。

    “奇怪,在这里我居然没有感觉到饥饿。”许应惊讶道。

    大钟道:“在仙界餐风饮露,饮食自足,都可化作元气,自然感觉不到饥饿。此地真有几分仙界的风采,可惜只是希夷之域。”

    许应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失声道:“我知道了!钟爷,我想明白了!这个邪剑仙不是炼气士,而是傩师!我们不是在仙界中,也不是在他的希夷之域中,而是在他的潜化之地!他不是剑仙,他是傩仙!”

    大钟呆住。

    许应兴奋莫名,他曾听棺中少女说,傩师修炼隐景,炼到最高曾经,便可以练就体内小仙界,潜化藏形!

    这个破庙世界,符合她所说的潜化藏形之地的一切特征!

    也就是说,这里,其实是一个邪傩仙的体内小仙界!

    这里不是仙界,居住在这里的也根本不是仙人,而是一位修炼到傩法最高境界的傩仙!

    他潜化藏形于此地,与世共存,又奴役众多古老的神灵为奴仆,炼制万灵丹供自己服用!

    大钟沉默片刻,道:“难怪那些招魂祭文会错了好些字,原来是傩仙。这位傩仙多半是得到了上古炼气士的祭文,自己才疏学浅,写错了一些字。可见,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主儿。”

    许应觉得它这个“也”字,略显几分讽刺的意味,心道:“钟爷不会讽刺蚖七吧?”

    他思索道:“这位傩仙心狠手辣,视人如蝼蚁,手段极为邪恶,我们前去大庙只怕难以脱身。”

    他目光闪动,看向前方的大庙,突然有了主意,道:“钟爷,咱们不从庙门进,从后面绕过去。”

    大钟提议道:“既然你也知道凶险,何必自寻死路?咱们回去给臭蛇立个牌位供奉着,牌位上写壮士二字,再编几个他的善举,骗人来拜他,他成了神便是我们尽人道了。”

    许应不允。

    大钟只好努力向大庙飞去,心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谁让我还需要借他的气血疗伤。不过话说回来,阿应虽然不学无术,但这个人绝对可交。为了朋友他是真拼命!”

    它突然醒起一事,问道:“阿应,你服下了一枚万灵丹,是否感觉到什么异样?”

    许应这才记起自己吃掉了一枚万灵丹,这种给神仙治疗元神的灵丹妙药,到了他的腹中便像是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动静!

    “古怪,难道这个邪傩仙连万灵丹的丹方也弄错了?否则万灵丹怎么会没有用?”大钟纳闷。

    它悬挂在小石山至今,经历了炼气士的绝迹和傩师的崛起,然而因为要镇压井中棺,它始终没有离开过小石山,也不知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终于,他们来到大庙,这座庙宇金碧辉煌,气派恢弘,外有飞瀑从天外垂下,飞琼泄玉,许应向上看,竟然看不出飞瀑的来源在哪里。

    “大道之象?”

    许应微微一怔,随即看出不对,“是由许许多多大道之象组成的隐景!”

    他以天眼观察飞瀑,只见瀑布中的每一滴水珠,都是由大道之象组成,水系的大道之象,有冰霜、长河、湖泊、大海等等,其中还蕴藏招式变化,极尽变化之能!

    拥有天眼,便可以观察这些大道之象,恐怕能参悟出不少道法!

    “但是,隐居在此的傩仙,不是一位傩剑仙吗?”

    许应大惑不解,他在水口庙外看到了开天辟地般的剑气剑意,裂开大地,破开时空,一剑于阴阳之间,打开一条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

    他便以为隐居在此的一定是为绝世剑道强者。

    然而到了这片由隐景组成的潜化之地,他却有些失望,在对方的道法中,他没有发现剑道的痕迹。

    他转身看向庙外的花草树木,也无一不是隐景,奥妙无穷,但还是没有剑道的痕迹。

    “你也看出来了?”这时,一个声音从瀑布的另一侧传来。

    许应回头,便看到那个名叫元未央的少年与他的青衣老仆站在瀑布的对面。许应来时,隔着这道隐景,没有看到他们。

    许应走上前去,见礼道:“我在庙外参悟出一式大道之象,名叫破界,以为此间的主人定然是为剑仙。来到这里看到此地隐景,便知道此间主人是一位潜化藏形的傩剑仙。只不过瀑布中却没有任何剑意剑气。我怀疑,施展出那绝世剑法的人,与这位傩仙不是同一人!”

    元未央连忙还礼,有些惊讶,不觉对许应生出一丝亲近之意,道:“我也察觉到这里有些古怪。你叫那招剑法为破界?倒很贴合剑意。”

    他顿了顿,道:“我刚才听你称隐景为大道之象,大道之象这种称呼更为贴切一些,隐景则显得隐晦了许多。”

    许应笑道:“这是前辈之言,我也是学舌而已。元兄弟,我打算去庙后,看看这位傩仙到底有什么把戏!要不要一起?”

    青衣老仆咳嗽一声,悄悄摇头,示意元未央不要答应。

    元未央迟疑,许应笑道:“多半很好玩。”

    元未央道:“我随你去。”

    青衣老仆瞪了许应一眼,许应不以为意,唤一声钟爷,骑着大钟向大庙后方飞去。

    那青衣老仆道:“公子,君子不立围墙之下。此地诡异至极,我们最好还是尽早离开。”

    元未央道:“看看就走。”

    青衣老仆无奈,秘藏之力开启,顿时强大无比的神识将他与元未央托起,两人步履虚空,跟上许应。

    许应回头看了一眼,大是惊讶,道:“你们是用神识飞起来了?怎么做到的?”

    元未央道:“我元家的秘藏是黄庭秘藏,黄庭蕴藏无量神识,配合元家的功法,便可以做到神识飞行。不过我还办不到。”

    许应道:“我这几天在试验踩着剑飞起来,一直没成功,可能神识运用没有你精妙。我在无妄山做妖王,有空你去我那儿坐坐,咱们可以一起研究研究。”

    元未央露出一丝喜色,看向青衣老仆,青衣老仆面色一沉,缓缓摇了摇头。

    元未央黯然。

    大钟载着许应来到庙后,庙后的墙壁朱红色,大钟刚想往上飞,突然只见那大庙后方的墙壁裂开一张大嘴,嘴里满是利齿,约有十几丈宽!

    那巨口张开,向外吐出十几具人骨和兽骨,又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恋恋不舍的舔了舔其中一具枯骨,然后丢了下去,缓缓闭拢。

    许应惊得心头怦怦乱跳,看向元未央,元未央却神色不变,似乎毫无所觉。

    许应悄声道:“元兄弟,你不怕吗?”

    元未央道:“家人素来教育我,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就算再怕也不能有所表现。”

    许应失笑道:“那有什么乐趣?你下河捉过鱼挖过泥鳅么?”

    元未央摇头。

    “改天我带你下河。我在无妄山做妖王,你有空……”

    青衣老仆面色阴沉,恶狠狠的盯着许应,生怕元家辛辛苦苦栽培的元未央,被许应三言两语带歪了。

    这庙后墙壁上方,便是庙中仙殿的屋面,大钟飞上去,许应从钟上跳下,踩着琉璃瓦来到屋脊处,扒着屋脊往下看。

    元未央见状,便要学他趴在屋脊后,青衣老仆连忙止住他,在屋脊上铺了条青纱,这才点头示意。

    元未央趴在青纱上,免得脏了衣裳,扒着屋脊往下看。

    下方,仙光盈霄,晃花人眼,过了片刻,两个少年视觉才恢复过来。只见大庙中有数百人,都在正襟危坐,运转一种奇特法门。

    而在仙殿的下方,层层仙光如剑旋转,笼罩着一位伟岸的傩仙。

    这位傩仙温润如玉,洒脱飘然,有神魔未有之神韵,傩师未有之风采。

    他给人一种清明空澈的感觉,如小石潭中的水,不染一物,不着一尘。只看他一眼,许应顿觉自己的内心如雨后的野地,杂草丛生,都是自己的杂念,污浊混沌。

    只有站在不染一尘的明镜前,才知自己的内心满是污秽恶臭。现在他觉得自己内心竟是如此丑陋,禁不住惭愧不已。

    “这位傩仙前辈,心境高远,没有尘俗杂念,只有仙人的心境,远非凡夫俗子所能企及。”许应禁不住感慨,自己刚才居然与大钟一起非议傩仙为邪傩仙,真是罪大恶极。

    下方,传来傩仙儒雅随和的声音:“连这你都不懂?你是怎么修行的……混账!我说的是这个,不是这个!你是要气死我么……我让你逆行功法,让你运转两周半,你是怎么运行的?你顺行了两周,半呢?你的半呢?……我是这么教你的吗?真是混账!”

    “这傩仙的脾气,似乎有些暴躁,谁把他气成这样?”许应向前探头,试图看清下面的状况。

    突然,一条头顶长角的大蛇满脸迷茫的抬起头来,那大蛇比水缸还粗,脑袋比八仙桌还大,头扬起来有三四丈高,恰恰与许应打个照面。

    许应做出噤声的动作,蚖七会意,缩回脑袋,道:“仙师,我的资质是有些愚钝,但弟子耐心很好,一定可以学会!”

    白衣傩仙气息剧烈起伏,过了片刻便平静下来,继续讲经。

    许应神识运镜,悄悄催动天眼,向下方那位白衣傩仙看去。

    那白衣傩仙似有所觉,突然转头向上看来,许应看清傩仙面目,只觉君子如玉莫过于此。

    白衣傩仙向他笑了笑,许应天眼注视下,那白衣傩仙含笑看着他,突然间,其人眼耳口鼻中有鲜血汩汩流出!

    白衣傩仙原本温润如玉的面目,顿时变得狰狞恐怖,宛如阴间厉鬼!

    死状无比凄惨的厉鬼!

    许应立刻感受到滔天的怨气怨念,扭曲心灵,让人发狂!

    他只觉一股寒气侵袭而来,宛如要将他肉身魂魄也冻僵一般!

    许应的双眼充血,神识错乱,甚至连希夷之域的天空在这一刻也有血浆汹涌流下,如同一道道血瀑布!

    就在此时,棺中少女留在他体内的那朵纯阳异火光芒大放,火光明亮无比,顿时希夷之域天空中的污血被炼得嗤嗤作响,冒出一股股烟气,随即消散!

    许应感受到的怨气怨念这才消散。

    “死人!是死人!”

    许应瞪大眼睛盯着白衣傩仙,内心在疯狂呐喊,“这个傩仙,是个死人!怨念滔天的死人!”

    这时,白衣傩仙笑道:“外来的小朋友,何必躲在上面?我开坛传道,不论什么种族,什么修为,都可以来学。”

    许应定了定神,硬着头皮道:“仙师,弟子在这上面带着挺好,听得更清楚。”

    “好,好。”白衣傩师不再言语,转过头来。

    他转头的那一瞬间,许应看到他的脑后有一抹亮光,从后脑勺延伸到脖颈处。

    他后背的衣服下,也隐约有亮光传出!

    许应透过亮光看去,心底突突乱跳,只觉头晕目眩,唇干口燥。

    白衣傩仙,竟然是个空壳,只剩下一张皮和这身衣裳!

    那道亮光,是他后脑勺的皮肤裂开,体内的剑光渗透出来形成的光芒!

    那皮囊下,血肉全无,仿佛有什么人从他后脑勺切开一个口子,然后把吃肉的虫子倒入他的体内,将他的血肉五脏六腑和骨头吃得一干二净!

    又仿佛有人把他抓住,用利刃从他的后脑勺切到尾椎骨,把他的皮扒开,将他血肉取出来,再给他的皮穿好衣裳,放在这里,让他看起来像是还活着一样!

    许应努力维持微笑的表情,声音颤抖,道:“小七,别学了,快点出来吧,太阳快落山了……”

    “我还没有学会仙师的《道真璇玑详解》。”

    蚖七仰起头,道,“仙师说,一定要教会我。阿应,你脑瓜子聪明,下来学一学!”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