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傩师面具

    《道真旋即详解》并非妖族功法,蚖七理解不来,急得尾巴尖挠脸,只好先用心记忆,然而记性也不是太好。

    等到那仙人将《道真璇玑详解》讲了一遍,他还是大眼瞪小眼。

    白衣仙人讲完,便不再说话,静候众人参悟。

    蚖七鼓足勇气,把尾巴举得高高的,叫道:“仙师,那什么详解,我学不来,仙师是否有什么简单的功法?武道绝学也行。我没仙缘,学个粗浅的。”

    白衣仙师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

    蚖七一心要求个仙缘,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吵吵嚷嚷,求个粗浅功法,吵得四周众人无法入定修炼。

    白衣仙人终于睁开眼睛,道:“你这泼蛇不要吵闹。我给你一卷武道功法,适合你这等蛇妖。”说罢,丢下一卷书,道:“你我无缘,你滚罢。”

    蚖七慌忙捡起经书,用尾巴翻看两页,见经书上写的是《巴蛇真修》,连忙道:“仙师,巴蛇与我同种不同宗,它是巴蛇,我是蚖蛇,学巴蛇功法,我恐被同族耻笑。”

    白衣仙人气得嘴角抖了抖,又丢下一卷书,道:“这门《龙蛇惊蛰功》,拿过去,滚罢。”

    蚖七收了《龙蛇惊蛰功》,一看果然适合自己,不是祖传的象力牛魔拳所能比,不由欢天喜地,连忙道:“仙师,我喜欢读书,你这卷《巴蛇真修》也赠给我吧。”

    白衣仙人挥袖。

    蚖七向那仙人磕头不已,泪水涟涟,哽咽道:“从未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仙师就是我再生父母。我要再磕几个,权当拜师之礼。”

    白衣仙人悄悄捏紧拳头,又舒展开来,道:“你有孝心,很好。你去吧。”

    蚖七尾巴尖弹去眼泪,向庙外游去。

    白衣仙人也松了口气,突然,只见那条赖皮蛇又游了回来。

    白衣仙人怒火中烧,险些忍不住便要宰了他,又强行按捺下来,道:“你又有何事?”

    蚖七赔笑道:“仙师,我刚才想到我有个好朋友还在外面,没能进来。他聪明伶俐的,仙师见了一定喜欢,我就擅作主张,替仙师收徒。劳烦仙师再给一卷真经,我拿给他让他修炼,也好惦记着仙师的好。”

    白衣仙人险些跳将起来,又自忍住,呵呵笑道:“你这泼蛇倒很讲义气。罢了罢了,今日我便给你一桩仙缘。《道真璇玑详解》中你有什么不懂的,我逐一讲给你听,一定把你教会!”

    蚖七喜出望外,连忙叩首,道:“弟子什么都不懂。”

    白衣仙人忍住怒气,一心要教会他,要他自寻死路,笑道:“那么我便从头教起!”

    仙山中,许应执意要前往大庙。大钟无奈,只好跟着他。

    突然,前方传来剧烈的碰撞声,许应快步赶过去,远远只见一尊神灵石像复苏,正在大开杀戒。

    旁边倒着几具永州府官吏的尸体,还有几个永州官吏正在与那神灵石像大打出手!

    毕竟是州府的官吏,他们修为实力极为强横,傩法精深。让许应惊异的是,其中一个官吏背着一个宽大的面具,表现最是奇特。

    面具极为奇怪,面具上是张惨白的面孔,大大的眼睛,长长的舌头,满口獠牙,与民间相传的阴间神灵无常鬼有些相似。

    那官吏将这无常面具戴在脸上,只见无常面具边缘突然长出无数肉芽,钻入他的皮肤中,与他的血肉相连!

    他的身体被面具中涌出的力量支配,飞速长高,很快变得又瘦又高,高达丈六,骨瘦如柴,却充满了异乎寻常的力量!

    他的口中,舌头也长长的垂了下来,足足有两三尺长短!

    这官吏戴上无常面具后,便有一股阴风以他为中心散发开来,他不似人类,恍若阴间鬼神,无常!

    他施展的傩术也变得诡异起来,带着森森鬼气,专伤魂魄,打得那神灵石像神魂受创,连连后退。

    然而与他们对战的那神灵石像强悍异常,额头有第三只眼,脚踩玄龟,身披金甲,香火之气形成的法力无比雄浑,甚至比刚才追杀许应的那尊神灵还要深厚许多!

    他的周身,香火之气缭绕,众生之念嗡嗡作响,万人诵念,甚至形成实质的金色文字,与香火之气结合,化作飘带!

    他退了几步,额头第三只眼便目射神光,嗤的一声,险些将那化作无常的官吏腰斩。

    而他脚下玄龟也狰狞凶恶,移动速度极快,浑然没有龟类慢吞吞的感觉,载着这尊神灵冲杀,所向披靡!

    玄龟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咬下,可断金石,连人带法宝一起咬碎!

    许应以天眼看去,能够发现这尊神灵的法力有许多断续之处,破绽不少,那头玄龟也是如此。

    “我就算看出这些破绽,冲到跟前连招式都递不出去,就会被打死。”许应心道。

    他与这尊神灵的差距太大,非技巧所能弥补。

    突然,一个官吏飞出,砸在许应不远处。

    此人就是那个戴着无常面具的官吏,只剩下一半身子,面具从他脸上脱落,滚到许应脚下。

    那官吏躺在地上直勾勾的看着许应,气若游丝,嘴角动了动:“救我……”

    “噗!”

    一只大脚踩下,将他踩得粉碎!

    玄龟载着那尊三眼神灵走来,踩死了那个半截身子官吏。

    玄龟面目狰狞凶狠,顺着那傩师死前目光看去,没有发现什么人,于是吼了一声,迈开脚步上山去了。

    许应和大钟躲在一侧的山沟里,许应一只手抓着那张无常面具,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等到玄龟和三眼神灵走远,才大口大口喘气。

    大钟也在瑟瑟发抖。

    许应站起身来,爬上山沟,只见一地尸体。刚才那些官吏赫然被那神灵杀得一干二净,没有一个能够逃脱!

    “强,太强了!”

    许应皱眉,现在有很多神像复苏,这些神像如此强横,前往大庙恐非易事。

    “还有,这张面具是怎么回事?为何戴在脸上就能形体变化?”

    许应打量无常面具,想到刚才那官吏戴上面具后便化作阴间鬼神的情形,心道,“蚖七书读得多,若是在此,一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将无常面具背在身后,抬头看向空中,几条巨石带上都有神灵出没。

    许应看向远处,那里也有一条巨石带,但是不知是否有神灵。他当即向那边赶去,突然,前方又传来恐怖的傩术波动,比刚才更加可怕,冲击力甚至让成片成片的树林倒伏!

    许应悄悄赶过去,只见交锋的还是那尊脚踩玄龟的三眼神灵,这次他的对手却是一个中年男子!

    “是永州刺史身边的大官!”许应心头一跳。

    永州刺史周衡,便是让此人率领高手追击自己,因此许应的印象深刻。

    那中年男子名叫周正,口中发出一声震动山川的咆哮,奔袭三眼神灵的途中猛然化作金翅大鹏,羽翼为刀,向那神灵斩去!

    他的修为实力远超周一航,周一航得到周家的真传,但没有得到最顶级的传承,而周正显然得到了。

    他身化金翅大鹏,足以伤到那尊神灵,他身在空中,羽翼翻飞,居高临下,双翅、金羽和利爪不断攻下!

    他的翅膀、金羽和利爪,威力至刚至猛!

    双方交锋数个回合,三眼神灵多处负伤,猛然眉心的第三只眼张开,一道刺眼的亮光照射,嗤的一声将周正所化的金翅大鹏双翼斩断!

    周正金羽凋零,从空中跌落,人在半空便突然筋肉丛生,化作一头高达数丈的暴猿从天而降!

    暴猿遍体金毛,铜筋铁骨钢额头,与那神灵肉身近战,甚至连玄龟都被打得骨断筋折,不断后退!

    那三眼神灵故技重施,再度张开第三只眼,目射神光,斩向暴猿。

    周正突然散去暴猿之体,摇动身姿,遍体金鳞从皮肤下钻出,化作龙首人身的巨人,足踏雷光,负青天而行。

    三眼神灵的目中神光斩在他的身上,被铮亮的龙鳞四面八方反弹而去,将大地和树林切得千疮百孔,却未曾将他切开。

    周正挥起手掌,掌下雷光聚集,如同一口长剑,咔嚓一声将三眼神灵的头颅斩下!

    “杀我永州府这么多子弟,死有余辜!”

    周正脚下重重一顿,将玄龟踩得四分五裂。

    许应屏气凝神,不敢有所异动,大钟也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这个永州司法参军事,要比周一航周老爷强大太多了。

    只听周正的声音传来:“这个许应,到底藏到哪里去了?五座仙山,这么大的地方,而且有不少神灵复苏,找起来真是麻烦!草木皆兵!”

    他猛然大喝一声,抬脚踩下,重重一顿,顿时傩术爆发。

    许应听到这喝声,顿知不妙,果然只见一股磅礴活力从周正的方向四面八方爆发开来,所过之处,一切草木纷纷拔地而起!

    不管野草鲜花,灌木巨木,统统拥有了生命,野草化作青衣尖帽小人,野花化作拇指粗细的草帽姑娘,灌木身披荆棘如狼疾行,巨木化作树人头顶茂盛树冠。

    它们如同潮水一般,涌向四面八方,搜寻许应下落。

    下一刻,许应脚下便有无数青衣尖帽小人儿纷纷仰头看着他,又有些草帽姑娘跑过来,眨动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

    许应指了指远处,示意它们。

    那些小人儿却不上当,交头接耳道:“咿咕咿咕!”

    其中一个草帽姑娘取出一幅小小的画像,展开了,对着许应照了两遍,又看了看画像。

    许应凑到跟前,看了看画像,果然是自己,于是小声道:“这人不是我,你看,我衣服这里破了个洞,而他没有。”

    那些青衣小人和草帽姑娘咿咕咿咕的说了几句,突然齐齐看向他身后。

    许应心头一突,直起腰身,悄声道:“钟爷,那个永州大官,是否就在我的身后?”

    大钟当了一声,声音很是沉闷。

    许应面带笑容,缓缓转身,果然看到永州司法参军事周正,就站在不远处悠然的看着自己。

    “我以为我骗过了这些小草小花,没想到我与他之间的大树都跑光了。”许应心中悻悻道。

    周正施展傩术草木皆兵,附近的花草树木纷纷拔地而起,许应与周正之间原本隔着茂密的山林,此刻树木化作树人跑得精光,所以周正一眼就看到案犯许某正在躬着身子骗那些花花草草。

    “案犯许某,你还有何话要说?”周正悠然自得。

    许应哈哈大笑,猛然撒腿狂奔,顷刻间便跑到仙山边缘,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周正急忙追到仙山边缘,向下看去,便见许某骑着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铜钟飘在空中,那大铜钟正吃力的慢吞吞向大庙飞去。

    周正失笑,身躯慢慢变化,变成鸟首人身双翼的天鹏神人,轻轻振翅,不紧不慢地向许应飞去。

    许应疯狂催动太一导引功,头顶半亩光田光芒璀璨,一涨再涨,很快化作一亩光田,形成不小的天象。

    周正浑不在意,笑道:“许应,你就算恢复修为实力,对我来说也不过如此。何必多此一举?”

    突然,他脸色微变,顿时醒悟许应的用意:“他修炼妖法的目的,不是为了恢复修为,而是用天象作为一个标记,表明他在这里!”

    他刚刚想到这里,便见空中一道道青色香火之气飞速流动,向自己而来,还未近前,那道道香火之气便化作一口口锋利的飞剑,蕴藏恐怖威力,向他斩来!

    周正顺着香火之气来路看去,但见宁远、东宁、道州、江永、蓝山等地的城隍爷纷纷脚踩祥云腾空,向这边追来!

    几大城隍身未至,飞剑先到,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周正擒下许应!

    周正心中大恨,金色羽翼翻飞,一根根羽毛铮铮飞起,与那几大城隍的飞剑抗衡,一时间难以脱身。

    他偷眼看去,只见许应骑着钟,慢吞吞向大庙飞去。

    “这小子的背影,真他娘可恨!”他心中生出强烈的无奈感。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