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顺则凡,逆则仙

    “邪剑仙?用不灭元灵,炼制万灵丹?”

    许应脑中嗡嗡作响,向上看去,那四臂神像正俯身盯着珠子,只是这尊神灵也是死的,只有躯壳,没有神魂。

    祂的脑袋并未炸开,脑袋里光芒闪烁,正是先前许应所见的招魂祭文!

    这些祭文亮起,分明正在运转!

    大钟叫道:“刚才两尊石龙被神像的香火之气迷住,祂们所念的,就是招魂的祭文!两尊神龙,是自己把自己念死的!祂们死后,那颗灵珠便会将祂们魂魄吸过去,粉碎魂魄,只保留不灭元灵!”

    这种手段极为邪门,神像的脑袋里刻满招魂祭文,神像身上缠绕着强大至极的香火之气,招魂祭文运转,便会吸引有魂魄的生命来到附近,到了附近之后便会被香火之气迷住,变得迷信。

    迷信之后,便会像神像磕头,不由自主念诵招魂祭文,念着念着,自己的脑袋就会炸开,魂魄破体飞出。

    做到这一步还不算完,自己念死自己,魂魄飞起之后,还会被祭坛上的祭文粉碎,魂飞魄散,只剩下最后一点不灭元灵,成为万灵丹的一部分!

    大钟道:“魂魄由三魂七魄构成,不灭元灵是魂魄的根本,不在三魂七魄之中,极为细小,只有粉碎三魂七魄之后才能弄到一点点的不灭元灵。想要炼成万灵丹,最少需要一万条普通魂魄。上古时代的有道之士,往往是去斩除为祸世间的厉鬼恶鬼来炼制万灵丹。”

    祭坛主人显然不是杀恶鬼厉鬼,而是利用招魂祭文诱人前来,杀身取魂,碎魂取灵!

    这绝对是邪道作为!

    许应仰望漂浮在五座仙山之间的庙宇,喃喃道:“蚖七还在庙中……”

    大钟叹道:“他死得好惨。”

    许应道:“蚖七应该还活着吧?”

    “你就当他死了,反正咱们救不了他。”

    许应不再说话,刚才他骑着钟飘在天上时,看到这座仙山上大小祭坛星罗棋布,藏于山林之间。

    倘若果真如大钟所说,这里的邪剑仙粉碎人的魂魄,用人的不灭元灵来炼制万灵丹,那需要杀多少人,取多少魂,才能炼成这么多灵丹。

    “奇怪,刚才我看到的招魂祭文,为何不那么正宗?”

    大钟疑惑道,“这邪剑仙炼制这么多万灵丹,场面这么大,一定是上古炼气士中的狠角色。这样的存在,为何连招魂祭文都能写错好几个符箓?”

    许应微微一怔,这事的确有些古怪。

    仙人,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忽然祭坛上异香传来,却是那万灵丹成熟散发出的香味儿。

    那是一股奇妙的香味儿,普通的香味儿只是针对鼻翼,而万灵丹的香味儿却是针对灵魂,让人嗅了嗅,便只觉魂魄胃口大开,恨不得立刻上前,把那东西吞入腹中!

    文庙四神龙还剩下两尊石龙,祂们是享受香火供奉的神祇,没有真正的肉身,香火之气中充斥着人们的欲望,又是神魂灵体,对这种香味更难忍受。

    刚才这两尊石龙还沉寂在兄弟死亡的悲愤之中,此刻却纷纷扑向祭坛,叫道:“这颗灵丹是我的!”

    许应身后那尊石龙奔行途中,立刻现出石龙真身,脚踩烟云在空中腾挪,香火之气化作一口口飞剑,斩向空中另一尊石龙。

    另一尊石龙占据空中优势,飞剑自上而下袭去。

    飞剑破空,咻咻作响,落在祂们身上,火光四溅。

    两尊石龙在半空中厮打,杀出火性,再也不认兄弟之情,只想干掉对方,得到万灵丹。

    突然,一尊石龙压着另一尊轰隆一声砸在祭坛上,探出爪子,抓向祭坛中央的那没灵丹,叫道:“我有预感,吃了此丹,我就成仙!”

    “嘭!”

    祂的脑袋炸开,魂魄飞起,缥缥缈缈。突然又是嘭地一声,被祂压于身下的那石龙也自脑袋炸开,二龙魂魄飘于空中,还在厮打厮杀,叫道:“灵丹是我的!”

    祂们的魂魄却没有飞往万灵丹,而是被立在那里的四臂神像脑袋里的招魂祭文牵引,飞向四臂神像的脑袋。

    祭坛上,石龙僵化,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几块石头从祂们炸开的脑壳处跌落下来,发出清脆的啪嗒声。

    许应依旧站在原地,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短短片刻,四大劲敌,就此殒命,少年不禁愕然。

    “这万灵丹真是邪门。”

    许应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道,“钟爷,服用万灵丹有什么好处?”

    大钟道:“我只听说过万灵丹可以治疗元神损伤,补魂魄不足,其他好处没有听说过。”

    它顿了顿,道:“我那个时代已经属于炼气士的末法时代,很多东西都已经失传了,哪怕我主人有绝代天资,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更不用说我了。”

    它语气有些黯然。拥有绝代天资的主人,在镇压妖女之后也从世间消失了,三千年间,它没有主人的任何消息。

    许应走到祭坛跟前,神识便被万民的诵念干扰,耳边传来阵阵念诵之声,忍不住便要跪下去,变成这尊四臂神像的信民!

    “如果我没有修成神识,只怕与文庙四龙一样,死在这里!”

    许应稳住神识,任由耳畔传来的万民诵念声有多强大,我自心念不动,稳固如一,继续前进!

    他这些年修炼太一导引功的好处便体现出来,这尊四臂神灵的香火之气如此浓郁,也镇压不住他的神识!

    许应来到神像脚下,抬头仰望,只见神像金光灿灿,香火浓郁,心道:“这尊神灵,只怕不止五百年道行!八百年一千年都有可能!”

    神州大地,五百年不断香火的庙宇,的确可以找到,但八百年乃至一千年不断香火的大庙,恐怕便屈指可数了。

    刚才,他在天上匆匆一瞥,便看到几十座祭坛,每一座祭坛有一尊神像,便是几十尊神像!

    再加上这座山他没有看到的地方,以及其他四座仙山,恐怕神像的数量更多!

    那么,这些神灵来自何处?

    许应轻轻一纵,跳到祭坛上。

    突然万民诵念声沸腾、嘈杂,让许应的头颅鼓胀起来,几乎要炸开!

    “咣!”

    钟声震响,悠扬袅袅,将许应大脑护住,外法不侵。

    许应鼓胀的脑袋恢复如常,这才松口气,进入祭坛,将那颗漂浮在祭坛上的万灵丹摘下,询问道:“普通人也可以吃万灵丹吗?”

    大钟道:“我也不知。阿应,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咱们最好快点离开。”

    许应也觉得自己仿佛忽视了什么,仰头把万灵丹吞入腹中,还未来得及品尝是什么味道,却见那四臂神像抓住祭坛边缘的大手,指头微微动了动!

    许应顿时明白过来,自己到底忽视了什么。

    “两尊石龙的魂魄,被吸入了四臂神像中!”

    他急忙腾空而起,只听啪的一声,那四臂神灵两只簸箕般的大手狠狠拍在一起,而许应恰恰在双掌合拢的瞬间从掌心中跃出!

    “四臂神像原本没有神魂,将祂二神的魂魄吸收,便有了神魂!”

    许应身在空中,却见那四臂神灵的另外两只手像拍苍蝇一样向自己拍来,而他却没有借力之处。

    许应脚尖一踩大钟,身形再度向上冲起,避开这一击。

    大钟坠落,正要开口怒骂许应不讲义气,却见许应双脚在那四臂神灵脸上重重一踩,头下脚上,如离弦之箭般射出,坠向祭坛!

    他落在祭坛之上,大钟也恰恰落下来,许应抓起钟鼻,一步跨出,冲出祭坛。

    这一连串动作干脆利索,那四臂神灵看得眼花缭乱,四手翻飞,却没能触碰到许应分毫,便被许应带着大钟逃出祭坛。

    许应催动象力牛魔拳,身后浮现象王神体,双足如万斤神象般有力,一步跨出便是七八丈远近,脚下发力,便是山石碎裂地面炸开,向前狂奔。

    而在他身后,那四臂神灵怒吼,双手扣住那巨大的祭坛,将沉重无比的祭坛举起,轮了一圈。

    “呼——”

    那祭坛旋转飞出,瞬息间超越声音,迸发雷鸣巨响,向许应砸去!

    许应回头望见这一幕,肝胆俱裂,急忙玩命狂奔,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祭坛砸在他的身后,澎湃气浪将他连人带钟一起高高抛起,四周是无数崩碎中的巨石!

    许应身体剧烈震颤,身后的象王神体也被震得浮动酥软,气血如尘沙飘扬散去。

    少年坠地,连翻带滚,随即身形弹起,向前狂奔。

    后方,那四臂神灵双足曲蹲,猛然发力,呼啸追来。大钟钟声都哑了,叫道:“阿应,快点!再快点!那厮追上来了!”

    许应一路狂飙,后方突然咻咻作响,却是一口口长达一丈七八的长剑,破空袭来,那些长剑剑气惊人,所过之处,树木纷纷倒伏,山石无声无息裂开。

    许应避开一口长剑,只见那口剑擦地而过,摧枯拉朽,将地面切开一道沟渠!

    那四臂神灵的香火飞剑恐怖无比,威力是他前所未见,许应眼看便要被一口口飞剑困住,后方又有四臂神灵飞来,于是在狂奔之中转身,聚气为剑,一道剑气如长虹飞挂,向那四臂神灵斩落!

    那四臂神灵措不及防,立刻双臂挡在身前,同时调动香火之气,然而许应这一招破解剑气浓烈,曾斩杀周一航那等高手,遇到祂双臂之时威力暴涨,竟似要将祂双臂斩断!

    四臂神灵向前冲击之势立刻止住,飞速后退,避开剑光。

    他的香火之气立刻化作一面面烟青色大盾,挡在身前身后,祂耽搁这么点时间,再看去,许应已经趁机溜得无影无踪。

    四臂神灵勃然大怒,足底生云,步步高升,在空中狂奔,搜寻许应下落,还是没能找到,于是迁怒于人,向那些永州官吏和凌通判麾下的神灵痛下杀手。

    祂离去之后,地面稍稍隆起,许应从泥土中钻出。刚才他并未逃离,而是趁着四臂神灵后退之际,挖坑把自己埋起来,这才逃过一劫。

    “这尊神灵太强了!”

    许应舒了口气,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中,浮空的巨石复苏,大开杀戒,那四臂神灵也向刺史周衡和凌通判麾下痛下杀手,让这些人、神一时间死伤惨重!

    许应调动天眼看去,但见这些人死掉之后,鬼魂离体,纷纷扬扬,向五座仙山中落去。

    大钟道:“死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强者,他们的魂魄恐怕会让不少万灵丹成熟!”

    许应皱眉道:“恐怕也会让不少神像复苏过来!”

    那些逃过一劫的幸存者向下冲来,躲入仙山,许应大感不安,低声道:“钟爷,我们必须早点赶往大庙,救走蚖七。”

    大钟道:“蚖七死得好惨。阿应,咱们出去吧,到了外面给他立个金身放在村庄里,让人们拜一拜,应该尸体还未发臭。”

    大庙。

    这座庙宇悬浮于五座仙山之间,庙中宝气冲天,仙光氤氲,走到这里便会神清气爽,只觉自己的修为伴随着呼吸而慢慢提升。

    蚖七兴奋地盘在庙宇的殿堂前,四周有傩师,也有妖怪,还有神灵,甚至还有几个附近的村民。

    无论人还是妖或者鬼神,此刻都端坐在殿堂前方,静静聆听。

    那座殿堂是一座巍峨的仙殿,光芒灿灿,照耀人眼,殿堂上空漂浮着一轮太阳,光芒照耀破庙世界,让这里光明如昼。

    而在堂前,端坐着一位仙人,一身白衣,白眉白须,白衣与眉须无风而飘荡,仙风仙气,令人望而生敬畏之心。

    他体外的仙光,如同一柄柄剑尖向外的飞剑,围绕他轮转不休。

    仙人开口,道:“有人得我道法,修行之初参悟璇玑流转,真元顺行则舒畅,逆行则不适。其人于是顺道而行。逾几载,功无寸进。同门则进境神速。弟子问我,顺道而行,为何不如他人?”

    仙人笑道:“顺天而行,则凡;逆天而行,则仙。此为修真之道也。”

    此言一出,殿堂下众人哗然,议论纷纷,均皆叹服。

    那白衣仙人道:“你们进入我仙界,便是有缘,今日我当授你们仙法,名叫《道真璇玑详解》,你们能得到多少,便看你们造化了。”

    他闭上眼眸,诵念真经,堂下人们慌忙用心记忆参悟,果然是妙不可言的真经,当即有人便用心修炼起来。

    他们一试功法,体内元气按照璇玑流转,顺行时舒畅,逆行时身体痛楚,果真如仙师所言。

    ————感谢灵玄梦落依然,可知何物两位盟主打赏,前两天精神头不佳,忘记感谢两位的打赏了,今天补上。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