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夜大风起,鱼龙舞

    不久之后,风势稍稍减弱,大钟从空中坠落,当当砸来砸去,滚动了几十丈这才停下。

    许应从钟内滚了出来,两条腿还在颤抖,差点腿一软倒在地上。他急忙扶住大钟,才稳住身形。

    混乱过后,一切安静下来。

    许应歪歪扭扭的往前走,爬上一座小山丘,不由呆住,只见那根瘟神触手将他们刚才所立之地,直接打出一个方圆百丈的大坑,深不见底!

    大坑中犹自冒着一道道白色烟气。

    许应喘匀气息,大钟摇摇晃晃飞来,道:“阿应,瘟神多半惦记上你了,祂这次一击不中,肯定会隔三差五想起来,便给你来一下。”

    许应打个寒颤,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瘟神被送回天道世界,哪里能这么容易就下来?”

    大钟道:“除非有人再度召唤瘟神。祂降临之后,立刻就会感应到你的气息,便会一指头戳来。”

    许应哈哈大笑,以壮胆色,道:“召唤天神,颇为不易,我觉得短时间应该没有人再召唤瘟神了。”

    大钟悠然道:“等到瘟神再度降临的时候,我的伤应该已经痊愈。”

    许应眼睛一亮,满怀期待道:“你的伤势痊愈,就可以抵挡瘟神?”

    大钟重重呸了一口:“我伤势痊愈,当然是离你这个瘟神远远的,让你这个混球被瘟神劈死!自从遇到你之后,我便没有好日子过,不是被妖女重伤,就是被神灵暴打,还要被你用来敲墙。现在又多了一笔瘟神血债!”

    许应道:“我感觉到这些日子气血充沛,有冲关之势,多半快要突破,进入叩关期。”

    大钟语气放缓,劝慰道:“你安心修炼,不要老想着瘟神报复,天塌下来有钟爷帮你顶着,钟爷个头高。那个,你突破之后,借我点气血疗伤……”

    许应在山丘上坐下,调动天眼,望向这片陌生的土地,只见弥漫在天地间的黑色瘟疫之气渐渐消散,远处还有民众,身上瘟神触手尽去,只剩下疤痕,要不了多久便会疫病痊愈。

    这片天地,也渐渐变得清明。

    “这么说来,棺中少女的目的是送走瘟神,拯救世人。”

    许应心中有些疑惑,少女被镇压在石山荒庙的枯井中,长达数千年,她不应该是穷凶极恶的魔头魔王吗?

    魔头魔王,怎么会拯救世人?

    倘若棺中少女是好人的话,那么镇压她的人是好是坏?

    那么大钟是好是坏?

    许应突然想到,自己先入为主认为大钟的主人是镇压邪魔的好人,但万一大钟的主人是坏蛋呢?

    “也有可能是一对坏蛋。”许应瞥了大钟一眼,心道。

    他正在胡思乱想,大钟担心少女归来,于是悄悄的钻入他的后脑,躲在泥丸秘藏附近。

    天空中雷霆不断,时不时有明亮的光芒照耀,贯穿天地,骇人至极。

    许应隐隐有些不安,过了许久,突然天空中的异象消失无踪,又过片刻,一口黑棺飞来,落在他的面前。

    许应仰头,便见少女从空中飘飘下落,轻轻落在自己面前。

    “我已经将召唤瘟神之人重创,元神还在追踪他的下落,查看他背后有何目的,无暇亲自送你回去。”

    少女打开黑棺,摸索片刻,从黑棺中取出两片树叶和一盆清水,将一片树叶放在水盆中,道,“你到了奈河边,便将这树叶放在水面上。你站在树叶上,把水盆放好,对着盆中的树叶吹气。记着,不要有外物干扰到盆中清水。我已经在盆中留下法术,可以送你回到无妄山。”

    许应手捧这盆清水,捏着一片树叶,还待说话,突然身不由己飘飘而起,凌空而行,下一刻便来到奈何边。

    他回头看去,那少女已经消失无踪。

    许应定了定神,看了看手中的树叶。树叶是普通的枫叶,两片树叶尚且嫩着,并未变黄。

    “这片枫叶,真的能带我回无妄山?”

    许应将信将疑,将枫叶抛入奈河,只见这片枫叶落下时便在飞速变大,待落在河面上时,已经变成两三丈长短,叶梗向上翘起。

    枫叶停在奈河中,纹丝不动。

    许应小心翼翼探出脚,落在枫叶上,试探一下然后站了上去。

    这片大枫叶漂浮于水面上,居然稳稳当当,并不会被奈河风浪所侵袭。

    许应放下心来,捧着盆坐在枫叶上,对着盆里的枫叶吹了口气,心道:“她让我这样吹气就可以回到无妄山,到底是真是假?”

    盆中的枫叶被他一口气吹得向前漂去,说来也怪,那盆不过尺许方圆,枫叶往前漂,却总也漂不到盆的边缘。

    这小小的盆,竟似有无量空间!

    许应正在看盆里的树叶,突然狂风骤起,从他身后吹来,将他座下的这片大枫叶吹得逆着奈河呼啸而行,顷刻间便逆流而上数十里!

    许应惊疑不定,却见那股突然而来的狂风越来越微弱,大枫叶的速度也渐渐降下来。

    他鬼使神差,再度鼓起腮又是一口气向盆中枫叶吹去,果然狂风再起,吹动奈河上的大枫叶,让大枫叶一路逆流,风驰电掣,向来路赶去!

    许应惊叹连连,道:“不曾想世间还有这等法术,真是神乎其神!”

    大钟从他后脑飞出,不屑道:“不过是折叠了空间而已,不值一提。”

    许应伸手一根手指,试图去戳盆中的那片树叶,大钟慌忙道:“阿应,不要乱来!”

    突然,他们头顶的天空雷声轰鸣,许应抬头看去,便见天空裂开,一根无比粗大的指头摩擦空气,迸发出滚滚雷火,从天外而来,向枫叶小船按下!

    许应急忙顿住指头,那根天外而来的巨大手指也随之顿住。

    许应收回指头,那根擎天柱子般的指头也随之向天外缩去,最终隐匿消失。

    许应惊得一身冷汗。

    大钟松了口气,道:“空间法术不是随便玩的,当心把自己玩死。你老实一点儿!”

    许应老老实实坐在水盆前,待到枫叶小船速度慢了便吹一口气,为小船提速。

    不过,他究竟是少年心态,悄悄伸出手指探入盆中,天外手指再现,探入苍穹。

    “我的指头,好大!”许应惊叹。

    他调整位置,让天外的指头避开河面,悠然自得的欣赏着自己的大指头。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根指头撞在一座山头上,许应指头吃痛,急忙收手,只见自己的指端已经被撞破出血。

    而在奈河左岸,一座山头炸开,乱石排空,飞到数十里外。

    许应吓了一跳,不敢贪玩。

    大钟见他吃瘪,不由乐得开怀大笑,当当作响。

    枫叶小船东行千余里,来到一片荒凉之地,群山陡峭,奈河湍急,枫叶小船来到河湾处,水流放缓。忽然前方有亮光传来,却是一艘画舫,灯火通明,行于奈河之上。

    河湾处,水面宽如海,西山上挂着一轮斗大的月亮,山峰显得比月亮小了很多。

    许应暗赞,这阴间气象,颇有另一种美感。

    “阿应,不是什么船都能行于奈河之上。”

    大钟悄声道,“这艘画舫只怕来者不善。”

    忽然,那画舫中有人声传来:“奈月,河面上风紧,把避风灯笼挂上去。”

    女子的声音:“是,香公子。”

    许应看去,只见一女子手提灯笼从画舫中走出,身姿婀娜,翘起脚尖将灯笼挂在檐下。

    这灯笼挂起,突然大风止歇,枫叶小舟缓缓停下,漂在水面上。

    许应扬了扬眉,没有说话。

    这时,画舫中那位“香公子”走出,远远望向许应,惊讶道:“竺度国鞭笞瘟神,将瘟神撵回天道世界的存在,竟然是个毛头小子。”

    另一艘画舫驶来,画舫中一个美貌女子噗嗤笑道:“香公子,他被你的避风灯笼定住风势,便不知所措,分明就是一个雏儿。你这么大阵仗,请我前来帮忙,就是为了对付这样一个小辈?”

    许应心中一沉:“糟糕!看来瘟神降临的背后,不止一个人。有人引走棺中少女,其他人则在河面上拦住我。”

    许应咳嗽一声,壮着胆子道:“你们是何人?胆敢阻拦本座去路,好大胆子!你们比那瘟神如何?”

    那美貌女子与香公子对视一眼,不禁笑出声来。

    许应冷冷道:“瘟神我打得,你们我便打不得?速速退去,本座不与你们两个小辈计较。”

    那美貌女子咯咯笑出声来,道:“这小鬼还在我们面前鼻孔里插葱,装大象。你的修为高低,我们一眼分明。香公子,是你出手还是我来?”

    香公子手持折扇,哗啦一声展开,微微晃动,风流倜傥,笑道:“十三娘,擒住送瘟神之人也是一场大功劳。这个功劳,我让给你了。”

    那美貌女子看向许应,突然心中微动,道:“往年都是掳来些俊俏白嫩的后生,这个皮肤黑的却没有尝过滋味儿……”

    许应心中又惊又怒:“她要吃我!”

    那美貌女子咯咯一笑,突然船上飞出两条红绫,在河面上飞舞,猛然间化作两条红龙,头大如小山,凶焰滔天!

    为首那红龙咆哮一声,龙吟激荡群山,向枫叶小舟扑来。

    许应不假思索,一根指头摁在面前的铜盆中,顿时天空中电闪雷鸣,雷火滚滚,一根肉色擎天巨柱从天而降,柱子周身缠绕着滚动的雷火,按在那红龙身上,如同按着一条蚯蚓,将那红龙从水面上一直按到奈河水底!

    水面炸开,掀起百丈波涛,将两艘画舫和枫叶小舟都掀上空中。

    香公子与美貌女子大惊失色,急忙各自稳住身形,美貌女子叫道:“他扮猪吃老虎,是个老阴逼,我们小觑了他!”

    许应另一根指头与拇指圈起,屈指一弹。

    天空中顿时有大拇指落下,与中指相扣,中指弹出,另一条红龙口喷鲜血,被一指弹飞,撞在附近的阴间山峦上,五脏俱裂,骨骼破碎,眼见时不能活了。

    而被他碾在水底的那红龙,也被压得五脏六腑尽碎,血肉被奈河腐蚀干净,只剩下一堆枯骨。

    许应不禁又惊又喜:“这铜盆,还有这个能力?”

    美貌女子又惊又怒,厉喝一声,身后浮现层层洞天,大洞天套着小洞天,洞天外又有长河异象,道韵轰鸣!

    她正要出手,许应连忙手放在铜盆中,再度屈指一弹,那根中指顿时冲破层层傩法神通,一切傩法神通,统统破灭,粗大无比的中指径自弹在那美貌女子身上。

    画舫轰然炸开,那女子被打得口吐鲜血,头发散乱,倒退数里,轰然撞在一座大山上。

    另一边香公子挥舞折扇,正要出手,突然只觉乌云压顶,急忙抬头看去,不由目眦决裂(眦,读zi)。

    只见天穹之上,一只遮天大手带着无尽的烈焰,从天而降,向自己袭来!

    他顾不得许多,立刻腾空而起,脚踏虚空,履空长奔,奋力逃亡。

    那大手化作拳头,追了百十里,遥遥一拳打去,砸在他的身上。

    香公子坠入山野之中,不知死活。

    美貌女子哗啦一声炸开掩埋自己的山石,惊鸿般飞起,叫道:“十三娘眼拙,冒犯了黑脸前辈,还请恕罪!”

    “黑脸?”

    许应怒不可遏,伸出食指,在铜盆里连连戳了几下,终于戳中那美貌女子,将她打得骨断筋折,口中吐血坠落在地。

    许应身后,大钟早就看得呆了。

    “看来这些年唯独没有长进的,就是我。”

    它心中暗道,“妖女被我镇压了三千年,修为没有长进,但神通着实惊天动地。就算没有人出手营救她,她过些年也会击败我,自己脱困!”

    它挂在石山荒庙中,沉睡数千年,荒度光阴。而棺中少女却还在精进,此消彼长,它发觉自己已经看不透棺中少女的神通了。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