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隐景潜化可长生

    许应站在船头,向两岸望去,只见奈河两岸,山川不断震动,阴间还在入侵阳间,不断有新的山川从另一个世界涌现,挤压两岸原有的山川和土地,声势惊人!

    楼船在水上疾驰,速度越来越快,两岸山川一晃而过,许应心中暗惊:“这艘船只怕要不了多久便能跑上百里!”

    他到过的最远地方也就是百里之外,此刻在船上顿时有些忐忑:“她若是不送我回来,我还能认得路么?我还听说,有些人会卖小孩子……”

    他的脑海中,大钟冷笑一声,心道:“这小子被妖女卖掉也不自知!妖女一定另有所图,不知道看中许应什么。”

    许应不知它在想些什么,询问棺中少女,道:“何谓存想?”

    大钟震怒:“臭小子,居然问我仇人不问我!你若是问我,我岂能不答?等一下,他好像问过我,我忘记说了,只告诉他如何内观。大意了,被妖女捷足先登。”

    少女站在船头,身姿卓卓,道:“你不知何谓存想?是了,炼气士一脉到了你这一代已经极为式微,你不知也有谅可原。其实到了我这一代,已经有很多东西失传。大恶人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她顿了顿,道:“存想是无中立象,以定神识。所谓无中立象,是以神识在虚无中存想一种大道之象,用以降服心猿,拴住意马。你在存想时,要无中生有,炼假成真,以此修炼法术神通,方能得道。”

    许应听到这里,心中微动,道:“存想的修炼方法,好像与隐景有些类似。”

    少女疑惑道:“什么隐景?”

    许应将那卷《泥丸隐景炼气法》取出,道:“这门傩师功法中说,隐景就是大道之象,不过是采泥丸秘藏的力量炼制而成。隐景也是无中生有,炼假成真,可以炼成法术或者神通!”

    他展开炼气法,却见一缕秀发落在展开的书页上,许应抬头看去,少女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边,正在侧头观看自己手中的《泥丸隐景炼气法》。

    她的发丝垂下,落在许应的肩膀上。

    她的肌肤雪白,颈部修长,与黑发相衬,更显白皙,不像被关了千年的老尸。

    让许应意外的是,少女身上并没有尸臭气,相反有一种很好闻的淡淡香味儿,令他忍不住多嗅两下。

    许应第一次离她这么近,有些心猿意马,慢慢地翻着书页,让她看得仔细。

    少女很是认真,许应偷偷打量,只觉她的侧颜比正面还要好看一些,睫毛时不时眨一下,目如宝石,鼻尖秀气挺拔,嘴唇也如樱桃般粉红诱人。

    许应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连忙挪开目光:“女鬼非但很有礼貌,还很好看。”

    他毕竟还是十四五岁的少年,见到美丽的异性,便有些心猿意马,尽管这个异性可能是女鬼或者女僵尸。

    许应脑海中,大钟暗自冷笑,心道:“臭小子不会存想,见到漂亮的女子便心猿意马,定力太差,只怕连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话虽如此,它还是担心被那少女发现,钟口悄无声息的罩住那颗混沌圆卵,心道:“我罩在泥丸秘藏上,妖女便会以为我是个混沌蛋,不会发现我。”

    那少女很快把《泥丸隐景炼气法》浏览一遍,合上经书,沉思片刻,道:“的确有些粗浅。这本书中的隐景是个残缺法门,修炼了便会误入歧途,平白损耗性命,极为阴损。你不要炼了。”

    “损耗性命?”许应心中悚然。

    《泥丸隐景炼气法》是周家传给门生的功法,其中藏有这么大的破绽,周家岂能不知?

    “书中的破绽,肯定不是泥丸宫主人留下的。那么,只能是周家故意传授这种残缺法门给自己的门生!”

    许应额头冒出冷汗,周家利用这些门生为自己卖命,又用这种功法来损耗门生的性命,其用心可谓歹毒!

    “如此一来,周家的傩法便不会外流,就算外流,传出去的也是速死的法门。周家用这种办法,维持自家的地位!”他心中暗道。

    少女继续道:“书中的隐景虽然隐患极大,但隐景的理念极佳,甚至比炼气士的功法理念也不逊色。从这门粗浅功法来推断,隐景可能不仅用来炼成法术,更可能是一种潜化的法门。”

    她微微蹙眉,有些不解,道:“炼气士的功法被淘汰了吗?可是,我不觉得隐景潜化,便能胜过炼气士的功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炼气士的灭绝?”

    她被关了好几千年,对当今的一切都感觉陌生。

    许应询问道:“姑娘,何谓隐景潜化?”

    少女道:“从这篇功法来看,傩师修炼隐景的目的,是在自己体内炼成一个小仙界,最终潜化藏形于其中,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只是这篇功法太浅显,没有讲清楚如何隐景潜化。”

    许应双眼亮晶晶的,在体内炼成一个小仙界,潜化藏形,可以不死不灭?

    那岂不就是仙人?

    泥丸宫主人的传承,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糟糕。

    “那么,隐景如何修炼呢?”许应压下心头的激动,问道。

    少女有些不悦,淡淡道:“你我是同道中人,你的传承不比我弱,又何必去学隐景潜化?”

    许应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我的传承这么强么?等一下,我哪来的传承?是太一导引功吗?”

    他有些迷茫,太一导引功只有采气期的导引功,并无后续法门。

    突然,楼船一路西去,行驶到下半夜,船速渐渐放慢。许应已经不知这艘船沿着奈河行驶了多远,想来最少有两三千里地。

    “这里是怀化还是铜仁?不对,怀化就在永州西边,铜仁离这里也就几百里。”

    他不知楼船驶到何处。他只是一个乡下少年,知道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永州附近的州郡。

    许应向前看去,奈河在这里突然分流,形成一条条支流,像是树叶的脉络,四下散开,流向茫茫的黑暗。

    支流所经过的河岸,鬼火点点,远远看去,方圆百十里到处都是鬼火,星罗棋布,宛如一片鬼蜮世界!

    传闻,奈河会接引鬼魂进入阴间,免得鬼魂饱受风吹日晒。

    人刚死的时候,魂魄离体化作鬼魂,稍有微风便会把撕开撕开,稍有阳光便会令其魂飞魄散。甚至连凡人身上的阳气,也会冲击鬼魂。

    只有进入阴间,鬼魂们才算安全。

    许应张望,可惜现在是深夜,看不太远。他只能看到无边无际的鬼火。

    “此地为何有这么多鬼火?”他低声道。

    楼船速度放慢,驶入奈河数以百计的支流中的主干道,两岸鬼火幽幽,隐约可以看到村庄城郭。

    大概是晚上的缘故,看不到人烟。

    少女打开立起的黑棺,掀开棺椁,在里面摸索片刻,从棺中取出一根长达两三丈的鞭子,交给许应,道:“你留在船上,待到楼船停下时,便将此船点燃。楼船燃烧之后,你提起这根鞭子,往天上抽,抽到力竭为止。”

    许应打量鞭子,这是根普普通通的鞭子,用细麻绳编织而成,鞭梢处挂着一缕金黄色的尾毛,不知是什么动物尾巴上的毛发。

    “这样就可以送走神灵?”许应疑惑道。

    少女笑起来眼眸如月牙,很是勾人,道:“自然可以。”

    许应长舒口气,笑道:“交给我,你大可放心。”

    少女却不放心,道:“此船乃我三千年前所炼,凡火无法点燃,我再给你一朵火焰。”

    她的身后,少女元神伸出右手,拇指和无名指的指头相触,指端有一朵微弱的火苗,送到许应面前。

    许应不知该如何接下这朵火焰,那少女元神的右手却探入他的希夷之域中,拇指与无名指分开,那朵火苗便静静地漂浮在空中。

    “这朵火焰是我寻到的纯阳异火,此火天地所成,可助你修行。”

    少女下船,飘然而去,声音清脆,从远处传来,“你只需运炼神识,进入火焰,便可以控制火焰的进退。放火烧船之后,你炼化此火,以火中真阳淬炼肉身魂魄,可助你修成纯阳之体。”

    她的身形很快消失在黑暗中,声音也越来越轻淡:“等半个时辰,你便放火,抽鞭,然后便可自行离开。此地凶险,不可久留,我事情办妥之后自会寻到你,将你送回无妄山!”

    许应目送她远去,只觉身上暖洋洋的,那朵纯阳异火在他希夷之域中散发着阵阵阳气,竟然与雷音淬体、大日淬体有着类似的效果,可以淬炼肉身!

    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的元气从火焰中穿过,竟然变得越来越精纯!

    “连元气都可以淬炼!”

    许应惊讶莫名莫名,试着淬炼神识。让他又惊又喜的是,神识竟然也得到了锻炼,变得更为坚韧纯粹!

    “若是能用此火把我肉身、神识和元气都淬炼一遍,我肯定实力大增!”许应站在船头,迎着奈河上的阴风,踌躇满志。

    大钟从他脑后飞出,幽幽道:“阿应,你们俩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许应疑惑道:“孩子?什么孩子?”

    大钟冷笑:“你与妖女卿卿我我,没有想过和她生孩子?”

    许应脸色羞红,道:“岂可如此?而且孩子是怎么生的?”

    “就是用你的……打住!”大钟醒悟,连忙住口。

    这时,许应看到奈河左岸,夜色中一个面带菜色的褴褛男子拄着木棍,艰难的从丛林里走出。

    褴褛男子身后,丛林摇晃,又有几个衣衫破烂的老人和妇人走出,也是拄着木棍,艰难前行。

    丛林里走出的人越来越多,男女老幼,拖家带口,相互搀扶,却都默不作声的往前走。

    借着奈河鬼火的光亮可以看到,他们衣裳破开的地方有触目惊心的脓疮,招来苍蝇围绕他们嗡嗡乱转。

    许应顺着他们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浩浩荡荡的逃难人群宛如一条连绵数里的黑龙。

    “他们是……”许应喃喃道。

    大钟声音带着几分凝重,道:“他们是疫人,染上了瘟疫。”

    许应向更远的地方看去,那里正是百里鬼火弥漫之地。疫人,应该便来自那里。

    “他们来的地方,多半有洪灾、战争或者饥荒。”大钟声音低沉,道,“我孤悬在石山上已有三千年,这种事情见过很多次。”

    它悬于石山荒庙中,数千年来见到了无数次洪灾、战争和饥荒,尸横遍野,无人掩埋,每当此时,便会滋生瘟疫。

    楼船还在不紧不慢的往前驶去,越来越多的疫人出现在奈河两岸,山村、城郭,到处都是疫人。

    疫人艰难前行,沿着河岸不知走往何处。

    不断有人倒下,身体抽搐几下,便彻底没有了气息。

    但其他人对此却视而不见,继续自顾自的往前走,他们目光呆滞,仿佛一具具行尸走肉。

    “阿应,这里应该便是奈河改道的源头。”

    大钟沉声道,“有人为了在这里营救妖女,大开杀戒,制造疫病流行。阿应,这妖女此次让你帮她办事,肯定不怀好意,一定有所图谋!”

    许应依旧站在船头,呆呆的看向那些疫人。

    他炼成天眼,用天眼看这个世界,一切变得不同。

    天空中,有粗大的肉红色触手漂浮,无声无息垂下。

    这些肉色触手极为灵动,像是从另一个空间深处伸来,看不到源头。

    它们来到那些疫人身后,分裂成许许多多的细微触手,插在这些面带菜色的人们的脓疮中,缓慢的蠕动,吮吸。

    许应向远处看去,鬼火遍地,而在这些地方的天空,也有无数触手从另一个空间探出,从天而降,没入下方的黑暗中。

    一条条肉红色触手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穿插交错,布满昏暗的天空,遮挡住夜晚的星辰。它们分裂成更多的触手,不断鼓起,缩小,再鼓起,再缩小,吮吸着疫人的生命力。

    这幅画面,异常真实,又异常不真实。

    这就是他的天眼所见到的景象!

    许应艰难的挪动视线,喉结滚动一下:“天呐……”

    他目光所及之处,整个昏暗不明的天空,完全被蠕动不休的红肉覆盖,望不到尽头。

    一种不可思议的生物,笼罩了天空,垂下无数肉色触手,探向西方之地的人们。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