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吾道不孤

    许应摇头道:“我并不想那么与众不同,我还是更喜欢与大家打成一片。”

    大钟试探道:“你的打成一片,是字面上的打成一片,还是真的打成一片?”

    他觉得这个少年的打成一片,好像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许应道:“泥丸秘藏必须要打开。我觉得,炼气士与傩师既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那么两个都修,岂不是并行不悖?既然如此,我两个都要。”

    大钟呆住。

    炼气士和傩师,不是应该分出高下优劣吗?岂有两个都要的道理?

    而且,两个都要不会冲突吗?

    许应走入秦岩洞,面色疑惑,思索道:“古怪,阴间入侵,附近地理大改,周县令是怎么寻到这里的?”

    他离开之后没多久,突然山林中索索作响,许许多多只有尺许来高的青衣小人儿漫山遍野的跑来。

    这些青衣小人儿身子纤薄,一身青碧色衣裳,头戴尖帽,足穿草鞋,一个个精明干练,走到一处便东张西望,四下搜寻。

    这正是周家的傩术,草木皆兵术。

    青衣小人儿便是以草木化作的兵人,被傩术赋予生命,用来刺杀或者探路。

    周家的大傩甚至可以用这种傩术来制造一支大军,杀上战场,以绝对的数量淹没敌人。

    突然,一个青衣小人儿不经意抬头,看到钉在山崖上的周阳,不由惊叫一声。其他青衣小人儿立刻蜂拥而来,众人叽叽咕咕,口中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堆叠在一起,攀爬山崖。

    它们相互协作,将一口口宝剑拔下,托着周阳的尸体涌入山林之中。

    到了傍晚,青衣小人儿带着周阳的尸体翻山越岭,来到仪林寺。仪林寺与吴望山原本很近,但奈河入侵,阴间与阳间碰撞,凭空多出许多大山大川,不但吴望山变成了无妄山,仪林寺也被送到四十里外。

    两地之间,多为阴间领地,道路艰难,危险颇多,难以涉足。

    那些青衣小人儿托着周阳尸体进入仪林寺,周一航老眼含泪,哆嗦着伸出手将周阳的双眼合上。

    “不要有风,惊扰了我儿的鬼魂。”他吩咐四周的官吏,命人将门窗紧闭。

    待到夜晚,奈河入侵,周阳的鬼魂飘飘荡荡,立在自己的尸体前,鬼魂的脚与尸体的脚相连。

    原本,鬼魂肉眼不可见,但奈河入侵之后,干扰现实,到了夜晚鬼魂也可以看到。

    周阳鬼魂叫道:“许应杀我,父亲为我报仇!”

    周一航老泪纵横,哽咽道:“我儿放心。老父此去,无论如何都将斩杀此獠,用他的人头祭奠我儿!”

    周阳怨气稍稍减弱,道:“寒风吹我好疼。”

    周一航抹去眼泪,道:“我已经命人去造神像,待神像造成,为你贴上金箔,造个金身。待你头七过后,为父让零陵城的贱民供奉你,要不了几年,你便可以成为神灵!你我父子,又可以相见!”

    周阳大哭,拜下。

    周一航关上房门,面色阴沉,望向无妄山,低声道:“无妄者,灾变也。所谓无妄,灾祸变乱。许应,就算你有通天彻地之才,老夫也要取你性命,为我儿报仇!无妄这个名字,便意味着你灾变临头!”

    无妄山脚下,许应见蚖七依旧在蜕变之中,于是溜出秦岩洞,去看奈河。

    太阳落山时,奈河再度出现,浩荡奔流,一时间鬼气森森,无妄山中很多东西都跑了出来,漫山遍野飞来飞去。还有些东西从荒坟中爬出,呼朋唤友,饮酒作乐。

    许应看到山脚下有一村镇,灯火通明,有大户人家设宴,款待宾客,心中诧异:“白天怎么没见这里有村镇?”

    秦岩洞里没有食物,他一日三餐都是水里抓鱼,树上摘果,虽然能吃饱,但没有米面,总觉得肚子里空得慌。

    他走上前去,镇民身上没有鬼气,很是热情,请他入席。镇里多俊男靓女,有老者做媒,要与他结亲,对象是个如花似玉的妹子,生得娇媚动人。

    许应脸色通红,讷讷道:“我没有彩礼……”

    “何须彩礼?”

    那长者捋着黑色胡须,笑道,“我若是要你彩礼,岂不是卖女儿?德行有亏。我胡家嫁女儿,向来是给男方彩礼的。你若是愿意,老夫愿在永州城的热闹街道,给你两间铺子一套宅院,外加纹银五百两。”

    许应大是心动,去看胡家妹子,只觉女子愈发水灵动人,正要答应下来,忽只镇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一群狐媚,胆敢骗人类无知少年!真当无人能治你们吗?还不快滚!”

    此言一出,顿时镇民们脸色大变,一个个脸上生出黄毛,纷纷化作妖狐,满地乱窜,躲入房屋中。

    许应暗道一声可惜,心道:“若是能得两间铺子和一套宅院,再娶个漂亮狐女,我做个无知少年又有何妨?”

    他好歹混了顿饱饭,向那些躲藏的妖狐躬身谢道:“多谢诸君款待。在下许应,无妄山妖王,大家都是邻居,不必紧张。”

    一个妖狐从房子里出来,像人一样站起,躬身道:“原来是许妖王,恕罪,恕罪。我们是山间野狐,见许妖王斩杀敌人英姿勃发,因此想要攀门亲事。”

    “不知者无罪。若是老丈还想嫁女儿,我可以的。”少年眼睛亮晶晶的。

    那老妖狐唯唯诺诺,不敢再提这事。

    许应暗道一声可惜,走出镇子,循着那女子的声音而去,过了不久只见奈何边立着一口黑棺,长长的锁链垂到水岸边。

    棺中少女坐在黑棺前,双手拢着膝盖,抬头望月。

    许应仰头看去,一轮明月大如斗,挂在奈河的对岸。月光清幽,不似人间。

    月光下,少女更美。

    许应心里怦怦乱跳,悄悄呼唤两声钟爷,大钟没有发出任何声息,像是死掉了。然而这口大钟从前总是喋喋不休,催促许应修炼好让他窃取气血,把许应当成拉磨的驴子使唤。

    “钟爷又豁达了。”

    许应定了定神,走上前去,躬身谢道:“多谢姑娘出言,否则我还看不出那是一群狐妖。”

    棺中少女目光温润,落在他的脸上,声音也很是温柔,道:“你没有看出他们,是因为你还没有炼成天眼。目蕴神光,内观日月。意运如磨镜,三光聚眉心。就是天眼的诀窍。”

    许应闻言,道:“目蕴神光,指的是神识,内观日月,指的是双眼,意运如磨境是神识如镜,三光是日月之光,还有一光是什么光?”

    少女惊讶,道:“你的悟性很好啊。还有一光在你眉心凹处,名叫天光。你且聚精会神,神识处在日月之间,牢记一点,意运如磨境,便可开得天眼,看破妖魔变化。”

    她一边说,许应一边做。

    许应聚精会神,神识进入希夷之域,飘到日月之间,运转神识,不过片刻神识便被他打磨得如一面明镜。

    突然,有光从天外照来,正是第三光的天光!

    与此同时,他双眸张开,左眼右眼映照外物,也反映到希夷之域中,左右双眼映照的光芒落在神识镜面上,与天光接触,顿时发生异变!

    许应迎着光看去,世界顿时不同!

    只见,奈河的右岸出现一条阴间与阳间的交割线,就像是黑夜与白天相交的晨昏线一样。

    阴间阳间这两个世界碰撞重叠的地方,还有一条巨大的裂痕,两个世界的空间和大地相互碰撞挤压,声势骇人!

    许应和棺中少女此刻正在大裂缝的边缘!

    裂缝在不断扩大!

    那裂缝中传来巨大的声响,如牛如龙,像是怪物的吼声。许应向下看去,看到有庞大无比的滑腻躯干在裂缝中游动,若隐若现,仿佛有什么活着的巨物被困在地底,试图脱困!

    只是每当他细看过去,看到的却只是鳞片状的巨大岩石。

    他还能清晰的看到阴间的入侵,看到奈河中游荡的鬼魂!

    许应心惊肉跳:“炼就天眼能看到鬼神,未必是一件好事。”

    鬼魂保持着临死前的模样,有些鬼魂的死状太吓人,容易惊到自己的魂灵。

    因此修炼天眼的人,不能经常打开天眼,除了容易招鬼之外,还容易惊扰到自己,使自己魂灵难安。

    更为关键的是,动用天眼对神识的损耗太大。许应目前还不知道如何修炼神识,让神识变得更强,无法时时刻刻开启天眼。

    他趁着神识还能坚持,向棺中少女看去,不由心头大震。

    少女道:“你都看到了?”

    许应点了点头,只见少女的身后竟然坐着另一个少女神人,有如山岳,坐镇空中,给人以无比广大之感!

    那神人与少女模样仿佛,眉眼都是一样,但有一身灿灿神光,光芒耀眼!

    从她体内映透而出的光芒竟然能够看出一根一根的,纤细如毫,长度不过尺许!

    她的身体没有落地,身下有云气,漂浮在空中,看似广大无边,但是却不占任何空间。

    她的身后有神光形成的飘带,没有系在身体上,而是飘荡在空中。

    棺中少女有一种娇憨妩媚的气质,而身后的神人则尽显威严神圣,凛然不可亵渎!

    许应压下心头震惊,询问道:“你身后的是什么?”

    “元神。将来你也会有。”少女道。

    “我也会有?”许应又惊又喜。

    “你现在是采气期,采太阳精气,以补体魄、魂魄和元气。待进入叩关期,打开尾闾玄关,开启炼气之门,通天河之路。再进一步便是交炼期,水火交炼,共筑丹鼎。之后二度叩关,开夹脊之关,添油加命,为自己增寿。”

    少女不紧不慢道,“之后便是重楼期,飞越十二重楼。瑶池期,脱胎换骨,修得元神。神桥期飞渡神桥,再三叩关,叩玉枕天关,奉天承运。”

    许应听得入神,道:“然后呢?”

    少女道:“然后便是飞升成仙。不过,这条路已经断了。”

    许应还在神往,闻言不由一怔:“断了?是怎么回事?”

    “被一个大恶人堵住了,绝了成仙的道路。”

    少女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随即整理心情,望向夜色中的无妄山,道,“你可知无妄是什么意思?”

    她不等许应回答,径自道:“无妄者,意外也。所谓无妄,不期而遇。我本以为天底下只有我这么一个炼气士,没想到又遇到了你。你我是同类。”

    她脸上露出笑容,道:“没想到三千年后,居然还会有人走上炼气士这条道路。吾道不孤。”

    她站在黑棺前,衣袂飘飘,道:“三千年前,我放船于奈河之上,三千年后,我在此地登船来。我那艘船,已经到了。”

    她正说着,突然奈河水面波涛汹涌,巨浪翻滚,突然一艘楼船破水而出,跃出河面!

    那艘楼船甲板上,数以百计的骷髅手持刀剑钩叉,正在争来斗去,却没料到这艘在水中航行了数千年的楼船会突然间出水,都是呆住。

    少女挥袖一拂,冷声道:“你们这些鬼盗,胆敢占我宝船,还不快滚?”

    她衣袖挥处,楼船上一众骷髅不由自主飞起,跌入奈河中。

    少女身形飘然而起,落在船头,许应站在奈河岸边,只见楼船向自己这边汹涌驶来,甲板上还不断有奈河水倾泻而下,如瀑奔流,压迫感极强。

    楼船顿住,少女从船头探出头来,笑道:“我今晚要做一件大事,还缺一个帮手。你我无妄相逢,便是有缘。你随我去做这件大事,你放心,天亮后我送你回来。”

    许应纵身而起,落在船上,笑道:“什么事?”

    “送神。”

    ————新书期间,月票至关重要,呼唤月票支持!!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