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老神仙

    许应兴奋莫名,心中盘算道:“作为炼气士,控制自己的法力是理所当然。神灵的法力化作飞剑,所以祂们控制法力就是控制飞剑。我也可以控制我的元气,我的元气外泄,可以化作象王神体,自然也可以化作飞剑!”

    他兴致勃勃,尝试着让自己的元气化作飞剑的形态,然而几番尝试都没有成功。

    许应并不气馁,继续试炼。不过剑的形态不同于象王神体,象王神体是功法运行路径,有着天然的束缚。剑形则没有束缚,需要许应去控制自己的元气,让元气形成剑的形态,因此极为困难。

    “或许,我可以先尝试一下控制柳枝。”

    许应心中微动,立刻尝试着将元气灌入柳枝之中,以神识来驾驭柳枝中的元气,然后慢慢松开手掌。

    柳枝摇摇晃晃,竟然漂浮在空中。

    许应大喜,心念一动,柳枝竟然在空中歪歪扭扭的飞行起来。

    蚖七看得呆了:“他竟然真的做到了……我到底是哪一句话点拨了他?我能点拨他,一定能点拨我自己!”

    他突然就来了信心。

    许某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得到蛇爷点拨的小辈,许某能办到,蛇爷自然也能办到!

    许应控制柳枝,施展自己先前参悟的剑术,柳枝太轻巧,很难施展,心念稍微用力,便不成招法。

    他笨拙的控制柳枝,一遍又一遍施展自己参悟的剑术,学习如何控制心念、神识和元气。

    他独自琢磨,却进展神速,很快便琢磨出御剑术,控制柳枝,将各种基础剑招施展出来!

    蚖七还是没有想明白是哪句话,见许应已经将剑术施展得有模有样,心中悲愤:“蛇爷要这脑子有何用?”

    柳枝飞来,悬在许应肩头上方半尺处,随着许应身形而动,他走到哪里,柳枝便飞到哪里。

    许应微微蹙眉,思索道:“我的御剑术如臂使指,但不知道能否像握剑在手那般,施展出剑气剑芒?”

    蚖七见他苦苦思索,显然被这个难题挡住,笑道:“阿应,我听说聪明人往往可以触类旁通……”

    许应眼睛一亮,猛地拍手道:“你说得太对了!多谢点拨,我终于想通了!”

    “我还没说完……算了,你开心就好。”

    许应兴奋莫名,一边控制柳枝施展剑术,一边飞速道:“你说得没错,触类旁通!我用神识控制柳枝中的元气,神识便相当于我的手臂。我握着柳枝,元气通过我的手臂进入柳枝,可以施展剑气。也就是说,我可以顺着神识,让我自身的元气源源不断进入飞行的柳枝中,从而施展出剑气剑芒!”

    柳枝围绕许应和蚖七飞速穿行,突然嗤的一声,一道无形的剑气从枝头射出,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蚖七急忙一收尾巴,剑气擦着他的尾巴飞过,一块山石突然裂开,冒出一股烟尘,被无形剑气切成两半!

    许应控制柳枝飞来飞去,柳枝端头,剑气纵横,无坚不摧,剑气一闪,便将一株大树的树冠平平斩断!

    那树冠呼的一声飞起,飞了十几步,这才落地!

    蚖七心惊肉跳,那树冠何止万斤?竟然被许应这一剑蕴藏的力量送出十几步远近,可想而知这一剑中蕴藏的威能!

    此等剑气,完全可以与神灵的香火飞剑媲美!

    许应收回柳枝,喜不自胜,哈哈笑道:“小七,若是没有你的指点,我断然无法这么快掌握御剑术!”

    蚖七鼓足勇气,道:“可见读书还是有用的。阿应,那个……既然是我指点你学会了御剑术,那么你能否把御剑术传授给我?”

    许应连连点头:“当然可以。很简单的。”

    蚖七努力学了半晌,心中狐疑:“很简单?你莫非骗我?”

    他一遍又一遍练习,还是没能让柳枝飞起来。

    许应只好把他丢到一边,继续揣摩御剑术,突然想道:“我利用神识和元气,可以柳枝飞起来。我的神识并未承受柳枝的重量。那么,我是否能踩着柳枝飞起来?”

    他想到便做,立刻神识一动,柳枝飞起。

    许应脚下一纵,落在柳枝上,柳枝啪嗒坠地。

    许应再度试验,柳枝还是无法承受他的重量,再度坠地。如是再三,柳枝始终无法承载他飞起来。

    “阿应,我们到了吴望山了!”

    蚖七突然加快速度,兴奋道,“快来!这里就是我老家,我老牛家祖孙三代都生活在吴望山上!咱们吴望山,北边是水口庙舜帝庙,西边是仪林寺,南边是晓山,东边是鸟塘铺。我们山里到处都是野果子,每当秋叶黄时,山中有化形的妖怪会挑着熟透的野果子去山外的集市换米面吃。”

    他冲到吴望山上,指向西边,笑道:“你看,那里就是仪林寺。寺里的主持是妖神白君子……咦,仪林寺呢?”

    蚖七呆呆的杵在山上,突然惊慌道:“不对!不对!那么大的仪林寺哪里去了?还有水口庙!水口庙哪里去了?鸟塘铺何在?那么大的鸟塘铺……”

    他仰着头颅,迷茫的看着四周,喃喃道:“这里还是吴望山么……”

    他熟悉吴望山四周的一切,然而此刻无妄山四周到处都是一座座挺拔的山峰,刀削斧劈一般,有大河从山地间穿过,远处有大湖如海般波澜壮阔。

    他所熟悉的,只剩下这座吴望山。

    突然地动山摇,吴望山轰隆隆向上生长,巨大的山体不断从地底钻出,越来越高!

    蚖七所立之地出现一座断崖,陡峭无比,当着他的面,从山体中往外生长!

    片刻后,那座山崖长出了千丈左右,不断有巨石从崖壁上脱落,砸下来,发出轰隆的巨响。

    蚖七仰头上望,眼睑跳动不已,只见那崖壁上写着两个字。

    无妄。

    他所熟悉的吴望山也没了,只剩下无妄山。

    “秦岩洞!对!我的秦岩洞一定还在!”蚖七顺着山坡急匆匆游下,向秦岩洞而去。

    许应连忙跟上他,过了不久,蚖七终于寻到自己的老家秦岩洞,只见那山洞中有阵阵霞光喷涌而出,蕴藏磅礴生机,光彩绚丽。

    许应走到洞前,阵阵霞光及体,顿时只觉胸口已经愈合的伤口,竟然再度瘙痒起来,不自觉的便挠一挠!

    他越挠越痒,急忙扯开衣领看去,不由怔住。

    他胸前有多道伤口,其中有三道深可见骨的抓痕,是石山神给他留下的,险些将他开膛破肚。

    许应在望乡台沐浴龙血之后,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愈合,但还是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胸口的那几道伤疤更是像一条条小赤龙,趴在他的胸口,触摸起来疙瘩嶙峋,很不美观。

    但是现在,这些疤痕竟然在飞速褪去!

    疤痕退掉的地方,皮肤颜色与其他地方的皮肤颜色一般无二!

    他身上竟然看不出曾经受过伤!

    “这座秦岩洞,蕴藏着勃勃生机,非同小可!”许应惊疑不定,这真的是牛家祖孙三代居住的地方?

    蚖七身上的疤痕也自褪去,找不到半点曾经受伤的痕迹。他也是没有料到秦岩洞会有这种变化,顾不得许多,立刻冲入洞中。

    许应担心他出事,急忙跟上。

    秦岩洞深达十多里,深入山体之中,这次山体变化,吴望山变成无妄山,秦岩洞也宽大了许多倍,比从前更深!

    许应跟着蚖七一路前行,只见洞壁上生着许多芝草,泛着异香。

    有的洞壁像是新长出来的,洞壁上没有包浆,很是新鲜,然而却有巨大的灵珠挂在上面,散发出幽幽的光芒,照亮道路。

    “小七,你家好大。”许应东张西望,惊叹道。

    蚖七在前引路,只见洞中蜿蜒曲折,到处都是峭壁、钟乳,怪石嶙峋。

    秦岩洞内,洞中有洞,洞与洞相连。有些地方被水淹没,需要潜水过去。

    许应带着大钟,跟着蚖七潜游,四周奇石光怪陆离,还有巨大的石壁,上面写着奇异的文字。只是光线太暗,看不分明,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许应惊讶莫名,如果没有蚖七带路的话,他根本想不到水下居然别有洞天!

    “秦岩洞如此复杂,那些追兵绝对寻不到这里!”

    许应想到这里,突然失笑,吴望山变成无妄山,四周地理大改,连蚖七自己都认不出来,更何况官府和城隍?

    “他们多半连无妄山在哪里都不知道。”许应心道。

    蚖七向着一面石壁游过去,却见那石壁出现一道道裂痕,有一段石壁坍塌下来。他们从坍塌处游过,浮出水面,眼前是一道白玉阶梯,铺上水面。

    许应跟着蚖七走出水面,只见一道白玉桥贴在水面上,向前延伸。

    到了这里,蚖七才松一口气,喃喃道:“我家还在,我家还在……”

    他在前方带路,许应走在白玉桥上,不知走了多远,只见前方水面突然变得明亮宽敞,廊桥卧波,一座白玉雕琢而成的宫殿映入他的眼帘。

    蚖七笑道:“这里便是我修炼之地。没有我带路,谁也休想寻到此地!”

    许应打量四周,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谁能想到这山中溶洞内,竟然有如此美轮美奂的一座宫阙?

    而且,到了这里生机更加浓烈,让他的修为在呼吸之间便提升了不少,简直是仙山福地一般!

    突然,许应停下脚步,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心里突突乱跳。

    前方的白玉宫的中央,停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

    棺材的不远处,一个少女背对着他们,仰头看着面前的高大玉璧。

    “小七,你不是说没人带路,谁都别想进来吗?”许应压低嗓音,悄悄向后退去。

    蛇妖蚖七也看到黑棺,向后退去,悄声叫苦道:“三百多年,我们老牛家住在这里,从未有其他人来过,谁知道女鬼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无妄山的变化已经让他抓狂,没想到自己老家还被女鬼抄了!

    他们口中的女鬼,便是石山荒庙古井中的那个棺中少女。

    白玉宫中停放的棺材,正是井中黑棺!

    奈河改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许应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他绝对不会认错,玉璧下的少女,就是从棺中跑出的“女鬼”!

    许应还记得他们被井中的怪眼控制,身不由己拖动锁链,井中咕嘟咕嘟冒着血水的情形!

    他还记得,这少女坐在井口梳头!

    “大钟也是被她打伤的!”

    许应突然想到,大钟被棺中少女打伤,棺中少女被大钟镇压在井中不知多少年,他们的深仇大恨,可谓不共戴天!

    但现在,大钟正被自己托在手中……

    他想到这里,立刻把手中的大钟往桥下一丢。

    咚。

    铜钟坠入水中。

    白玉宫中,棺中少女被响声惊动,回首往来,容貌令许应眼前一亮,呼吸也有些急促。

    棺中少女似乎认出了他,微微诧异,似乎在纳闷他为何能寻到这里。但她随即便对许应没了兴趣,转过头去,依旧看着玉璧。

    许应继续后退,大钟像木材做的漂在水面上,许应走到哪里,它便跟到哪里。

    许应头皮发麻,心中默念:“你沉底啊!钟爷,你倒是快沉底啊!”

    大钟像是在赌气,稳稳的飘在水面上,就是不沉,一副要与他同归于尽的样子。

    这时,白玉宫中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在这片山中洞府里如空谷幽兰,平静神秘。

    “潇湘之南,苍梧之渊。九嶷山下,不老神仙。这处飞升地,终究是荒芜了。”

    白玉宫中的少女低吟,“难道强大如你,也避免不了生老病死?强大如你,洞府也只能沦为妖邪的居所?”

    大钟听到这个声音,哆嗦一下,缓缓沉入水底。

    ————感谢太叔正雅,伤怒两位盟主的打赏,不胜感激!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