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奈河桥,孟婆汤

    “原来这男子叫做袁天罡。”许应心道。

    但袁天罡是谁,他就不知道了。

    他只是一个乡下少年,并不知朝廷之事,也不知袁天罡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过去。

    蚖七书读得多,知道袁天罡的大名,惊疑不定:“竟然是这位传奇存在!”

    那虬髯男子仰头笑道:“我奉文武大圣皇帝之命,断你龙脉,免得你成了气候,祸乱天下。此乃公仇,与私无关!不过你要战,那就战!袁某有何惧哉?”

    他剑匣中有光芒跃出,顿时风雨尽去,澄空万里,湛蓝如洗,不似阴间,竟像是回到了阳间一般!

    许应和蚖七震惊莫名,仰头看去,只见那虬髯男子持剑腾空,与空中的巨人相争,剑光矫腾,如电交织!

    忽然,那巨人身形陡变,化作山石巨龙,长达数十里,动静惊天动地。然而未斗几何,虬髯男子祭剑而起,剑气如长虹,斩在祂脖颈薄弱之处,一剑断首!

    那龙头轰隆一声坠落下来,砸在房屋前不远处,血流成河。

    许应和蚖七目瞪口呆,却见虬髯男子落地,剑光也自回到剑匣中,剑匣合拢,剑光消失。

    虬髯男子道:“此龙乃山脉所化,有子母二体,母体当年被我斩了。祂抢夺皇家气运,出生后便要祸乱神州,结果被我斩了,没能做皇帝。祂子体修炼有成,便找我报仇。你们可以沐浴龙血,自有好处。”

    许应和蚖七来到龙首前,沐浴龙血,顿觉身上伤势飞速痊愈,比服用灵丹妙药还要迅速!

    许应左肩负伤,现在也自痊愈,只觉一身气血澎湃,更胜从前!

    他连忙把大钟也放在龙血中,浸润龙血,心道:“但愿大钟也可以吸收龙血中的元气,快些恢复。”

    虬髯男子看在眼里,啧啧称奇,打量铜钟一番,笑道:“这宝贝的来历不小,但牵连也不小。小兄弟若是福源不厚的话,只怕会被它连累,还是早些丢掉为妙。”

    许应心中微动,大钟是被人炼制出来,镇压石山古井的,那古井中有一口黑棺,奈河改道时棺中少女脱困。

    难道虬髯男子所说的连累,指的就是此事?

    虬髯男子也没有多做解释,道:“龙血中蕴藏龙元,能治愈你们的伤势,但吸收龙元太多,对人体不利。小兄弟伤势痊愈后,最好不要吸收龙元,免得留下隐患。至于异蛇,不妨多吸收一些龙元,反而有大用。”

    许应于是不再沐浴龙血,只让大钟在血中泡着。

    蚖七索性把自己泡在龙血中,只觉龙血中精纯无比的元气纷纷涌来,想来便是虬髯男子所说的龙元,不禁又惊又喜!

    “阿应,我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化形为人了!”

    蚖七惊喜道,“等到化形为人,我便可以正儿八经的修炼象力牛魔拳了!”

    许应也颇为期待,询问道:“小七,你化形之后,是男是女?”

    “什么是男是女?应该是公是母!”蚖七叫道,“我当然是公的!”

    “好可惜。”许应惋惜道。

    蚖七怒目而视:“姓许的,我把你当兄弟,你想做什么?”

    许应讷讷道:“我当然也是把你当兄弟了,不然还能怎样?”

    “你话不由衷!你肯定有其他龌龊想法!”

    “我没有,你不要含血喷人!”

    “还含血喷人?你们老许家的风评,在我们蛇族中就没有好过!”

    ……

    蚖七吸收龙血中的龙元,很快便达到身体承受极限,只觉身体隐隐有爆开趋势。那虬髯男子道:“修行之路切勿贪得无厌,吸收太多反而对你不利。”

    蚖七恋恋不舍从龙血池中爬出来,又趴在龙血池边,大口喝了几口龙血。

    虬髯男子见状,摇了摇头,道:“平白给自己增添了几分化形为人的阻碍,真是愚钝。小兄弟,你们跟我来。这条路虽然是活路,但到了奈何桥,婆婆是否愿意放人,还是未知之数。到了桥头,就看你们的福气了。”

    许应左手托起大钟,快步跟上他。

    蚖七回头看了看龙首,心中惋惜,但还是跟了上来,心道:“若是能吃掉……”

    虬髯男子一路上寻山访路,往往山穷水尽时,又有新的道路被他寻访出来。许应和蚖七跟着他,只见道路两旁一片森罗鬼蜮,恐怖阴森,不禁骇然。

    若是他们自己上路,只怕未必能活着走出去!

    终于,前方奈河在望,只见一道索桥贯通奈河,与对岸相连。

    只是奈河已空,只剩下一条河道,被雾气锁住。

    虬髯男子送他们来到这里,道:“走过前面索道,便是阳间。倘若桥头有婆婆卖茶,你们不要喝她的茶,只管过桥即可。喝了她的茶,便再也回不到阳间了!切记,切记!”

    许应称谢,躬身道:“多谢前辈。前辈是否有未了心愿?晚辈若能活着出去,定当报答!”

    虬髯男子踟蹰一下,道:“我为了续命,这才来到望乡,但到了这里,生不得死不得,受困于此。虽然可以经常看到家乡,但家人却不知我的安危。”

    他取出剑匣,道:“这口剑匣,你背在身上,若是遇到我家人,剑匣自会飞起回到我家人手中。聊以寄托哀思。”

    许应称是,将剑匣背在身后。

    剑匣上下各有牛皮带子,可以在胸前扣在一起,背起来并不碍事。

    许应辞别,带着蚖七向奈河上的索桥走去。

    那虬髯男子目送他们上桥,低声道:“这少年福源不薄,但愿能够回到阳间。千万千万,不能喝婆婆的茶水!”

    许应和蚖七登上索桥,一路向前走去,平安无事,没有碰到什么卖茶的婆婆。

    一人一蛇渐渐放下戒心,有说有笑的往前走,待快要来到索桥尽头时,只见桥边有许多人在排队,堵住了去路。

    许应和蚖七排在最后,看着人群缓缓向前蠕动。

    过了良久,只见这些人在排队走到一个茶摊前饮茶。那卖茶的是个老太婆,白发苍苍,岣嵝着身子,脸上皱纹千折百沟,手提茶壶,一碗一碗的斟茶。

    但茶壶中的茶水却不见少。

    许应和蚖七来到这里,脑中浑浑噩噩,已经将虬髯男子的嘱咐抛在脑后,只觉得口渴难耐,自己排队的目的,便是喝一碗婆婆的茶水解渴!

    终于,队伍排到许应。

    桥的另一端,虬髯男子看到许应端起茶碗,暗叹一声,低声道:“他的福源,终究还是浅薄了一些。他的父母虽强,还是不能庇护他活下来……”

    正在许应端茶要一饮而尽时,那卖茶的婆婆上下打量许应,突然脸色微变,将茶碗夺下,冷笑道:“臭小子,老身的茶你已经喝过不知多少碗,喝过不知多少次了,还想再骗我茶喝?出去!”

    许应突然间清醒过来,额头冷汗津津,扯住要喝茶的蚖七的尾巴,将大蛇拖出索桥。

    桥的另一端,虬髯男子也是目瞪口呆,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过了半晌,他方才醒悟:“孟婆汤能消掉一切记忆,让人回归蒙昧混沌!婆婆适才说他喝了不知多少碗孟婆汤,是说他从前的记忆被洗过不知多少次,还是说他已经活了不知多少世?”

    可惜,许应已经离开了望乡,不知所踪,他也无法追回许应,探究许应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故事。

    许应拖着蛇妖蚖七走出索桥,蚖七也终于清醒过来,心中一阵后怕。

    他回头看去,只见索桥如雾般抖动,渐渐消散,不见踪迹。

    这次望乡之行,如梦似幻,许应心中除了惆怅之外,还有些问题未解,心道:“为何我在望乡中所见的父母面庞,与我记忆中的父母面庞,并不一样?”

    虽然附近还有奈河两岸的阴间山脉,但天色却渐渐晴朗起来,不再弥漫着迷雾。许应背着剑匣,只觉剑匣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萦绕,时不时的在他眼前跃动,像是两把剑在空中交击、碰撞!

    许应询问蚖七,蚖七却毫无所觉。

    “我自幼读书,书上说文武大圣皇帝,到至道大圣皇帝时期,武道昌隆,官傩中流行以气养剑,这个袁天罡便是以气养剑的大傩,终成一代神话。”

    蚖七猜测道,“这剑匣中还有他的剑气,你背在身上便会被他剑气影响,因此会看到剑影。”

    许应来了兴致,询问道:“那么,是否能从他的剑气中,参悟出他修行的剑法呢?”

    蚖七失声笑道:“阿应,你说什么梦话?等闲人给你一卷真经,你都炼不成,更何况从剑气中参悟出剑法的奥妙?”

    他说的也是实情,多少人想要修行而不得其法,就算得其法也未必能炼成。就算是苦研多年,也有可能悟错了,走上错误的道路。

    实例便是老牛家祖孙三代,修炼象力牛魔拳始终不得其法,未能修炼到第四重。

    只有蚖七得到许应的指点,很快便修炼到第五重,而今也快要突破到第六重了。

    由此可知,从剑气中参悟出剑法,难度可想而知!

    许应兴致勃勃,继续自顾自钻研。少年捡起一根笔直的柳枝,一边走一边随手比划,把自己感应到的跳跃剑光,用柳枝施展出来。

    渐渐地,许应气血贯通柳枝,不知不觉间,随着他招式施展,他的气血也按照一种奇特的方式运行,来到柳枝处便化作剑气,锋芒毕露!

    他柳枝刺出,或回手云剑,或手腕挑剑,或劈,或削,或斩,或点,便听得剑气嗤嗤作响,并且声音越来越尖锐响亮!

    剑法是许多最简单的招式组成,大致分为刺、挑、云、斩、劈、点、崩、挂、撩、抹、扫、架、截、花、绕、游等招式,许应原本从未学过剑法,但随着他感悟剑气,竟然无师自通,将这些基础剑招掌握!

    他练得兴起,气血运转越来越酣畅淋漓,只见柳枝竟然长出锋利的剑芒,随着他的气血运转而忽长忽短!

    这剑芒,是由剑气凝聚而成,散发出冷冷的光芒,比真正的宝剑还要锋利,无坚不摧!

    蚖七吓了一跳,心道:“难道他真的能从剑匣中参悟出一套剑法?”

    突然,许应手托大钟跳跃腾空,人在半空挥舞柳枝,嗤嗤剑气倾泻!

    蚖七吓了一跳,急忙躲避,只见地面多出了几十个孔洞,即便是石头,也被剑气洞穿!

    “这家伙,托起大钟还能这么猛!”蚖七羡慕不已。

    许应落地,心中欢喜,手中柳枝戳来戳去,恨不得找个东西捅一捅。

    蚖七连忙离他远一些。

    许应询问道:“小七,我观神灵运剑,飞剑离体,可达数十步,操控如意,如臂使指。祂们是怎么控制飞剑的?”

    蚖七纠正他道:“神灵御剑杀人,千里之外可取人首级,可不是数十步。祂们的飞剑是由香火之气幻化而成,不是真正的飞剑,没有重量。而且,飞剑就是他们的法力,操控法力,不是理所当然吗?”

    许应怔怔出神,突然欣喜若狂:“你说得对!小七,你太聪明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蚖七瞠目结舌:“等一下,我哪句话说的对?我有点不太明白……”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