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阴间入侵

    许应哼了一声,对这两个发癫的妖怪无可奈何。二妖居然还蛊惑他一起造人类的反,推翻人类统治,建立一个陆上妖国!

    “你做大王,我们哥俩都是服的!”他们叫嚣道。

    洞中妖气弥漫,乌烟瘴气,许应只好起身来到洞外。只见外面一片漆黑,大雨停了,但空中还是飘荡着细雨,不知何时放晴。

    许应怔怔出神。

    人族傩师寻龙定位,寻找人体六秘,打开秘藏,然后采秘藏之力练就隐景。

    炼气士却是采气炼气,冲击人体玄关。

    显然,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没有半点相通之处!

    “如果采气炼气是人族功法,那么为何与傩师的傩法没有任何相同点?”他心中颇为不解。

    洞中又传来两个妖怪的窃窃私语:“我们妖族在人类之前,一定有一个先导文明,建立辉煌的帝国,甚至分割了阴间阳间!后来,我们被人族佬用阴谋打败,文明失落。”

    “人族佬太卑鄙了!”

    “但许大妖王,会引领我们光复妖族荣光!”

    “许妖王万岁!”

    ……

    许应翻了翻白眼,这俩妖怪想象力比自己还要丰富。

    他动了动左肩,还是很疼,不过左肩的剑伤已经好了许多。

    他被巨人神灵飞剑刺穿左手和左胸,左肩的肩胛骨也被刺穿,原本整条左臂都无法动弹,但自从五气朝元,炼五气为元气后,他的恢复能力似乎也比以前强了许多。

    若是换做从前,左肩的伤已经可以让他修养半年了。

    “无论如何,还是周家的泥丸秘藏恢复力更为惊人!不对,是逆天!”

    许应想起周一航那恐怖的肉身,便不由得一阵艳羡,打开了泥丸秘藏,简直是神话般的恢复力,不死不灭!

    就算炼不成周一航的肉身,像丁泉那样,也是非同小可!

    许应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惜他至今还不知如何寻龙定位,寻到自己的泥丸秘藏所在。而且就算找到泥丸秘藏,没有大傩帮助打开秘藏,也是无用。

    更为关键的是……

    “我到底是人还是妖怪?”

    许应望向渐渐亮起的天边,低声自语,“我一定是人,一定是!我家住在许家坪,我有父有母,我父母都是人。我父名叫许少平,我娘名叫苗月梅,是苗田铺人。我还记得去许家坪和苗田铺的路……”

    他的身后,蛇妖蚖七突然停止欢闹,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

    熊妖熊千里道:“七哥,怎么了?”

    蛇妖蚖七低声道:“有点古怪。我明明听阿应说过,他父亲名叫许安,他娘名叫田蕊君,住在田家坪的。怎么现在又变成他爹叫许少平,他娘叫苗月梅了?而且,住的地方也变了……”

    熊千里笑道:“一定是他刚才昏倒,撞坏了脑子!他脑子不好,那么咱们哥俩,岂不是可以做一对弄权的奸臣?”

    两妖对视一眼,又没心没肺的欢呼起来。

    终于,雨停了,天色放晴,渐渐亮了起来,许应突然警觉,抬头看向远处。先前有雨,天色黑暗,看不太远,他一直没有注意到奈河就在前方不远处。

    这条阴间的长河激流澎湃,从石山方向奔来,自晓山和吴望山之间穿过!

    奈河的出现,表明现在还是夜晚。

    可是,奈河改道之后,不回故道了吗?

    许应疑惑,向远处看去。

    只见奈河入侵,山林中处处飘荡着鬼火。而更远的地方有一座坟场,也被影响,坟场中灯火通明,正有些坟墓中的骷髅爬出来,张灯结彩,大摆筵席,很是喜庆。

    还有些骷髅穿着绫罗绸缎,衣裳却没有系,敞着怀在坟头跳舞助兴。

    突然,隆隆的声响传来,大地震动,许应他们洞也跟着摇晃起来。

    蛇妖蚖七和熊千里连忙从洞中出来,许应喃喃自语道:“莫非奈河回归故道?”

    一人两妖循声望去,脸色大变,只见奈河的堤岸原本无形无质,此刻竟然隐隐显露出堤岸的实体!

    奈河的堤岸,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正从另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入侵阳间!

    奈河岸边,大小山川凭空出现,挤压着零陵原来的山峰,让大地不断震动颤抖,发出隆隆的巨响!

    这一幕实在骇人,一座又一座山峦从奈河两岸涌现,把原来的大山挤得不断向后退,即便是他们脚下的晓山也在抖动不已!

    晓山原本与秦岩洞所在的吴望山很近,只有数里,而现在,只怕被推后三十多里地!

    而这三十多里地,多出了几座阴间的山与河道堤岸!

    “阴间入侵,难道就没人管了吗?”蚖七悲愤欲绝,叫道,“人族这么多能人,这么多傩师,么不来管管?还有王法吗?”

    他声音中带着无奈,叫道:“我的秦岩洞被推走了!我何时才能回家?”

    吴望山秦岩洞,原本只有四五里的路程,现在却要多走三十多里,而且还要穿越奈河与那些阴间的山头!

    许应心里也不禁犯怵,阳间的山里有妖怪和山神,谁知道阴间的山里有什么?

    冒险硬闯的话,即便他修成妖王,只怕也凶多吉少!

    这时,山下又有亮光传来,那是神灵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幽幽的光芒,光芒能照射十多丈远近。

    许应心中一沉,雨势刚停,天还未亮,这些神灵便开始搜山了!

    “蚖七,我们该走了!”许应呼唤道。

    东方渐渐吐白,太阳即将升起,空气中还泛着水雾,阴间还在入侵阳间,碰撞的地方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空间不稳。

    不过,随着旭日升起,奈河渐渐变淡,一切仿佛都回归正常,唯独奈河两岸的山川还在,并没有退回阴间。

    奈河还在慢慢消退,山中尚有些昏暗,一尊神灵双手五指叉开,用手照耀四周。

    祂的手心中长着寻常人拳头大小的眼睛,目射神光,洞照四周。

    空中还传来风声,那是永安镇的神灵,人身鸟翼,振翅飞行。祂目光如炬,照下来两道光柱。

    突然,一个身影无声无息闪过,来到那手眼通神灵身前。

    那是一个少年,一只手托着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钟,举重若轻。

    手眼通神灵的脑袋上没有长眼睛,眼睛只在手心里,祂却也警觉,察觉到不妙,便立刻双手向这边照来。

    但已经来不及!

    那少年另一只手一拳轰出,拳峰压着沉闷的雷声,一拳轰出,正中祂的心口。

    这一拳奇重无比,将手眼通神灵的身形震得倒飞而去的瞬间,力量贯通其身躯,将其身躯洞穿,力量所及之处,一切尽化齑粉!

    而拳头中迸发出的雷声,竟然打入手眼通神灵的体内,那神灵顿时神魂涣散,还未落地,神魂精气便已瓦解!

    一拳格杀手眼通神灵的正是许应,他的实力比昨日与巨人神灵一战时强横许多,只是左臂还是有些不适。

    为了免得铜钟拖地,被人听见钟声,他不得不将铜钟托在左手上。

    好在他修炼象力牛魔拳,力大无穷,托起这口钟不在话下。

    许应脚步不停,纵身一跃,脚步在树身上重重一踢,在半空中折向,冲向空中的永安镇神灵。

    永安镇神灵是镇里的神,又长有双翼,占据空中优势,若是不能第一时间将祂打下来,就算逃出重围,也难逃追杀!

    不过许应动手格杀手眼通神灵之时,永安镇神灵已经察觉到动静,立刻向这边扫来,眼中神光落在许应身上!

    许应人在半空,距离祂还有数丈远近,便已经力竭,无法威胁到祂,让祂松了口气,笑道:“小鬼,还带着个大喇叭……”

    就在此时,空中一道细长身形闪过,却是一条大蛇从下方弹起,落在许应的脚下。

    许应在那大蛇背上垫了一步,再度腾空,拳头轰来。

    永安镇神灵接受了二百年的香火,这身本领尽管不如巨人神灵,但也非同小可,一边香火之气化作飞剑,一边振翅后退!

    祂拥有翅膀,迅捷灵动,许应在空中却无处借力,只要祂躲开这一击,便可以将许应从容格杀!

    然而许应这一拳轰出,身后顿时浮现出象王神体异象,神光四溢,与他一同一拳轰出。周遭空气瞬间被拉成真空,让永安镇神灵即便振翅也无力可借,无法飞走!

    “轰!”

    天空中一声雷霆般的爆响,许应这一拳直接将香火之气所化的飞剑轰碎,永安镇神灵二百年香火之气所练就的法力,被一拳打穿,全无用处!

    祂的头颅炸开,化作无数木屑四下咄咄飞去,无头身躯犹自在用力振动翅膀,拍了几下便从空中斜斜坠落。

    许应踩着永安镇神灵的无头身躯,滑落下来,只听远处有神灵叫道:“许应在那里!”

    许应跳入山林,在地上滚动几周,卸去空中坠落之势,身形弹起,直奔山下。

    他的不远处,蛇妖蚖七飞速游动,作为他的策应。

    一人一蛇路途中但凡遇到堵截的神灵,直接扑上前去,用最短的时间干掉对手!

    哪怕是蚖七,也将象力牛魔拳修炼到第五重的巅峰,最擅长使用白象甩鼻这一招,以尾巴使出时,尾尖的速度甚至超越声音,往往可以一击制胜!

    当然,倘若不能一击制胜,蚖七便会有危险,毕竟他是蛇妖,没有四肢,无法像许应那样施展象力牛魔拳的所有招式。

    但好在有许应与他互为策应,他一击不中,许应的攻击便会接踵而至,助他铲除对手。

    太阳升起,奈河完全消退,黑熊站在洞口遥遥望去,只见山林间诸神的身形此起彼伏,向同一个方向追杀而去。

    而那个方向有一处地方太阳之精异常,阳光到了那里,便会变得异常浓烈,远远看去,空中的光粒形成一大一小两个旋涡!

    那里,正是许应和蚖七在一边疾行,一边对敌,一边呼吸吐纳,炼去自身杂质,提升气血,让肉身恢复速度更快!

    熊千里喃喃道:“许妖王,七哥,愿你们一路平安!”

    许应与蚖七一路奔行十多里,深入奈河左岸,进入阴间群山。

    这十里,是一路打了十里,总算将追兵甩开!

    许应和蚖七身上又多出几个伤口,他们却没有继续修炼导引功,因为来到这里,即便是阳光也变得阴冷起来,很难感觉到暖意。

    这时候催动导引功,只觉吸纳来的是森寒之气,连血液似乎都要冻僵。这种杂乱的力量,非但不会提升修为,反而对身体有着极大的危害!

    阴间群山阴森恐怖,山体乌黑,有的山崖上还有黑色粘稠的浆液流下,不知是什么液体。

    许应右手托起大钟向前走去,只见那座山崖下堆叠着白骨,铺成一条道路,顺着白骨道路看去,路头有一户人家。

    那人家以白骨砌墙,做成砖瓦,挂人皮为幡,以骷髅头为雕件装饰。

    阴风吹动人皮幡,上面写着酒肆的字样。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