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许大善人

    城隍爷薛灵府被压在柳树下,眼看许应拖着大钟奔近,这位城隍爷猛地坐起,哈哈笑道:“我阴庭洪福齐天,今日得到许应!”

    适才祂与周一航齐齐出手,准备击杀许应,却误中大钟,被大钟反震,五百年苦修的金身几乎破灭,神龛中积累的香火之气也险些被震成齑粉!

    幸好土地神刚才就在庙宇里封黄三多黄员外为神,没有离开,这个土地神见祂受伤,便急忙从祂身边钻出,在神龛中插上几炷香,为祂上香。

    城隍爷得到祂上香,这才缓过气,收拢崩散的香火之气,稳住金身。

    此刻许应向这边跑来,便是自投罗网,即便是城隍爷城府颇深,也不禁喜笑颜开。

    祂还未来得及站起来,许应距离祂便只有两三丈,这少年一边跑一边转身!

    城隍爷薛灵府刚刚站起,脸上的笑容还在绽放,便见一口大钟扫了过来!

    “老爷抵挡!”那土地神慌忙叫道。

    城隍薛灵府临危不乱,立刻调动残存香火之气,化作一面大盾挡在身侧。

    “嘭!”

    大盾被大钟碾碎,铜钟继续扫来。城隍薛灵府缩头,耸肩,准备硬抗这一击,同时左手探出,抓向许应。

    有了大盾做缓冲,祂被撞得头晕目眩,却无大碍。

    周一航远远见了,心中暗道一声糟糕:“薛灵府有土地给他上香,恢复得比我快!只怕许应要落入他手中了!”

    然而,许应像脱了线的陀螺,一边奔来一边疯狂旋转,城隍薛灵府刚刚挡下铜钟撞击,便见那大钟发疯一般转了一圈又再度撞来,速度飞快,令祂目不暇接!

    目不暇接,指的是连眼睛都看不过来。

    眼睛看不过来,更何况手脚?

    城隍爷薛灵府接下铜钟第二次撞击,没能接下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被撞得连翻带滚,飞上空中!

    在祂飞空的那一瞬间,又被大钟连撞数次,飞行速度更快,被生生砸向庙宇!

    那土地神原本躲在城隍身后,薛灵府被砸飞,祂哪能好过?也被一钟轮飞,不知所踪。

    周一航看到城隍爷飞来,急忙闪避,只听轰隆一声,城隍砸入庙墙中。

    许应拖着钟狂奔而来,还未接近,人已经横身而起,手在地面轻轻一按,人平行于地飞速旋转!

    大钟也被抡起,呼啸旋转,当的一声砸在庙墙上,将城隍薛灵府连人带墙一起砸入地下!

    “当当当当!”

    一连串爆响传来,城隍薛灵府的金身,竟被生生砸碎半边!

    周一航调动泥丸秘藏,竭力修复肉身,突然许应头下脚上,风车般转动,大钟呼啸而来,砸在他的身上!

    “老夫这次栽了。”周一航心中一片冰凉,被大钟狠狠抡在身上,半截身子飞起。

    许应这边击飞周一航,立刻转身,轮动大钟砸向城隍,不给两人喘息机会。

    周一航落地,口中喷血,瞥见许应向自己冲来,叫道:“薛城隍,联手才有生路!”

    城隍薛灵府被砸得金身碎了一半,另外半边金身也是破破烂烂,香火之气也处在崩散之中,难以坚持,听到周一航的叫声,顿知这个老对头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关头。

    “若是我们不联手,真的要被这小辈敲死在黄田铺镇里!”

    他想到这里,聚集残存法力,香火之气化作一只丈余大手,探入庙中。

    新晋庙神黄三多躲在庙中观望战事,便见城隍大手抓来,被一把抓住。

    黄三多慌忙叫道:“薛城隍,还记得吗?我还给你送过礼呢!”

    “知道,所以借你性命一用!”

    城隍薛灵府用尽力气,将祂投掷出去,砸向许应!

    许应正在抡钟砸向周一航,瞥见那两面六臂神像飞来,急忙转身,让大钟迎上黄三多。

    大钟撞在神像上,那神像顿时四分五裂,黄三多不过是新晋神灵,刚刚享受一丝香火,便神躯破碎,神魂灰飞烟灭,一点不灭真灵飞向阴间去了。

    不过,经他这么一缓,周一航便缓过气来,立刻调动残存法力,催动东君平天印,一掌印在大钟上。

    “当!”

    大钟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被东君平天印爆发的恐怖力量掀起,连翻带滚飞上天空。

    许应没有被东君平天印击中,然而却只觉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袭来,将自己卷起,在空中身不由己连翻带滚不知多少周。

    “糟糕!我能带着大钟做出各种动作,大钟也会带着我做出各种动作。”少年心道。

    大钟坠地,在街道上弹起,落下,滚动几十丈远。

    许应也跟着坠地,弹起,落下,滚出几十丈。

    周一航与城隍薛灵府也是呆了呆,顿时醒悟过来:“对付他,就得用这个办法!”

    许应双手撑地,站起身来,谨慎的盯着两人。

    周一航与薛灵府勉强起身,却都没有上前,两人尽管是零陵最顶尖的强者,但此时都是油尽灯枯,虽然知道对付许应的办法,但自己冲上前去没有同伴的配合,多半也是被许应抡着钟打。

    许应吃了一次亏,肩头伤口炸裂,也心知不妙,盯着两人缓缓向后退去。

    他退入药铺。

    药铺伙计已经包好了药,装入一个大麻袋中,和药铺老板一起站在店外张望,见许应过来,连忙回到店中。

    许应抢过麻袋,扛在肩头,小心往后退,免得转身的一刹那大钟把药铺撞塌了。

    他退出药铺,这才转身,向镇外跑去。

    铛啷啷,大钟一路冒烟,拖在他的身后,那声音仿佛有一排人跟在他屁股后面,欢天喜地敲锣打鼓。

    周一航、薛灵府各自镇压伤势,没有去追,任由许应离去。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周一航奋尽全力,调动泥丸秘藏活性,修复肉身损伤,苦笑道,“这次不是湿鞋,而是差点被许应这小家伙拖下水淹死。”

    薛城隍面色阴沉,半边金身毕剥作响,时不时炸出一个金灿灿的小碎片,落地便化作黄金。

    那个土地公不知从哪里跑出来,跪在薛城隍脚下,向他上香磕头,口中念念有词。

    薛城隍飘散的香火之气又渐渐凝聚,地上破碎的黄金也在蹦蹦跳跳,如同长了腿脚,不断向他身上蹦去。

    “许应欺我们不备,以护身法宝伤我们,只要有了防备,对付他那口大破钟不难。”

    薛城隍淡淡道,“只是周老爷恐怕是无法亲自去捉拿许应了,因为周老爷很快就要赴黄泉了。”

    他话音刚落,镇口处妖气弥漫,一尊妖神迈步走入黄田铺镇。

    薛城隍道:“我有土地公,可以地下行走,前往各山各湖调遣人手,土地公也可以监视许应的动静。周老爷受伤,恐怕无力反抗我座下妖神吧?”

    周一航叹了口气,低声笑道:“你能搬救兵,我便不能?薛城隍还不知我周家傩术,草木皆兵吧?通知一些晚辈前来接应,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黄田铺镇的另一端,零陵县司功、司仓、司户等各部官吏先后赶来。

    又有各村各镇神灵和各路妖神也赶到黄田铺镇,见到受伤的城隍爷,不由大吃一惊,急忙下拜上香,叩问平安。

    另一边,零陵县司功佐、司仓佐、司户佐、司兵佐、司法佐、司士佐、典狱官等各部官吏也有数十人,虽然人数比神灵少,但都是周家豢养的傩师,本领远超等闲草头神。

    双方列阵对峙,杀气腾腾。

    至道大圣明孝皇帝过世之后,神权与皇权不和,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在永州更甚。

    别的地方还可以做到表面和睦,但在永州,尤其是零陵,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连皇权都难以下县,更别说神权了。

    这里周家便是土皇帝,割据一方,与阴庭的神权相争,早就水火不容。

    周一航恢复先前的儒雅老者模样,勉强走到阵前,笑道:“城隍爷,此事原本是个误会,对不对?”

    城隍薛灵府得到村神、镇神的香火,也勉强镇住伤势,越众而出,正色道:“此事,本就是个误会。”

    周一航笑道:“既然是个误会,逃犯许应又仓皇在逃,你我双方实在不宜多做争执。若是被那许应逃出零陵,岂不是令人耻笑?”

    城隍薛灵府面露惭愧之色,道:“周老爷说的是。逃犯许应,危险无比,触犯天条,当尽快绳之以法,不宜拖延。我们两家的误会暂且搁置,等将来再说。”

    周一航正色道:“我也正有此意。”

    两人各自下令,让各部官吏、村镇山水诸神,追踪围捕许应,他们则留在各自队伍后面养伤。

    薛城隍命一个土地神上香,吩咐道:“许应之事,非同小可,去请来宁远文庙神龙前来助阵。”

    周一航也暗自命人去请县令周阳,待周阳来到黄田铺镇,见到周一航一身伤病,不由吃了一惊。

    “阳儿,许应在逃,让那些修为较低的官吏下来,他们不是案犯的对手,你带领一些好手亲自擒拿。我在后面为你坐镇,提防薛灵府。”

    周一航吩咐道,“还有,把许应之事上禀刺史,请他调动周家高手围捕许应。”

    县令周阳心中一惊,道:“这小子不过是乡野之民,至于要惊动刺史?”

    永州刺史姓周名衡,是朝廷驻永州的刺史,掌有兵权,麾下高手如云。周阳虽然也是周家人,但无法进入周家权利中心。

    能够进入这个世家权力中心的只有一小撮人,刺史周衡便是其中之一。

    周阳颇为不解,把许应的事告诉刺史周衡,便是给周衡送功劳,何不自己独吞这个功劳?

    周一航道:“案犯许应,已经把妖法修炼到妖王的层次了。即便是妖怪,修炼到这等层次的也不多。我周家,断然不能容忍他落在阴庭之手!”

    周阳迟疑片刻,鼓足勇气询问道:“爹,老祖宗的修为通天彻地,已经将秘藏威能,完全开发出来,当今世上无论鬼神,都难有出其右者。他老人家为何还会对妖法如此感兴趣?”

    周一航目光幽幽,道:“阳儿,你的资格还不足以接触到这些秘密。不过既然你好奇,那么我便告诉你我知道的一些隐秘。”

    他沉默片刻,道:“二十年前,我跟随族中长老,去岭南北流县都峤山。那里我族的傩师发现了一处上古洞天。族老翻遍皇家古籍,猜测这里是上古炼气士陀妪的修炼之地,很有可能是神州少有的保存还算完整的洞天。那次有三位族老坐镇,周家核心子弟二百人,傩师千位,浩浩荡荡,探索这座洞天。我们遇到了很多怪事。”

    他的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过了片刻才稳住情绪,道:“无论是傩法傩术还是鬼神的法术,都无法解释的怪事!这些怪事,只能用仙术仙法来解释!我们这些傩师,包括三位族老,甚至完全看不懂!看不懂,你明白吗?”

    他眼中的恐惧变成绝望。

    周家这次深挖都峤山的洞天,死伤惨重,千位傩师全灭,周家核心子弟死伤过半,三大族老也折损了一位。

    最终,在付出惨痛代价后,他们从都峤山的上古洞天中带出来一些东西,其中有上古炼气士陀妪留下的玉简。

    简长一尺二寸,青翠如嫩竹,上面有金色文字,无人能识。

    除了玉简之外,还有一卷手抄的古籍,应该是上古炼气士陀妪破译玉简留下的文字记录。

    这卷古籍是一门功法,诘诎聱牙(牙,读ya),晦涩难懂。

    “我们在那座洞天中还看到了一幅渡劫飞仙的壁画,因此有族老猜测,上古炼气士陀妪见过有人飞升成仙。她所破译的,正是仙人的功法!”

    周一航讲到这里,定了定神,道,“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卷古籍了。不过我还记得那几位族老见到那卷古籍,翻看时的情形。他们的脸色很古怪,古怪的像是吃了馊了三天的泔水一样!他们说……”

    他顿了顿,道:“他们说,陀妪破译的仙法开篇,与妖法一样。”

    县令周阳瞪大眼睛,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零陵的山野间,妖怪众多,虽不是满地跑,但碰巧就能遇到一个两个。

    这些妖怪有的为祸乡野,有的隐居深山老林,还有的熊心豹子胆占山为王,但大部分修成妖王的,都被阴庭笼络了去,封了山神河神之类的神职,为阴庭打理山川河湖。

    周阳是看不起妖怪的,这些妖怪的功法千奇百怪,但都是采气期功法,修炼到采气期圆满之后便没了路,无法再进一步。

    妖修不如傩师,傩师开启了秘藏之后,采秘藏之力而炼隐景,修为会越来越高,通天彻地,本领超凡入圣!

    周家的老祖宗,更是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人物,甚至连当今皇帝对他也要礼敬三分!

    但是妖修,甚至还不如香火封神的神灵!

    香火封神,只要神位还在,源源不断吸收香火之气,法力日渐精深,也可以修炼到极为强横的境地!

    唯独妖修,只能到采气期,顶天了做个妖王,被封为妖神,辖地不过一山之地。

    至于妖族功法,更是乏善可陈,很少有人会去学习研究。

    但现在,周一航竟然说仙法的开篇与妖法一样,不能不让周阳震惊!

    “上古炼气士陀妪留下的典籍,虽然是破译后的仙法,但太过于晦涩,诘诎聱牙(读音ji,qu,ao,ya),还需要进一步破译。”

    周一航闭目养神,道,“即便是破译这卷典籍,也熬死了我周家的几位天才,不少族中光芒耀眼的人物,也是为之愁白了头。太难懂了。”

    他叹了口气,眼角有泪水流下。

    周阳目光闪动,道:“因此破译妖族功法的许应,才显得极为难得。”

    “但我周家若是得不到,那就必须毁掉。不能便宜了别家!”

    周一航面容变得有些阴冷,挥了挥手,道,“阳儿,你去吧。记得,一定通知刺史。”

    县令周阳称是,躬身离去。

    零陵晓山的一处山洞中,许应站在洞内,望向外面,只见天空阴云密布,雷雨交加。那雨下得爽快,瓢泼一般,又有狂风拉着雨线,扯得飘摇。

    天色渐渐黑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挡住了追兵。

    许应收回目光,洞中篝火上架着一口大锅,锅里正在熬药。

    蛇妖蚖七蜷缩在篝火旁烤火,病恹恹的,等待药材熬好。

    山洞的角落里,一头黑熊缩头缩脑,看着许应瑟瑟发抖。这里是他的山洞,而今却被许应和蚖七鸠占鹊巢。

    “熊千里,不用怕,我们避雨之后就走。”许应面色和善的安抚熊妖。

    那黑熊口吐人言,道:“许大善人,你莫非骗我?上次你抢了我的经书,说看过就还给我,到现在都没还!”

    ————今天我是不是很长?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