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挑衅官府

    城隍薛灵府和周一航各自冷哼一声,气息收紧,把许应捆得更紧一些。

    两人气势越来越强,针锋相对!

    城隍薛灵府目光闪烁,笑道:“周老爷,明人不说暗话,周家想得到他,莫非为了他注解导引功这件事?”

    周一航微微扬眉,脚下地面突然噼里啪啦龟裂,被他的气势压得青石板越来越碎,呵呵笑道:“看来城隍爷的消息也很灵通。没错,许应杀了蒋员外,杀了几尊神灵,我都不管。但是他能注解导引功,这件事老朽不得不管。城隍爷亲自出动,难道是许应让阴庭也有了兴趣?”

    他们的气势让四周人群急忙四下退去,远离这座镇中庙宇。

    即便是刚刚入住神像成为神灵的黄三多黄员外,也连忙跳下神龛,躲到庙后。

    城隍薛灵府哈哈大笑,衣袍无风自动,飘来荡去,道:“你们周家四处挖掘上古洞府,探索上古的奥妙,阴庭看在眼里,岂能不知?实不相瞒,阴庭这些年也得到了许多上古隐秘,需要有人来破解!”

    他神威弥漫,香火之气在身后凝结,形成一座高大的神龛,神威越来越强!

    神秘声音在许应脑海中响起,道:“我若是未曾受伤,一缕气息便将他们处置了,但我现在受了伤。不过你不用担心,听他们的意思,你很重要。既然如此,便先让他们把你掳走,只消几天,我借你的气血恢复少许,哪怕只能施展一丝手段,也足以除掉他们!”

    许应闻言,大受鼓舞,心里又有些疑惑:“借我的气血恢复?那么这位前辈难道是……”

    周一航身上一股奇异的能量流动,对抗城隍越来越强的神威,目光闪动,微微一笑,道:“但我周家却不想与人分享上古隐秘。若是得不到许应……”

    他叹了口气,道:“那么许应,最好变成死掉的许应。魂飞魄散,神魂俱灭,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城隍薛灵府露出笑容,道:“阴庭也是这个意思。今天我若是带不走许应,就必须杀掉他,不能留给阳间!”

    许应脸色顿变,闷哼一声。

    他脑海中,大钟也当的响了一声,显然这个转折,让这口大钟也有点懵圈。

    “不过周老爷,有一点我占优势。”

    城隍薛灵府呵呵笑道,“你就算杀了他,也还得再度出手,毁掉他的魂魄。而这就给了我机会,我带不走他的肉身,带走他的魂魄也是一样。”

    周一航气势提升到巅峰,即便是城隍祭出神龛,也丝毫不能压住他的气势,淡淡道:“你大可放心,我若是出手,一击之下,许应必然形神俱灭,死得不能再死!”

    许应再度闷哼一声。

    此时,街道上人迹全无,只剩下他们三人。

    刚才的喇叭唢呐大鼓,声音全消,祭品和元宝蜡烛丢了一地。

    风渐起,吹动飘零的纸钱,有小牛在风中孤单的哞了一嗓子。

    许应站在料峭寒风中,显得几分悲凉,心道:“蚖七还在等着我抓药回去……”

    突然,城隍薛灵府率先出手!

    他身后香火之气形成的神龛光芒万道,伴随着他翻手为印,神龛中也迸发出万民念诵之音,让人神智错乱,难以稳住精神!

    同时,城隍薛灵府身上由内而外泛出灿灿金光,那是神灵的金身!

    神灵吸收香火,百年修成法力,三百年炼成金身,城隍薛灵府享受香火五百年,金身稳固,非同凡响!

    他翻手为印,打出惊世雷音,听到这雷音,许应只觉魂魄震荡,下一刻便见自己飞了起来!

    他向下看去,只见另一个自己站在原地,这才知道自己魂魄竟然被城隍这一印震出了肉身!

    不仅如此,借着魂魄状态,他还看到了肉眼看不到的东西,那是城隍薛灵府掌印下一团团浮动的火焰!

    城隍薛灵府掌印下那些火焰给他一种大毁灭、大恐怖之感,仿佛魂魄只要粘上一丝,便会饱受痛苦煎熬,甚至将魂魄点燃,魂飞魄散!

    然而,城隍薛灵府这一印并非针对许应,而是攻向周一航,许应只是听到掌印迸发的雷音便被震得魂魄离体,可想而知直面祂攻击的周一航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当!”

    许应耳畔突然传来一声钟响,便觉肉身仿佛化作了一个大漩涡,把自己的魂儿拉着往下坠,下一刻又落回肉身之中。

    许应惊魂甫定,却见周一航面对这一印,依旧倒背双手,尽显从容。

    下一刻,这老者腋下竟然又长出两条手臂,翻手迎上城隍薛灵府的印法,他竟要与修成金身的薛灵府,以硬碰硬!

    修成金身的城隍爷,其实力超凡脱俗,香火法力雄浑,比许应先前遇到巨人神灵高出不知凡几,他的印法又是针对魂魄,岂能硬接?

    然而周一航手掌伸出的一瞬,这个清瘦老者竟然骨骼疯长,浑身筋肉迸发,顷刻间从清瘦状态化作几与城隍爷差不多高大的巨人!

    其人肉身,筋肉如虬龙盘结,恍若神灵!

    许应眼睛险些瞪出眼眶,他原本打算趁着周一航与城隍爷交锋的时候,观摩其招法,与得自丁泉之手的《泥丸隐景炼气法》相对照,参悟周家绝学。

    但周一航动起手来,与《泥丸隐景炼气法》完全对不上!

    一丝一毫都对不上!

    丁泉是周家栽培的傩师,跟随县令周阳,实力也算不俗,许应原本以为丁泉视若珍宝甚至不惜为之杀掉同僚的《泥丸隐景炼气法》,就算不是难得的功法,也不会太差。

    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把周家想得太善良了。

    《泥丸隐景炼气法》,恐怕是周家用来给下人练的功法,真正的周家人,炼的是另一套甚至是另一种功法体系!

    丁泉这些底层傩师,卖命都得不到真传!

    仅仅周一航的肉身变化法门,便足以与城隍金身相媲美,甚至还要更强!

    再加上四条手臂,周一航简直就是肉身成神的存在!

    “嘭!”

    两人掌印相交,迸发出沉闷惊人的声响,许应身处两人交锋之地,被震得眼睛耳朵鼻子,都有鲜血流出。

    而掌印相交的城隍爷与周一航各自闷哼一声,身躯大震,周一航自忖魂魄稳固,与肉身凝练为一体,但这一印几乎将他魂魄震裂!

    而城隍爷薛灵府自恃金身强大,绝非周家的泥丸秘藏所炼的肉身所能媲美,但甫一交锋,他的金身便裂开一道缝隙!

    “我将他格杀之时,我的金身(魂魄),必然寸寸断去!”两人目光交错,心中同时生出一个念头。

    城隍爷薛灵府和周一航心有灵犀,目光错开的一瞬,便各自落在许应身上。

    “既然我死战也无法得到许应,那么就只有干掉许应,让对方也无法得到这一条路可走了!”他们同时想道。

    下一刻,城隍薛灵府与周一航同时出手,向许应击去!

    城隍薛灵府的掌印之下,是覆灭一切神魂的降魔阴火!

    周一航拳印如山,至阳至刚,那是周家老祖所传的无上傩法,东君平天印!

    这一拳印,必要将许应肉身连同魂魄,一起轰碎成渣!

    就在此时,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钟突然出现,倒扣住许应,城隍薛灵府的降魔阴火和周一航东君平天印齐齐轰在这口大钟上!

    “当——”

    大钟被两人敲响,城隍薛灵府脸色剧变,金身啪啪啪出现一道道裂痕,巨大的力量向后倒飞而去,轰然撞断一株街头老柳树!

    另一边周一航击中大钟的粗壮手臂突然皮肤炸裂,雄壮无比的肌肉扭曲,化作齑粉,随即臂骨啪啪炸裂。

    周一航口中吐血,倒跌飞出,撞塌身后庙宇,栽入庙中。

    大钟下,许应呆立,又惊又喜,惊的是那个碰瓷自己的大钟突然出现,喜的是大钟居然帮自己挡下这一劫!

    突然铛啷一声大响,大钟坠地,在他屁股后面滚动几周。

    许应脑海中传来那个神秘声音,道:“我把最后的力气也用完了,你自求多福吧,我睡了。”

    “大钟就是那个指点我的前辈!”

    许应回头,只见大钟倒地,钟鼻朝向自己的屁股,钟口向外,像个大喇叭。

    他转身,大钟也铛啷啷的跟着转动了半圈,始终在他屁股后面。

    这可能是大钟的自保方式,现在它陷入昏死状态,却始终锁定许应的身形,不离不弃!

    “也就是说,我现在逃跑的话,这口大钟会一路铛啷啷敲锣打鼓的跟着我……”许应眨眨眼睛,有些绝望,这让他怎么逃亡?

    “咳咳咳……”突然,庙后传来咳嗽声。

    许应转过身来,只见周一航所化的巨人血肉模糊,扶着墙缓缓的站起身来,一边咳血一边盯着自己。

    这老者筋躯狰狞,被钟声震荡毁了大半,然而泥丸秘藏却藏有无尽的活力,让他肉身不死!

    只是,那钟声也伤到了他与肉身紧密相连的魂魄,让他浑浑噩噩,一身实力折损了七八成。

    但即便折损七八成,他也足以掌控许应生死!

    “你竟然有一件法宝护体,是我大意了。”

    周一航身子摇晃,血肉一块一块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身上却有新的血肉生成,然后新生的血肉裂开,再度脱落。

    他的伤势之重,超出许应想象!

    但周家的泥丸秘藏修炼法门着实神奇无比,即便伤成这样,他依旧未死。

    周一航盯着许应身后的大钟,惊讶道:“这件法宝能够挡住我和城隍全力一击,也算不坏,它此刻威能耗尽,已成废物,再也无法保护你。”

    他的目光约过许应,看向城隍,只见城隍薛灵府那巨大的身躯脑袋砸入一户人家的墙头中,身子被压在柳树下,不知死活。

    “嘿嘿,原来我的实力,还是比城隍强一些。”

    周一航一摇一晃的向许应走来,身上还不断有血肉从骨骼上剥离坠落,他的目光奇异,伸手向许应抓来,笑道,“许应,你将是我周家崛起的珍宝……”

    他话音未落,只见许应猛地转身,周一航听到铛啷啷的声音传来时,为时已晚。

    许应屁股后面,那口倒下来还有一人高的大钟,在许应转身的那一刻呼啸扫来,伴随着铛啷啷的声响,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周一航被大钟碾压着,生生扫飞出去!

    他人在半空,脑袋里还有些懵然:“发生了什么事?”

    “嘭!”

    他砸穿庙宇另一侧的墙壁,连翻带滚,翻出数十丈外,砸在一堵石墙上才堪堪停下。

    周一航挣扎起身,双腿却啪啪作响,那是胫骨断裂的声响!

    周一航心中一惊,不敢再动,刚才被大钟砸中,伤到了他的胫骨,若是贸然行动,只怕他双腿骨骼立刻断开!

    他猛地抬头,看到许应跃起的身影,心中大怒:“这小子竟然不逃走,反倒向老夫杀来,真是作死!”

    许应人在半空,向他面门一脚扫来,正是象力牛魔拳中的招式。

    在周一航看来,这一招粗鄙不堪,然而伴随着这一脚的却是一口偌大的铜钟,呼的一声抡了过来!

    “当!”

    周一航被铜钟抡在身上,双腿尽断,砸回庙宇。

    周一航浑浑噩噩,刚刚挣扎起身,便见许应已经来到身前,背对着他笔直跳起,落下。

    大钟砸在周一航脑门上,老者半截身子入土,许应再度跳起、落下,当当当,连续十多次,把庙宇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许应向坑中看去,周一航依旧未死。许应皱眉,远处传来城隍薛灵府的咳嗽声,他顾不得这些,立刻冲出庙宇:“不能让城隍爷缓过气来,也得给他来两下!”

    路面并不干净,大钟砸到地上的石子,把石子碾成齑粉,便像钟口喷烟。

    许应走一路,身后的大钟便烟喷一路。

    “亡命之徒,好生嚣张!”

    周一航双腿尽断,双臂发力爬出大坑,盯着许应的背影,气得咬牙,“逃命还要屁股冒烟!你这是在挑衅我零陵官府!”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