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黄田铺封神

    巨人神灵死掉,他凝练的香火之气也径自消散,插在蛇妖蚖七身上的几支箭羽也化作香火之气散开,无影无踪。

    许应检查蛇妖蚖七的伤势,微微皱眉。

    蚖七的伤很重,昨晚他便受了内伤,再加上刚才与巨人神灵一战所受的箭伤和剑伤,如果不加以救治,只怕命不久矣。

    “我大抵是不行了。”

    蚖七倒是看得很开,道,“我死后,你把我蜡干了,还能免一年的捐税。呀,我忘记了,你去衙门交税就是自投罗网!哈哈哈哈咳咳咳!”

    他剧烈咳嗽起来。

    许应笑道:“你死不了。你忘了吗?我是捕蛇者,我能抓蛇,也能医治蛇。前面就是黄田铺镇,我去那里抓些药,敷了我的药,保管你活蹦乱跳。”

    蚖七中气不足,精神委顿,道:“你去黄田铺镇,岂不是送货上门?黄田铺镇的神灵,只怕比刚才那尊巨人神灵毫不逊色。你现在的状态比我好不了多少,不是祂的对手。我是异蛇,你是捕蛇者,咱俩是仇家,你若是抛下我立刻就走,我不会怪你。”

    许应摇头道:“黄田铺镇没有神灵。我前段时间来过这里,黄田铺的神灵据说高升了,被调走了,城隍还没有安排新的神灵过来。不过,你说得对,我应该抛下你就走。”

    他丢下蛇妖,走到村里。

    蚖七慌了,连忙道:“我还有救,不要丢下我!你好歹救一下试试!”

    许应没有好气道:“我还能带着你进镇子抓药疗伤不成?我饿了,先吃些东西,你且不要走动。”

    蚖七这才放心。

    许应来到巨人神灵刚才吃饭的地方,只见村民们被吓得躲藏起来,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还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个没啃完的鸡腿,呆呆地看着他。

    许应看了看桌子上,还有半只鸡没有吃完,于是从怀里取出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道:“这是我替大个子神灵给的饭钱。”

    他狼吞虎咽,很快把半只鸡吃得一干二净。

    那少女见他实在饥饿,把自己没有啃完的鸡腿递给他。

    许应很想接过来啃几口,但还是忍住,又摸出一块碎银子给她,道:“丫头,帮我照看我兄弟,给他端盆水喝,不要让他死掉了。还有,不要离太近,他有毒。”

    少女点了点头,猫儿一样舔着鸡骨头上的肉丝。

    许应大步出村,不过多时便来到黄田铺镇。

    这座城镇处处张灯结彩,一片热闹,街道上人们扛着烤好的乳猪、鸡鸭,牵着小牛犊,抬着花轿,喇叭唢呐吹得滴滴哒哒,向前赶去。

    许应混入人群,沿街观望,寻找药铺,心道:“这么热闹,难道是哪家员外娶妻?”

    一支鼓队敲着大鼓走来,鼓队后面是高大的花车,黄牛开道,牛身上披红挂彩。而花车上是一个莲花状的神龛,龛上有一尊石雕的神像。

    那神像长着六条手臂,手臂和手掌间有青铜飘带缠绕,绕到身后身前。神像有前后两张面孔,雕工精细,栩栩如生。

    神龛四周,摆着前后两个香炉,点着手臂粗的香烛,香气袅袅,熏着神像。

    “黄田铺的神灵被调走了,这是请了新神吗?”许应心道。

    黄田铺镇的人们还在街上摆了流水宴席,香味扑鼻,许应挤向前去,抓起一些肉食塞到嘴里,先填饱肚子。

    说来也怪,自从涧山遇到那口大钟后,他便时刻感觉到饥饿,总是吃不饱,还气血两亏。

    他又跟着花车向前走了半里路,终于看到黄田铺镇的药铺。

    药铺掌柜和伙计也在门口看花车,店里除了许应再无旁人。

    许应扫了一眼,唤来一个伙计,道:“给我抓些草药。”

    那伙计往外瞅,漫不经心道:“要大夫开方吗?”

    许应摇头道:“不用。我说药名你来抓药,要快!”说罢,排出自己最后几两碎银子。

    他原本打算逃到外地,留着银钱娶媳妇的,但现在蚖七受伤,顾不得许多,先买药再说。

    那伙计见钱眼开,连忙道:“客官要什么药材?”

    许应报出一个个药名和斤两,那伙计听到他报的药名和斤两,不禁吓了一跳,心里嘀咕道:“这是医治大象吗?要得了这么多药材?”

    许应要医治的除了自己,还有蚖七这个蛇妖,蚖七长达三丈有余,体重八百斤,虽然比不上大象,但也非同小可,需要的药材也多。

    作为捕蛇世家,日常出入山林,与毒蛇虫蚁妖魔鬼怪打交道,自然要懂些医术。许应跟随祖父和养父多年,医术不弱,治伤不在话下。

    只是许应需要的药材颇多,那伙计一时半会抓不来,许应索性出了药铺,跟上花车,心道:“且看如何封神。”

    他见过乡村里的封神,很是简单,有道德的长者过世后,立个祠堂,用泥巴或者木头制作雕像,灵位放在雕像前,每日供奉就可以了,久而久之雕像就有了神异之处。

    但城镇上的封神不同于乡野,城镇上的神灵都是有阴庭编制的,要阴庭册封。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时期,还有皇帝的册封,很是庄重庄严。

    这种封神,许应没有见过,不免好奇。

    人群簇拥着那花车来到镇上的一座庙宇,这里早就人山人海,挤不进去。许应停在庙外张望,只见各种祭品祭牲源源不断送到庙中,许多壮汉将神像请下来,移到庙宇中的神龛上。

    香气袅袅中,一尊矮小的土地神从地下钻出,唰地一声展开一面青色画榜,摇头晃脑,念道:“奉天承运,阴庭诏曰:黄田铺镇阴神黄三多,生前乐善好施,广积善缘,积善行德,德感天地,义泣鬼神。今零陵城隍薛灵府奉旨,敕封黄三多为黄田铺之神,享人间香火,纳去世百福!钦此——”

    那五短身材的土地神猛地一收青榜,尖着嗓子叫道:“礼乐起——,龙神行云,雨师布雨!请黄员外灵位!”

    话音刚落,鼓乐顿起,喇叭唢呐吹得更响了!

    天空中突然阴云密布,许应抬头看去,只见云雾之中,有巨大的生物在飞舞,像是庙宇里柱子上雕刻的神龙。

    突然,天空又下起雨来,隐约可以看到有神灵站在云端,控制雨水,想来就是土地神所说的雨师神。

    雨师和龙神都是阴庭中的官吏,来黄田铺镇封神就是走个过场,待到请来了黄三多黄员外的灵位,雨便停了,云也散去,雨师和龙神也消失不见。

    庙中,封神大典还在继续。

    许应向一旁人群打听,问道:“这位黄员外,莫非是有大德之人?死后直接被封为镇上的神灵,地位很高,生前一定做过不少善事吧?”

    人们纷纷冷笑,有人当着许应的面,朝地上狠狠啐了两口浓痰,又用脚拧了拧。

    许应大惑不解,详细询问,黄田铺镇的镇民却又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笑道:“小哥有所不知,这黄三多黄员外是我零陵县鼎鼎有名的大善人,号称良田多多,财宝多多,美妾多多。大善人生前没有少做好事,大善人孝敬城隍,逢年过节便往城隍庙塞了不少钱。对镇上百姓,也可谓善行累累。大善人开设妓院,让女孩去妓院做活,好有钱赚。他兼并土地,让镇民卖尽良田,都为他干活,他好发工钱养活这些人。”

    此言一出,顿时四周人们哗啦一声散开,离他们远远的,避之不及。

    许应看去,说话的人是个头发胡须花白的老者,身穿紫黑色绸缎衣裳,倒背着双手,下巴的胡须扎着一个小黑绳,很是精神。

    “黄员外作恶多端,为何还能封神?”许应不解,询问道。

    那精神老者笑眯眯道:“他买通了城隍,城隍薛灵府用他的钱,为他打通阴庭上下,给他死后买个神职,还不是轻而易举?”

    许应失声道:“阴庭竟然如此腐败?”

    那精神老者笑道:“阴庭不腐败,老百姓能被欺负成这样?活着受他欺辱,死后还要受他欺辱。”

    这话说出口,四周人们惊恐莫名,纷纷再度后退,远离许应和那老者。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冷笑道:“黄员外贿赂城隍,固然没错,但官府又能好到哪里去?难道官府就没有得到黄员外的好处?”

    许应循声看去,只见人群向两旁分开,一尊有两个常人那么高的巨人走来。那巨人脚踩黑色鎏金麒麟吞天靴,身穿红色龙蟒大袍,头戴黑红乌纱帽,面容清瘦矍铄,大袖飘飘,姿态不凡!

    那神灵所过之处,人群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拨动,自动向两旁分开。

    许应心头一跳,暗道一声糟糕:“城隍神像!”

    那尊巨人正是零陵城隍爷,名叫薛灵府,在位城隍已经有五百年之久,从至道大圣明孝皇帝时期便已经在位,享受香火祭祀!

    城隍薛灵府径自走到许应与精神老者身前,冷笑道:“黄员外生前,没有少往官府里塞银子。他逼良为娼,妓院女子受不住悬梁自尽时,官府收了他的银子判他无罪。他兼并土地,强买强卖,贱民被逼得投井跳河,也是官府为他擦的屁股。这些事情,你们当官的可为,难道我阴庭就不可为?”

    “这老者是当官的?”

    许应心头大震,急忙后退一步,离那精神老者远一些,心道,“难道城隍说的是他?他是谁?刚才还正气凛然,像是个好人,原来也与城隍沆瀣一气,都不是好人!”

    那精神老者哈哈大笑,面对城隍薛灵府丝毫不惧,背着双手悠然道:“城隍说的是。老朽的确没有少收黄员外孝敬的钱和珍宝。人生在世,当然要尽可能的享受。上头不干净,我们这些在底下当官的,又怎么能干净得了?”

    城隍薛灵府见他承认,不觉有些诧异,笑道:“我以为你们这些活人会厚颜无耻,拒不认账,没想到周一航周老爷你居然认账。你们这些当官的,脸皮千锤百炼,比我想的还要更厚一些。”

    那精神老者周一航浑不在意他的嘲讽,笑道:“我儿身为零陵城县令,他做的事,我为何不敢认?是皇帝能管得了我周家,还是阴庭能管得了我周家?”

    许应再向后退了一步,心道:“这老头,是县令周阳的老爹!这下完蛋了……”

    如果是丁泉、韦褚那等普通傩师,他还能应付,但是换做周家的傩师,他便应付不来了,更何况周一航还是县令周阳的老父,实力更是高深莫测!

    城隍薛灵府听周一航提及周家,脸色顿变。而今皇权旁落,周家的确是一个皇权也管不到的庞然大物!

    “案犯许应,打杀蒋员外,触犯了王法,我要带走。”周一航神态笃定,微笑道。

    许应身体突然猛地一沉,只觉四肢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死死箍住,动弹不得,却是被那老者周一航的气息锁定!

    在他的气息压迫下,许应只觉自己气血涩滞,根本无法运转,更别说破开气息锁定了!

    城隍薛灵府哈哈大笑,声如惊雷,悠悠道:“皇权旁落,世家弄权,藩镇割据,但我阴庭的神权可没有旁落!周家在阳间没有掣肘,行事未免霸道,但在阴庭面前,就算你周家老祖来了,也须得礼让三分!许应触犯天条,理当押到阴庭受审!”

    许应身体又是猛地一沉,另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将他锁定,正是城隍薛灵府的气息!

    薛灵府与周一航,一个是封神五百年的城隍,一个是周家深不可测的傩师,任何一人,都远胜许应!

    他们仅凭一缕气息,便足以将许应牢牢锁住,让许应动弹不得!

    “两个老梆子,本事不怎么强,却很嚣张啊。”许应脑海中,那个神秘的声音突然传来。

    许应又惊又喜,连忙道:“前辈,你能出手打死这两个老梆子吗?”

    “不能!”

    大钟很干脆回绝他,道,“我现在重伤在身,自身难保,对付不了他们。”

    城隍薛灵府和周一航自然听不到大钟的话,但却听到许应嘴里迸出“两个老梆子”的字眼,立刻齐齐转头,目光凶恶,落在他的身上。

    许应闷哼一声,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小声道:“两位老爷,我说的老梆子,不是你们……”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