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碰瓷

    “我肯定是人,绝不是妖怪!我家住在许家坪,我有父有母,我父母都是人,我父名叫许安,我娘名叫田蕊君,是田家坪人。”

    许应小声嘀咕道,“我还记得去许家坪和田家坪的路。我肯定是人……”

    蛇妖蚖七听着他的碎碎念,心中也有些纳闷:“如果他真的是人,那么他为何能炼成我妖族功法和拳法?可见他人的成分没有那么多,妖的成分更多一些。”

    许应放下心事,一边走,一边催动太一导引功,汲取太阳之精。

    随着他将象力牛魔拳修炼到第六重,呼吸间阳光形成的光粒风暴越来越明显,光粒伴随着他的呼吸,纷纷进入体内!

    许应催动雷音淬体和大日淬体,炼去体内残存的真阳气血,修复身体损伤。

    不过他没有打开泥丸秘藏,不能像丁泉、韦褚那样的傩师快速治疗伤势。

    而且这次与黄思平对战,险些被开膛破肚,胸口留下见骨的伤口。就算伤势痊愈,也会留下触目惊心的疤痕!

    许应叹了口气,心中默默道:“若是有寻龙定位和开启秘藏的法门,那该多好……”

    开启泥丸秘藏,修成不死之身,的确令人羡慕!

    “而且我的脸一定可以白很多,说不定今后可以靠脸吃饭。”

    少年的心中充满了不切实际的憧憬,向蚖七道,“干爹说,城里有钱的妇人喜欢脸白的少年。前年吃不上饭时,他就想把我卖给城里的妇人,只是我皮肤不白没有卖掉。隔壁蒋守正家的孩子,便买了个好价钱,在城里活得很好。”

    蚖七沉默片刻,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

    许应笑容很是纯真:“这年头,能活着就很好了啊。他吃得比我饱,穿的比我暖。”

    他仿佛很羡慕那个被卖掉的孩子。

    山脚下的河道里有巨大的尸骨,单单指头便比许应还要高。

    许应和蚖七走在巨型尸骨旁边,从尸骨的胸腔穿过河道,一人一蛇停下,抬头望着粗大的肋骨,均有种光怪陆离的感觉。

    “这是昨晚奈河河面上,攻打破庙的存在吗?”许应喃喃道。

    这尸骨不知是神是魔,又或是其他什么生物,被大铜钟击杀,尸骨落入奈河,化去了一身血肉。

    经过尸骨身边,他们又听到奇特的声音,像是有万千人在窃窃私语。

    蚖七道:“神灵享受祭祀,百年修成法力,三百年炼成丈六金身。这肯定一尊神灵,窃窃私语是神灵的香火之气在作祟。香火之气就是神灵的法力,这尊神灵虽然死了,但是香火之气并未完全散去。”

    许应打量这具骸骨,心中只觉震撼,询问道:“如此巨大的神灵,该是多少年?”

    蚖七摇了摇头:“三百年丈六金身,这尊神灵骸骨有三四十丈,恐怕需要上万年的祭拜,才能养成如此强横的金身神灵。但我读了这么多书,书中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有三千年。上万年祭祀的神,哪里来的?”

    许应注视着骸骨上明灭不定的金色纹理,脑海里也是满满的疑问。

    他们继续前行,穿过庵子岭的山林,在河道中又遇到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更加庞大,堵在河道中央,没有下半身,只有上半身。

    尸体上的血肉并未被奈河完全化去,还有血肉附着在粗大的骨骼上。

    远远看去,白骨上的血肉还在慢吞吞蠕动。

    许应和蚖七正要走过去,这时天空中一群野鸟飞来,黑压压的,从河道上空飞过。突然白骨上的血肉唰地齐齐射出,宛如青蛙的舌头,将那群野鸟统统黏住,拉入河道中。

    鸟群惊叫,羽毛翻飞,但很快就没了动静,只剩下群鸟的白骨和羽毛落了一地。

    而那具尸体上,血肉翻涌,比先前多了不少。

    许应和蚖七毛骨悚然,连忙屏住呼吸,从河道旁绕过去。

    突然,那巨大的尸体猛地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睛“看向”许应和蚖七的方向,祂的脑袋像是一座肉山,肉芽在上面蠕动爬行。

    “快跑!”许应急忙喝道。

    一人一蛇没命狂奔,而那半截尸体两条胳膊用力爬行,速度飞快,沿着河道狂奔,追击而去!

    那尸体追了片刻,失去了许应和蚖七的踪迹,这才作罢。

    许应和蚖七一路亡命,不知不觉来到涧山,见怪尸没有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你看涧山!”蚖七急忙道。

    许应抬头看去,只见涧山的山头缺了一大块,像是有什么巨大的怪物抱着山头啃了一口。

    不过,山的这一侧有许多碎石,更像是什么东西把山头撞出一个缺口。

    “这世道,越来越乱了。”许应摇了摇头。

    前方便是一道宽大的山涧,水流潺潺,约有三四丈宽,水至清,可以看到河底。现在是旱季,倘若到了雨季,山洪便会从上游席卷而下,山涧就会变得极为危险。

    蚖七去山涧另一边捕猎,许应则脱得精光,跳入山涧,洗去身上的血污,又把衣裳洗了洗。

    过了不久,他穿上湿漉漉的衣裳,催动气血,浑身热气腾腾,不过多时,便将衣服蒸干。

    突然蚖七的惊叫声传来,许应连忙跑过去,只见山林中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砸得折断的树木,山林中还有腾腾热气传来,越往前走越热。

    许应又往前走了数十步,只见前方的树木完全倒伏下来,树木折向同一个方向!

    而在倒伏的树木中间,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铜钟漂浮在那里,离地两尺,钟壁上各种奇异纹理时而亮起,时而熄灭,明灭不定。

    伴随着纹理的幻明幻灭,大铜钟也是起伏不定。

    更为古怪的是,这口钟漂浮起来时,会缓缓的变大一圈,落下时,又慢慢的缩小很多!

    它像是在呼吸。

    但是在钟壁上,有一个很深的手掌印记,深达三寸有余,几乎将这口钟一掌打穿!

    从手掌和指节来看,这是一个女子的手掌,很是秀气。

    许应不由想起昨晚的那个棺中女鬼,心道:“从手掌印记来看,可能是漂亮女鬼打出的印记。”

    这个手掌印记四周,各种奇异纹理交织,时而纹理迸发,时而崩溃破灭,似乎手掌印记中蕴藏着恐怖的力量,正在破坏大铜钟的内部构造。

    更为奇特的是,许应竟然觉得大铜钟正在用一种奇异的呼吸吐纳法门,激发自身潜能,与手掌印记中的恐怖力量相对抗!

    它在自我疗伤!

    不远处,蛇妖蚖七咬着一只十来斤的黑野猪,那黑猪已经中毒死了,还有一只黑野猪被他压在身下,却还活着。

    一蛇一猪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这口大铜钟。

    “这口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它被卷入阴间。涧山的那个缺口,难道是它撞出来的?”

    许应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远远地伸出手来,低声道,“它受伤了吗?”

    蛇妖蚖七焦急万分,压低嗓音,叫道:“别乱来!会死人的!”

    许应大着胆子,一点一点往前蹭。

    蛇妖蚖七叫道:“许应,快回来!你还没有给老蒋家留个种,你死了,老蒋家就绝后了!”

    许应手掌渐渐靠近大铜钟。

    突然,大铜钟顿住,不再上下起伏,也不再忽大忽小。

    蛇妖蚖七惊叫一声,屏住呼吸。许应也只觉这口大钟仿佛长着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打算做什么。

    四周的空气温度一下提升了许多,倒伏的树木被烤得发出毕毕剥剥的声音,不断炸裂。

    许应一动不动。

    过了片刻,大铜钟又自上下起伏,忽大忽小,专心致志的对付钟壁上的掌印。显然,这口钟认为许应没有什么威胁力。

    许应只觉四周的空气温度也变低很多,悄悄向前挪了一步,手掌继续向前伸出。

    大铜钟又停了下来,许应僵住。

    蛇妖蚖七和那黑野猪,心脏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大铜钟继续上下起伏,呼吸吐纳,许应手掌轻轻落在钟壁上,摸了摸,露出满足的笑容。

    蛇妖蚖七小声叫道:“你冒着被大钟敲死的危险,就为了摸它一把?”

    许应笑道:“昨天晚上我们靠它才在奈河改道中存活下来,它受伤了,我们当然要摸一摸安慰安慰它。我家的猫狗,都是这样抚摸,就会冷静下来。”

    蛇妖蚖七竟然觉得他这话有几分歪理,然而就在许应转头的一瞬,突然当的一声大响,那口大铜钟从空中落下,砸在地上!

    许应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回头,只见大铜钟的钟壁抖动不休,钟壁上的纹理也是一片紊乱,跳来跳去,时不时抽搐一下。

    这情形,像极了重伤垂死的人!

    “快点回来!”

    蛇妖蚖七尖着嗓子,声音有些沙哑,叫道,“它要死了!待会爆开,炸得你满头满脸是血!”

    许应见状,也不敢确定这口剧烈抖动的大钟会不会爆开,连忙向蛇妖蚖七走去。

    他刚刚走出两步,只听身后传来大钟拖着地面的敲击声。许应回头看去,只见大铜钟还在他身后,向他移动了两步的距离,依旧在抽风般抖动,像是要断了气。

    许应向前迈开一步,大铜钟也向前拖动一步的距离。

    许应再向前走出一步,大铜钟抽搐着向前滑动一步。

    许应快步向前走去,身后大铜钟当啷当啷滑行,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你被讹上了!”

    蛇妖蚖七尖着嗓子,小声叫道,“你刚才摸了它,被它讹上了!它受了重伤,难以自保,你摸了它,它就赖上你。我就说不能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吧?”

    旁边的小黑猪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许应撒腿就跑,身后大铜钟当当当当连碰带撞,一路冒烟,尘烟滚滚,始终跟在他屁股后面!

    许应闪身从两株并排的大树间穿过,身后咔嚓两声巨响,两株大树整齐倒地!

    许应跳过一块两三人高的山石,下一刻山石被碾成齑粉,大铜钟当当作响,还是跟在他的身后,不离不弃。

    许应又跑了回来,蛇妖蚖七和小黑猪看着他屁股后面,大钟还在拖着地当当撞来撞去。

    少年停步,脸色木然,脸上有两行泪滑了下来。

    “我杀了人,还弑了神,而今正在被城隍和官府通缉。屁股后面挂着这口大钟,生怕人看不到听不见,我可能活不过半天。”许应仰头望天,免得眼泪滑到嘴里。

    突然,他身后的大铜钟无声无息的漂浮起来,缓缓旋转,越来越小,而后唰的一下,钻入他的后脑之中!

    许应看到蛇妖蚖七和小黑猪惊恐地看向自己身后,猛地转头,却见大铜钟不见了踪影,不由又惊又喜,笑道:“总算丢掉了这个拖油瓶。”

    蚖七的尾巴尖指着他的脑袋,结结巴巴,正要说话,突然脑海中传来一声钟响,蚖七悚然,尾巴软了下来。

    “蚖七,你抓了两头野猪,我看这头野猪怪有灵性的,不如放了吧。”许应打量被蛇妖压在身下的小黑猪,提议道。

    蚖七道:“这只黑猪是被我毒死的,我的毒无药可解,你若是吃它肯定一命呜呼。这只活的没毒,你确定要把活的放了?”

    过了不久,两只小野猪被架在篝火上烤得油光铮亮,油脂滑落,滴在火堆上,顿时空气中泛着松木的烟香和肉香味儿。

    许应和蚖七吃饱喝足,继续向着吴望山而去。

    “小七,也不知为何,我晃头的时候,总是能听到钟声。”

    许应晃了晃头,有些诧异,侧耳倾听片刻,道,“我好像幻听了。”

    蚖七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许应又晃了晃头,又听到了钟声。

    “别晃了,再晃当心把脑袋晃掉!”蛇妖蚖七暗暗揪心,总担心许应晃得太猛,大钟把他脑袋从里面敲破。

    许应不仅经常听到钟声,还觉得自己气血不那么充足,没走多远便有些气喘,他只当自己伤势未愈。

    蚖七看在眼里,却是骇得险些魂飞魄散,只见短短片刻,许应便形容枯槁,脸色蜡黄,眼圈发黑,像是被女鬼采补了三百回合一般!

    突然,许应脑海中一个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少年,你可知道何谓内观存想?”

    许应一怔,急忙道:“谁?谁在说话?”

    蛇妖蚖七怔住,四下打量,道:“有人说话?我怎么没听到?”

    许应脑海中,那声音懒洋洋道:“你明明气血修为到了,采气期也修炼到绝顶,却不懂内观存想,修为无法再进一步。”

    许应左右看去,却没有看到说话之人,试探道:“敢问前辈,何谓内观存想?如何内观?如何存想?”

    那个声音悠悠道:“所谓内观存想,内观者,取足于内。采气期采太阳之精气,是取于外,采精气,足气血。内观,则是观于内,观自己体内,打开希夷之域,内见五脏六腑,非凡景象,如玄似幻。到了那一步,五气朝元,调和五气,化作元气,才是采气期大成。采气大成后,才能看到人体玄关,进军下一境界。”

    许应不解,道:“前辈,你说的下一个境界,与傩师境界对不上。你说的莫非是妖族修炼方法?”

    蚖七听到许应在嘀嘀咕咕,急忙看过来,却见许应对着空气说话,鬼鬼祟祟,心道:“阿应这是怎么了?”

    那声音疑惑道:“傩师是什么?我说的是炼气士!你不是炼气士么?”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