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妖性难驯,人性未泯

    石山神黄思平目光冷然,祂的另一条腿没有血肉,只剩骨头,倘若受力太多,便会折断。因此这一战祂也必须速战速决!

    祂的手中,刀光亮起,气血贯通百炼斩马刀,刀光匹练一般与许应挥来的铜柱碰撞!

    许应挥来的铜柱气势惊人,掀起狂风,黄思平的刀气炽烈无比,斩在铜柱上,凌冽刀气将铜柱切开!

    祂的真阳气血比烈火还要炽烈,刀光过处,竟然将铜柱断面烧得赤红!

    然而铜柱中的力量也顺着刀身碾压过来,那是象神之力,虽然许应不是妖王,但力量上却要远超他!

    黄思平握刀的双手颤抖,忍不住后退一步,免得左腿腿骨受力太多。

    许应半截铜柱直捣而来,黄思平再退一步,迎着铜柱一刀劈下,真阳气血更加灼热,刀锋下,铜柱甚至开始熔化,化作铜汁不断滴落!

    祂这一刀,甚至将铜柱从中央分为两半!

    然而就在祂一刀劈开铜柱的同时,许应旋转铜柱,将百炼斩马刀和黄思平两条手臂转得扭曲起来!

    黄思平怒吼,身躯一晃,现出真身,乃是一只狼首人身的黄狼,身高逾丈,威武非凡,银牙利爪,一身黄色毛发,毛如根根金针!

    他吼声如狂风呜咽,真阳气血大增,抽出斩马刀,但许应欺身近前,手掌如象神甩鼻,啪的一声拍在刀面上。

    百炼斩马刀被拍得弯曲变形,但黄思平的真阳气血也自顺着刀身侵入许应手掌,沿着手臂向他体内侵去!

    黄思平乃是石山的妖王,气血修为雄浑无比,再加上真阳气血灼热非常,连铜都能轻易熔化,更何况许应血肉之躯?

    然而,祂的气血入侵,立刻遭到许应的气血阻击。

    刀和手一触即分的瞬间,黄思平便察觉到许应的气血尽管不如自己,但是却极为精纯,顷刻间便在手肘处抵挡住自己的真阳气血,并且横推出去,没有留下隐患!

    “小小年纪便有这等修为,难怪能斩杀草头神!”

    黄思平被震得双臂酸麻,手中百炼斩马刀脱手,心中不怒反赞,“不愧是我妖族异种!”

    许应修炼的功法显然是妖族导引功,修炼的武道也是妖族的武道,虽然长得像个人,但在黄思平心中他却未必是个人。

    祂没见过这么野的人。

    祂手上毫不留情,利爪挥出,真阳气血再加上利爪,威势比百炼斩马刀丝毫不低!

    与此同时,许应拳头击来,身后象首人身的煞体也跟着全力轰来,一拳之下,狂风大作!

    两人同时中招,许应喋血,向后跌去,撞入大雄宝殿,身上燃起熊熊火焰,将大雄宝殿点燃!

    黄思平被狂暴的力量打在胸口,背后衣衫炸开,庞大的身躯向后飞出,落地只听咔嚓一声,左腿腿骨全断!

    黄思平连续后退几步,终于踉跄倒地,就地一滚,化作一头黄色巨狼,只有三条腿,转身狂飙而去,逃入山林。

    “许应,你我同为妖族,念在你妖性未泯,我放你一条生路!”祂的声音远远传来。

    先前,他腿骨还在时尚可与许应一战,现在少了一条腿,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三成,因此只得逃遁。

    大雄宝殿中,许应一跃而起,双手向地面一按,顿时大殿中的火焰被压得熄灭。

    突然他喉头一热,吐出一口血来,鲜血落地便化作熊熊烈火,正是黄思平的真阳气血入侵他的心肺之中造成的伤害。

    真阳气血灼热无比,可熔铜铁,若非许应的气血雄浑还可以抵御,只怕整个人都会被烧焦!

    许应闷哼,鼓荡气血,全力压制真阳气血,然而胸前伤口炸开,能够看到肋骨。

    若非他修成象神煞体挡住黄思平一部分力量,他的肋骨便会被黄思平那一爪斩断!

    许应勉强镇住伤势,胸前伤口处,他留下一丝真阳气血,真阳气血将他伤口烧焦,他才将这一丝真阳气血驱逐出去。

    许应呼吸吐纳,催动太一导引功。突然,院子里的韦褚腿脚动了动。

    许应眼角跳动,抓起弯曲的斩马刀呼的一声掷出。

    韦褚身形翻滚,躲开掷来的斩马刀,飞速起身,哈哈大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弑神者许应,你果然有弑神的实力。不过你与石山狼两败俱伤,还能对抗得了我么?”

    他没有血肉的右腿,竟然在慢慢的生出血肉!

    许应笑道:“韦老爷明明是傩师,又打开了泥丸秘藏,实力高明非凡,却趴在装死。按理来说,傩术克制妖法,韦老爷以一敌二也是不在话下。你却偏偏要等我们两败俱伤,这只能说明,韦老爷的伤势,泥丸秘藏治不了。”

    韦褚面色一沉。

    他趴在那里装死,的确是伤势太严重。

    井中吼声爆发时,他距离最近,被冲击得最狠。更为关键的是,他虽是傩师,但肉身修为远不如许应、黄思平,甚至不如蛇妖蚖七!

    泥丸秘藏虽然可以让他成为不死之身,但并非绝对的不死之身!

    井中吼声造成的内伤,一时片刻无法痊愈!

    “当时的我,的确不是你们的对手。但现在……”韦褚迈步向许应走去,冷笑道,“我可以轻易诛杀你!”

    许应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道:“韦老爷好像忘记了我好兄弟蚖七,此刻他就藏在大雄宝殿的殿顶,只待韦老爷出手,他便给予大人致命一击。”

    韦褚脸色顿变,想起司法佐丁泉的脖子。

    许应面色肃然:“司法佐丁泉,韦老爷应该熟悉吧?我好兄弟蚖七的蛇毒,天下第二,咬了丁老爷一口。丁泉就算被你们抢救回来,也要不治身亡!泥丸秘藏也救不了他!”

    突然,庙外传来丁泉的笑声:“上次那蛇妖不是说,他的蛇毒天下第五么?怎么到了你这刁民的口中,就变成第二了?”

    许应脸色微变,只见丁泉踏入庙门,他的脖子乌黑一片,气色并不好看,显然蛇毒还未完全解开。

    韦褚也不禁哈哈大笑,讥讽道:“刁民,你还有何话可以狡辩?”

    丁泉来到韦褚身边,拱着双手长揖到地,道:“多谢韦兄帮我祛毒。若非韦兄搭救,丁某已经是黄泉之鬼。”

    韦褚摆了摆手,笑道:“你我是同僚,救你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丁泉正色道:“对韦兄是举手之劳,对我却是救命之恩。丁某自幼饱读圣贤之术,知道礼义廉耻,韦兄的恩德,我没齿难忘!”

    许应很快镇定下来,面色恢复如常,低声吟诵:“天魂生白虎,地魄产青龙。运宝泥丸在,搬精入上宫。有人明此法,万载貌如童。”

    韦褚和丁泉听在耳中,脸色齐变。

    丁泉身躯颤抖。

    韦褚踏前一步,喝道:“你说什么?你从哪里得来的《泥丸隐景炼气法》?这明明是周家不传之……”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脚下无数根须蠕动,如同一条条细微的灵蛇钻入他双腿血肉之中!

    他的右腿血肉还在生长,给了这些根须可趁之机,短短一瞬间,无数根须便扎入他的血管,侵入他的心脏!

    韦褚呆了呆,回头难以置信的看向身边人。

    丁泉看着他,眼里噙满泪水,哽咽道:“韦兄,是他逼我的,你别怪我!他说出《泥丸隐景炼气法》的时候,我便不得不杀了你,我不想被周家诛九族啊!我家里有媳妇,还有三房小妾要养,我也是可怜人儿,你知道的……”

    韦褚脸色涨红,口中有血涌出,艰难的吐出最后一句话:“我救过你的命……”

    丁泉落泪,大哭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不会辜负你的救命之恩。所以你放心的去吧。你死了之后,就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了!”

    韦褚皮囊和衣裳炸开,鲜血四处流淌。

    他的血肉赫然变成无数根须,甚至连大脑,也是无数根须缠绕在一起形成的形状!

    “我不能让周家知道,我抄录了一份《泥丸隐景炼气法》!更不能让周家知道,我把手抄本丢了!”

    丁泉面相渐渐凶狠,对着人形根触道,“你要怪,只能怪许应!怪许应这个刁民多嘴!是许应杀了你,不是我!韦兄,我这就送这刁民去见你,为你报仇!”

    他的手掌放在韦陀肉身生长出的根须上,傩术爆发,那些根须在飞速向上生长,很快长出一株大柳树!

    柳树盘根,树根靠近树身部分生长出一张面孔,与韦陀有些神似,脸上还带着震惊之色。

    柳树的树冠越来越大,渐渐笼罩破庙,柳枝万千条,一条一条垂落下来,随风摇曳。

    丁泉站在柳树下,抬头看向许应,目光凶恶:“刁民许应,你杀了我的救命恩人,今日本官要为韦大人报仇!”

    许应没有说话,突然大雄宝殿上传来吭哧吭哧的笑声,蚖七苏醒,从殿檐处探出头来,笑道:“你这人倒好,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还要怪罪在其他人身上。你夸自己自幼读书,我看你读书读到狗头里去了!”

    丁泉面色一沉,柳枝唰唰作响,向蚖七卷去,冷笑道:“妖孽,你懂什么?韦兄是我救命恩人,杀他的人是许应,帮凶是你这条异蛇!我为救命恩人报仇,诛杀你们两个败类,义薄云天!”

    蚖七身形窜动,以三丈身躯为拳脚,躯体一弯一折,便施展出象力牛魔拳的拳法,气血激荡,将近身的柳枝逼退!

    他身形游走,各种拳法施展开来,体内象鸣阵阵,冷笑道:“姓丁的,人家说我是毒蛇,是妖怪,我看你才是毒蛇,是妖怪!你身上连一丁点的人味都没有!”

    丁泉大怒,痛下杀手,蚖七顿时连连受创,岌岌可危。

    许应走出大雄宝殿,认认真真道:“丁泉,我刚才细细琢磨《泥丸隐景炼气法》中的傩法傩术,发现其中的傩术破绽颇多。”

    他鼓荡残存气血,在身后勉强形成象神煞体异象,道:“你的傩术和不死之身,其实没有那么难破。只要寻对位置,杀你易如反掌。”

    丁泉心头微震,冷笑道:“你唬我!《泥丸隐景炼气法》我学了八年,你就算偷到手也不过仅仅半天,能瞧出我的破绽?”

    许应一瘸一拐的向他走来,身后的象神煞体也是一瘸一拐,笑道:“《泥丸隐景炼气法》有独到之处,但也只是一门粗浅的傩法。我钻研妖族功法五十余篇,《泥丸隐景》是最粗陋的。可见,周家并未传授你高深傩法。”

    丁泉哈哈大笑:“妖族功法最高境界就是采气期,给傩法提鞋都不配,你居然还有脸说我的傩法粗鄙?”

    他心念一动,无数柳枝翻飞,如毒蛇大蟒,四面八方绞来!

    与此同时,另有无数柳枝穿梭来去,对付蚖七。

    这正是《泥丸隐景炼气法》中记载的顶级傩术,傩柳拂剑术,以柳树柳枝为剑,万千柳枝施展剑术,迎战四面八方的敌人!

    而在敌人数量较少时,又可以集中柳枝,绞杀敌人!

    许应走来,身形与象神煞体相连,一瘸一拐,忽然闪动一下,又或侧身,总是能险之又险的避开傩柳拂剑术的攻击,与丁泉越来越近。

    丁泉心中慌乱:“他真的看出了我傩术的破绽?不对不对,我修炼了八年,怎么不知道我的傩术有破绽?他在吓我!”

    他立刻变招,脚下无数柳树根须拔地而起,依附缠绕他的身体,充当他的肌肉大筋,壮大他的力量!

    就在此时,许应一拳轰来,丁泉急忙抬手迎上,心道:“还是这一招!我早就见过……”

    然而许应轰来的拳头却突然舒展开来,五指跃动,飞速点在他布满根须的手臂上!

    许应的指尖每点动一下,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麻木一分,仿佛肌肉和大筋与大脑断联,失去了感应!

    许应与他贴身而过,十指翻飞,点遍他的周身。

    丁泉身上的柳树根须像是死蛇一样瘫软下来,坠落在地,而正在攻击蚖七的那些柳枝也突然失控,恢复如常。

    丁泉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的肢体完全失去了感应,心中涌出一股莫大的恐惧,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丁泉,我说过杀你易如反掌的吧。”

    许应回手一指,点在他的后脑处,道,“你看,我没有骗你。”

    丁泉后脑没有半点伤口,前额却突然炸开,身躯摇晃一下,扑倒在地。

    “《泥丸隐景炼气法》虽然没有说泥丸秘藏的准确位置,但从功法运行路径来看,泥丸秘藏是出自大脑。”

    许应转过身来,对丁泉的尸体道,“我了解了你的傩法运行路径,又知道你的傩术招式,所以杀你非常简单。你不应该杀掉韦陀,他的功法我没有见过,一时间破不了。”

    蚖七从大殿屋顶游下,连忙道:“你对尸体解释什么?天亮了,咱们快些走,否则便会被堵在石山上了!”

    许应一瘸一拐的跟上他,道:“我怕他死得不明不白。我听村里人说,死得不明不白,就会变成厉鬼。”

    “你信这个?哄小孩子的!”

    他们刚刚走出破庙,便见石山神黄思平站在庙门外不远处。

    许应和蚖七心中凛然。

    他们此刻都有伤在身,如果再被黄思平拖住,肯定在劫难逃!

    黄思平像是没有看到他们,自顾自道:“你们下山之后不要往西北走,我昨日得到消息,那里有许多山神、草头神都在等你自投罗网。你们走西南,沿着庵子岭、涧山走,那里的神灵去了西北方。”

    他化作一头三足妖狼,向山下踉跄走去,道:“到了涧山,你最好洗个澡,你一身血污,气味很重,妖神可以根据气味追踪到你。”

    许应唤住他:“石山神,你为何放过我们?”

    黄思平停步,回头瞥了许应一眼,想了想,道:“大概因为你妖性难驯,人性未泯吧。这些东西,我从前有过,投靠阴庭做了石山神便没有了。”

    他一瘸一拐下山,道:“你若是人,便是人族之异类,若是妖,便是我妖族之奇葩。我很期待,你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许应笑了:“我肯定是人,不是妖!”

    那妖狼钻入山林,幽幽道:“别那么肯定。你身上的野性比我要浓烈,万一哪天你现出原形,说不得把自己都吓一跳。”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