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巫傩之术

    青团如青色烟雾,飘散而去。

    许应从空中坠落,咚的一声,双脚落地,站得四平八稳。

    丁泉怔了怔,全身骨骼被搅碎的人,不可能是双脚落地,更不可能站得这么稳!

    许应偏偏站得这么稳!

    但这是傩术啊!

    傩师打开人体秘藏,参悟天地自然,提升内在修为,施展出的傩术!

    刚才他一根青藤,便可将大树绞断!

    许应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一击而不死?

    就算是铁打的神灵,也会被他这一击打成筛子、揉成泥巴!

    “看来,你就算做了周家的狗,周县令也并未将真正的傩法傩术传授给你啊。”

    许应长长吸气,骨骼噼里啪啦作响,抬起头来,抹去嘴角的血,笑道,“若是周家传授你真正的傩法,我应该已经死了才对。然而你空自打开秘藏,占据先机,却没能杀掉我。”

    丁泉瞳孔微微缩小,他投靠周家,周家帮他打开秘藏,助他成为傩师,但他毕竟不是周家人,周家传授给他的功法只是低端的功法,传授给他的傩术,也是低端的傩术!

    他尽管自认为资质出类拔萃,却无法修炼到高深境界,提升自己的实力!

    许应近乎狂暴般催动气血,体内传来阵阵雷音,雷音连成一线,化作象鸣!

    他身后气血凝结成煞,化作象首人身的神人虚影。

    许应死死盯着站在水潭中的丁泉,突然脚下重重一顿,泥土翻飞,一步跨出,如同离弦之箭,下一刻便冲至丁泉身前!

    “呼——”

    他一拳击出,身后的象首神人也自一拳击出,象力爆发,水面炸开,狂风激荡席卷着水浪迎着丁泉冲去!

    只听哗啦一声,无数藤蔓从水中升腾而起,交错交织,顷刻间形成一面青藤大盾,挡在丁泉面前!

    许应拳风过处,藤盾破碎。

    而在此时,丁泉也是一拳轰来,一根根青藤缠绕他的拳头,变得越来越大,同时有数不清的青藤缠绕他的手臂,宛如一根根绷紧后爆发的肌肉!

    “嘭!”

    傩术与武道碰撞,掀起的水浪冲上空中,像是被狂风拽着,飘摇不定!

    青藤拳头啪啪破碎,丁泉身形向后飘去,他脚步移动,脚下与他身体藤甲相连的青藤被拉得连根拔起,断了无数根须!

    随即,青藤又扎根下来,化解许应这一拳的力量。

    丁泉挥出左拳,无数青藤唰唰激射而来,与他左手相缠,形成巨大的拳头。

    其他青藤依附在他身体表面,根系缠绕他的身躯,绷紧、蓄力,如条条弓弦,提供给他无以伦比的力量!

    他修炼的虽然不是武道,但傩术实在太精妙,让他的力量不逊许应这等练就象力之人!

    “嘭!”

    两人拳头再度交锋,丁泉再退一步,同时又有无数青藤拔地而起,充当他的肌肉与大筋!

    许应只是凡人之躯,身上的肌肉和大筋数量与正常人一样,而丁泉这样的傩师,可以让他比正常人多出几十倍的肌肉和大筋,弥补力量上的不足,比肩神明!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青藤从四面八方向许应席卷而来!

    许应脚踩其中一条青藤,拳脚齐飞,将青藤震碎,气血爆发,又是一拳轰去!

    丁泉连接他十多拳,退出十多步,退到水潭外,退入林中。

    许应紧追不舍,将象力牛魔拳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气血催动,从体内映照光芒,如一轮大日自丹田中不断升起,化作磅礴力量,伴随着拳脚攻向敌人!

    他的威势越来越强,但四周的树木却仿佛活过来一般,从四面八方,甚至脚下向他攻去!

    许应深信,现在的自己可以轻易打死绿袍神灵那样的存在,但面对丁泉这样的傩师,他空有一身力量却无法打到对方的身上!

    丁泉的傩术,总是能够险之又险的将他的力量卸去!

    丁泉也是暗暗心惊,他每接下一拳,便觉得自己像是被体重万斤的巨象撞击在身上,手臂和双腿都疼得颤抖起来!

    许应尽管是十四岁少年,但体内却炼有一股非人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增强!

    不过,借助这些藤蔓,即便是许应拥有巨象妖力,他也可以接下!

    “而且这里是山林,我的战场,在山林中,树木花草,都是我的武器!”

    丁泉目光闪动,正面对抗许应的攻击,心道,“我可以从容的耗死你!”

    他又接下一拳,无数青藤炸开,随即又有数不清的青藤蜿蜒而来,与他右拳相连。

    但就在此时,一根来到他身边的“青藤”灵活得不像话,竟然没有落在拳头上,而是落在他的脖子上。

    丁泉心中一怔,便见那“青藤”张开大口,露出上颚雪亮的毒牙,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许应,我终于得手了!”

    “青藤”飞速的从他身上滑下,欢快的叫道,正是蛇妖蚖七。

    “蛇妖?”

    丁泉大惊,随手一挥,无数青藤将那条大蛇卷起。随即,他头脑猛地昏沉,眼前漆黑。

    “这么厉害的毒?”

    丁泉浑浑噩噩,急忙站稳身形,全力调动秘藏的力量,竭尽所能与蛇毒对抗,保住自己的性命!

    蛇妖蚖七差点被青藤绞死,丁泉失力,他这才逃脱,回头冲着丁泉叫道:“我的毒天下第五,你没救了!”

    丁泉充耳不闻,脖子上的血肉飞速腐烂,竟然像是要烂穿整条脖子,脑袋摇摇欲坠。但下一刻,他体内一股神秘力量爆发,坏肉腐烂脱落,新肉飞速生长!

    他竟然像是解开了蛇妖蚖七天下第五的剧毒!

    但蛇妖蚖七被称作异蛇,毒性岂是那么容易化解?

    丁泉脖子再度腐烂,溃烂速度极快!

    丁泉额头光芒绽放,脸上青气腾腾,脖子血肉长出,血肉腐烂,仿佛毒性和生机在他的脖颈处进行一场拉锯战!

    许应轰穿重重青藤,如蛮象冲来,一拳打在丁泉胸口!

    丁泉闷哼,大口吐血,许应手掌扣住他胸口肋骨,十指如飞游走他全身各处,将他全身关节系数卸开!

    这正是捕蛇者的绝技!

    丁泉落地,动弹不得,无数青藤疯涨,将他淹没!

    许应一拳又一拳连续砸出,打穿青藤,却见青藤连同地下,地底已经被无数藤条打穿一个通道,将丁泉送走!

    许应顺着地底的震动飞身而起,连续砸拳,向地面狠狠砸下,将山林大地砸出一个个大坑!

    蛇妖蚖七心惊胆战的跟在他的身后,只见许应疯魔一般,连续砸出百拳,地面被砸出百个大坑!

    “丁泉司法佐!”

    远处传来官吏的叫声,“是你在施展傩术吗?你寻到许应那贼人了?”

    许应脸色微变,又砸出几拳,只见大坑中汩汩流出血液。

    “小应,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蛇妖蚖七小声催促。

    许应顾不得检查丁泉死活,立刻与他悄然潜入山林,向远处而去。

    蛇妖蚖七叫道:“到我背上来,我爬行不会留下足迹!”

    许应跳到他背上,蛇妖蚖七飞速翻山越岭,避开那些追来的官吏。

    “那个傩师,应该死了吧?”蛇妖蚖七急速穿行于山林之间,语气有些不太肯定。

    许应想起丁泉那可怕的恢复能力,心中也是一阵惊悸,道:“中了你天下第五的蛇毒,再加上被我连锤那么多拳,他肯定死了!”

    话虽如此,他却没有多少底气。

    丁泉的脖子烂掉都可以快速恢复,这种情况他从未见过!

    他早就听说过傩师极为可怕,这还是头一次正面与傩师冲突,没想到竟然比传闻中更加可怕!

    “蚖七,谢谢你。”许应突然道。

    蛇妖蚖七怔了一下,笑道:“你以为我逃走了?我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妖怪。你为村民报仇,不惜弑神而置自己于险地。咱们做妖怪的,就讲究一个义字!你做到了仁义,我自然不能抛下你独自逃走。”

    许应心中感动,提醒他道:“我是人,不是妖怪。”

    “别那么肯定,万一你不是呢?”

    蛇妖蚖七笑道,“我没听说过人能这么快掌握妖法的。”

    许应突然间有些心虚,难道自己真的不是人?

    “不,我肯定是人!我是许家坪人,我父母都是许家坪人!”他心中默默道。

    另一边,几个年轻官吏飞速来到水潭边,一路循迹而去,终于找到丁泉。

    丁泉没死。

    无数断裂的青藤护着他,从地底翻出来。

    那几个官吏看到丁泉的惨状,心中各是一惊,丁泉四肢都被打碎了,肋骨也断了不知多少,他的五脏六腑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而且他脖子处是一堆乌黑烂肉,腥臭不堪,显然中了剧毒!

    即便如此,他依旧未死!

    他打开了泥丸秘藏,这个人体秘藏蕴藏着无量生机,维系着他的身躯,几乎可以说是不死之身!

    当然,丁泉只打开泥丸秘藏的第一重,第一重秘藏的生机耗尽,就是他的死期。

    丁泉距离死亡已经很近,气若游丝,泥丸秘藏第一重的生机也即将耗尽!

    那几个官吏急忙施救,割除腐肉,移接断骨。其中一个黑红衣裳的官吏伸出手指,点在丁泉眉心,将自身泥丸秘藏中蕴藏的生机渡过去,帮助丁泉压制毒性。

    其他两位官吏也各自移渡生机,助他断骨愈合。

    至于五脏六腑,属于人体内部,治疗极为精细,需要丁泉伤势稳定后自己治疗。其他人帮忙,很容易出现差错。

    丁泉的气息渐渐平稳,只是全身关节错位,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

    那黑红衣裳官吏见多识广,立刻意识到丁泉关节被人卸掉,急忙帮他接上关节,询问道:“丁老弟,谁把你伤成这样?”

    丁泉松了口气,立刻将自己遭遇许应,被蛇妖偷袭一事说了一番,羞愧道:“那许应修炼妖法,又有蛇妖背后偷袭,以至于如此狼狈……”

    几个官吏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笑意,他们先前还担心丁泉夺得头功,现在丁泉伤势这么重,功劳就别想了。

    “丁老弟安心养伤,擒拿许应一事还是交给我们罢!”三人大笑,纷纷离去。

    丁泉闻言,心中有些不快,却又无可奈何。他跏趺而坐(读jiafu,盘膝坐姿的一种),打算疗伤,突然摸了摸怀中,不由脸色顿变。

    “糟了!”他额头冷汗滚滚。

    他怀中放着一卷《泥丸隐景炼气法》,是他投靠周家,周家传授给他的炼气法门!

    周家严令禁止,炼气法门可以学,可以炼,但是严禁抄录,严禁外传,如有违者,灭满门,诛三魂,散七魄!

    任何外人,但凡看一眼,也要挖去双眼,抹去神智,变成白痴!

    丁泉藏有私心,因此偷偷将自己记下的《泥丸隐景炼气法》记录下来,而现在,这卷法门不翼而飞!

    “难道是与许应对战的过程中丢了?”

    他额头冷汗滚滚,挣扎起身,原路返回,四下寻找,但始终没有找到。

    “难道是……”

    他想起许应将自己全身关节卸开的情形,心中一片冰凉,“那时候,他从我怀里偷了去?”

    他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周家的炼气法门如果外传,那么他将面对的是周家最严厉最疯狂的惩罚!

    “必须除掉许应,夺回炼气法!”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