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体六秘

    许应跟着蛇妖向着吴望山而去,蛇妖所居住的秦岩洞,就在吴望山脚下,只是路途较远。

    经过黄泥桥村时,远远只见一个身高丈余长着四条臂膀的女子站在村口,那女子四条手臂各自抓着一口宝剑,正在四下里张望。

    那是黄泥桥村供养的神灵。

    “你们守住各个路口,一定不要懈怠!”

    那女子吩咐一众村民,道,“那个叫许应的,一定会从此地路过,不能放走了他!”

    许应和蛇妖连忙停下脚步,只见各个路口都有人守着,甚至连路旁的稻田里也有人盯着!

    “城隍爷对我下了必杀令!”

    许应心里突突乱跳,眼前有些眩晕。

    零陵的神灵实在太多了。零陵有八百座山头,五百条河道、湖泊,再加上各个村镇,供奉的大小神灵多达两千余尊!

    这么多神灵,许应可谓是插翅难逃,几乎不可能逃到吴望山!

    他无论往哪走,都将是一条死路!

    “看我的!”蛇妖嘿嘿一笑,突然离弦之箭般冲出,直奔拦路的村民而去。

    村民们看到这条长达三丈有余的大蛇仰着头向自己冲来,连忙丢掉手中的武器撒腿狂奔,哭喊连天。

    “有蛇妖!”“蛇妖吃人啦!”“一口一个!”“娘娘救我!”“娘娘被吃了!”

    许应听这叫声,仿佛是蛇妖的声音。

    他趁乱飞速冲过黄泥桥村,没有惊动任何人,过了不久,蛇妖赶来,身上多了两道剑伤。

    “没有大碍。黄泥桥村的神灵是个娘们儿,砍了我两剑,念在祂是女流,不与祂计较。”蛇妖很是大度的说道。

    许应正色道:“多谢蛇兄搭救。还未请教蛇兄怎么称呼?”

    蛇妖正儿八经,道:“家祖修炼的是象力牛魔拳,因此取了牛姓。我出生时,父亲说,我们这种毒蛇古代称作蚖,我排行第七,于是给我取了名字,叫做蚖七(蚖,读yuan)。”

    许应迟疑片刻,还是忍不住道:“牛兄,象力牛魔拳中的牛字,意思并非把自己修炼成牛魔,而是修炼这门拳法时,精神如牛魔一般,无有畏惧。这门拳法,与牛没有半点干系。”

    蛇妖蚖七神色呆滞,眨巴眨巴眼睛,道:“你的意思是说,家祖对象力牛魔拳的理解错了?我的名没错,我家的姓是错的?”

    许应试探道:“要不,你改个姓?”

    蛇妖蚖七哈哈大笑:“家祖姓牛,家父姓牛,我岂能数典忘祖?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叫蚖七!”

    至于牛姓,则被他抛之脑后。

    路途中,他们又遇到来自乡野神灵的围追堵截,蛇妖蚖七冲在前方,吸引神灵的注意,许应趁机走脱。

    这些神灵身高丈余,模样也是千奇百怪,有的长着四条手臂,有的生出两幅面孔,还有的额头长着眼睛,也有手心里长着眼睛的,拿手四下张望。

    祂们往往是死者的魂魄,依附在神像上,接受活人的祭祀供奉,久而久之有了神通,能够借神像之躯行动自如。

    许应尽量避开村镇,沿着人迹罕至的山林前行,不过山林中也有山神庙、土地庙,里面也往往供奉着山神和土地,山中的河流往往也有水神定居在其中,稍有不慎,便可能惊动祂们。

    这些山野间的神灵,往往是妖族封神。

    祂们是修炼有成的大妖,采气期修炼到绝顶,武道修炼到第七重,能够变化成人,接受城隍诏安,便会被封做山神、水神,听从城隍调遣。

    这类神灵比村镇的神灵更加强大,同时野性难驯,更加危险!

    根据蛇妖蚖七的说法,许应现在只相当于修炼有成的大妖,比起妖王级别的妖神,还有很大差距。

    一人一蛇尽量避开村镇和山神庙,前进缓慢,到了中午,才走了二十里山地。

    蛇妖蚖七嗅了嗅,道:“那边水气重,必有水源!”

    许应怀里的水果已经吃完,也是口渴难耐,跟着他走过去,没多久溪流声传来,蛇妖蚖七正要过去,突然停下。只见小溪前方是一片水潭,潭边停着一辆车马,有主仆二人正在打水。

    不远处就是驿道。

    “没事,是柳司马柳大人!”许应心中微动,走了出去。

    柳宗元车马中带着厚重的箱子,看样子像是要远行。许应上前,躬身道:“柳司马是要离开零陵吗?”

    柳宗元见到他和蛇妖,吃了一惊,笑道:“原来是许应小兄弟。我接到皇帝的诏书,让我进京。”

    许应替他开心,由衷道:“柳司马这次回京师,一定得到皇帝的重用。我书读的少,不知道怎么说,大人应该对永州的民生都看在眼里,大人飞黄腾达后,不要忘记永州百姓,得到皇帝重用后,记得让百姓有口饭吃。”

    柳宗元正色道:“小兄弟放心,我此去京师,必然割除旧弊,消减苛捐杂税,推行革新,重现盛世,不负父老乡亲所托!”

    许应感动莫名,躬身下拜:“山野之人,恭候柳司马佳音。”

    柳宗元还礼:“不敢。”

    仆人打好水,驾着车马,道:“大人,我们抓紧赶路!”

    柳宗元登车,许应挥手惜别,目送车马远去。

    “柳司马心系天下,今后的生活会好起来的!”许应向蚖七笑道。

    可惜他不能未卜先知。

    柳宗元此次进京,并未得到重用,反而屡遭排挤,后来被贬到柳州,又过几年便在绝望中死去,年仅四十八岁。

    蛇妖蚖七不解,询问道:“许应,你既然认识这个大官,何不请他帮忙说情,给自己洗脱罪名?”

    许应微微一笑:“牛兄,你适才说了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也有一句话。”

    他豪气万丈,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何须假他人之手?神灵老爷是我杀的,一切后果,我一肩承担!”

    “说得好!”

    突然瀑布的另一端传来一声赞叹,惊得林中鸟雀乱飞。

    许应心中一惊,循声看去。只见瀑布对面站着一位青衣小吏,二十许岁年纪,满脸书卷气,模样也很是秀气,显然比他这个乡下少年出身好了许多。

    许应心脏剧烈跳动两下。

    官吏!

    他最怕遇到的人物。

    他见多了这些官吏闯到村庄里,逼租逼捐,直接拉走村民的牛羊,任由人们哭喊连天也如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更何况官吏中还有傩师,掌握着神秘莫测的法术!

    “但愿他不是傩师……”许应心脏突突乱跳。

    “说得真好!”青衣小吏抚掌赞叹,道,“许应,既然你说一人做事一人当,那么你大逆不道残害神灵,触犯天条,又杀害蒋员外,还是束手伏法吧。”

    “伏你姥姥!”

    许应哈哈笑道,“我连神灵都打得死,你不怕我连你也打死吗?”

    那青衣小吏微微一笑,伸出食指拇指,轻轻摘下水潭边一根藤条上的嫩叶,只见那嫩叶在他手中抽枝发芽,飞速生长,很快郁郁葱葱,爬上潭边柳树。

    许应心头一跳,这是一个掌握了傩术的官吏!

    傩师!

    他们拥有神秘莫测的法门,打开了人体的秘藏,掌握着凡人难以想象的力量,驱神役鬼,降妖除魔,拥有着这世上最强的战力!

    “咔嚓!”

    那株柳树倒塌!

    青衣小吏以傩法化生的藤蔓,像是大蟒蛇,把这株水桶粗细的柳树绞断成数断!

    许应眼角跳了跳。

    “我叫丁泉,零陵的司法佐。许应,你修炼的是妖法吧?”

    那青衣小吏漫不经心的抬起脚,轻轻落在水面上,水潭的水面微微颤抖,潭下竟有莲花莲叶飞速生长!

    其中一片莲叶,正托着青衣小吏丁泉的脚!

    丁泉抬起另一只脚向前走去,又有一片莲叶从水下生出,将他脚步托起。

    “许应,修炼妖法,让你掌握了强大的力量,打死了神灵,让你信心膨胀。然而,你打死的不过是村神而已。村神有个绰号,叫做草头神。”

    丁泉脚踩水面,步步生莲,从对岸一步步走来,神态悠然,“我人族有真正的修炼之道,何须去修炼妖法?妖法修炼到顶天水准,也就是采气期。人体六秘,打开任意秘藏,哪怕是第一重秘藏,也足以超越村神,超越妖王!”

    他边走边说,脚下不断有莲叶生长,莲花盛开,而身后却是莲花莲叶飞速凋零枯萎,变成黑灰!

    许应握紧拳头,笑道:“敢问人体六秘,是哪六秘?阁下开启了哪个秘藏,又炼到第几重?”

    他突然怔住,察觉到身边空空如也。显然,蛇妖蚖七早就溜得无影无踪。

    许应有些失落,随即又放下心来。

    这本就是他自己的事,他并不想把蚖七牵扯到其中。

    丁泉来到他的对面,相距不过两丈,只是他站在水上,而许应站在岸边。

    “人体六秘,绛宫,黄庭,玉京,涌泉,玉池,泥丸,这六秘,只能打开其一。想要寻到这些秘藏可不容易。”

    丁泉丝毫不急,耐心讲解,道,“每个人的秘藏具体位置不同,需要有修为高深的大傩帮你寻龙定位,寻到秘藏所在,再帮你开启。凡夫俗子,哪里有这等机会?只有出身名门望族,家族里有大傩的,才可以开启秘藏,成为傩师,掌握傩术。”

    他感慨道:“因此成为傩师极为困难,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

    许应笑道:“我只听说过周县令家是名门望族,却没有听说过姓丁的名门望族。看来成为傩师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给名门望族当狗。”

    丁泉面色一沉:“你找死!”

    许应这句话捅到了他的痛处!

    许应脚下,突然泥土翻飞,一根根粗大的青藤从地底破土而出,将许应双腿缠绕,死死捆住!

    青藤疯长,仿佛毒龙大蟒,很快缠遍他全身,将他缠成麻花!

    丁泉面色阴沉,猛地抬手,青藤带着许应呼啸而起,竖在空中,高达十多丈,远超树林!

    他手掌猛地落下,那青藤猛然将许应抡起,狠狠砸下!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许应被砸在水潭边的乱石上,碎石纷飞!

    丁泉五指叉开,四周一根根锋利的青藤拔地而起,从四面八方向乱石中的许应刺去,嗤嗤作响,宛如青色的利剑,刺入许应坠落之地!

    无数碎石崩起,咄咄乱射!

    丁泉右手重重一握,无数青藤缠绕着许应,形成一个九尺方圆的青团,突然青团相互缠绕、绷紧、挤压!

    就算里面是块石头,都会被挤出水来,都会被挤得粉碎!

    “不要怪我。”

    丁泉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嘴角动了动,“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揭了我的短,就得死!”

    随着他的手掌松开,青团中的一根根青藤纷纷破碎,化作齑粉。

    他的傩术威力实在太强,迸发出的力量,超越了这些青藤所能承受的极限,傩术威力爆发之后,青藤自然被震得粉碎!

    这就是来自于人体秘藏的威力!

    ————感谢白衣折扇最逍遥、流水惜墨、流书止墨、这个苏云曾是我见过的四位盟主打赏~

    新书活动大家可以在活动中心参与,可以获得新书徽章和抽奖机会!!另外本章说活动也已经开始啦,欢迎各位书友参加。

    择日飞升书友二群为755138966,想要聊天催更的书友记得加群哦~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